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052 煉器

這場景的確太可怖,讓得陳汐愈發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如今的處境是多么的不堪,和任人宰割的螻蟻也沒什么區別。
  他和冥不敢出聲,唯恐驚擾到那些兇獸,惹來殺身之禍。
  夜色如水,群獸嘶吼,吞吐蒼穹九輪冰月之氣,一切都顯得如此之詭秘。
  忽然,一株蒼翠古樹騰空,它如此之崇高,莖干若龍軀、枝葉似遮天之席,神輝氤氳、熾盛奪目。
  它甫一出現,這片天地都似乎被它的威勢所攝,嘶吼聲沉寂,天地靜悄悄一片。
  就連那原本占據著絕佳位置的九頭黃金獅獸和漆黑巨大的兇禽都似乎感到一絲忌憚,身軀挪動了一下,讓出了一片更大的空白地帶。
  而那一株蒼翠古樹則宛如皇者般,自顧自來到九輪冰月下方的央區域,伸展開枝葉,開始吞吐吸納起來。
  那是?
  陳汐心一顫,這一株蒼翠古樹的氣息更可怖,竟讓他有一種窒息般的壓迫感,就像在目睹一位道主境強者駕臨般!
  嘩啦~
  似乎察覺到什么異樣,那蒼翠古樹枝葉猛地一搖曳,釋放出一股強橫無匹的意念,橫掃天地,朝陳汐他們這邊席卷而來。
  這一剎那,陳汐和冥齊齊色變,呼吸都快要停止,渾身發寒,若被對方察覺到,后果不堪設想!
  嗡~
  也就在此時,陳汐識海的河圖碎片驟然泛起一絲奇異的波動,讓得陳汐靈魂的“禁道秘紋”猛地一陣翻滾,倏然涌遍了他的全身。
  陳汐心一喜,幾乎下意識地抓住冥的手,將這一股禁道秘紋的力量也覆蓋在了冥身上。
  唰!
  那一道強橫而冰冷的意念橫掃而至,堪堪掃過陳汐、冥的身軀,但卻似乎并未發現什么,一掃而過,并未發生任何異常。
  這讓陳汐和冥原本緊繃的心神頓時輕松不少,彼此互望一眼,皆都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
  剛才那一道意念實在太過嚇人,萬一被察覺到,只要對方一個念頭,都足可以輕松滅殺他們。
  慶幸的是,緊要關頭河圖碎片的異動,再一次幫陳汐化解了一場殺身之劫。
  再次抬頭望去時,那一株蒼翠古樹已經收起了意念,正在專一吞吐失落之氣。
  天地寂靜、夜色下覆蓋的無窮兇險,都因為一場修煉而變得平靜下來,甚至顯得很是靜謐。
  不過陳汐和冥依舊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任何一絲的動靜,恐怕就會引來致命般的禍患!
  直至夜色褪去,天際浮現出一抹晨曦曙光,蒼穹上的九輪月亮逐漸開始消失不見。
  那原本盤踞空的一頭九頭黃金獅獸、一只漆黑巨大的兇禽、以及一株蒼翠古樹這才相繼離開。
  旋即,那原本分布在四面八方的兇獸也都紛紛離去,一切都變得安靜祥和下來。
  仿佛只要白晝來臨,那些棲居于此的生靈就會陷入沉寂,蟄伏起來。
  至此,宛如雕塑般站了一夜的陳汐和冥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活動了一下酸脹僵硬的身軀,皆都不禁苦笑起來。
  曾幾何時,他們也會淪落到這般地步?
  “現如今,大概已經可以判斷出,那九頭獅獸、黑色兇禽以及那一株蒼翠古樹,必然是這一片世界最強大的三位存在。”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認真道,“除了它們之外,這世界還分布著許許多多其他兇物,可謂是危險重重,并不像我們想象那般安寧。”
  頓了頓,他繼續道:“最重要的是,那失落之氣的確是可以被吞吐吸納,用來修行的!”
  冥點了點頭:“你打算怎么做?”
  陳汐聳肩道:“當然是用最快的時間推演出能夠吸納修煉失落之氣的法門,以此來提升實力。”
  冥又點了點頭,但旋即,她就忽然問道:“你之前是用的什么力量,躲開了那一株古樹的意念查探?”
  陳汐想了想,也并無隱瞞:“一種來自河圖碎片的力量。”
  冥怔了怔:“這豈不是說,你可以動用河圖的力量來戰斗?”
  陳汐苦笑道:“沒那么簡單,如今的我也只能被動接受河圖的力量,而無法掌控駕馭它。”
  旋即,他又補充了一句:“或許,當我踏足道主境,開始真正參悟命運大道時,便可以徹底參悟河圖的奧秘了。”
  冥點頭道:“那一天肯定會來臨的,我相信你。”
  她竟似是在安慰陳汐,讓得陳汐都不禁有些怔然,旋即就笑道:“我也相信有這么一天。”
  嘭!
  猛地,遠處的草叢竄過來一道龐大如山的白影,堪堪落在陳汐和冥身前,震得地面都一陣搖晃。
  陳汐和冥齊齊渾身一僵,下意識舉起了手木槍。
  然后,他們這才看清楚,那一道白色身影赫然就是那一頭獨角巨兔!
  它明顯發現了陳汐兩人,睜著漆黑的瞳,俯瞰著兩人,目光并無任何兇厲之氣,反而透著一股好奇,似乎很奇怪這兩個小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可陳汐和冥可不敢有任何大意,眼眸死死盯著對方,警惕十足,只要對方有任何一絲動作,他們就會毫不遲疑……逃跑!
  這獨角巨兔看似不危險,可畢竟擁有著修為在身,這時候想要殺死他們,簡直不能更容易。
  對無法發揮出修為力量的陳汐和冥而言,在眼前局勢下也只剩下逃跑一路可選了。
  令兩人慶幸的是,獨角巨兔并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殺機,反而在打量了他們片刻之后,竟咧嘴一笑,露出一對雪白如門板似的牙齒,顯得有些滑稽。
  “它在做什么?”
  冥忍不住低聲問道。
  “似乎在向我們表達善意。”
  陳汐認真分析道。
  “善意?”
  冥怔了怔,將手的木槍收起了一截。
  果然,當看見冥這個動作,那獨角巨兔似乎很高興,笑得愈發厲害,探出一只絨毛雪白的爪子,在一側的野草堆一抓,就抓出一捧綠油油的草籽,遞到了陳汐和冥面前。
  說是草籽,其實就像西瓜般大小,通體渾圓,晶瑩剔透,散發出一股草木清香,足足有十多顆。
  “它這又是做什么?”
  冥有些發怔。
  “進一步的表達善意。”
  陳汐說著,毫不客氣上前,雙手搬出一顆草籽,張口就咬了上去。
  咔嚓一聲,草籽表皮破裂,涌出一股濃稠若酒漿似的甘甜液體,被陳汐吞吸進嘴,猶如溪流般涌遍全身。
  “味道還不錯,你也嘗嘗。”
  陳汐贊了一聲,目光看向冥。
  見此,那獨角巨兔似乎很興奮,像小孩子找到可以分享食物的玩伴一樣,將一對漆黑大眼睛也看向了冥,流露出一絲期盼。
  冥略一猶豫,也走上前,抱住一顆草籽咬破吞吸起來,半響后,她也不禁點頭道:“味道的確不錯。”
  “那就再多吃一些。”
  陳汐笑了笑,又拿起一顆草籽大口吞咽起來,短短不足片刻,竟是將那十多顆草籽吃了個一干二凈。
  陳汐這才罷手,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你……”
  冥有些看不懂了,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你難道沒發現,這草籽蘊含著一絲獨特的力量,雖然微弱,可卻能很快融入體內。若我猜測不錯,這應該就是那失落之氣!”
  陳汐壓低聲音,略帶振奮說道,“這一股力量甚至可以用神異來形容,不止可以融入血肉,連筋骨、穴竅、神魂、體內星域等等地方,也都可以將它汲取!”
  聞言,冥的一對清眸驟然一亮,仔細感知了一番,果然就發現體內的確多出了一絲陌生力量,雖然微弱得不易察覺,可卻是真實存在的!
  “這么說,我們多吃一些這些草籽,說不定就可以蓄積更多的失落之氣,從而進行修煉了!”
  冥也振奮起來。
  陳汐含笑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那獨角巨兔,心卻是感慨不已,若不是這家伙,恐怕自己還很難發現,原來可以用這種方法汲取到那神秘的失落之氣。
  而當看見陳汐一股腦把自己送出的草籽都吃光,獨角巨兔似乎比陳汐還高興,興奮地將一對長長的耳朵擺動起來,配上它那門板似的雪白牙齒,顯得滑稽可愛之極。
  接下來,它又陸續在附近草叢抓了一些草籽,統統送到陳汐和冥面前,顯得很是熱情好客,仿佛在招待自己的至交好友似的。
  對于此,陳汐和冥也不客氣,來者不拒,各自吃了足足數百顆草籽,這才停下來,有些吃不下了。
  眼見這只熱情如火的獨角巨兔又要幫他們采擷草籽,陳汐和冥齊齊擺手制止。
  “多謝,多謝。”
  “真吃不下了。”
  兩人也不管對方能不能聽懂,頻頻道謝不已。
  見此,獨角巨兔這才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旋即竟是俯下身軀,示意讓陳汐和冥坐上來。
  “你要載我們一起走?”
  陳汐試探道。
  獨角巨兔有些惘然,似乎聽不懂,旋即它又示意了一下,似乎有些焦躁。
  陳汐和冥互望了一眼,頓時不再遲疑,齊齊抓住獨角巨兔那細長雪白的絨毛,翻身坐在了它的背上,一下子就像坐在了一團棉花堆里,軟綿綿的舒服。
  嗖!
  獨角巨兔咧嘴笑了笑,騰身而起,身影一閃,就載著陳汐和冥朝遠處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