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053 金甲蟻王

清風拂面,翠綠的草海在眼前極掠過,遠處,山岳巍峨青云裊娜,風景如詩如畫。
  獨角巨兔的奔行度不僅快,還很穩,端坐其上,宛如坐在一輛寶輦上,舒適之極。
  陳汐和冥并不清楚它究竟要載著自己前往哪里,但這都已不重要,因為他們能感受到,這熱情好客的異獸對自己并無惡意。
  而這時候,乘坐在獨角巨兔那高如小山似的背上,陳汐和冥也終于了這片世界。
  很大,很廣袤,仿若無邊。
  并且這里的一切事物都顯得格外巨大,映襯得陳汐和冥反而猶如渺小的螻蟻似的。
  這就是失落之界,神秘而未知。
  ……
  很快,陳汐和冥便各自將注意力集在了自己體內。
  之前兩人吃掉了許許多多的草籽,體內早已蓄積了許多陌生而獨特的失落之氣。
  而今這一縷縷的失落之氣猶如一絲絲的暖流般,正在朝他們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蔓延。
  嘩啦啦~~
  令陳汐驚異的是,這一股陌生力量根本無需操縱,便自主在體內運轉起來,它融入血肉筋骨融入經脈穴竅內涌入靈魂識海之間沖入體內星域深處……
  隨著這一股失落之氣運轉,陳汐能夠清楚感知到,它不像煉氣法門那般只能夠匯聚神力,孕養體內星域,也不像煉體法門那般,只能夠錘煉肉身,提升巫力,也不像修煉神魂的法門那般,只能夠滋養和增強靈魂力量……
  相反,它對煉氣煉體煉魂甚至是對道心的淬煉都有著極為顯著的妙用。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這簡直就像一種完全適合錘煉全身內外提升各方面修為的完美力量般!
  實在很難想象,這世上怎會擁有這樣一種神秘而強大的力量,也很難想象,它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短短一盞茶時間,陳汐就感覺涌入自己體內的失落之氣全部被吸納,而自己的實力也是有著顯著提升!
  按照陳汐推算,如今的自己起碼已可以發揮出相當于紫府境修士的戰斗力。
  當然,這點力量對以往的陳汐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曬,可對剛踏入這失落之界的陳汐而言,無疑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過,陳汐同時也發現,這一股失落之氣雖被自己所汲取,但卻和自己原本擁有的神力靈魂之力血肉之力并未真正融合。
  換而言之,這一股力量就像的,無法被融合,但也不會被排斥,雖然已成為自己修為的一部分,可是和自己所修行的力量都完全不同。
  這就好像又從新開始了一場全新的修煉道途一般。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因素困擾著陳汐,那就是憑借失落之氣的力量,雖然讓他可以發揮出顯著的戰斗力,可他自身所學的各種無上法門,都以很難配合失落之氣施展出來。
  除了一些戰斗技巧型的法門,像劍道符道身法之道……至于其他有關大道奧秘的法門,卻是無法使用。
  因為失落之氣,和那些法門根本就是格格不入。
  這就好比用巫力去施展煉氣法門,用煉氣法門去施展屬于煉體者的神通一樣,根本無法施展。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已經很滿足了,只要戰斗力能夠保證從這失落之界活著離開,其他的一切都已完全不重要。
  ……
  “如何?”
  沒多久,冥從靜坐醒來,清眸帶著一抹異彩。
  “很不錯,只是吃一些草籽所蘊含的失落之氣,便讓我擁有了堪比紫府修士的力量,我在想若是能夠獲得更多的蘊含失落之氣的奇珍異寶,恐怕效果會更驚人。”
  陳汐笑著說道。
  冥點了點頭,她也是如此想的。
  陳汐又說道:“并且,我們在外界的修行,都已擁有了域主境層次的力量,通體內外自成乾坤,故而根本不必擔心力量暴漲無法汲取的問題,只要一直汲取失落之氣,自身的力量便會節節攀升!”
  冥眼眸一亮:“若依次推斷,我們在汲取修煉失落之氣時,等于是完全沒有了修為境界的壁障?”
  陳汐笑道:“正是如此,所以我們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發現更多蘊含失落之氣的寶物,不斷提升實力,相信隨著實力提升,最終定可以走出這失落之界。”
  就在此時,獨角巨兔猛地一躍,竟是鉆進了地表一個巨大的洞穴,頓時讓陳汐和冥眼前一陣漆黑。
  這洞穴曲曲折折,幽邃之極,好半響獨角巨兔才停下腳步,出現在了一座空曠的地下巢穴。
  這巢穴對陳汐和冥而言,簡直就像一座空曠的大殿,很是廣袤,四周鋪滿了柔軟的金色草芥,泛著金燦燦的光澤,將黑暗驅散。
  巢穴央,則堆積著一座小山丘似的各種果子草籽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藥草。
  這顯然是那獨角巨兔搜集起來的“食物”。
  僅憑感知,陳汐兩人就察覺到,那一堆“食物”皆都蘊含著驚人的失落之氣!
  擱在外界,這就相當于是一堆靈力充沛的奇珍異果!
  來到巢穴之后,獨角巨兔示意陳汐和冥從身上下來,然后朝兩人咧嘴一笑,就熱情將兩人引到那一座小山似的“食物”堆前,示意他們盡管享用。
  而它直接就懶洋洋躺在那里,抓起一堆果子就朝嘴吞嚼起來,吃得咔嚓咔嚓脆響,一副陶醉享樂的模樣。
  陳汐和冥不禁怔然,這家伙帶自己來到它的巢穴,竟是分享食物來了?
  “吱吱。”
  獨角巨兔見兩人沒有動靜,不禁疑惑地叫了一聲,似乎有些不理解。
  陳汐當下不再客氣,一屁股坐在那一堆奇珍異果前,學著獨角巨兔的模樣大口吞嚼起來。
  獨角巨兔登時眼睛一瞇,咧嘴笑起來,露出一對門板似的雪白牙齒。
  冥原本還有些不好意思,可見到這一幕,也頓時不再遲疑,走上前開始享用起來。
  一時之間,這空曠的巢穴響起一陣陣咔嚓咔嚓的聲音,像一曲歡快的音樂,回蕩不休。
  而隨著吞食的奇珍異果越來越多,陳汐體內的失落之氣也是匯聚得越來越多,周身力量更是以一種突飛猛進的度提升著……
  一個時辰后。
  獨角巨兔似乎吃飽了,眼眸一閉,就呼呼大睡了起來,顯得很是沒心沒肺,似乎根本就不怕陳汐和冥會害它一樣。
  這倒是贏得了陳汐不少好感,清楚雖然是初次見面,可是這好客的獨角巨兔明顯把他們當做了朋友。
  有時候,友誼就是來得如此莫名其妙,突兀而充滿讓人回味無窮的味道。
  ……
  又是一炷香時間過去。
  冥忽然抬頭一掃,道:“糟了。”
  陳汐一怔,將嘴一株淡紫色的瑩潤果肉吞進肚內,這才道:“怎么了?”
  冥指著身前那空蕩蕩所剩無幾的奇珍異果,苦笑道:“我們快把它的食物吃光了,它萬一醒來發怒可怎么辦。”
  陳汐笑了笑:“應該不會,這兔子可是很善良熱情的。”
  說著,他又拎起一根粗如兒臂通體瑩潤如雪的藥草吃了起來。
  冥見此不禁皺眉道:“可萬一它生氣了呢?”
  陳汐認真想了想,道:“你如今提升了多少力量?”
  冥不假思索道:“差不多相當于你們第九紀元人間界的冥化境修士。”
  陳汐點頭道:“我也一樣。”
  說著,他指著在一側呼呼大睡的獨角巨兔道:“它的力量大概相當于涅槃境修士,都能搜集到如此多寶物,我們若是出手,相信也可以辦到這一步。所以哪怕它萬一真生氣了,我們也可以補償給它。”
  冥想了想,點頭道:“如此最好,已經很久未曾有誰對我如此好過了,我可不想傷害它。”
  陳汐一怔,笑道:“這是必然的。”
  說著,他又開始吞食那僅剩下的一些奇珍異果,儼然一副要掃蕩干凈的模樣。
  冥雖有些不忍心,可最終還是忍住了。
  沒多久,獨角巨兔醒了過來,當所搜集的食物已被吃得一干二凈,頓時愣在了那里,許久都沒有動靜。
  這讓冥不禁有些緊張,擔心這兔子承受不住打擊,徹底暴走了。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獨角巨兔并沒有發怒,但卻是眼圈一紅,嚶嚶啜泣起來。
  它竟是傷心的哭了!
  陳汐愕然,心升起一股強烈的負罪感,訕訕不已。
  冥眼眸冰冷地瞪了陳汐一眼,旋即就湊上前,拍著獨角巨兔的身軀,低聲道:“別哭了,待會我們帶你一起去找食物。”
  雖然聽不懂,但獨角巨兔也能感受到冥是在安慰它,頓時支柱哭泣,用那毛茸茸的碩大頭顱蹭了蹭冥,旋即又咧嘴笑起來,似乎在說它沒事,不必在意。
  這一幕,心泛起一抹柔情,又瞪了陳汐一眼,道:“我們現在就去幫它尋找食物,你有意見嗎?”
  陳汐登時搖頭:“絕對沒有。”
  “那就走。”
  說著,冥就朝巢穴外行去。
  神奇的是,那獨角巨兔雖然搞不懂狀況,可還是很溫順地跟隨在了冥身后。
  這讓陳汐心不禁感慨,曾幾何時,自己也會被一只兔子搞得如此有負罪感了?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