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55 開創秘法

鏘!
  陳汐掄起鐵甲紫蟻的前肢,感覺猶如握著一柄丈許長的鋒利長戟,論及威力,比那木槍強了數倍不止!
  沒有遲疑,他雙手各持著一只鐵甲紫蟻前肢,如舞動大戟,淡青色鋒芒激射,潑灑天地間,戰斗力都有著明顯的提升。
  轟!
  一瞬間,就有一頭鐵甲紫蟻被破開軀殼,硬生生劈成了兩截,慘死當場。
  這無疑證明,憑借手中的鐵甲紫蟻的前肢威力,是足可以輕松破開對方那堅固無比的防御的!
  而在陳汐眼中,失去了防御,那些鐵甲紫蟻簡直不堪一擊。
  接下來,他勢如猛虎出籠,橫沖直撞,憑借著超絕無雙的戰斗技巧,強橫地殺出一條血路來。
  那等架勢,簡直是勢如破竹、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渾然再沒有任何阻擋。
  一時之間,血水飛灑,場中盡是嘭嘭嘭的碰撞爆碎聲,以及一頭頭鐵甲紫蟻臨死前發出的尖利嘶鳴。
  有此也可以證明一點,擁有一件趁手的武器是多么的重要,就像現在,陳汐已開始扭轉乾坤!
  ……
  一刻鐘后。
  方圓百里之地內,已是一片狼藉、血水橫淌、尸骸遍布,再找不到一只完好的鐵甲紫蟻。
  空氣中,兀自彌漫著濃稠刺鼻的血腥,而陳汐已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起來。
  擱在以往,哪怕戰斗三天三夜,陳汐也不會感到任何疲憊了,可如今的他難以御用道心力量,體力自是有些不支。
  不過還好,敵人已經被全殲,起碼暫時已經是安全的了。
  冥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番,道,“還好吧?”
  陳汐聳肩道:“沒事。”
  說著,他指著遠處道:“趁現在快去把那些烈焰漿采擷了,然后速速離開這里,剛才的戰斗動靜恐怕已引起了不少注意。”
  冥點了點頭,轉身而去。
  沒多久,冥就將五顆紅彤彤、晶瑩溫潤的烈焰漿果實捧了過來,被陳汐毫不客氣統統塞進了嘴中。
  轟隆~
  一股澎湃的失落之氣化為洶洶熱流,涌遍陳汐全身,那力量如此純厚、磅礴,讓陳汐舒服得差點呻吟出來。
  而與此同時,他可以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實力在顯著提升,不斷突破,短短幾個呼吸之間,竟足足攀升到了堪比地仙九重境的地步,只差一步,就已擁有堪比天仙境的威能!
  若是擱在外界,這等恐怖的晉級速度非嚇壞所有修道者不可。
  不過對陳汐而言,這點進步根本算不上什么,因為他以前早已臻至五星域主地步,體內道基夯實無比,底蘊之渾厚,讓得他根本沒有了修為境界上的壁障,只需汲取更多的失落之氣,自身戰斗力就會一直持續地提升下去!
  與此同時,冥也吞食了五顆烈焰漿果實,自身戰斗力也和陳汐一樣產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唯獨萌萌則小心將那五顆烈焰漿銜在口中,并未吞食。
  它和陳汐、冥不同,屬于這失落之界的一種生靈,自身境界本就僅僅只有堪比涅槃境修士的層次,這烈焰漿所蘊含的力量太過龐大,讓它根本不敢輕易吞食。
  陳汐起身,開始清理戰場,將那些鐵甲紫蟻的肢體都一一拆解下來,這些可都是寶物,可以用來錘煉為武器。
  旋即,陳汐又用草葉搓成繩子,將這些鋒利無比的寶貝都捆綁在一起,背在背上,然后便和冥、萌萌一起轉身離開,沒有任何的耽擱。
  就在他們剛離開不久,一道道兇獸身影出現在那一片戰場中,他們有的體型似鹿,龍頜虎眼、面目猙獰,有的像蜈蚣,卻生著一對對似刀槍般的肢節……各種各樣,皆都是外界根本沒有的生靈。
  它們出現之后,彼此并未發生沖突,而是圍繞著戰場開始仔細端詳起來,直至許久,方才各自悄然離去。
  仿佛,一切都未曾發生過般。
  ……
  當陳汐他們返回萌萌的地下巢穴時,已是傍晚十分。
  萌萌甫一返回,就亟不可待地吞食掉一顆烈焰漿,然后靜靜臥在那里,似陷入到了一種奇異的修煉狀態中。
  陳汐則開始運用一些自己掌握的煉器手段,將那些收集來的鐵甲紫蟻前肢一一進行處理,煉化成了一截截暗紫色的煉器材料。
  冥則坐在一側,靜靜看著,清美的容顏上一片恬靜,似乎很享受這種難得的清寧氛圍。
  “你說,我們如果不離開這里,以后又會怎樣?”
  冥忽然問道。
  陳汐一怔,并未停下手中動作,隨口道:“以后或許我們可以將這片失落之界的秘密徹底參悟透徹,將屬于這一界的獨特天道規則掌控,再不必為生存而煩憂。”
  冥繼續問道:“那你是否會想留在這里?”
  說話時,她一對清眸緊緊凝視著陳汐,似乎這個問題對她而言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
  陳汐沉默片刻,便啞然笑道:“為什么這么問?莫非你已經喜歡上這里了?”
  冥抿了抿唇,幽幽嘆道:“我已經漂泊了一個紀元的漫長歲月,不想再繼續漂泊了。”
  陳汐神色變得嚴肅,停下了手中動作,思忖許久,才扭頭看著冥,認真說道:“你難道不打算尋覓到終極道途,通過那輪回中的命運之軌重返第八紀元中?”
  不等冥回答,陳汐重新開始手中動作,一邊處理煉器材料,一邊說道:“那可是你畢生所追尋的目標,也是你的故鄉,即便不愿漂泊下去,也應該到那時候再做出這個決定,而不是現在,更不是這個地方。”
  冥怔了怔,道:“你呢?”
  陳汐毫不遲疑道:“我必須要離開這里,我的父母、師門、親友統統在外界,我不可能丟下他們而獨自留在這里。”
  見此,冥似乎有些意興闌珊,起身道:“或許你是對的,我去看看萌萌。”
  “等等。”
  陳汐叫住她,問道,“你需要一件什么武器?”
  “矛,一丈四尺、三指寬,矛尖為殘月狀,兩側鋒刃最好鋒利一些。”
  冥頭也不回答道。
  “好。”
  陳汐笑著應承下來。
  ……
  夜幕降臨。
  九輪幽藍神秘的月亮呈現九宮之狀,重新懸掛在了天穹上。
  旋即,陣陣獸吼聲在茫茫夜色中響徹,想來,那些棲居在失落之界中的生靈在蟄伏了一天后,再次趁著夜色傾巢而出,開始了重復了不知多少歲月的修煉。
  陳汐沒有離開這一座地下巢穴,他對那幽藍色九輪月亮中釋放出的力量很感興趣,但絕對不會現在就去行動。
  因為他現在依舊沒能找到一種真正可以吞吐吸納“失落之氣”的修煉法門,而只能依靠一些奇珍異果來補充失落之氣,以此來充當修煉途徑。
  冥也沒有離開,她獨自孑然坐在那里,似在思索著什么心事,久久未曾有任何動靜。
  至于萌萌這只獨角巨兔,從吞食了一顆烈焰漿果實之后,就一直在修煉,顯得很安靜。
  直至深夜十分,陳汐終于煉制好一柄適合冥使用的長矛。
  此矛通體呈現暗紫色光澤,矛尖鋒利,呈現殘月狀,矛身上更是被陳汐煉制了一些繁密的陣圖秘紋,讓它平添一股神秘的色彩。
  嗡~
  陳汐試著催動長矛,頓時一陣清越吟聲響起,整柄長矛泛起漣漪般的暗紫色光澤,鋒利而肅殺,仿佛就像從沉寂中活了過來,有一股逼人的靈性。
  陳汐滿意點了點頭,這一柄長矛的用材很簡單,是三十六對鐵甲紫蟻的前肢熔煉而成,而陳汐運用的煉器手段,則是以失落之氣為輔助,讓得此矛和外界任何寶物都完全不同起來。
  談不上孰優孰劣,但起碼配合他們體內的失落之氣使用,則可以發揮出驚人之極的威能來。
  “看起來不錯。”
  冥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清眸凝視著那一桿長矛,輕聲說道。
  “你試一試合不合手。”
  陳汐笑著將長矛遞過去。
  冥拿在手中感知了一番,就收起來,說道:“比我預想中要好太多了,多謝。”
  “你滿意就好。”
  陳汐笑了笑,又開始去煉制屬于自己的劍器。
  “你可有下一步行動計劃?”
  冥隨意坐在一側,問道。
  “現在咱們的實力還不夠,我打算把此處當做一個暫時的棲居之地,然后專心尋找汲取失落之氣的方法,等擁有了堪比神境強者的力量時,再離開這里也不遲。”
  陳汐沉吟道。
  “可這附近……似乎并沒有多少像烈焰漿這種奇珍異寶了。”
  冥皺眉道。
  “等明日清晨,咱們就去那鐵甲紫蟻的老巢掃蕩一番,我就不信搜不出一些寶貝出來。”
  陳汐似乎早有準備,笑著說道,“等掃蕩了鐵甲紫蟻的老巢,咱們就繼續去其他地方,這失落之地如此之大,必然藏著許多我們未曾發現的寶物了。”
  冥點了點頭:“也好,不過……”
  “不過什么?”
  陳汐疑惑道。
  “不過搜集到的東西,都要分給萌萌一份,咱們棲居在了它的巢穴,不能虧待了它。”
  冥認真說道。
  陳汐怔了怔,笑著聳肩道:“那就聽你的,也不差它的一份。”
  “多謝了。”
  冥低聲道,她清楚陳汐之所以答應下來,完全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陳汐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沒有再多說,繼續專心為自己煉器,神色專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