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56 兇險來臨

翌日一早,當夜色褪去,蒼穹上的九輪月亮也隨之隱去,分布在失落之界各個區域的生靈也重新歸于蟄伏狀態。(..)
  鏘!
  一縷劍吟在地下巢穴響起,透著一股凌厲的味道。
  陳汐將煉制完畢的劍器橫在眼前,仔細審視起來。
  此劍長三尺四寸寬二指通體密布著繁密的符紋圖案,泛起猶如漣漪般的暗紫色光澤。
  當陳汐將一股失落之氣灌入劍身,就見紫芒氤氳符紋流溢劍鋒噴薄出一股奪目凌厲之極的劍芒,將虛空都切割,發出嗤嗤的爆碎音。
  “還好,足可以用上一段時間了……”
  陳汐點了點頭,當即給此劍起了個名字——紫落。
  “是否要出發了?”
  冥走了過來,她體態修長肩若刀削腰如絹束,穿著一件緊身黑衣,一頭濃密的烏發盤髻腦后,背負著那一桿暗紫色長矛,配上她那傾城般的孤峭清冷的美麗容顏,為她平添一股勃勃英氣。
  “還要等一等。”
  陳汐起身,徑直帶著冥來到巢穴外,然后轉身道,“萌萌自己一個在這里太不安全,我打算幫它布置一個防御陣法。”
  說著,他已開始動手,取出一些早已錘煉好的材料,在這一處洞穴入口專心布置起來。
  這些布陣材料皆都是他從那些鐵甲紫蟻的前肢上煉化而來,充盈著一絲絲的失落之氣。
  雖然這個世界無法動用符道力量,可陳汐用所掌握的符道陣法,還是可以布置一些類似陷阱般的陣型。
  當然,威力自談不上有多厲害,但足可以起到預警的作用,萬一發生不測,也可以讓萌萌提前逃遁脫身。
  汐考慮如此周到,冥似有些意外,唇角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一閃即逝。
  半響后,陳汐吐了一口濁氣,笑道:“好了,咱們可以出發了。”
  冥問道:“你可知道那鐵甲紫蟻的老巢在哪里?”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殺了那么多鐵甲紫蟻,有關它們的氣息,早已烙印在我心,只需按圖索驥,便可以找到它們。”
  “跟我來。”
  說著,陳汐身影一閃,就朝遠處遁去。
  “這家伙,還真是心細如發,算無遺策……”
  冥喃喃了一聲,也不再遲疑,追了上去。
  兩個時辰后。
  唰!
  陳汐身影停在一處茂盛如林的草叢,再往前不遠處,就可以座高高隆起的土丘。
  土丘足有百丈高,堪比一座小山峰了,通體黝黑隱隱泛著一抹暗紫色。
  那顯然不是一座天然土丘,而是被澆筑而成,遠遠一望,就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無法撼動的牢固感。
  在那土丘下方,則開辟著一條幽邃的通道,通道兩側,正盤踞著兩頭身軀龐大,渾身猶如鋼鐵鑄就的鐵甲紫蟻。
  它們就像盡忠職守的門衛,通道。
  “就是這里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眼眸泛起一抹冷冽殺機。
  “聽萌萌說,這鐵甲紫蟻大軍足有上千之眾,其首領乃是一位金甲蟻王,這些年,這一支紫蟻大軍四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大肆搜刮了不知多少寶物,可謂是臭名昭著流毒四海。”
  冥深吸一口氣,“如此咱們這次若將他們剿滅,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陳汐笑道:“不,咱們是來黑吃黑來了,我對它們搜刮的寶物可是最感興趣。”
  冥不禁莞爾,認真說道:“我也感興趣。”
  這些日子里,冥的笑容似乎逐漸變多,不再像之前那般孤峭和悵然。
  “走!”
  身影一閃,陳汐悄然出動,沿著茂密的草叢,猶如一道鬼魅般瞬息已來到了那土丘之下。
  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那兩頭鐵甲紫蟻竟是極為機警,就在他甫一抵達,就被對方所察覺到。
  兩頭鐵甲紫蟻猛地揮動如刀前肢,兇神惡煞般轟然朝陳汐撲殺。
  唰!
  幾乎是同時,一抹淡紫色劍影如驚鴻般一閃即逝。
  旋即就聽砰砰兩聲,兩頭鐵甲紫蟻的頭顱徑直被劈開,猶如紙糊般不堪一擊。
  如今陳汐已擁有了堪比地仙九重境的戰斗力,再加上手的紫落劍之助,滅殺這些鐵甲紫蟻自是易如反掌。
  “漂亮。”
  冥湊上前,訝然汐一眼,她清楚陳汐戰斗力不俗,可卻沒想到他戰斗手段也如此之干脆利落,一擊必殺,根本不浪費任何的體力。
  顯然,這種戰斗風格必然是從諸多血與火生與死的考驗才能磨礪出來。
  “可還是驚動了對方。”
  陳汐無奈聳肩。
  轟隆~~
  果然,就在陳汐聲音剛落下,那一條通道深處,轟然響徹起一陣震蕩聲音,無數尖利的嘶鳴猶如潮水般從擴散而出。
  仿佛有千軍萬馬正在從通道深處沖出,氣勢洶洶,懾人之極。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殺進去得了。”
  冥的表現比陳汐更干脆,抬手拔出背上的暗紫色長矛,身影如電,徑直沖進了那一條通道。
  轟隆!
  一時之間,那通道內響徹起一陣劇烈無比的碰撞聲,還伴隨著肢體破碎凄厲慘叫的聲音。
  “她也不甘心只…”
  陳汐笑了笑,拎著紫落劍也沖進了那一條通道。
  這宛如小山峰般的土丘的確是那鐵甲紫蟻大軍的老巢,甫一進入通道,陳汐就群又一群密密麻麻的鐵甲紫蟻猶如潮水般,從那通道深處涌出。
  它們嘶吼著,揮動著鋒利如刃的前肢,悍不畏死的沖擊,像決堤的鐵甲洪流,氣勢無雙。
  它們每一頭都擁有著堪比冥化境修士的戰斗力,一起出擊時,場景也是頗為震撼人心的。
  不過這一切對如今的陳汐和冥而言,顯得已不再具備任何威脅。
  當陳汐沖進來時,就孑然一人,一柄長矛,端立通道央,長矛裹挾滔天殺伐氣,竟是將所用的攻擊都擋下來。
  正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威勢!
  那巾幗不讓須眉的睥睨英姿,讓陳汐也不禁在心嘖嘖贊嘆不已。
  “?還不過來一起沖?”
  冥似乎察覺到陳汐正在背后打量她,這讓她心沒來由地泛起一絲慌亂,有些不自在,禁不住低聲啐了一口。
  “這就來。”
  陳汐灑然一笑,拎著紫落劍就沖了上去。
  嘭!
  一劍斬下,十余頭沖上來的鐵甲紫蟻那龐大的身軀徑直被劈碎,化為碎屑轟然飛散。
  這一劍的余波擴散,將那后方一些鐵甲紫蟻也撞得七零八落。
  鏘!
  冥見此,似乎被激起了好勝心,丈二長矛裹挾著瀲滟的紫芒猶如一道奔雷閃電般,轟然橫掃而去。
  一瞬,前方數十丈范圍內的鐵甲紫蟻群皆都轟然爆碎,身軀炸為光雨紛飛湮滅。
  “厲害。”
  陳汐贊了一聲。
  “你也不差。”
  冥唇角泛起一抹驕傲。
  旋即,兩人相視一笑,幾乎是心照不宣地,一起沖進了那曲曲折折的通道深處。
  兩人雖未曾明面上交鋒,但卻在暗較勁,誰也不服輸,將一身戰斗力悉數化為最凌厲的殺招,在那不斷涌過來的鐵甲紫蟻大軍不斷沖殺上前。
  所過之處,簡直是所向披靡無有能與之爭鋒者!
  這一下可苦了那些鐵甲紫蟻,剛一沖出來,就像田地里種的韭菜似的,被一茬一茬地無情收割。
  一刻鐘后。
  嘭!
  冥揮動長矛,將那沖上來的七八頭鐵甲紫蟻滅殺之后,正待繼續殺戮,卻是愕然發現,身前已是空蕩蕩一片,再無一個敵人。
  這讓她不禁有些意猶未盡,道:“自從被那虛陀老兒追殺以來,已經很久沒有如此痛快過了。”
  陳汐感慨道:“我也是。”
  嗖!
  還不等聲音落下,突然,一抹耀眼的金芒從遠處爆射而來,耀眼無匹,所過之處,將虛空都切碎,駭人之極。
  鐺!
  下意識地,冥舉起長矛抵擋,兩者碰撞,發出一聲恐怖的爆音,冥手的長矛竟是驟然爆碎,而她整個人更是被震得倒退出數步。
  嗖!
  不等冥反應,又是一道燦然金芒爆射而來,發出嗚嗚的破空聲,攝魂奪魄。
  嘩啦~
  陳汐眼眸微瞇,掌紫落劍倒卷,劃出一道渾圓劍渦,和那一道金芒交鋒在一起,產生出劇烈無比的刺耳碰撞,光雨迸濺。
  轟!
  那一抹金芒最終不敵,轟然爆碎,而陳汐僅僅只是身軀晃了晃。
  “還是不如你。”
  一側的冥嘆了口氣。
  “事發突然,你只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而已。”
  陳汐隨口道,說話時,他目光幽邃,迸射出一道駭人冷芒,倏然朝那通道深處望去。
  那是一座空曠足有萬丈范圍的大殿,大殿石壁上,鑲嵌著一顆顆赤色明珠,將那里照的一片通亮。
  此刻,那大殿空蕩蕩一片,唯有在大殿盡頭的石階之上,盤踞著一頭通體如金,流溢著縷縷紫芒的威猛紫蟻。
  它盤踞在那里,就宛如一尊王者,渾身氣息睥睨冰冷,有一種氣吞山河的傲岸之威。
  顯然,它必然就是那鐵甲紫蟻的首領——金甲蟻王!
  剛才擊碎冥手長矛的金芒,必然也是由它所釋放出來!
  “好家伙,氣息都已堪比天仙境強者了。”
  陳汐眼眸禁不住又瞇了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