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057 青色大魚

上一章章節數字搞錯了,抱歉~
  ——
  大殿空曠,金甲蟻王傲立石階之上,一對冰冷的瞳俯瞰著遠處的陳汐和冥,威勢睥睨。
  這里顯然就是鐵甲紫蟻的老巢,只需殺了這金甲蟻王,便可以將它們這些年搜刮到的寶物據為己有。
  陳汐和冥自不會放棄這等機會,哪怕這頭金甲蟻王擁有堪比天仙的戰斗力,兩人也夷然不懼。
  甚至,若是擱在外界的話,兩人一個念頭都能輕易捏死這樣一頭金甲蟻王。
  “等殺了它,我再幫你煉制一柄更牢靠一些的長矛。”
  陳汐隨口說了一句,就踏步朝那大殿中行去。
  “那可就多謝了。”
  冥點了點頭,和陳汐并肩而行。
  兩人儼然一副視金甲蟻王如無物的模樣,顯得格外之鎮定,可詭異的是,那金甲蟻王卻并未再發動攻擊。
  它瞳孔泛著妖異的芒,冷冷注視著陳汐和冥走進來,也不知心中究竟在想著一些什么。
  像這種生靈,已具備了驚人的智慧,心思通透豁達,它這般反常的舉動,反而令陳汐不禁皺了皺眉。
  也就在此時,金甲蟻王忽然開口,聲音尖利沙啞,宛如金屬在摩擦,說出的語言也是晦澀難懂,奇怪之極。
  這讓陳汐不禁疑惑,道:“你可聽懂它在說什么?”
  冥思忖片刻,有些不確定道:“它似乎在說,它已看出我們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外來者。”
  陳汐心中一凜,有些難以置信。
  這時候,那金甲蟻王再次開口,說了一段晦澀而奇異的音節,眼瞳中的光澤顯得愈發妖異起來。
  這一次,不必陳汐再問,冥便飛快說道:“它說,如果我們投降,認它為主,便會放過我們一次,否則……”
  陳汐挑眉道:“否則就殺了我們?”
  冥點了點頭。
  “呵呵,這家伙好大的口氣。”
  陳汐冷笑,鏘的一聲,將紫落劍舉起,劍尖遙遙指向了那遠處石階上的金甲蟻王。
  不言而喻,這是最直接的宣戰方式。
  這一幕似乎激怒了那金甲蟻王,它嘴中猛地發出一聲高亢的嘶鳴,渾身都蒸騰出滾滾紫光,殺機畢現,驚擾這片空間。
  “它……在罵我們不知死活!”
  冥似乎聽懂了話中意思,清冷的美麗容顏上泛起一抹慍怒。
  唰!
  陳汐已懶得再聽下去,持劍縱身,化為一道閃電,朝那金甲蟻王暴殺而去。
  轟!
  幾乎是同時,那金甲蟻王也悍然出動,它的前肢猶如一對黃金澆筑而成的絕世兵鋒,撕裂時空,和陳汐激戰起來。
  一時之間,這片大殿都開始劇烈震動,四壁崩碎、地面龜裂,可怖的戰斗余波擴散,直似要把這里徹底毀掉。
  “冥,快點動手,速速解決了它,鬧出的動靜越大,就對我們越不利!”
  陳汐大喝道。
  嗖!
  聲音剛響起,冥就已展開行動,她身影飄曳如煙,掌指扣印,凝聚著耀眼的淡青色光芒,和陳汐一起夾擊那金甲蟻王。
  “吼!”
  金甲蟻王嘶吼,神威無匹,一對前肢若破天之刃,狂舞十方,所釋放出的威勢,竟讓陳汐一時難以靠近。
  不過,陳汐卻是敏銳察覺到,這異獸的戰斗手段很粗淺,甚至并不精通任何厲害的攻擊法門,而是靠著一身蠻力在戰斗。
  這讓陳汐心中不禁產生一絲疑惑,難道這失落之界中的修行體系,還沒有形成完整的道統傳承?
  轟!
  心中如此想著,陳汐的動作并不慢,將一身劍道戰斗技巧悉數運用到極致。
  雖無法釋放出劍道之力,可單憑這種劍道技巧,配合體內的失落之氣,所產生的殺傷力也已是驚人之極。
  僅僅片刻時間,憑借這種戰斗技巧上的絕對優勢,再加上冥在一側配合,陳汐已漸漸占據優勢,開始壓制那金甲蟻王。
  金甲蟻王顯然也意識到這一點,頓時變得暴躁起來,嘶吼連連,攻勢越來越狂暴。
  可越是這樣,暴露出的爆綻也是越來越多,讓得陳汐戰斗時愈發游刃有余。
  嘭!
  沒多久,陳汐抓住一個機會,劍鋒如星河倒卷,轟然劈在金甲蟻王的腰部指節上,破開一道裂縫,鮮血轟然流淌而出。
  而金甲蟻王整個龐大的身軀更是被這一擊震得倒飛出去,將石壁都砸出一個窟窿。
  唰!
  趁此時機,冥縱身一躍,雙手如抱太極,凝聚為一個古老手印,裹挾著熾盛的光,狠狠砸在金甲蟻王的頭顱上。
  咔嚓!
  那堅固若黃金澆筑而成的頭顱,竟是硬生生被砸扁,金甲蟻王那面部五官都被擠壓碎裂,顯得異常凄慘猙獰。
  可即便如此,它依舊兇威不減,嘶吼著欲要沖出圍攻。
  陳汐焉可能讓它如愿了,威勢愈發凌厲,死死壓制住對方,不給它一絲喘息的機會。
  而冥則趁機不斷攻擊,短短十余個呼吸之間,已是將那金甲蟻王打得渾身傷痕累累、軀殼暗淡無光,快要徹底崩碎。
  “殺!”
  陳汐厲聲長嘯,愈發徹底解決了對方。
  可就在此時,那金甲蟻王竟忽然發出一聲晦澀難懂的急促尖叫聲,讓得冥臉色猛地微微一變,正欲出聲叫住陳汐,可已經晚了一步。
  只聽轟的一聲,陳汐一劍洞穿了金甲蟻王的頭顱,令得對方渾身一僵,旋即就轟然倒地,暴斃而亡,徹底失去了生命。
  “你……”
  冥有些怔怔,似乎殺死金甲蟻王之后,并沒能讓她有任何一絲喜悅,反而有些憂心忡忡。
  “怎么了?”
  陳汐敏銳察覺到這一點,不禁有些疑惑。
  “剛才它說我們即便殺了它,也活不了多久了。”
  冥抿嘴道。
  陳汐曬然道:“危言聳聽罷了。”
  “不。”
  冥神色認真道,“它說了,我們的出現,已經引起了這一片區域的主宰摩邏王的注意!”
  摩邏王?
  陳汐神色這才變得鄭重認真起來,“他是誰?”
  冥搖頭,嘆息道:“我本打算讓你暫時不要殺它,問一問具體情況,可還是晚了一步。”
  陳汐頓時怔然,道:“看來是我搞砸了。”
  冥看了陳汐一眼,道:“不怪你,殺了就殺了,等回去問一問萌萌看它是否知道這摩邏王。”
  陳汐點了點頭,就轉移話題道:“現在金甲蟻王死了,也是時候清理戰利品了,我可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就開始吧。”
  冥輕笑了一聲。
  ……
  嗯?
  在這一片早已淪為廢墟的空曠大殿中搜尋許久,陳汐竟是連一件寶物都沒尋找到,這讓他不禁有些怔然。
  “偌大一個鐵甲紫蟻群的巢穴中,竟連一件寶物都沒有?”
  冥也有些疑惑。
  “起碼,這家伙的尸骸是一件不錯的寶貝,足可以幫你煉制一件上好的長矛了。”
  陳汐來到那金甲蟻王的尸骸前,嘆了口氣。
  嘭!
  說話時,他一劍斬出,將那金甲蟻王的尸骸劈開,小心將它的四肢一一切割掉,正待離開,就在這時,他目光不經意一瞥,猛地就看見在那裸露的尸骸腹部,竟有著一顆拳頭大小,通體紫霧彌漫的珠子。
  拿起略一打量,陳汐大致可以判斷出,這是一件寶物,并非是金甲蟻王身軀的一部分。
  嘩啦~
  陳汐嘗試著將一股失落之氣注入其中,登時識海中浮現出一片空間來,那空間中,堆積著一座如山般的各種寶貝,有奇珍異果,也有各色藥草、甚至不乏一些奇異的煉寶材料,密密麻麻,珠光寶氣,奪目之極。
  “這竟是一件儲物類寶貝。”
  陳汐一怔,頓時心喜不已,在這失落之界中能夠找到這樣一件寶物,價值可是無法估量。
  最重要的是,陳汐這一下才敢確信,這些年鐵甲紫蟻大軍所搜集的寶物,赫然都藏在這儲物紫球中!
  “戰利品不錯,總算沒白跑一趟。”
  陳汐輕笑,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一側的冥。
  “那我們趕緊離開這里吧,剛才鬧出的動靜如此之大,恐怕會有不測發生。”
  冥飛快說道。
  “我也正有此意。”
  說著,兩人已毫不遲疑,閃身而去。
  ……
  嗖~
  就在陳汐他們剛離開那一座鐵甲紫蟻大軍所藏身的土丘,天穹極遠處倏然飛來一道黑影。
  那赫然是一條約莫拇指粗細,通體密布細密漆黑鱗片,生著一對血色獠牙的蛇類異獸。
  最為詭秘的是,它竟還生著一對漆黑的羽翼,像蝙蝠的翅膀,足有十多丈范圍那么大。
  這一條漆黑飛蛇在那一座土丘上空盤桓許久,最終發出一聲陰冷的嘶鳴,倏然騰空而去。
  如果冥在這里,聽到那一聲嘶吼,一定可以聽得出話中意思赫然是“無論是誰,竟敢殘忍殺害金甲,摩邏王大人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
  地下巢穴中。
  甫一返回,陳汐就和冥一起清點起戰利品來。
  那些戰利品太多,足足堆積了十丈范圍大小的一座小山,一時之間,整個巢穴中寶光四溢,燦然生輝。
  “這一下,咱們不必再著急外出行動了……”
  陳汐喃喃道。
  “等等,還要給萌萌留一份,你可別忘了。”
  冥在一旁提醒道。
  “我哪敢。”
  陳汐啞然,說話時,他眼眸忽然一瞇,被那一堆寶物中的一塊形似玉帛,泛著淡青色光澤的獸皮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