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058 云霧沼澤

寶物如山,流溢神輝。
  那一塊似玉帛般泛著淡青色光芒的獸皮卷看起來并不起眼,可是和其他寶物一比,卻又顯得極為特別。
  因為偌大一堆寶物中,只有這一塊獸皮卷!
  陳汐探手就將它拿在手中翻開,只見這獸皮卷月末二尺長,一尺寬,表面有一種粗糙的質感。
  當陳汐的目光落在其上時,頓時看見了一行行奇異扭曲的字符紋理,殷虹如血,神秘之極。
  這是一種陳汐完全沒有見過的文字,它們古老、粗獷、原始,顯得極為特別。
  若陳汐猜測不錯,這種神秘的文字必然是這一片失落之界中所獨有的一種文明載體。
  那么,這獸皮卷上究竟寫的是什么?
  陳汐皺眉,仔細推敲許久,也沒能推測出什么東西出來。
  “或許,萌萌認得這邊的文字。”
  冥在一側低聲道,顯然,她也注意到了這一切。
  一語點醒夢中人,陳汐一拍額頭,起身就去找萌萌,身為這失落之界的生靈,這獨角巨兔必然也通曉這種文字才對。
  ……
  正在修煉中的萌萌被叫醒之后,神色有些惘然,不過當冥在它耳畔嘀咕了一陣之后,它很快就明白過來。
  它略帶好奇地端詳著陳汐遞過來的淡青色獸皮卷,隨著時間推移,它那一對眼睛一點點睜大,到了最后竟是激動得不斷搖晃耳朵,吱吱叫出聲來。
  那模樣,就像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曠世至寶般。
  這讓陳汐不禁愈發好奇,道:“冥,萌萌它究竟在說些什么?”
  冥此刻似乎也有些無法保持平靜,清眸盈盈,變幻不定,許久才深吸一口氣,道:“萌萌說,這是一部修煉源力的法訣!”
  源力?
  陳汐略一思索就明白過來,這恐怕就是“失落之氣”的另一種稱呼了。
  但很快,他就顧不得思考這些,而是振奮道:“修煉法訣?這是真的?”
  冥點了點頭,也是振奮不已。
  他們之前對這失落之界一無所知,哪怕清楚這“源力”的存在,也根本找不到修煉法門去吸納它。
  也只能憑借著吞食那些蘊含源力的奇珍異果來提升實力,這種方法雖然不錯,可對他們去了解這失落之界卻是沒有任何幫助。
  對修道者而言,只有修煉,才是了解天地大道的最直接的方式!
  而陳汐他們想要認知整個失落之界中運轉的天道規則,自然得找出修煉此道的法門。
  如今,這樣一份修煉法訣機緣巧合地擺在了面前,這讓陳汐二人焉可能不激動了。
  “能不能讓萌萌把獸皮卷上的內容一一說給我們聽?”
  陳汐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
  “好,我試試。”
  冥說著,便已經開始跟萌萌交流起來。
  而陳汐則在一側靜靜等待著,他有一種強烈的直覺,只要讓自己找出一些修煉上的訣竅,憑借自己以往的修行經驗,以及所掌握的各種修煉法門,足可以做到觸類旁通、舉一反三!
  甚至,完全都可以嘗試著為自己獨自開辟出一條適合修煉源力的絕佳法門出來。
  ……
  數個時辰后。
  冥結束了和萌萌的對話,神色有些怔怔,時而歡喜、時而蹙眉、時而惘然,似乎遇到了什么難題。
  “怎么了?”
  陳汐禁不住問道。
  “好古怪的修煉法門。”
  冥喃喃了一聲,就飛快將自己所掌握的法訣一一說出,“源、起始于發膚、游臨血肉大淵、上而通靈、下而凝根、恍恍而暝、竅淵而生,心丸列張、釋空天都……”
  攏共數千字,字字晦澀,奇異之極,以陳汐那超絕的悟性,當聽完這一切時,也登時皺眉怔在那里。
  “的確古怪。”
  許久,陳汐才喃喃道。
  “依照我推演,此修煉法訣是以源力為核心,修煉的途徑是從血肉、筋骨、穴竅、靈魂、心臟等等地方入手,幾乎涵蓋了煉體、煉氣、煉魂、煉心等等修行體系。”
  冥神色專注而認真,緩緩說道,“按照常理而言,天下任何法訣似乎都難以辦到這一點,甚至其中有許許多多相互沖突之處,例如血肉之力和煉氣之力可是斷無法融合的,再例如那魂魄之力和道心之力,同樣也是彼此相沖。”
  頓了頓,她繼續道:“總而言之,我懷疑,若是按照此法訣修煉,恐怕有極大的風險會走火入魔!”
  冥說的一點也不假,陳汐同樣也在為此疑惑,但他卻是有不同的看法。
  “冥,你還記得我們吞食那些奇珍異果時,所汲取到的源力么?”
  陳汐問道。
  “當然記得,這種源力和我們原本所擁有的力量根本無法相融合,但也并未發生沖突。”
  冥不假思索道。
  “不錯,那你應該也記得,這些被我們汲取到的源力,不止在錘煉我們的血肉皮膜、筋骨穴竅、也可以孕養靈魂、磨礪道心、運轉于體內星域之中。”
  陳汐斟酌道,“以此推斷,這源力和我們所掌握的力量雖不同,但它卻是包羅萬象,兼容并蓄,或許正是因為它這種特性,才會讓得修煉源力的法訣也變得和我們以往所了解的完全不同起來。”
  冥清眸一亮:“你是說,這修煉法訣并無不妥之處?”
  陳汐點了點頭:“不錯。”旋即,他又搖了搖頭,道:“但可以確定的是,這部法訣并不適合我們去修煉,甚至連萌萌也不能去修煉。”
  冥疑惑道:“這是為何?”
  陳汐道:“很簡單,我曾剖解過那些鐵甲紫蟻的尸骸,對它們身軀的內部結果了如指掌,剛才我將此法訣中所描述的修煉方式對比了一下,這才發現,這是一部專門為鐵甲紫蟻這種生靈所創造的一部法訣!其中的運功路線,也只有鐵甲紫蟻的身軀構造才能完美契合。”
  冥頓時明白過來:“這也就意味著,其他生靈若想要修煉此法門,必然會產生沖突了?”
  陳汐點了點頭。
  這讓冥不禁有些失望:“這豈不是說,這一部修煉法訣對我們而言,根本一點價值也無?”
  陳汐此刻卻是笑了,笑得耐人尋味:“不,只要知道了這種修煉的訣竅,就足夠了!”
  “何意?”
  冥怔然。
  “我們可以依據這部法訣的奧秘,來自己創造出一種適合我們修行的途徑!”
  陳汐目光灼灼,顯得異常自信。
  冥也似被當頭棒喝,豁然開朗起來:“對,這個主意不錯。”
  ……
  沒有遲疑,說行動就行動,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陳汐沒有再外出,一直呆在這地下巢穴中。
  所有的心神都被他用來推演和開創修煉源力的法訣上,沒有任何一絲的松懈。
  冥原本也打算這么做,可當得知陳汐擁有著遠超于她的推演之力,以及各種曠世難尋的修煉法門時,她登時就放棄了,開始專心充當起護衛的角色,幫陳汐護法。
  事實也正是如此,要知道,陳汐修行至今,單身所掌握的修煉法門都堪稱是浩如煙海,多不勝數。
  更何況,他如今可不止掌握著這些,同時還參悟掌握了第八紀元的巫之傳承、第七紀元的武之傳承、第六紀元的幻之傳承!
  每一個紀元文明的傳承中,都囊括著一種完整浩大的修行體系、以及各式各樣的修行秘法。
  再加上陳汐原本就師承神衍山,最擅長的就是符道推演之力,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無疑是最適合去開創一種全新修煉法門的人選,因為他所積累的底蘊,早已達到了一種史無前例的高度!
  不過,即便有信心去開辟一種全新的修煉法門,可陳汐依舊不敢有任何一絲的大意。
  一種全新的修煉方式,也就代表著一種全新的尋求大道的途徑,一旦在這一條途徑中出現任何一絲的差池,必然會走上歧途,輕則走火入魔,重則身隕道消!
  這等后果,可是誰都無法承受的。
  在陳汐看來,既然要創造一種全新的修煉方式,那就要做到極致和完美,唯有如此,才能保證在修行途中,甚至是以后也不會出現任何的隱患!
  正是基于這種思考,陳汐并未著急行動,而是開始參照著自己所掌握的各種修行體系、各種修行法門,再結合源力的特性,開始不斷推演,不斷去探尋,試圖找出一個最完美的方案出來。
  這對陳汐而言,絕對是修行以來所遇到的最大的一個考驗,也是一個從來都沒有嘗試過的一種求索方式。
  他并不知道,他如今所做的這一切,已經牽扯到了一種無上禁忌般的奧秘,若是擱在外界,恐怕早已遭受天道之殺伐了!
  原因很簡單,一種全新的修煉方式,也就意味著一種全新的修行體系、一種全新的道途,一旦成功了,恐怕要顛覆整個世界的秩序、打破天地規則所固有的格局不可!
  這就像一位造物主,在創造一種全新的修行規則,可想而知何等之禁忌!
  不過陳汐并不清楚這一切所帶來的深層次影響,他所求的僅僅只是修煉源力、參悟源力、了解源力,從而達到從這片失落之界脫身的目的。
  蝴蝶扇動翅膀,以后會否因此掀起一場空前絕后的大風暴?
  沒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