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61 吾主

夜幕天穹上,九輪幽藍色月亮飄灑光雨,彌漫天地。
  哪怕摩邏王、九靈王、古源王三位至高王者各自霸占著虛空中最有利的三處位置,可依舊無法將那些從月亮中傾瀉而出的源力光雨全部汲取。
  換而言之,還有一部分光雨逸散,落在了這片失落之界的大地上,地上那些兇獸,就是在汲取那些漏出來的源力精華。
  如今,陳汐已經能夠清清楚楚感知到那些源力精華的存在,它們宛如濃郁若漿液的雨露,從天穹上飄曳而下,泛著幽藍的明凈光澤,神秘中帶著一股令人難以抗拒的誘惑。
  可遺憾的是,陳汐如今還沒能開創出真正的“開源訣”,也就意味著他根本無法通過修煉的方式,汲取到那些飄灑而下的源力精華。
  這就像一座寶山擺在面前,可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無法取走,這感覺自然談不上有多好了。
  這一切,都讓陳汐愈發堅定了盡快完善“開源訣”的念頭。
  ……
  翌日一早,陳汐他們再次踏上路途。
  路上,陳汐也沒有閑著,潛心鉆研起有關“開源訣”的具體細節,至于其他的事情,統統由冥來處理,例如帶路……
  就這樣飛遁挪移了十多天時間,一路上倒也有驚無險,并且通過打探,他們方才徹底清楚,至今依舊沒能離開摩邏界的范圍!
  所謂摩邏界,就是這一片由摩邏王掌控的無垠區域。
  或者說,整個失落之界共劃分為了三大區域,摩邏王所掌控的摩邏界、九靈王所掌控的九靈界和古源王所掌控的古源界。
  依照陳汐的想法,無論是前往那九靈界、還是去那古源界、只要能夠離開這摩邏界就行了。
  與此同時,在那飛遁途中,陳汐他們也是搜集到了不少寶物,對他們吞食源力,提升實力極為有利。
  就像現在,陳汐和冥的戰斗力都已齊齊達到堪比圣仙境強者的地步!
  可惜,隨著時間推移,陳汐也是漸漸發現,已經很難再尋覓到適合他們提升戰斗力的寶物。
  倒并非是這摩邏界中的寶物稀少,而是在于陳汐、冥戰斗力蛻變的太快,實力層次也太高,所需要的寶物品質自然就變得越來越挑剔起來。
  對于此,陳汐倒是并未在意太多,只要能夠創造出“開源訣”,哪怕再找不到一件寶物,他們也足可以快速提升戰斗力。
  因為那夜幕天穹上的九輪月亮,才是這失落之界中最珍貴、也最吸引人的至寶!
  路途上,他們也曾不止一次地和棲居在這摩邏界中的生靈發生沖突,甚至有好幾次遇到的對手太過強大,陳汐他們不得不落荒而逃。
  當然,這一切對陳汐和冥而言,自然是不值一曬,唯一令兩人擔憂的是,他們的行蹤已經在一次次戰斗中泄露出去了……
  若萬一摩邏王親自駕臨,那他們恐怕再無逃脫的機會!
  “希望,能夠在那摩邏王出動之前,離開這一片區域吧……”
  隨著不斷挪移飛遁,路途上遇到的兇物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這讓陳汐憑生一抹危機感。
  ……
  摩邏界。
  一座孤峭聳入云霄的山峰之巔,臨崖屹立著一座宏偉、莊肅、通體漆黑如墨的殿宇。
  它屹立在那里,彌漫煙云、若隱若現,透著一股不容侵犯的至高威嚴。
  此地,便是摩邏王盤踞修行之所在!
  “他們逃往哪里了?”
  通體漆黑、身軀足有數千丈范圍、眼眸若兩座湖泊般的摩邏王傲立在大殿中央,聲音冰冷若驚雷。
  “啟稟主上,他們正在往九靈界逃去。”
  那一頭漆黑飛蛇匍匐在地上,恭恭敬敬回答道。
  “九靈界?哼,這兩個外來者莫非以為,那頭脾氣暴躁的九頭獅不會殺了他們?”
  摩邏王嗤笑,渾身黑霧滾動,轉瞬之間,竟是化為了一名身披黑氅,面容英俊無匹的男子。
  他眼瞳若電,泛著幽邃妖異的芒,隨意立在那里,就有一種執掌山河般的可怖氣勢。
  “唔,這就是外來者的模樣啊,傳聞中,外界億萬生靈可皆都以能夠化身人類生靈為榮。”
  摩邏王審視著自己所變化的身軀,唇中發出一聲感慨,“這么多年過去,本王還是頭一次真正見識到真正的人類……”
  漆黑飛蛇匍匐在地,神色恭敬之極,根本不敢插嘴多言。
  “繼續追殺他們,記住,哪怕無法徹底殺死他們,也要堵死他們前往九靈界的道路!”
  摩邏王淡漠出聲。
  “主上,若萬一他們改變方向,逃往那古源界該如何是好?”
  漆黑飛蛇略一猶豫,硬著頭皮問道。
  “呵呵,若是他們真能夠闖入其中,本王只會替他們高興。”
  摩邏王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唇角泛起一抹奇怪的弧度,“你去吧,等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處。”
  “喏!”
  漆黑飛蛇肅然領命,匍匐著身軀退出大殿,而后這才起身,拍動黑色翅膀,倏然沖上了天穹,轉瞬消失在那茫茫云海中。
  “傳聞中的變數已來臨,這源界中整整延續了九個紀元的格局是否會被打破呢?”
  大殿中,摩邏王喃喃,低沉的聲音回蕩大殿中,久久方才歸于沉寂。
  ……
  一個月后。
  一片浩瀚無比的云霧沼澤中。
  嗖嗖!
  兩道身影劃破時空,猛地從那云霧沼澤中沖出來,轉瞬就消失不見。
  吼~~
  幾乎是同時,那云霧沼澤內,浮現出一道足有數千丈高的可怖身影,發出了一聲頗為不甘的怒吼,震蕩寰宇。
  雖然暴怒到了極致,可這一道龐大身影竟似是不敢踏出這云霧沼澤一步般,站在那里嘶吼許久,這才帶著不甘消失不見。
  噗!
  極遠處的地方,陳汐臉色蒼白,猛地咳出一口血來,禁不住大口喘息起來。
  另一側,冥的神色也有些陰郁,眉宇間有著一抹無法揮去的悸動。
  就在剛才,他們正在那一片云霧沼澤中趕路時,突然遭到了一頭數千丈高大的兇惡生靈偷襲。
  那生靈形似猿猴、卻生有四只眼眸、背脊上密布一排森然白骨長刺,顯得異常猙獰。
  尤其是它的戰斗力,竟是堪比神境強者!
  突遭這等變故,頓時打了陳汐和冥一個措手不及,只能轉身落荒而逃。
  也幸好那古怪的生靈沒有追出那一片云霧沼澤,否則陳汐都懷疑今天能否逃開這一劫了。
  “你還好吧。”
  冥在一側問道。
  “沒事。”
  陳汐搖頭,旋即就皺眉道,“看來我們必須要改變行程了。”
  冥一怔:“為何?”
  按照所獲得的消息,穿過這一片云霧沼澤,再翻過一片黃金海,就能夠抵達那九靈界中,在這時候改變方向,無疑太不值得。
  “那摩邏王顯然已察覺到我們欲要逃往那九靈界,故此派出了諸多強大生靈堵截在這一條路上,我們若再一意孤行,所遇到的兇險只會越來越多。”
  陳汐沉吟道。
  這些日子里,他已不止一次懷疑過這個問題,因為一路上他們已不止一次遭遇這樣的兇險,且隨著他們前進,越來越多的可怖生靈都是紛紛現身出來,對他們全力打壓。
  這本身就顯得有些蹊蹺。
  而如今,在經歷了這一場在云霧沼澤中的生死殺劫之后,徹底讓陳汐確定,不能再這樣前進下去了。
  “那你的意思是?”
  冥蹙眉問道。
  “繞道去古源界!”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現在對方把絕大部分力量都布置在通往九靈界的路途上,這正是我們前往古源界的絕佳時機,只要抓緊時間,當對方反應過來時,或許我們已經踏入古源界中了。”
  冥想了想,最終也應承下來,可她依舊不免擔心:“那古源界可是一片禁忌之地,沒有那古源王的允許,連摩邏王、九靈王這等至高存在都不敢輕易踏足其中……”
  陳汐似乎明白冥想要說什么,打斷道:“越是危險,對我們而言反而越安全。”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冥問道。
  陳汐頓時無奈聳肩:“現在還不行,起碼得先把身上的傷勢修復過來才行。”
  說著,他抬頭望了望蒼穹,道,“更何況,夜幕就將降臨了,這時候群獸出巢,可不適合再去趕路。”
  當下,陳汐和冥一起,尋覓了一處僻靜無人的巖石堆,開辟了一座地下洞穴,和萌萌一起藏身其中。
  很快,夜幕降臨,九輪幽藍色月亮重新映現天穹上。
  “冥,我不打算再等了……”
  陳汐突然開口,“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完善了‘開源訣’第一重的修煉法訣,打算今晚就嘗試修煉一番。”
  冥皺眉道:“這樣豈不是太危險了?”
  陳汐搖頭:“這世上可沒有絕對安全之事,不過你不必擔心,若是出現任何不妥,我會立刻停止修煉。”
  冥禁不住幽幽嘆了一口氣,她清楚,陳汐之所以做出這個冒險舉動,完全就是被逼的。
  原因只有一個,如今的他們,處境太過危險,已到了必須要拼命的時候了!
  “你幫我護法。”
  陳汐說做就做,深呼吸一口氣,已盤膝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