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06 血河

?五行廢墟宛如憑空蒸發,消失不見,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那灼熱滾燙的陽光,凜冽如刀的颶風,以及一片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莽莽沙海。網
  但此刻卻沒有人注意這些,只需知道此地仍舊是瀚海沙漠就行了,他們的目光死死盯著陳汐,又時時刻刻防備著其他人,氣氛依舊沉悶的讓人壓抑。
  “諸位,請退出吧,這人搶了我云鶴派的一顆六翼血龍蝠內丹,一報還一報,他手中的法寶我卿秀衣志在必得,誰若插手,就是與我云鶴派為敵。”就在這沉悶的氣氛中,卿秀衣淡淡開口,言語之中,一股傲然之意沒有半點掩飾。
  其他人臉色都是微變,皇甫崇明冷哼一聲:“卿秀衣,你云鶴派未免太霸道了,此等機會,見者有份,你云鶴派再厲害,我等也決不能容忍你獨占了所有好處,大家說呢?”
  “皇甫小侯爺說的不錯,云鶴派在中原名聲顯赫不假,但我東海龍鯊島卻也是不懼,卿秀衣,早就聽聞你是天仙轉世之身,實力深不可測,今天說不定就要討教一二了。”
  就在皇甫崇明話音剛落,一個身材高瘦的藍衫男子踏步而來,在其腳下,虛空仿似成了潮汐,一**翻滾著,把他“推”上前來,此人眉眼含笑,氣質灑脫,顯得極為出眾。
  “哼,的確如此,那小子的煉體功法我蠻洪看上了,今天誰也別想阻攔我!”旋即,又是一道粗獷沉厚的聲音響起,一個濃眉虎目,高大魁梧之極的大漢,**上身,雙耳各帶一個骨環,肩膀上扛著一柄門板似的闊劍,他端立人群之前,就像一尊小山丘似的,毫無顧忌地散發出兇悍狂猛的氣息,顯得霸道之極。
  “東海龍鯊島,金丹核心弟子柳鳳池!”
  “北蠻蒼窟山,金丹核心弟子蠻洪!”
  這兩人剛才一直躲在人群中,此時甫一站出來,頓時就被其他人認出來了,一個個面色不由一變。
  陳汐也看得一陣心驚,原本他以為,卿秀衣等人和皇甫崇明等人,已經是在場最頂尖的兩股勢力,但卻沒想,此刻竟又冒出兩個厲害角色,心中頓時又沉重了許多。
  頓時之間,形勢逐漸發生變化。
  場內演化為四方陣營,皇甫崇明一方、卿秀衣一方、柳鳳池一方、蠻洪一方,還有一些來歷不明的修士,散落各處,面對這四方強大的陣容,這些名聲不顯的修士也只能暫時選擇冷眼旁觀。
  卿秀衣這一方雖只寥寥三個人,但因為有卿秀衣坐鎮,卻隱隱約約成了實力最強的一股力量。
  四方對峙,而陳汐被他們圍在正中央,插翅難飛。
  陳汐抿嘴不言,暗暗全力鎮壓著幽冥錄,這四方勢力的對峙,為他贏得了一絲寶貴的時間,他要趁此機會,好好籌劃一番。
  “好,我承認你們三方都有參與此事的資格。”柳鳳池和蠻洪的出現,令卿秀衣似乎改變了注意,略一沉吟,目光一掃四周,緩緩說道:“不過其他人,就先行離開吧,這里沒有你們插手的余地,免得傷了自己的性命。你們覺得呢?”
  “這個主意我同意。”皇甫崇明點頭道。
  “如此再好不過,如此一來,也能杜絕某些人渾水摸魚。”柳鳳池也同意了。
  “我沒有意見。”蠻洪大笑道。
  見這四撥人轉眼之間,又聯合在一起,人群頓時一陣騷動,許多人露出幾分懼意。尤其是那些有門有派的,神情陰晴不定起來,他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和這四撥人背后所代表的龐然大物交惡,只會給門派帶來滅頂之災。
  一名修士退出身來,向諸人一抱拳:“在下還有急事,就不摻和此事了,告辭!”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
  有了這人做榜樣,立即有人接二連三地離開,這些人都是來自來自中原、北蠻、東海的門派子弟,明白這四股勢力背后所代表的背景有多強大,不想因為搶寶,而給門派宗族帶來災難。
  只幾個呼吸的功夫,周圍人數銳減,只余下三分之一不到,見此,剩下的人也知道大勢已去,徹底喪失了渾水摸魚的機會,不再堅持,一哄而散,走了個干干凈凈。
  至于這些人是不是甘心離開,又是不是躲在遠處藏起來,打算伺機而動,那就不可得知了。
  “好了,如今就只剩下咱們四方勢力,如果因為爭搶寶物而大打出手,有可能就會被此人逮住機會,趁機逃掉,我想你們也不愿意看到這一幕發生。所以我建議咱們先聯手,一起殺了他,再決定其身上的寶物歸屬問題,如何?”卿秀衣深深看了陳汐一眼,輕描淡寫道。
  這小妞好毒辣的心計!
  陳汐看著這一幕,心情瞬間跌入低谷,卿秀衣這一招,幾乎已把他所能想得到的退路都堵死。
  他知道,自己這一刻哪怕有千般計謀,萬般詭計,在絕對的實力壓迫面前,根本就毫無施展的余地。
  嗯?
  就在這時,他心中猛地一跳,身體不由自主地繃緊,一股微不可察的波動,如同閃電一樣,在腦海中一閃即逝。
  是手中的幽冥錄!
  這件通靈似的法寶,這一刻似乎也察覺到周圍眾人對他的垂涎,不再掙扎,變得安靜起來。
  陳汐精神一振,強自按捺心中的狂喜,只要不用分心鎮壓幽冥錄,自己逃生的機會就大大增加,而不至于沒有一絲還手的余地。
  不過,剛才在自己腦海中一閃即逝的波動又是什么?
  “陳汐,我受不了了!”就在這時,靈白猛地從浮屠寶塔內跳出來,一臉憤怒地掃視四周,冷冷道:“這些人一個個把你當做任其宰割的螻蟻看待,難道你不憤怒嗎?”
  陳汐心中一緊,萬萬沒想到靈白竟會傻乎乎地跳出來,它身懷寂滅劍道,一直擔心被別人察覺到,從而帶給自己無窮的災難,然而此刻,他卻是自己出現在眾人面前,暴露蹤跡,這小家伙難道瘋了?
  不過,聽到靈白的話,陳汐頓時沉默了,他想起一路行來,林墨軒、蕭靈兒、澹臺崇明對待自己時的態度。
  那種無視的神情,不屑的目光,頤指氣使的舉動,自己真的能一笑置之,不在乎嗎?自己不需要得到他們認可,但所遭受之恥辱,被踐踏之尊嚴,就這樣一輩子咽進肚子,敢怒不敢言?敢想不敢為?
  樊籠困不住我心,枷鎖囚不住我身,我的道,是逍遙自在,扶搖九天……又怎敢忘記?
  怎敢忘記?
  陳汐的眼眸越來越亮,整個身心仿似打破了桎梏,跳出了牢籠,這一刻,他不再畏懼一切,渴望一戰!
  “蚍蜉再弱小,擁有撼動大樹的決心,就已凌駕眾生,螻蟻再卑微,擁有蒼鷹一樣的胸懷,就已俯瞰天下,小友,你已贏得我的尊重,就讓我助你一臂之力之力吧,哈哈哈……大夢幾萬載,誰與論春秋,天地興亡耶?嘆!嘆!嘆!都付輪回中……”一道蒼涼沙啞的聲音在識海中猛地炸響,言辭間透著無盡豪邁、悲愴。
  轟!
  就在話音剛響起時,宛如一部書籍模樣的幽冥錄,仿似被打開了第一頁,一股磅礴萬鈞的奇異力量,轟然涌入陳汐的身軀中。
  這一刻,沒有人發現,陳汐體內正在發生的不可思議的變化。
  ……
  “師姐,我說的就是這小東西,擁有法寶一樣的身體,并且還掌握著一種厲害的劍意,古怪之極,上次如果沒有它幫忙,那顆六翼血龍蝠我早就搶到手了!”裴鐘一看到靈白,頓時朝卿秀衣飛快說道。
  “這難道又是一件仙器的器靈?”卿秀衣眸泛奇異光彩,輕咦道。
  仙器器靈?
  其他人聞言,皆是心中一震,目光齊刷刷落在三寸高的靈白身上,眼眸中都露出熾熱之色。
  一件似玉非玉,通靈十足的書籍狀法寶,一個三寸高擁有法寶之身,掌控劍意的三寸小人,這兩件寶貝都有可能是仙器,再加上其所修煉的奇妙的煉體功法,這個黃庭境家伙身上,究竟有多少世所罕見的寶貝?
  “陳汐?難道是那個取得潛龍榜大比第一名,收服浮屠寶塔的那個少年?”澹臺洪卻是心中一震,注意到靈白稱呼陳汐時所用的名字,一時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驚呼出聲。
  “什么?你們南疆那件無人能收服的浮屠寶塔,也在這小子手中?那豈不是說,這小子手中有可能有三件仙器?”
  “我也想起來了,在來南疆時,就聽人說一個少年收取了矗立龍淵城無數歲月的浮屠寶塔,想不到竟然是這個小子!”
  “三件仙器?若是被那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知道,恐怕也會毫不猶豫出手搶奪吧?”
  聽到澹臺洪的話,在場的四方勢力頓時嘩然,看向陳汐的目光,就像盯著一只令人垂涎無比的肥美羊羔,散發著令無數人都無法拒絕的致命誘惑!
  ——
  ps:思緒有點糟糕,卡殼的厲害,正在努力恢復中,若有紕漏之處,還望大家海涵。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錯誤請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