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64 超出預期

摩邏王輕笑一聲,道:“放心,只要九靈王你助我擊殺古源王,我保證和你一起共享源界之心!”
  源界之心!
  聽到這四個字,九靈王心猛地一震,眼眸頻頻閃爍。
  傳聞,古源王便是獲得了那一顆源界之心的力量,方才一舉踏足到了那獨一無二的巔峰道境上!
  九靈王自然也極為清楚這一點,他甚至知道,那源界之心是真正存在的!
  沉默許久,九靈王這才沉聲道:“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撂下這句話之后,他通體暴涌出一片金燦燦的神輝,轟然騰空沖霄而去,竟也是離去了。
  摩邏王目送他離開,唇角已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諱莫如深的笑意,這天……終于要變了!
  ……
  古源界。
  一片蓊郁濃翠的山谷,古老而原始的源氣彌漫,泛著幽藍色的濛濛光澤,如夢似幻,神圣神秘。
  “變數……變數……”
  古源王那擎天般巍峨的身軀,扎根在山谷深處,蒼翠如傘蓋的枝葉將天幕都遮掩,神威無量。
  他在沉思,沉默。
  這無垠歲月以來,他一直擔心變數的出現,可沒曾想到,這一場變數終究是不可避免地來了。
  嗡~
  古源王忽然探出一條翠綠瑩潤的枝葉,在虛空輕輕一劃,只見一顆璀璨奪目之極的幽藍色光暈倏然涌現。
  那幽藍色光暈像寶石般明凈,蔚藍澄澈,彌漫著柔和安寧原始的氣息。
  甫一出現,這片山谷都被染上一層難以言喻的神秘氣息,遠遠一望,讓人禁不住油然升起一股發自內心的敬畏,直恨不得匍匐在地,叩首膜拜!
  這一刻,就連古源王都變得莊肅虔誠甚至帶上一抹狂熱般的崇敬感。
  就仿佛一位虔誠的門徒在朝圣!
  他靜靜凝視著那一團幽藍色光暈,漸漸地,一股悲憫傷感的情緒涌上全身。
  “吾主,預言似乎要成真了,您……又何時方能醒來?”
  古源王嘆息,帶著一抹悲傷。
  “吾主,老奴讓您失望了,這些年窮盡老奴之心血竟至今未能悟得真傳衣缽,徹底掌控源界之道,著實難以心安。”
  “罷了,此次變數若真不可挽回,老奴必當誓死捍衛源界,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吾主,您可曾聽到老奴所言?”
  “吾主,您……快醒來吧……”
  ……
  呼~~
  深夜十分,摩邏界一處荒蕪的山嶺,陳汐躲藏在一處陰影,當察覺到危險已經消失,他這才禁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好險,差點就招來滔天大禍。”
  陳汐喃喃,兀自有些心有余悸。
  之前他在那一處地下洞穴修煉時,渾然忘我,沉醉其,竟是惹出了天大的動靜,讓得整個失落之界都為之震動,甚至連摩邏王九靈王古源王都被驚動。
  若非冥在一側及時提醒,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也慶幸在那等關鍵時刻,陳汐憑借源力,竟一舉催發了靈魂的禁道秘紋力量,方才遮掩著他和冥萌萌的蹤跡,悄無聲息地避開了一道道強橫意念的查探,化解了這一場殺身之劫。
  想到這,陳汐朝一側的冥說道:“多謝了。”
  冥此刻也有一些心有余悸,聞言,下意識說道:“剛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怔了怔,苦笑聳肩道:“我也沒想到,僅僅只是修煉開源訣第一重之境,竟是鬧出了這般大的動靜,著實有些反常。”
  冥若有所思道:“這一切真的和你所開創的那一部修煉功法有關。或許,正因為此功太過逆天,甚至引起了這源界的天道之力的震動。”
  陳汐想了想,搖頭道:“應該不是,我如今已經能夠清楚感知到,這源界的天道力量很特別,所有的秩序和規則都處在一種絕對的沉寂狀態,那感覺,就好像它已經失去了一種生機般,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死寂味道。”
  冥不禁驚詫:“還有這等事情?”
  天道渺渺,無所不在,不可揣度,可她還是頭一次聽說,一方世界的天道規則和秩序,竟會處在一種絕對沉寂。
  陳汐點頭:“我在外界不止一次和太上教天罰之眼對抗過,也見識過許多次天道降臨下來的劫難,這源界的天道之力與之相比,簡直就像處在另一種極端。”
  冥清眸一凝,似乎想起了什么,道:“我明白了,這源界的天道要么快要崩滅,要么就是被封印了!”
  陳汐吃驚道:“這是怎么回事?”
  冥的眼瞳泛起一抹追憶之色,許久才說道:“當年巫之紀元即將覆滅時,天道之力也曾出現過這等情況,我曾親自經歷過,所以才敢如此確定。”
  頓了頓,她繼續道:“不過這源界和巫之紀元不同,它擁有屬于自己的獨特天道,完全隔絕于世,卻又能夠延存下來,依次推斷,或許正因為它的天道之力被封印,方才得以延存至今。”
  雖明白了冥話意思,可陳汐心兀自有些無法平靜下來,天道被封印?這世上有誰能夠辦到這一步?
  那可是天道啊!
  這讓人無法想象。
  好半響,陳汐才感慨道:“這么說來,我們欲要從這源界離開,或許就要嘗試著破開其封印了?”
  冥想了想,道:“說不準,但現如今談這些明顯有些早了。”
  陳汐登時清醒過來,自嘲道:“是啊,現如今我們的力量都還不能和那三位源界的至高王者相抗衡,考慮這些的確有些杞人憂天。”
  冥忽然話鋒一轉:“既然修煉開源訣會引起這么大動靜,以后你還打算繼續修煉嗎?”
  陳汐笑道:“以后不會了,這第一次修煉是我不知情,以后修煉的時候,自會注意盡量不引起什么動靜了。”
  開源訣是由他自己所創造,自然清楚只要自己留心一些,完全開源避免掉這些問題。
  說話時,陳汐徑直將開源訣第一重的修煉法訣傳音給了冥:“你先嘗試著修煉,有什么不懂的盡可以問我。”
  此時依舊是深夜,天穹九輪月亮映照,傾瀉無盡幽藍源力精華。
  冥也不遲疑,獲得法訣之后,在心默默感悟思忖一番,確保沒有什么疑慮之處后,便即盤膝坐地,開始修煉起來。
  陳汐袖袍一揮,一片光雨飛灑,衍化為一座符陣,將這一片區域完全遮掩住。
  在修煉“開源訣”之后,陳汐明顯察覺到,自己已完全可以御用到這源界的規則秩序。
  這個世界雖沒有符道,但并不意味著符并不存在,就好比在他煉化前八個紀元明烙印時,運用的便是符道的力量。
  而今,掌握了源界的天道規則秩序,也就等于掌握了源力的核心,完全可以被陳汐得心應手的掌控。
  任何外界修行的法門,例如劍道符道五行陰陽風雷光明黑暗等等力量和道法,皆都可以被借鑒過來,御用到源力之,從而釋放出各種可怖而獨特的威勢出來。
  這就是參悟源力修煉之法的妙處,掌握力量倒是其次,掌握天道秩序規則,才是關鍵所在。
  并且通過參悟源界的天道秩序規則,也是讓得陳汐獲得了許許多多有關源界的信息。
  例如,源界延存至今的時間,竟是和三界混沌開辟至今的時間完全相似,皆都經歷了前八個紀元!
  這讓陳汐甚至懷疑,三界混沌開辟之初,應該不止誕生了一種天道力量!
  否則,這源界所充盈的獨特天道,又是從哪里來的?
  再例如,源界雖已延存了無垠歲月,可天道秩序規則一直處在一種絕對的沉寂,讓得有關它的修行體系,也是閑的粗淺簡陋無比,甚至還沒有形成修行明和修行體系。
  而這也就意味著,在源界之根本不可能存在道統了。
  沒有道統,自然談不上擁有各種琳瑯滿目的修煉法門修煉道法修煉道途……等等等等。
  換而言之,整個源界就如同處在一種鴻蒙初開萬法未生的狀態,一切有關修行的活動,都是自發形成,顯得混亂不堪。
  就好比棲居在源界的各種生靈,他們能夠修煉,完全是一種來自血脈的天賦,是自發去修行,而從沒有考慮過,修行也是一種體系,也是可以學習和創造的。
  當然,陳汐也曾從那一頭金甲蟻王手奪得一部修煉法訣,可依照陳汐的目光那部法訣簡直是粗陋之極,最重要的是,它乃是專門為金甲蟻王所創造,根本不適合其他生靈去修煉。
  而這也就意味著,現如今源界的一小部分生靈,已擁有了一些開創修煉功法的意識,但遠遠還不能夠形成真正的修行體系。
  這感覺很奇妙,就好像片古老的土地上,明明是可以誕生出各種鼎盛修行明的,可卻天道的絕對沉寂狀態,讓得這一片古老土地至今都還未誕生出真正的修行體系。
  陳汐得知這一切時,都不禁有些驚詫,究竟是什么力量讓源界的天道變成這般模樣,從而導致了源界變成這般模樣?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