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65 天下誰人不識君

直至天邊浮現一抹魚肚白,冥這才從修煉醒來。
  晨曦第一道光灑在她那清美絕麗的玉容上,讓她那原本就圣潔孤峭的氣質顯得愈發超然起來。
  “怎么樣?”
  陳汐一直在關注冥,見她醒來忍不住問道,他也很好奇,自己所開創的開源訣,究竟適不適合冥修煉。
  “還好。”
  冥棱角分明的瑩潤唇角泛起一抹俏麗的弧度。
  陳汐頓時松了口氣。
  “不過……”
  忽然,冥那一對漆黑如墨的黛眉又微微蹙起,似遇到了什么難題。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緊張,道:“怎么了?”
  冥想了想,道:“應該是我的問題,從前我只專注修煉巫道,錘煉的是肉身血魄之力,如今突然去修煉一種全新的道途,一時有些難以適應。”
  陳汐笑道:“別急,慢慢來就好了。”
  冥點了點頭,問道:“你呢,修為大概臻至何等地步了?”
  陳汐隨口道:“蝶變第九重境,也就相當于仙王境的力量,只是可惜,這只是開源訣第一重境,第二重境的修煉法門還沒有具體完善出來。”
  冥怔然道:“你已經修煉至蝶變最高境界了?”
  陳汐反問道:“難道你不是么?”
  冥搖頭:“我只能修煉到蝶變第八重境。”
  陳汐啞然:“一夜時間而已,能夠達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冥倒也理解,他們之所以能夠在這極短時間內就一舉修煉至這般地步,最關鍵的便在于,早在修煉開源訣之前,他們的實力都已擁有了堪比圣仙境的力量。
  修煉開源訣之后,也僅僅只不過是多了一種運用源力的手段,將體內早已蓄積的源力給徹底煉化罷了。
  再加上他們在外界時,可都是堪比域主境的強者,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在修行時,已完全沒有了任何修為境界上的壁障,只要蓄積更多的源力,實力便會不斷提升。
  “對了,你所創造的開源訣總共有幾重心法?”
  冥問道。
  “三重。”
  陳汐飛快道,“第一重,便是蝶變境,分為九層,修煉圓滿大概相當于仙王境強者的威勢。”
  “第二重是蛻神境,分為五重,又叫做蛻神五重天,取蛻變為神之意,修煉圓滿,大概相當于域主境層次。”
  說到這,陳汐不禁聳肩道,“第三重叫掌命境,取主掌命運之意,不過這也僅僅只是我一個想法,現在還無法去實現,除非有朝一日當我踏足道主境時,或許會把這第三重掌命境的修煉心法完善出來。”
  冥抬起清眸,凝視著陳汐認真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辦到的。”
  陳汐笑道:“希望吧。”
  接下來,兩人沒有再交談,他們要抓緊時間趕路了。
  因為若不趁著白晝趕路,一到了晚上的話,他們就不得不再次蟄伏起來,以避開那三位至高王者的查探。
  甚至,即便是白天趕路,也讓陳汐隱隱有些擔心,因為他總感覺這一路的逃奔,仿佛一直都被一只無形的眼睛!
  ……
  嗖嗖~~
  時空泛起漣漪,陳汐和冥帶著萌萌朝著古源界的方向掠去。
  如今,他們也僅僅只知道,那摩邏王已識破了他們身為“外來者”的身份,故而才會不顧一切要逃離這“摩邏界”。
  “你有沒有發現,我們一路上的任何行動,似乎都早已被人眼?”
  路上,冥忽然開口,這個問題似乎已經藏在她心許久,在這時候終于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
  “你也察覺到了?”
  陳汐一怔,神色變得嚴肅起來,“那你有沒有感覺,我們改變方向前往那古源界,也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瀾,故意為之?”
  冥清眸微瞇:“你是說,是敵人故意不讓我們順利前往那九靈界的?”
  陳汐點頭道:“不錯,這一路上我一直在觀察,可卻是沒能發現任何蛛絲馬跡,可我敢肯定,若說這一切都是一場陰謀,那這陰謀的主使者必然就是摩邏王!”
  “摩邏王……”
  冥喃喃了一聲,清眸已泛起一抹冷色,“這么推斷的話,那家伙恐怕不止識破了我們的身份,這一路上我們的任何舉動,都早已被他了?”
  旋即,她就不禁蹙眉:“可是,他為何不立刻對我們動手?而要把我們引入那古源界?”
  陳汐沉吟道:“或許,他試圖讓我們和那古源王為敵?或者說,我們前往那古源界,能夠給他帶來不少好處?”
  冥一時也思索不出任何頭緒,陷入到了沉默。
  陳汐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灼灼道:“冥,你說有沒有可能是那些我們沿途所遇到的生靈,泄露了咱們的蹤跡和行動?要知道,若是那些生靈充當摩邏王的耳目,咱們在這摩邏界無論逃到哪里,都會被摩邏王第一時間知道。”
  冥霍然抬頭,道:“或許,我們可以抓一些生靈來問一問……”
  ……
  盞茶時間后。
  嗖嗖~
  當陳汐和冥的身影掠過一片深山溪流沒多久,一頭形似老黿背負著宛如一個足足有十多丈范圍的白色甲殼,生著一條七彩魚尾的生靈忽然從那一條深山溪流探出腦袋。
  這是源界一種名叫“七彩魚黿”的生靈。
  它睜著靈活的眸子凝視著陳汐他們離去的地方片刻后,就一躍爬上了岸,低聲嘶吼了一聲。
  旋即,一頭只有蜂蝶大小的翠綠鳥兒憑空浮現。
  這翠綠鳥兒通體繚繞著一縷縷細小若發絲的淡藍色電弧,別小,威勢卻極為不凡。
  它和那一頭七彩魚黿嘀咕了一陣,就一振羽翼,倏然化為了一道淡藍色閃電,哧啦一聲,破開時空而去。
  見此,那七彩魚黿似暗松一口氣,慢吞吞劃動四肢,重新朝那一條深山溪流走去。
  可旋即,它就渾身一僵,呆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因為就在那溪流之畔,不知何時多出了一男一女兩道身影,那赫然是剛剛離去不久的陳汐和冥!
  “吼~”
  七彩魚黿發出一聲兇厲嘶吼,猛地張口,竟似要朝陳汐和冥發動攻擊。
  唰!
  可還不等它行動,一道鋒利的暗紫色劍刃已出現在它的脖頸咽喉處,殺氣十足。
  “說,你剛才做了什么,否則我立刻把你宰吃了。”
  陳汐淡然開口。
  冥在一側禁不住莞爾,宰吃了?這家伙到這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
  七彩魚黿一對巨大的眼珠縮了縮,旋即就露出一副恐懼惘然的模樣,仿似聽不懂陳汐在說些什么。
  陳汐頓時冷笑,他在修煉開源訣,參悟到這源界的規則秩序后,就已經掌握了這一界生靈交流的語言,哪會,這頭孽障是在故作糊涂?
  噗!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劍鋒一刺,徑直切斷那七彩魚黿的脖頸,血流如注,傾瀉而出。
  旋即,那七彩魚黿轟然倒地,徹底斃命。
  “你就這么殺了它?”
  冥怔然道。
  “我已經給它機會了。”
  陳汐隨口道,“當然,這是次要的,我剛才打量了一番它背上的甲殼,完全可以充當一種珍貴的煉器材料,你不是缺一柄趁手的長矛么,用此物配合著金甲蟻王的前肢一起錘煉,完全可以打造出一柄威勢很強的寶貝出來。”
  冥這才明白了陳汐的打算,心禁不住一暖,暗道原來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給我鑄造兵刃……
  嘩啦~
  陳汐并沒有著急去解剖那七彩魚黿的甲殼,而是掌心一番,竟涌現出一團淡藍色閃電。
  旋即啪啦一聲,那一團淡藍色閃電就化為了一只翠綠的鳥兒,不斷在陳汐掌心掙扎,卻是徒勞無力。
  那赫然正是剛才離開的那一只翠綠鳥兒。
  “現在你也的下場了,我只問……”
  陳汐淡漠開口,眸子里殺意流溢,可還不等他說完,那翠綠鳥兒已是渾身一顫,尖叫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小的必定知無不言!”
  這反倒讓陳汐怔了怔,萬沒想到這鳥兒竟如此膽小,這讓他心不禁一動,道:“把你所做的事情如實招來,我不僅放你一條生路,還會傳授你一部修煉法門。”
  那翠綠鳥兒也不知究竟聽懂了陳汐的意思沒有,不等陳汐聲音落下,就忙不迭點頭,飛快道:“是摩邏王大人,他囑咐小的要將有關你們的一切動靜都一一稟報于他。”
  陳汐和冥互望一眼,皆都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
  陳汐再次問道:“他又是如何確定我們的行蹤的?”
  翠綠鳥兒毫不猶豫就把摩邏王出賣了:“大人您有所不知,現如今的摩邏界,所有生靈都已得到了摩邏王所傳達的命令,只要您的蹤跡一出現,就要第一時間稟告給摩邏王。”
  陳汐眼瞳瞇了瞇,雖然早已猜到了這一點,可當此刻確定這一切時,他依舊不免有些心驚,這摩邏王如此勞師動眾,究竟是為了什么?
  當陳汐把這個問題說出來時,那翠綠鳥兒也搖頭表示不知,它應該不會說謊。
  陳汐自然可以判斷出來,沉默許久,他這才道:“這么說,除非我離開這摩邏界,否則無論在哪里,都會被摩邏王第一時間所得知了?”
  翠綠鳥兒狠狠點頭:“大人英明,正是如此。”
  陳汐忽然笑了笑,笑得耐人尋味,道:“你……想不想獲得一部足以讓你修煉起來事半功倍的法門?”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