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066 變故陡發

那翠綠鳥兒乃是源界的一種名叫殛電鳥的生靈,飛遁度快逾閃電,擅長傳信,本身戰斗力并不強大。
  當聽到陳汐的建議,翠綠鳥兒不禁一呆,一種事半功倍的修煉法門?這是什么意思?
  它自誕生那一天起,可從沒聽說過這等事情,修煉法門還能夠被傳授?
  “這……”
  翠綠鳥兒遲疑了一下,道,“大人,小的愚鈍,能否具體說明白一些?”
  陳汐隨口道:“你不必想那么多,我就問你答應不答應,這可是一個足可以改變你命運的機會。”
  翠綠鳥兒明顯認為陳汐是在威脅,它一咬牙,似忍辱負重般,沉聲道:“大人的美意,小的哪敢不答應。”
  說罷,它不禁悲從心來,說不出的失落,就仿佛個囚籠要把自己徹底囚禁,沒了自由……
  陳汐可沒想到,他的一個提議竟會讓這翠綠鳥兒生出這么多古古怪怪的念頭。
  他見翠綠鳥兒答應下來,當即就將“開源訣”第一重蝶變境第一層的修煉法門,化為一道意念,傳授給了對方。
  一瞬間,翠綠鳥兒如遭雷擊,好半響才尖叫道:“這真的是一部修煉法門?太神奇了!”
  它迫不及待去感知,很快就被吸引,沉浸其不可自拔。
  “你不奇怪我為何要這么做?”
  陳汐忍不住問一側一直默不作聲的冥。
  “肯定有你的目的,不是么?”
  冥反問。
  陳汐笑了笑,暗贊冥慧眼如炬,他的確在嘗試一種方法,如果能夠成功,足可以改變他們當下的處境。
  “嗚嗚,太妙了,妙不可言吶!”
  許久,那翠綠鳥兒發出一聲似哭似笑的尖叫,狀似瘋癲,顯然,那開源訣蝶變境第一層的修煉法門,給它造成了太多的震撼和沖擊。
  陳汐見此,知道時機成熟,直接道:“聽著,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就是……把這一部修煉法門傳播出去,讓更多的生靈都能夠修煉!”
  翠綠鳥兒又是一呆,好半響之后,竟是一臉崇慕地汐:“大人,您真的要把這等秘法傳播出去?”
  陳汐點頭。
  翠綠鳥兒猛地尖叫道:“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大人您此舉簡直是功在千秋,福澤天下,源界生靈會永遠牢記住您的偉大的!”
  被一只鳥如此稱贊,即便是陳汐也有些吃不消,干咳道:“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幫助源界同道做一些事情而已。”
  聞言,翠綠鳥兒感動得眼泛淚花,嗚嗚叫道:“大人,您實在太謙虛了……”
  陳汐頓時受不了了,打斷道:“閉嘴!現在你的任務是傳播此法門,對了,等你辦成這件事之后,我會將第二層修煉法門再傳授給你。”
  翠綠鳥兒眼眸猛地一亮,激動道:“還有更高深的法門?大人您就放心吧,小的會召集所有的好友,一起幫您傳播修煉法門,一定要讓您的威名傳遍整個源界!”
  說著,它已是迫不及待,倏然化為一抹淡藍色閃電,就要展開行動。
  “對了。”
  陳汐叫住它,“你叫什么名字?”
  “唔,回稟大人,叫小的小翠就好了。”
  那翠綠鳥兒頭也不回地答了一句,便倏然劃破時空,消失不見。
  小翠?
  陳汐一怔,這名字……可真是恰如其分啊!
  ……
  “現在,你是否可以告訴我原因了?”
  小翠離開后,冥已忍不住出聲問道。
  “不急,用不了多久,你自己就明白了,當然,此事若失敗了,再多說也無意義。”
  陳汐神秘一笑。
  見此,冥禁不住瞪了他一眼,道:“那我可的要瞧一瞧了。”
  陳汐啞然,轉身開始收拾那一頭七彩魚黿,打算趁此機會給冥煉制一柄趁手的長矛。
  ……
  摩邏界,一片古老森林。
  這里是殛電鳥族群棲居之地,生存在足足有上萬之數的殛電鳥,這里,也被叫做摩邏界的“哨兵營”。
  原因很簡單,殛電鳥的天賦,決定了它們乃是最合適的“哨兵”,無論是通風報信還是刺探敵情,都能發揮出不可估量的作用。
  “阿八族長,機會小翠我已經給您了,就何抉擇了,這可是足可以改變咱們殛電鳥一族命運的一個機會!”
  這是一株莖干足有百多丈粗大的古老大樹,大樹內部早已被掏空,開辟成為了一座巨大的鳥巢殿宇。
  這里就是殛電鳥一族的祖地,歷史久遠。
  此刻,小翠正立在那殿宇,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在獲得了那一部來自陳汐之手的修煉法訣之后,小翠便徑直返回到了宗族,把此事稟告給了族長阿八。
  畢竟,這等好事自然第一個要和自己族人分享,在這一點上,小翠還是很無私的,并沒有藏著掖著。
  可令小翠苦惱的是,阿八族長對此竟是疑慮重重,讓得它一腔熱情都化為了煩躁。
  “小翠,你說那人可是摩邏王大人所通緝的敵人,據說他來歷神秘,并不屬于咱們源界,他這么做,說不定包藏什么禍心了。”
  阿八族長慢吞吞說道,它是一頭通體翠綠如玉,神威無比,眼眸泛著滄桑之色的殛電鳥。
  “依我還是盡早把此事稟告給摩邏王大人,否則可極有可能引起摩邏王大人的不滿,招來殺身之禍,那時候倒霉的可不是你自己,而是咱們整個殛電鳥一族!”
  這一番話說出,讓得小翠心涌出了極大的不甘和委屈,它猛地尖叫道:“罷了,罷了,你們不樂意改變,那我就把這個機會讓給其他生靈得了。”
  說著,它已化為一抹閃電,憤然而去。
  “還真是個熱血簡單的小家伙啊。”
  阿八族長嘆了口氣,他活了很久,見慣風雨,飽經風霜,怎會不明白,天上哪有平白無故掉餡餅的道理?
  “只有我親自去拜見摩邏王大人一趟,將功贖罪了……”
  阿八族長起身,踱步正要走出大殿,可他不經意地又想起了小翠剛才那一番話。
  改變族群命運的機會?
  無論真假,或許可以先那修煉法門?
  阿八族長猶豫了,他沉默許久,還是沒忍住心的好奇,開始觀摩起小翠所留下的那一部神秘的修煉法門。
  “老天!”
  片刻后,阿八族長渾身一顫,發出一聲驚嘆。
  “老天!”
  許久后,這位活了很久的殛電鳥一族族長,竟又沒能忍住心的震驚,失聲驚呼。
  “老天!”
  直至后來,每隔一段時間,這空曠的大殿就會響起一聲來自阿八族長的驚呼,顯得滑稽又可笑。
  正在大殿外守衛的兩只殛電鳥扈從都是一陣惘然,族長大人他這是怎么了?居然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傻小子一樣大呼小叫,這可太不可思議了。
  正在兩位扈從驚疑不定的時候,就猛地聽到大殿內傳來阿八族長火急火燎的大吼聲。
  “快!召集全族勇士,我要開會!我要宣布一件足可以改變我族命運的一件大事!噢,老天……快!快!快!”
  一下子,那兩位扈從差點以為族長發瘋了,可來自于對族長的尊重,他們還是下意識展開了行動。
  這一天,整個殛電鳥一族的生靈皆都獲得了一部獨特而神秘的修煉法訣,全族振奮,仿佛改變命運的曙光。
  也是這一天,在阿八族長的命令下,整個殛電鳥一族派出了一隊隊密探,開始把這一切傳播出去……
  至于是否會得罪摩邏王,阿八族長已經不在乎了,這可是改變族群命運的機會啊,哪能錯過?
  ……
  數天后。
  “開源訣?你們也修煉了?”
  “是啊,這部功法可真奇妙,修煉它之后,我明顯感覺到了實力的改變,簡直太神奇了。”
  “對對,我聽說這功法乃是一個外界來的大人所賜,厲害的很呢。”
  “現在整個摩邏界,哪個族群不知道這位大人?我聽說,這部功法還有更高深的修煉心法呢。”
  “所以啊,咱們以后可不能得罪了那位那人,甚至有機會得好好報答他,不能讓這位大人說咱們忘恩負義。”
  “唔,我也有這個想法,不過可千萬不能讓摩邏王大人知道了。”
  隨著小翠和它的族人一起出動,有關開源訣蝶變境第一重的修煉心法也是一傳十,十傳百,以一種驚人無比的度很快蔓延到了整個摩邏界,被無數棲居于此的生靈所得知。
  就宛如星星之火般,已呈現出了燎原之勢,再無法阻擋,這時候哪怕是那摩邏王親自出面,恐怕也再難以挽回局面。
  “大人!大人!”
  那一頭漆黑飛蛇倉惶沖入摩邏王所在的漆黑大殿,叫道,“不好了,不好了,現如今……”
  不等它說完,就被一道淡漠威嚴的聲音打斷:“不必說了,我已經都明白了。”
  大殿,摩邏王化身為身披黑氅的英俊男子模樣,面無表情,情緒波動。
  “大人,既然您已明白,可有什么指示?”
  漆黑飛蛇焦灼道。
  “你退下吧。”
  摩邏王揮了揮手。
  “大人……”
  漆黑飛蛇一呆。
  “退下!”
  摩邏王厲聲道。
  漆黑飛蛇渾身一顫,懷著滿腹驚疑忙不迭退出了大殿。
  就在它要離開時,猛地聽到一陣大笑聲從背后的殿宇傳出——
  “變數,哈哈哈,這就是變數!你們……可真是給了本王一個天大的驚喜!”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