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069 為了源界

火山綿延,烈焰蒸騰,將那片天地都燒紅。
  顧不得感慨太多,陳汐帶著冥、萌萌挪移時空,朝火山那邊掠去。
  轟!
  驟然,那火山深處,猛地浮現出一道萬丈高的火紅身影,擎天而立,通體仿若由熔漿澆筑而成,噴薄出滔天神火。
  這是一頭熔漿巨獸!
  觀看其氣息,戰斗力起碼不弱于洞光靈神境強者!
  唰!
  陳汐他們驟然止步,神色變得凝重,但并未流露出任何慌亂之色。
  早在他們抵達這里時,就已經清楚這里盤踞著一頭修行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熔漿巨獸。
  唯一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還沒靠近這火山,這熔漿巨獸竟已是橫空現身。
  “古源界乃是禁地,我勸你們莫要前往。”
  熔漿巨獸開口,聲音沉渾,它龐大的身軀橫亙火山之上,宛如一片火海映照天地,神威懾人。
  只是令陳汐他們沒想到的是,這熔漿巨獸現身出來,竟是提醒他們不要前往古源界的。
  “我們如果要執意前往呢?”
  陳汐平靜問道。
  熔漿巨獸沉默許久,忽然嘆了口氣,道:“您對源界億萬生靈有大恩,我自不會阻攔您。”
  一句話就表明,這熔漿巨獸顯然也早已知道了陳汐身份,也聽說了近段時間以來源界發生的諸多變化。
  “那就多謝了。”
  陳汐暗松一口氣。
  “你當初決定傳授出開源訣的做法是正確的。”
  冥在一側傳音道,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贊賞味道。
  陳汐聳了聳肩:“這只能說明,源界這些生靈起碼還知道知恩圖報,比外界一些修道者強太多了。”
  談話時,陳汐他們已展開行動,朝那邊火山掠去。
  原本陳汐還微微有些擔心,萬一那熔漿巨獸突然改變注意怎么辦,可結果卻證明他這種擔憂明顯有些多余。
  從他們橫跨火山,直至和那一頭熔漿巨獸擦肩而過,對方一直都在沉默,并未有任何一絲動作。
  不過,就在陳汐他們打算一鼓作氣橫穿過這片火山時,身后忽然傳來來了那熔漿巨獸的沉渾聲音。
  “外來者,臨別之際,我有一句話相贈。”
  陳汐一怔,霍然扭頭:“但講無妨。”
  “雖然力量可以征服天下,但只有智慧能夠改變天下!希望你能夠好好活下去!”
  熔漿巨獸說完,整個身影化為滔滔熔漿火流,消失在了那火山深處。
  “我會的。”
  陳汐見此,不禁笑了笑,轉身和冥他們離去。
  ……
  數個時辰后。
  一片古老茂密的森林出現在視野,高樹參天婆娑巍峨綿綿起伏,一望無垠。
  “終于到了……”
  陳汐身影一閃,在這一片茂盛森林邊緣佇足,觀察四周并無危險之后,便一屁股坐在一株大樹根部,長長伸了一個懶腰。
  這里就是古源界了,也就意味著他們已徹底脫離了摩邏界范疇,再不用擔心摩邏王會追殺過來。
  “古源界乃是古源王的地盤,這里又被稱作是源界的禁區,我們似乎還不能徹底放松警惕。”
  冥隨意坐在陳汐旁邊,她青絲梳成發髻,雪白鵝頸細膩修長,露出一張孤峭清冷的美麗容顏,一舉一動都帶著一絲超然的氣質,顯得格外動人,宛如從畫走來。
  此刻,她修長白皙的雙手抱膝,清眸遙望遠方,那近乎刀鑿斧刻般的側臉有著一種近乎完美的畫面感。
  “的確如此,傳聞在這源界三位至高王者,就屬這古源王最為神秘,同時他也是源界無可比擬的第一強者,如今咱們來到了他的地盤避難,恐怕遲早會被他察覺到了。”
  陳汐隨口說道,“不過,我倒是不擔心什么,只要我們抓緊時間恢復戰斗力,處境只會變得越來越安全。”
  交談時,夜色已是悄然來臨,一如往常般,九輪幽藍源月騰空,映照神圣之光,大地上群獸出巢,嘶吼起伏不斷。
  這一剎,陳汐和冥起碼能感受到,附近這一片茂盛叢林,起碼有十多種生靈正在對著天穹九月吞吐吸納,所修煉的赫然正是自己傳出去的開源訣。
  這讓陳汐和冥不禁相視一笑,沒有耽擱,兩人身影一閃,來到一株古樹之巔,隨意盤膝坐在一片肥大翠綠的葉子上,也運轉開源訣,開始修煉起來。
  在之前的一個月的夜晚,摩邏王九靈王古源王三位至高王者依舊未曾再現身。
  他們不出現,也就意味著那天穹上九輪源月所傾瀉的源力精華,將全部傾瀉在這源界大地上孕養萬物,被一眾棲居于此的其他生靈所汲取。
  而陳汐和冥兩人的戰斗力之所以蛻變的如此之快,也和這種變化分不開干系。
  若非擔心出現什么危險,兩人甚至巴不得沖上天穹,占據絕佳位置去汲取那些源力精華,那樣的話,他們的戰斗力只會恢復的更快。
  只不過今晚,卻顯得和以往都有些不同了……
  嘩啦~~
  就在陳汐和冥剛開始修煉沒多久,一片翠綠的光涌現天穹夜幕上,鋪天蓋地,耀眼熾盛。
  旋即,那翠綠的光就衍化為一株擎天而立,枝葉虬勁,充盈著古老威嚴氣息的古樹。
  那赫然是已經消失一個多月未曾現身過的古源王!
  “他……怎么突然現身了?”
  陳汐和冥心齊齊一震,當即停止修煉,皆都有些驚詫,不清楚古源王此次現身究竟代表著什么。
  何止是他們,這一刻當源王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夜幕天穹上,就連源界大地上那億萬生靈都不禁一陣躁動,驚疑不定。
  尤為不可思議的是,古源王出現后,并沒有像往常那般去修煉,而是佇足虛空,沉默許久,忽然發出一道淡漠之極的聲音。
  “摩邏九靈,你們出來吧,本王已經想明白,這一切已經是時候了斷一下了!”
  聲音若雷霆,響徹整個源界,充斥莫大威嚴,讓得那億萬生靈心都是齊齊一顫,感到一種窒息般的壓力。
  了斷?
  了斷什么?
  陳汐和冥神色變得愈發凝重,隱隱感覺,古源王此次現身所欲要做的事情,恐怕和他們有關了。
  這天地間的氣氛也是變得緊張起來,風雨欲來,劍拔弩張。
  “古源王,你究竟在說些什么?”
  短暫的沉寂之后,天邊浮現一片燦然金芒,倏然化為一頭通體金光流溢,神威無匹,生著九顆頭顱的獅獸,正是那九靈王。
  幾乎是同時,一頭巨大足有數千丈范圍,通體漆黑的兇禽沖霄而起,出現在了九靈王另一側,這自然是摩邏王。
  在陳汐他們抵達古源界的第一個夜晚,連續一個多月未曾在夜色出現的源界三位至高王者,竟是在這一刻悉數到齊了!
  這一幕,明顯不同尋常!
  不止是陳汐和冥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就連那棲居在源界四面八方的億萬生靈也都下意識地停止修煉,有些惴惴不安。
  這究竟是怎么了?
  “不知道古源王召喚我們前來,是要了斷何事?”
  摩邏王聲音深沉,透著一絲警惕,顯然,他也有些猜不透古源王的心思。
  “變數。”
  古源王聲音淡漠,斬釘截鐵,透著一股決然。
  “什么變數?”
  九靈王神色微微一變,他也隱約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你們不是想要源界之心嗎,現在本王就給你們一個機會,讓你們聯手一起來搶。”
  古源王聲音依舊淡漠,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源界之心?這是何物?
  陳汐和冥界都皺眉,原本他們還以為古源王出現是和他們有關,可如今情明顯比他們想象還要復雜。
  “哈哈,不錯,我們的確對那源界之心頗為向往,不過古源王你想必誤會了,我們可沒有試圖奪取源界之心的任何念頭。”
  摩邏王大笑說道。
  “不錯,古源王你可莫要多想,雖說如今源界發生了一些變化,可并不見得真會變天了。”
  九靈王也在一側開口道。
  顯然,無論是摩邏王,還是九靈王都不愿此刻就和古源王開戰,因為按照兩人的計劃,這一場變數才僅僅剛開始而已,火候還沒到,不適合和古源王徹底撕破臉皮。
  “不必故作糊涂了,早在在這源界誕生之初,本王便已覺醒了意識,伴隨它歷經了無垠歲月,發生在源界的任何動靜,又怎可能瞞得住本王?”
  古源王聲音漠然而滄桑,“原本,本王還惦念著留給你們一些退路,畢竟這些年來,你們也幫本王維系了不少源界的秩序,可遺憾的是,這一場變數讓本王忽然意識到,再留下你們,只會禍害了整個源界。”
  一剎那,摩邏王和九靈王齊齊臉色一變,似有些不敢相信此次古源王現身,竟是要殺了他們!
  即便是陳汐和冥,當聽到這一番話時,都不禁有些微微發怔,這一場變數可是他們引起的,古源王卻怎會把矛頭指向了摩邏王和九靈王?
  “為什么?”
  摩邏王沉聲開口,這一剎他已徹底恢復了冷靜。
  “為了源界。”
  古源王漠然答了一句。
  話音還未落下,只見嘩啦一聲,時空震蕩,一條翠綠枝葉猶如秩序鎖鏈般,騰空而起,朝摩邏王狠狠破殺而去。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