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70 源界之變

哧啦!
  一條來自古源王身上的青翠枝葉,卻宛如秩序神鏈,纏繞可怖天道力量,將那如墨夜色都撕裂,天地一片澄碧!
  “想殺我?妄想!”
  摩邏王冷笑一聲,雙翼一展,若垂天之幕,裹挾出萬千黑色颶風,轟隆隆碾壓而去。
  嘭!
  兩者交鋒,簡直若日月相撞,驚天動地,震蕩四野,熾烈的神輝迸濺,宛如一顆顆隕石在墜落。
  兩位至高強者居然真的開戰了!
  這可是亙古未有之事,
  源界億萬生靈震動,感受到莫大惶恐,瘋狂逃竄,唯恐卷入到那等戰斗余波。
  轟隆~
  不等那碰撞結束,古源王身上一道道青翠欲滴的枝葉搖曳,猶如萬千瘋狂蔓延的鎖鏈,遮天蓋地。
  每一道枝葉上,都泛著源力神輝,充盈至高無上的大道力量,神威滔天。
  陳汐見此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能夠想象到神秘的古源王很厲害,可卻根本沒想到,對方戰斗力竟已強橫到這般地步,起碼已相當于道主境存在,至于古源王究竟有多強,他已無法再推斷出來。
  這讓陳汐幾乎下意識地就帶著冥和萌萌飛快躲藏了起來,唯恐泄露什么氣息,被那古源王察覺到,從而招惹來殺身之禍。
  “九靈王!你還不出手?一旦我被這老東西殺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蒼穹上,響徹起摩邏王那充斥著驚怒的嘶吼,他振動雙翼,鋒利的漆黑鳥嘴張開,吞星吐月,似可以吞食萬物。
  可這一刻的他,卻明顯頗為忌憚那萬千道來自古源王身上的青翠枝葉,驚怒之極。
  “哼!老東西,既然你如此無情,那就別怪我兩人一起動手了!”
  轟隆!
  伴隨聲音,一片熾烈無比的金芒從九靈王身上迸發而出,直沖九霄,映襯得他宛如從神圣走來,神威無量。
  他那九顆頭顱昂起,分別呈現出喜怒哀怨貪嗔癡悲恨九種神態。
  旋即,每一顆頭顱竟都各自釋放出一道熾烈的光,色澤斑斕,耀眼瑰麗,橫掃天穹!
  這乃是九靈王的本命之法——九靈照天穹!
  九種靈光,不止可以撕天碎地,更可以對靈魂造成致命的攻擊,厲害之極。
  嘭嘭嘭~~
  九靈之光橫掃,所過之處,那片天穹都炸開,塌陷為一塊又一塊宛如溝壑深淵般的黑窟窿,駭人之極。
  靈王出手,摩邏王似暗松一口氣,精神一振,渾身泛起滔天殺氣,開始配合著九靈王全力夾擊古源王。
  一時之間,那天穹上颶風流竄靈光席卷經緯崩斷時空紊亂,映現出一副宛如末日浩劫般的場景。
  徹底亂了!
  動蕩一片!
  源界大地上,億萬生靈惶恐逃奔,瑟瑟發抖,渾身被無盡的恐懼所淹沒。
  它們棲居于此,修行于此,更有的不知活了多少歲月,可還從沒有見過,三位源界的至高王者之間竟會發生戰斗!
  且這一場戰斗還如此之激烈殺機肆意,儼然一派不死不休的架勢,這讓所有生靈都惴惴不安。
  而陳汐他們,更是遠遠低避開那一片天穹,同樣神色凝重無比,今晚發生的一切,令他們也始料不及。
  ……
  轟隆隆~~
  天穹上的戰斗愈發激烈,神輝呼嘯,飛光流彩,兇險而瑰麗。
  這是屬于源界的戰斗,御用的是源力,掌控的是源界之規則,雖和外界的戰斗方式不同,但所造成的破壞力卻一樣的驚人。
  很快,陳汐就注意到了一些有趣的地方,而這也讓他進一步驗證了心的某個推測。
  無論是摩邏王九靈王,還是古源王,他們戰斗所使用的法門,幾乎全部是來自他們血脈所傳承的力量!
  這就好比外界某些神獸所傳承的天賦神通,來自血脈的獨特法門,讓得他們能夠淋漓盡致地釋放出自己的威能。
  可也正因為這一點,令得他們之間的戰斗手段顯得過于單一,戰斗局勢的優劣,完全要所掌握的力量強弱,而不是戰斗法門的高低。
  這一切都讓陳汐徹底明白,在這源界之,的確還沒有誕生出修行體系,這也就意味著,道統不可能存在。
  沒有完善的道統,自然談不上擁有道法和秘訣。
  在外界,衡量一個宗門底蘊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往往就是其所傳承的道法和秘訣有多少,威力又是否強大。
  顯然,這一切在源界都還未曾誕生。
  畢竟,那摩邏王九靈王古源王可是這源界三位最強大的生靈,連他們都沒能參悟掌握出各種道法,便可想而知這源界的修行狀況是何等之粗陋了,近乎于一片荒蕪。
  “你們以為,就憑這等力量便可奪走本王的源界之心?”
  就在陳汐若有所悟的時候,天穹上猛地響徹起古源王那淡漠威嚴的聲音。
  旋即,陳汐就知何時起,古源王已來到了那天穹九輪源月的央位置。
  遠遠望去,九輪呈現九宮之狀的幽藍色源月宛如化為背·景,映襯得那古源王形象變得愈發高大,深不可測起來。
  轟!
  聲音剛落下,古源王那擎天而立的茂盛枝葉陡然張開,就好像一柄傘被打開,撐起一片青翠欲滴的渾圓光幕。
  那光幕遮天蓋地,瑩潤明凈,剔透無暇,甫一出現,竟將那九輪源月傾瀉而出的源力精華全部牽引,涌入到了古源王體內。
  一時之間,他通體泛起幽藍之光,神秘神圣,渾身的氣勢猛地攀升到了極致。
  那一剎,讓陳汐都有一種錯覺,仿佛這古源王化身成為了這源界的天道,至高而無上!
  “不好!”
  摩邏王心咯噔一聲,臉色驟變,遍體生寒。
  “這……你竟已開始掌握天道秩序之力了?”
  九靈王更似可能的事情,禁不住失聲驚呼。
  “這該死的老東西,隱藏的好深!”
  摩邏王大吼,“九靈王,這時候若再不拼命,你我都要喪命于這老東西手!”
  咆哮時,他那漆黑足有數千丈范圍的雙翼上,陡然燃燒起洶洶黑色火焰,狠狠一劃,席卷出一片火焰颶風。
  “殺!”
  九靈王大吼,九顆頭顱噴發出的九道靈光,竟是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粗大的灰色神光,破殺而去,欲要阻止古源王御用天道之力。
  也就在此時,古源王動了!
  一道長達萬丈的青翠枝葉裹挾著幽藍如夢幻般的天道秩序之力,破開時空,輕輕在虛空一卷。
  嘭的一聲,摩邏王釋放出的黑色火焰颶風驟然爆碎,化為光雨紛飛。
  旋即,還不等摩邏王反應,那一條萬丈青翠枝葉已經捆縛住摩邏王的咽喉。
  幽藍色的秩序力量,沿著那一條青翠枝葉開始朝摩邏王那龐大無比的身軀上蔓延。
  “不——!”
  摩邏王宛如階下之囚,掙脫不得,徹底感到了恐懼,發生一聲撕心裂肺般的尖叫。
  那天道秩序力量不斷蔓延,讓得他全身的力量也被不斷摧垮,肉身生機都遭受到無法修復的破壞。
  “我認輸!我認輸!我發誓此生再不與你古源王為敵!求求你放過我一次!”
  摩邏王大吼,透著一股乞求。
  可這一刻的古源王顯得如此之冷酷和漠然,揮動那一條捆縛著摩邏王的青翠枝葉,一剎那,后者的身軀就像紙糊一般,轟然爆碎,化為滔天神輝飄灑十方。
  這樣一位源界的至高強者,竟是就這么被殺死了!
  可憐他心算計無數,欲要借變數施展圖謀,可最終還不等付諸實踐,便已命喪黃泉,著實可悲。
  這就是千算萬算,終究抵不過絕對的力量碾壓!
  哪怕僅僅只是遠遠陳汐也禁不住心一寒,這古源王的戰斗力實在太強大了,不可想象。
  轟隆!
  天穹上,隨著摩邏王的死,讓得那九靈王也是徹底色變,毛骨悚然,亡魂大冒。
  他哪還敢再掙扎,幾乎下意識地就轉身而逃,根本不敢再和古源王為敵。
  太可怕了!
  很久以前,他就認識古源王,可卻根本沒想到對方的戰斗力竟如此強大,顯然,在這些年,古源王隱瞞了太多力量,以至于才釀成了今日之局面。
  若早知如此,就是給九靈王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冒然答應和摩邏王一起對付古源王了。
  可惜,這世上根本沒有后悔藥,這一次古源王更是下了必殺之心。
  嘩啦~~
  就在九靈王逃遁那一剎那,一道道青翠的枝葉裹挾著瑩瑩幽藍色神輝,捆縛在了那九靈王的九顆頭顱上。
  而后,只聽嘭嘭嘭一陣爆炸聲響起,那九靈王九顆頭顱竟是齊齊被勒得爆碎,血雨紛飛!
  直至死時,它甚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這一幕,嚇得源界億萬生靈渾身僵硬,皆都禁不住噗通倒地,顫抖不休。
  而陳汐和冥此刻都已是禁不住倒吸涼氣不止,神色空前的凝重,短短片刻,兩位至高強者被屠,可想而知那古源王何其之可怖!
  他們甚至都懷疑,哪怕恢復到以前的戰斗力,恐怕也根本遠遠不是這古源王的對手了。
  “兩位,沒有?”
  就在此時,天穹上的古源王忽然發出一道若驚雷般的威嚴聲音,轟隆隆震蕩在陳汐和冥的耳畔。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