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71 曠古秘辛

一剎那,陳汐和冥遍體聲寒,如墜冰窟。
  顯然,早在之前那古源王便已經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
  而目睹了剛才古源王以一己之力,冷酷屠殺摩邏王九靈王的一幕,更是令陳汐和冥徹底意識到了古源王的可怕。
  如今,對方竟是在這屠殺之后,忽然將注意力鎖定在他們二人身上,這就太過駭人了。
  他要做什么?
  陳汐不知道,但他還是幾乎下意識地警惕起來,渾身每一寸肌膚都繃緊,宛如一張拉滿的弓,蓄勢待發。
  鏘!
  冥更是干脆,將陳汐為她重新祭煉的那一柄暗金色長矛祭出,緊緊攥在手,純凈漆黑的清眸盡是肅殺冷厲之色。
  天穹上,兀自飄灑著九靈王的尸骸血雨,在幽藍色的月光照射下,凄美而血腥。
  大地上,億萬生靈匍匐在地,瑟瑟發抖,恐懼不安。
  但他們皆都早已通靈,哪會聽不出剛才古源王的話語,正是指代的陳汐和冥兩人?
  一想到如今遍體開花,被所有生靈都一致公認為無上圣典的“開源訣”,便是由陳汐所傳授出,而如今陳汐卻偏偏被古源王給盯上了,這讓那些生靈皆都不禁有些擔憂。
  他們崇拜陳汐仰慕陳汐對陳汐傳出開源訣的做法更是感激之極,若換做其他時候,他們肯定會義無反顧地去站在陳汐這邊,去支持和幫助他了。
  可如今,他們卻沒辦法這么做。
  因為陳汐的對手的是古源王!是整個源界最為神秘和強大的一位至高強者!
  就在剛才,連摩邏王九靈王這等存在,都在片刻時間內連續被古源王斬殺,在這等情況下,誰還敢站出來?
  這就是形勢所迫。
  天穹上,古源王那粗大擎天的莖干擎天而立,萬千青翠欲滴的茂盛枝葉泛著神圣的源力氣息,遠遠望去,竟給人一種化身為天,俯瞰億萬生靈的威嚴和壓迫。
  “既然,我們之間的事情也是時候了斷一下了。”
  古源王再次開口,聲音一如剛才般淡漠和冷酷,甫一落下,就令全天下源界生靈心一顫。
  難道古源王真的要殺死那陳汐?
  就在剛才,古源王說為了源界,要了斷一場變數,于是毫不猶豫地殺死了摩邏王和九靈王。
  而此時,他再次開口欲要和陳汐冥了斷一下,這豈不是等于宣布要殺死他們?
  陳汐和冥自然也聽到了這句話,禁不住皆都心一沉,眼瞳齊齊瞇了起來,已做好殊死拼命的準備!
  氣氛,重新變得肅殺緊張起來,一觸即發。
  嘩啦~
  就在這等時刻,天穹上的古源王身上陡然暴涌出億萬翠綠神輝,耀眼十足。
  就在所有生靈都以為古源王是要動手殺死陳汐他們的時候,卻是愕然發現,原來這一切并不是攻擊……
  只見那一片耀眼熾盛的青翠光輝,驟然走出來一道偉岸頎長頜下三縷長須滿頭青色長發的老者。
  他眼瞳澄碧如寶石,泛著滄桑之氣,一舉一動莫不充斥著一股睥睨傲岸的威嚴。
  顯然,這青發老者正是古源王所化!
  只是令那些源界生靈沒想到的是,身為源界的至高王者,古源王怎會在這一刻突然幻化成了和那兩名外來者相似的模樣?
  陳汐和冥也不禁一怔,猜不透這古源王究竟要做什么。
  唰!
  很快,古源王的身影就消失在天穹上,再尋覓不到一絲蹤跡,讓得源界的億萬生靈皆都惘然不已,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唯獨陳汐和冥心一寒,因為就在此刻,古源王所化的那一道青發老者身影,已出現在距離他們不遠處!
  “隨意坐吧,了斷事情之前,本王想和你們聊聊。”
  古源王神色波瀾不驚,隨意坐在一側地上,將一對澄碧幽邃的眸子望向了陳汐和冥。
  冥一對漆黑的黛眉一擰,似欲要動手,卻被一側的陳汐用眼神制止。
  然后,陳汐也一屁股坐在地上,道:“聊什么?”
  他神色淡然,舉止從容,并未流露出一絲的慌亂,連聲音都平靜如水,這一切都被古源王。
  但這并未讓古源王的神情發生任何變化。
  與此同時,冥略一猶豫,也抿了抿唇,坐在了陳汐一側,清眸警惕地望著古源王。
  這家伙雖然幻化為人類修道者的模樣,可這并無法消除冥心的危機感,畢竟,對方剛才所展現出來的戰斗力實在太強了。
  “本王想知道,你們是如何進入源界的,據我所知,即便是外界的道主境存在,可都不見得能夠破開源界的秩序壁障。”
  古源王隨口問道,若不了解情況的人,恐怕還真當他們是在一起聊天。
  “若非逼不得已,我可不愿跑來這種地方。”
  陳汐聳肩道。
  “哦,你們是被逼進來的?”
  古源王若有所思。
  “嚴格而言,是被追殺的時候誤打誤撞闖入進來的。”
  陳汐認真道。
  “追殺?”
  古源王似有些意外,好半響才說道,“這么說,你們也不知道如何進來的?”
  陳汐點頭,他有些奇怪,這老家伙為何執意要問這個問題?這其莫非還有什么講究不成?
  “年輕人,本王能夠,你和外界其他修道者都不一樣,很獨特,也讓本王。”
  古源王抬頭,澄碧的眸子凝視著陳汐,聲音低沉而滄桑,“你能否告訴本王你的身份?”
  陳汐忽然笑了笑,顯得愈發輕松,道:“我名陳汐,來自上古神域神衍山。”
  他已在這等時刻古源王似乎并不打算朝他們動手,故而心已是不自覺暗松了一口氣。
  這古源王帶給他的壓力,絕對不亞于道院院長柳神機!這讓陳汐都不禁好奇,這老家伙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等恐怖的高度?
  古源王搖了搖頭:“本王不是問的這種身份,而是你究竟是什么人!”
  說到這,他那眼眸已是彌漫出一縷縷懾人的青色電光,“畢竟,本王還是頭一次見到像你這樣無法被揣測的命格,甚至你身上更有一種獨特的力量氣息,這種氣息和本王當初覺醒意識的時候,所見到的一種至寶幾乎一模一樣。”
  說到最后,他聲音已透著一抹不可抑制的好奇。
  這一番話,讓得陳汐心一震,這老家伙眼光好毒,難道已己身懷河圖了?
  對于這個問題,陳汐保持了沉默,他無法回答,也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古源王見此,神色泛起一抹奇怪之色,似是感慨,又似是恍惚,又像是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
  “你可知道,本王覺醒意識的時候,也正是源界誕生的時刻,那時候,天地間可是擁有著許許多多的天道力量,每一種都完全不同,他們彼此沖撞,皆都要把對方融合,最終歷經了一場驚世之變,這世上就只剩下了兩種天道。”
  古源王的聲音已帶上一抹唏噓,讓得陳汐和冥界都有些怔然,根本沒想到,對方為何要說出這樣一段秘辛。
  不等陳汐他們想明白,古源王已是繼續說道:“這兩種天道,一種統馭了三界和上古神域,它被稱作‘封神天’,那從混沌誕生的許多天道,幾乎都是被‘封神天’擊敗吞并融合了。”
  “另一種天道,則統馭著這一片源界,被叫做‘源始天’,當年它也曾被‘封神天’擊敗,但卻并未被吞并和融合,而是陷入一種封閉的狀態,永存了下來。”
  聽到這,陳汐的神色已是變得驚疑凝重起來,心更是涌出一陣陣驚濤駭浪。
  天道之戰!
  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等驚世秘辛!
  遙想當初,三界混沌初開,誕生的不止有先天生靈和寶物,更有一種種完全不同的天道秩序!
  那些天道秩序就像完全沖突的敵人,彼此廝殺,彼此吞并,彼此融合……
  最終,三界上古神域被“封神天”之秩序覆蓋,而被擊敗的源界則成為了封閉“源始天”的地方。
  若古源王所說這一切都是真的,豈不是意味著,那八個紀元的變遷那三界的變化那上古神域的格局……一切都是在“封神天”的力量之下在演化?
  甚至,那護道神族所守護的“封神之山”,歸根究底守護的是“封神天”的力量?
  這一切秘辛都牽扯到了“天道”的秘密,陳汐還是頭一次聽聞,故而一時被震撼得有些難以消化。
  他著實難以想象,天道的演變,并不僅僅只是體現在紀元變遷世界更迭上,更體現在了當初那一場天道之戰上!
  何止是陳汐,這一刻的冥同樣陷入到了久久的震撼,無法回過神來,這秘辛簡直太驚人了。
  “為什么要告訴我們這些?”
  許久之后,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望向了古源王,他如今已經可以確定,這古源王顯然也是一位從三界混沌誕生的一位先天生靈,并且來歷還不小!
  否則,他斷然不可能知道這么多秘辛了。
  ——
  ps:暴雨雷霆停電……用手機流量做熱點,連接的電腦上傳了一章,但筆記本的電已耗光,悲催,今天只能一更了。另外,補償大家一個小福利,加金魚塘總群292866140的小伙伴,可以找到我的q加好友,明天晚上截止。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