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076 突聞驚變

山岳圍拱,千巖疊嶂。
  孤峭的山峰插入云霄,山腳處一片棲居灰暗,地上生著一些奇怪的蔓藤、荊棘、花草,皆都彌漫著濃郁的神靈之氣。
  陳汐立在一片荊棘叢前,深呼吸一口氣,嗅著空氣中充盈的神靈之氣,終于敢確定,自己的確已經離開源界了!
  只是,這里究竟是哪里,是屬于上古神域,還是屬于混沌母巢所在的那一片茫茫星域,連陳汐也說不出來。
  此刻的他,甚至無法分辨所在這塊地方究竟是一顆星球,還是一片大陸。
  短暫的失神之后,陳汐很快恢復冷靜,目光看向一側,當看見冥那綽約超然的身影就在一側時,他徹底松了一口氣。
  是的,他們的確離開了源界!
  咔嚓!
  忽然,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氣息從天而降,至高無上,充斥莫大威嚴,一瞬間而已,陳汐身前這座孤峭高峰瞬間被一道雷霆劈碎,化為粉末!
  那是一道灰色的雷霆,若秩序之神鏈,鋒利似上蒼之刃,縈繞著可怖的天譴之力。
  僅僅讓人遠遠一望,都讓人頭皮發麻,肝膽欲裂,亡魂大冒。
  不好!
  那是天譴之力!
  陳汐渾身一寒,哪能想到他們才剛剛從源界離開,就招惹來了天道的無情殺伐?
  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也顧不得思索其他,幾乎在那一座高峰被齏粉的瞬間,他就一把抓住旁邊的冥,猛地朝一側閃去。
  幾乎是同時,他全力運轉靈魂中的禁道秘紋,將他和冥的氣息完全遮蔽下來。
  只是令陳汐意外的是,這一剎那,識海中沉寂的河圖碎片也是產生異動,釋放出奇異而晦澀的力量,籠罩陳汐全身。
  轟隆~~
  那一道灰色雷霆破空劈下,可就在它堪堪要覆蓋陳汐他們所在之地的區域時,卻驟然停頓了下來。
  它宛如失去了目標,不斷在那片虛空蒸騰,釋放出無情、漠然、至高無上的秩序氣息。
  直至許久,那一道灰色雷霆方才消散而去,徹底沒了蹤跡,仿似從沒出現過一樣。
  呼~~
  陳汐長吐一口濁氣,額頭已是浸滿冷汗,剛才那一道灰色雷霆距離他的頭頂僅僅只是三寸距離,太過駭人,若是一旦劈下,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沒想到,我們剛從源界出來,就引起了這‘封神天’秩序力量的察覺……”
  一側的冥也是臉色蒼白,有些心有余悸,剛才的一切實在太嚇人。
  “它應該是察覺到了你我體內的源力氣息,并不屬于這一方天地,最重要的是,源界之心還在體內,對于這‘封神天’而言,它們可是宿敵。”
  很快陳汐也恢復了冷靜,仔細分析剛才的一切,他清楚這一切之所以能化險為夷,又是河圖幫助了自己。
  “想來也是,當年‘封神天’沒能吞并‘源始天’,必然不會就此放棄了,我懷疑‘封神天’的力量早已覆蓋在源界四周,只不過因為‘源始天’徹底被沉寂封印起來,故而讓它遲遲沒能得手。”
  早在源界時,冥也從陳汐口中得知了當年那一場“天道之戰”,故而才會如此分析。
  “想來必然如此了。”
  陳汐對冥的觀點很認同,否則剛才斷然不會發生那等兇險的事情了。
  嗯?
  也就在此時,陳汐臉色猛地一變,整個身軀猛地顫抖起來,像篩糠似的。
  旋即,陳汐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青白交加,額頭浮現出一道道爆綻的青筋。
  “怎么了?”
  冥察覺到陳汐的異樣,不禁悚然一驚。
  “我體內的源力和神力開始沖突了……”
  陳汐猛地一咬牙,盤膝坐地。
  “沖突?”
  冥心中又是一震,旋即她也猛地察覺到,自己體內的巫力已開始復蘇,而在源界中所汲取的源力,仿若失去掌控般,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不好!
  冥哪還不明白,自己此刻也遭遇了和陳汐一樣的狀況?
  她沒有任何遲疑,同樣也是盤膝坐地,開始集中所有意念疏導起體內的所有力量。
  ……
  源力,是屬于源界的力量,這種力量來源于“源始天”,所運轉的法門開源訣也是依照源界秩序規則而創造。
  如今進入這“封神天”所覆蓋的天地中,開源訣頓時就失去了原有的威能,讓得陳汐和冥體內的源力猶如脫韁野馬般,無法被控制。
  最為要命的是,他們如今離開源界,以往原本擁有的修為不再沉寂,開始恢復過來……
  這一切,直接導致了他們現在體內兩種完全不同的力量開始沖撞起來,那等后果簡直不堪設想,萬一掌控不住,輕則走火入魔,重則直接暴斃而亡!
  在源界的時候,陳汐也曾考慮過,若重返外界,源力和體內神力一旦沖撞起來該怎么辦?
  而這兩種誕生于兩種天道秩序之下,又完全不同的力量是否能被融合?
  可惜,當初的陳汐也只是想一想,根本都沒來得及去具體探索和實踐,然后就發現了像現在這般兇險的事情。
  不得不說,他們的氣運的確有些差,剛離開源界,就被一道天譴之雷察覺,差點丟了性命。
  然后剛避開此劫,體內的力量又開始沖突,讓得他們齊齊陷入一場兇險莫測的境地中。
  這接二連三的變故,若發生在其他人身上,恐怕早已方寸大亂,徹底亂了陣腳。
  不過陳汐曾歷經許多兇險,在生死之間更是徘徊了不知多少次,早已錘煉出了超乎尋常的意志力。
  這一刻的他沒有慌亂、沒有胡思亂想,而是以一種極致冷靜的心境,開始全神貫注地投入到自己體內的紊亂中。
  轟隆隆~~
  陳汐的周身氣血在沸騰,經脈穴竅在顫動,體內星域在瘋狂運轉,就連靈魂也開始劇烈動蕩起來。
  一切,都因為源力!
  這一股力量之所以獨特,便在于它可以覆蓋在修道者周身上下,通體內外,不止可以煉體、煉氣,對靈魂、道心等等地方也有補益作用。
  可如今,這一股力量失去了掌控,頓時就引起了陳汐整個身軀所有力量的反彈。
  它們不斷在陳汐體內沖撞,每一寸肌膚、每一寸體內角落中,都在發生著可怖的沖突。
  那等場景,簡直是亂象叢生,觸目驚心。
  連陳汐都一時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他嘗試著去掌控源力,但開源訣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威能,他嘗試著運轉體內神力,去壓制這一股橫沖亂撞的源力,卻發現源力太過龐大,無孔不入,根本無法被壓制。
  怎么辦?
  無邊的痛苦蔓延全身通體內外,陳汐卻已顧不得這些,他在瘋狂推演著各種方法。
  他清楚,唯一打破這種兇險局面的方法就是把自身原有的力量和源力徹底融合了。
  可是……究竟該如何融合?
  一種力量來自“封神天”,一種力量來自“源始天”,完全不同的兩種力量,可以融合嗎?
  猛地,陳汐忽然想起早在當初的“天道之戰”時,“封神天”曾擊潰過許許多多的天道秩序,也曾吞并融合過那些被擊潰的天道秩序力量……
  既然連完全不同的天道秩序都可以被融合,為什么兩種來自不同天道秩序中的力量無法辦到這一步?
  肯定可以的!
  陳汐敢確定,這其中必然有什么方法,足可以讓自己辦到這一步,可究竟會是什么方法?
  陳汐不斷推演……
  渾然不知痛苦之折磨、不知時間之流逝,更不知隨著時間推移,他體內的狀況已是愈演愈烈,沖突激烈到了極致,已快要損傷到他的道基。
  冥此刻的狀況也和陳汐大致相似,強烈的危險感逼迫得她同樣在推演解決這個兇險局面的方法。
  ……
  三天后。
  陳汐渾身一顫,腦海中閃現過四個字“禁道秘紋”!
  在“封神天”覆蓋之下,憑借禁道秘紋的力量,陳汐曾躲過了敵人一次又一次追殺,也躲過了來自天道力量的一次又一次查探。
  而在進入“源始天”覆蓋的源界中時,陳汐在第一次修煉自己所開創的《開源訣》時,曾引起一場天地異象,令整個源界生靈察覺和心驚。
  當時,陳汐也正是憑借禁道秘紋的力量,躲開了那來自摩邏王、九靈王、古源王三位至高強者的意念查探。
  換而言之,在源界的時候,陳汐也同樣是可以運轉禁道秘紋的力量的!
  如今陳汐推演許久,突然就發現,既然禁道秘紋的力量可以在“封神天”和“源始天”兩種天道秩序覆蓋之下都能被運用,那么是否也可以憑借這一股力量,來解決體內的兇險狀況?
  禁道秘紋,來自河圖之中,晦澀而神秘,這些年來一直縈繞在陳汐靈魂之內。
  哪怕時至如今,陳汐都沒能徹底參透這究竟是怎樣一股力量,因為它太晦澀,也太神秘了。
  不過此刻的陳汐已顧不得其他,體內力量的沖撞已經達到了一種岌岌可危的地步,讓得他整個人都快要炸開。
  在這時候,陳汐哪還會再思考那么多,甫一想起禁道秘紋,他就立刻運轉起來,將它的力量小心從靈魂中擴散出來,猶如蔓延的水流般,開始朝周身上下,通體內外擴散而去……
  PS:金魚塘2000人群爆滿了,小伙伴們暫且別加了,快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