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078 凜冬

似乎也意識到什么,神情萎靡,臉色蒼白之極的冥忽然低聲喘息開口:“小心,似乎有人來了。.”
  陳汐隨口道:“不必理會,我先幫你把體內的力量融合。”
  說著,陳汐運轉禁道秘紋的力量,開始不斷在冥體內不斷游走。
  這一刻的他,也著實無法松手,因為一旦他停下來,冥體內那陷入沉寂靜止的力量就會再度蘇醒,然后發生劇烈沖突,那樣的話,冥只會遭受更痛苦的折磨,甚至會給道基造成無法修復的創傷。
  故而,唯有一鼓作氣將冥體內的力量徹底撫平融合,方才能夠一勞永逸。
  這一刻的陳汐和冥,就如同兩座泥塑的石雕,盤膝坐地,外表平浪靜,實則體內正在進行著一場力量之間的角逐。
  嗡~~嗡~~
  一陣急促刺耳的虛空波動響起,遠處虛空,憑空浮現出一道道身影來。
  那些身影約莫有十多人,衣衫襤褸,可氣息卻是兇險之極,起碼都擁有祖神境層次的修為!
  尤其是那為首的一名身高足足有三丈,體格健碩龐大的光頭男子,竟擁有著帝君境層次的氣勢!
  他**上身,一塊塊肌肉若銅澆鐵鑄,雙瞳如火,須發如戟,兩條宛如石柱般的粗大胳膊上,纏繞著一條漆黑泛著金屬光澤的血色鎖鏈。
  整個人立在那,就宛如一尊從洪荒走來的兇惡蠻人,有一種暴虐張揚的嗜血氣息。
  他們一行人甫一出現,就齊齊將目光鎖定在了遠處的陳汐和冥身上,當兩人模樣,皆都不禁有些意外。
  “怎么會是一男一女?”
  有人怔怔。
  “***,剛才誰說的逆天神寶?哪里呢?”
  有人破口大罵。
  “不對,這倆家伙好像不是這‘太蒼神礦’的人物,他們怎會出現在這里?”
  “該不會是這倆家伙把那一件逆天神寶搶走了吧?”
  “昨晚那一場天劫之雷何等可怕,我等都遲遲不敢靠近,可這兩人卻搶在我們之前出現在這里,肯定有古怪。”
  眾人議論紛紛,望向陳汐和冥的目光皆都有些驚疑不定,這倆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由于陳汐正自集精力幫冥化解體內的危險,渾身氣息內斂,故而單從他表現出的氣勢上,并未讓那些修道者么端倪了。
  “嘿嘿,有趣,多少年過去了,這太蒼神礦只有被抓來的苦力,可從沒見過主動跑來遭罪的家伙。”
  忽然,那為首面目兇厲,氣勢暴戾嗜血的光頭男子森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
  “奎森大人,您說該怎么辦?要不要把這件事稟報給……”
  旁邊一名尖嘴猴腮枯瘦如竹的男子眼珠滴溜溜一轉,低聲開口,可還不等他說完,就被那光頭男子直接打斷。
  “不必了,兩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狗男女而已,何必勞煩那些祭祀大人們?”
  被稱作奎森的光頭男子神色猙獰道,“最重要的是,昨晚一場天劫降臨之后,這一對狗男女就出現了,若是此地誕生什么逆天神寶,只怕也是被他們所得了!”
  此話一出,其他人汐和冥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了,少了幾分驚疑,多了幾分貪婪和狠戾。
  “你們們都出現這么久了,這一對狗男女竟是無動于衷,說不定就是昨晚在搶奪那一件逆天神寶時,被天劫之力的威勢所傷,已是自顧不暇了。”
  奎森神色愈發猙獰,如火的雙瞳盡是嗜血暴戾的氣息。
  眾人見此,果然就發現從他們抵達到現在,那一男一女竟是一動不動,仿似渾然沒有察覺到般。
  他們是故作不知,還是真的如奎森大人所言那般,遭受到了重傷?
  “巴明,你去把他們抓過來。”
  奎森沉聲開口,出于一種謹慎,讓他強自按捺住親自動手的打算。
  巴明,也就是那個尖嘴猴腮,枯瘦如竹的男子聞言,猶豫了一下,這才嘿然獰笑道:“小的正有此意!”
  說著,他身影一縱,騰空而起,掌指猛地一抓,釋放出一片烏黑神輝,猶如一張大般朝陳汐和冥籠罩而去。
  唰!
  就在此時,那原本猶如雕塑般一動不動的陳汐霍然睜開眼眸,目光涌出一道冷電,撕裂時空,嘭的一聲將那一片烏黑神輝齏粉。
  這一幕,登時令奎森等人心一凜。
  “莫要自尋死路!”
  陳汐冷冷掃了那些人一眼,就重新閉上眼眸。
  寥寥一句話,配上陳汐那一道淡漠無比的目光,令得不少人都是臉色一變,心惴惴。
  “好囂張的家伙!”
  奎森臉色一沉,再度命令道,“巴明,抓了他們!”
  “大人……”
  巴明猶豫了,剛才陳汐僅僅憑借一道目光,就齏粉他的攻擊,這讓他感到了一種不測,心里很不踏實。
  “快!”
  奎森眼睛一瞪,瞳孔火焰如燃,似要焚燒蒼穹。
  “好!”
  巴明猛地一咬牙,渾身暴涌出滾滾烏光,祭出一桿精芒閃爍的黑色旗幡狠狠揮動。
  嘩啦啦~~
  一道道猶如狼煙般的煞氣從旗幡沖出,鬼哭神嚎,兇殘狠戾,將那片時空都腐蝕熔化。
  可還不到這一擊湊效,那遠處地面上竟是陡然失去了陳汐和冥的蹤跡,宛如憑空蒸發了一般。
  這讓巴明心不禁一抽搐,意識到不妙,亡魂大冒。
  “小心!”
  耳畔,傳來一陣驚呼,巴明正欲閃避,就感覺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力量狠狠撞在身上。
  下一刻,他整個人就猶如被拋飛起來,天旋地轉,腦袋嗡鳴,眼前一黑,頓時失去了意識。
  而這一切擱在眾人眼,就明剛展開攻擊,那宛如泥塑雕像般的男子已出現在巴明身后,他袖袍輕輕一揮,就像拂去一粒灰塵般,巴明整個人都被震飛出去,消失在了極遠處天邊……
  最不可思議的是,自始至終,那男子竟一直將一只手搭在那女子的肩膀上,紋絲不動。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好強大!
  這巴明可是一位巔峰祖神境存在,可卻在轉瞬之間,就猶如一粒塵埃般,被拂到了天邊盡頭消失不見,這未免太過恐怖!
  那男子究竟是誰?
  修為又達到了何等強大的地步?
  這一剎,連那奎森都不禁眼瞳一縮,猙獰兇厲的面孔變幻不定,沉聲道:“你是誰?為何闖入太蒼神礦?”
  巴明的慘敗,讓他意識到了陳汐的不同尋常之處,心也暗自慶幸沒有著急出手。
  其他修道者也都將目光望過去。
  虛空,陳汐和冥依舊盤膝坐在那里,保持著原本的姿勢一動不動,仿似對周圍一切渾然不覺。
  可這一刻,卻再沒人敢小覷他們。
  沒人開口,等于直接無視了奎森的問話,這讓他那兇厲的臉色有些陰沉,冷冷道:“朋友,你若再不開口,可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依舊無人理會他。
  冥體內的源力已經融合了一半,馬上就要徹底成功,陳汐哪有心思去理會其他事情。
  那個光頭男子奎森,僅僅只是一個三星帝君存在罷了,這點戰斗力都入不了陳汐法眼。
  至于其他人,就更不值一曬了。
  眾目睽睽之下,陳汐和冥無動于衷,讓得奎森就像在自言自語般,場景說不出的詭秘和尷尬。
  這一切,更是激得奎森心震怒,惱恨之極,再次森然猙獰開口:“朋友,這里可是太蒼神礦,你冒然闖入進來,已經惹下了殺身大禍!若再執迷不悟,下場可是比死亡還要可怕!”
  其他人心一顫,皆都聽出奎森動怒了,已流露出了殺機。
  可即便如此,讓他們意外的是,陳汐和冥竟依舊是一副置若罔聞,渾然不覺的模樣。
  見此,奎森目光變得冰冷無比,朝身邊眾人一揮手,便發出一聲暴喝:“一起上,活捉了這對狗男女!”
  他身影一展,率先出動,足有三丈高,健碩猶如小山般的身軀上彌漫出燦然金芒。
  轟!
  他雙手一抓,掌心日月旋轉,噴薄出萬千神道法則,演繹為可怖的神輝,破殺向陳汐二人。
  也就在此時,保持著同一個動作猶如雕塑般的陳汐終于動了。
  他收起搭在冥肩膀上的手掌,長身而起,一對若淵幽邃的黑眸睜開,冷冷鎖定在了那奎森身上。
  收手起身睜眼……一系列動作猶如行云流水,自然而然,卻又奇快無比,一剎那就完成。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可你不珍惜,只有送你上路了。”
  淡漠平靜的聲音,陳汐袖袍再次一揮,輕描淡寫,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可那奎森卻竟似如遭雷擊般,眼珠猛地凸起,面頰扭曲,渾身僵硬,像遇到了什么極為可怖的事情般。
  轟!
  旋即,他整個三丈高的龐大身軀轟然爆碎齏粉,化為血霧,將那片虛空都染紅,凄美慘烈。
  一位氣焰滔天的三星帝君境存在,居然就這樣被抹殺了!
  那些原本正欲和奎森一起動手的修道者們一幕,嚇得渾身都禁不住一激靈,如墜冰窟。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