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080 收割

上古神域發生驚變,讓陳汐陡然多出了一種緊迫感。
  尤其當聽到連神衍山都無法置身世外,被卷入這一場風波禍亂時,陳汐甚至開始不自覺地為大師兄他們擔憂起來。
  “你帶路,我們走。”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眼眸中已盡是堅定之色。
  “怎么走?”
  夜澤怔然,這乃是太蒼神礦,被太上教重兵把持,自古至今不曾有一人能夠活著離開。
  在這等情況下,不是應該先制定一些計劃,好好籌謀一番,在開始展開行動嗎?
  或者說,眼前這位“前輩”已經有了完善的脫身計劃?
  不可能!
  他連太蒼神礦這個名字都不知道,甚至連太上教在這里布置了多少高手都不清楚,哪可能一下子就想出一個完美的脫身計劃?
  這讓夜澤感到惘然。
  附近其他修道者也都呆了一下,沒想到陳汐竟如此干脆,說走就要走,他難道不知道,萬一被太上教那些強者發現,后果會很嚴重?
  對于此,陳汐根本沒有任何廢話,鏘的一聲祭出已經很久未曾動用的劍箓,眼眸如電,直言道:“怎么走?當然是殺出去!”
  聲音平淡,卻透著鏗鏘之氣,擲地有聲。
  殺出去!?
  這一下,夜澤自己心中都不禁生出一絲悔意,自己剛才怎么冒然答應了這樣一個瘋子的要求?
  早知道如此,就再謹慎一些了!
  是的,聽了陳汐的話,夜澤下意識把陳汐當做了喪心病狂之輩,否則,換做一個正常人,在這等情況下,誰會說出這等荒謬近乎白癡的話?
  殺出去?
  難道他以為那些太上教祭祀強者都是擺設不成?其中可還有一位九星域主坐鎮呢!
  除非道主境親臨,誰敢妄言在這里殺出去?
  眼前這家伙是道主境存在嗎?
  顯然不是!
  那他為何敢說出如此大話?
  顯然是瘋了!
  這就是夜澤這一刻的心理活動,后悔懊惱不已。
  可剛才他已經答應下來,這時候反悔顯然是不可能了,于是只能強忍著心中的各種情緒,慎重斟酌道:“前輩,是否要再考慮考慮?這樣做的話可就……”
  唰!
  不等他說完,就看見陳汐猛地抬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襟,而后劃破時空,朝遠處挪移而去。
  自始至終,根本就不給夜澤任何掙扎的余地。
  “前輩,前輩,你這么做只會害死你和我,不——!我反悔了,求求您放了我……”
  遠處空中,傳來夜澤那鬼哭狼嚎般的哀求聲音,令那些修道者們皆都不禁動容。
  “殺出去?沒想到那家伙竟是一個瘋子!”
  “是啊,他這么做無疑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可憐那夜澤迫切想要從此地脫身離開,沒曾想他這么做反倒害他提前送了性命。”
  “不過話說回來,那家伙戰斗力可真夠嚇人的,揮袖之間,就把奎森這等三星帝君抹殺,這可不是尋常之輩可以辦到的。”
  那些修道者們議論不已,幾乎皆都不看好陳汐此次的行動,對那被陳汐“抓”走的夜澤更是同情憐憫起來。
  “不行,我要去看看,萬一那家伙成功殺出去了,或許也能給我們提供一線脫身的契機。”
  忽然,一名修道者站出身來,朝陳汐挪移的方向追去。
  這一幕頓時令其他人愕然,旋即他們心中一動,也都開始暗自思索起來。
  是啊,那家伙萬一成功了,對他們而言可也是一個萬載難逢的脫身機會!
  怎么辦?
  要不要跟上去看一看?
  哪怕那家伙最后真的失敗了,只要自己不現身幫助他,想來也不會招惹來什么殺身之禍。
  一想到這,已經有人忍不住道:“唉,這些年就屬我和夜澤關系最好,如今見他身處險境,我怎能袖手旁觀了,罷了,我也跟上去看一看,伺機行動,若是能把他救回來,那也是極好的。”
  說著,他渾身神霞流溢,已是化作一抹光,呼嘯而去。
  “呸!這么幼稚的借口都能說的出來,這家伙也忒不要臉了。”
  一名修道者狠狠呸了一口。
  可讓他意外的是,他這句話聲音還沒落下,再次有數名修道者閃身而去,追了上去。
  “你們……也要去看看?”
  那名修道者禁不住把目光望向了剩下的幾人。
  卻見那幾人都懶得搭理他,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樣追了上去。
  “這……”
  場中只剩下那名修道者,他神色變幻許久,最終也是一咬牙,挪移時空而去,嘴中兀自悻悻道:“罷了,老子也豁出去了,媽的,早知你們都這樣,老子也早追了上去……”
  呼~
  時空波動,周圍景象浮光掠影。
  隨著一路挪移,陳汐訝然發現,這一片所謂的“太蒼神礦”竟是廣袤無比,仿似無垠般。
  他抬頭看了看天穹,卻發現一片灰暗,無星無月,被一層渾厚、威嚴、密集無比的天道秩序之力所覆蓋。
  那是“封神天”的氣息!
  這讓陳汐心中一凜,將原本就覆蓋在周身上下的禁道秘紋的力量運轉到了極致,唯恐泄露出一絲氣息,被那天道秩序之力察覺到,再度降下劫雷滅殺自己了。
  雖然他已經徹底融合了體內所有源力,可關鍵是他那體內星域中還有著一顆“源界之心”,這可是“源始天”的秩序力量,一旦被察覺到,后果可想而知有多可怖。
  “前輩,前輩您不能這樣,您可是我堂兄的朋友,怎么能拉著我一起往火坑里跳?這太不仗義了,不是朋友之道……”
  一旁被陳汐像小雞似的拎在手中的夜澤在嘴中碎碎念,他神色暗淡,哭喪著臉,一副如喪考妣的哀傷絕望模樣。
  “正是把你堂兄當朋友,我才救你,你反倒不領情,可著實讓我有些微微的失望。”
  陳汐一邊查探著前路,一邊說道。
  夜澤聞言,差點就痛哭流涕,哀求道:“求求您了,放我一馬吧,我可不想就這么早就死掉,我家中上有父母,下有妻小……”
  “噓!”
  就在此時,陳汐忽然頓住腳步。
  夜澤一怔,當看清楚遠處情況,登時瞪大了眼瞳,渾身毛骨悚然。
  只見那遠處天邊,浮現出一道道身影,宛如一輪輪烈日橫移天穹而來,耀眼、熾盛。
  他們身披同樣的玄色衣袍,赫然是一群駐守在這“太蒼神礦”中的太上教祖神境祭祀強者!
  尤其是那為首的,身披紅袍,身姿偉岸,氣勢滔天,明顯是一位修為臻至帝君境的太上教紅袍大祭祀!
  夜澤早先已經見識過陳汐的戰斗力,故而很清楚這一群太上教祭祀不可能會是陳汐對手了。
  真正讓他揪心的是,隨著這一幕的發生,也就意味著他們徹底被太上教發現了!
  最為該死的是,他還是和陳汐這個瘋子是在一起的!萬一陳汐死了,那么他夜澤也必然會遭受連累!
  一想到這,夜澤就不禁悲從心來。
  “夜澤!此人是誰?剛才又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何奎森的氣息會突然消失不見?”
  那一群太上教強者發現了陳汐和夜澤,朝這邊呼嘯而來,那為首的紅袍祭祀人沒到,威嚴冷漠的聲音已是傳達而來。
  “韞啟大人,我……”
  夜澤張嘴,正欲要說些什么,就感覺一抹耀眼無比的粗大劍氣橫空浮現,刺得他眼睛一陣劇痛,再也看不到任何景象。
  轟!
  一陣滔天的氣流翻滾聲響起,猶如烈火掃平原,大雪蓋蒼穹,自始至終并無任何廝殺聲、碰撞聲、也沒有任何的慘叫聲。
  僅僅一個呼吸時間,這一切都恢復平靜。
  當夜澤再次睜開眼眸時,就已再也看不見那些太上教強者的蹤跡,視野中,只有一片塌陷為裂縫的紊亂虛空!
  夜澤頓時張大嘴巴,倒吸涼氣不止,身為一名祖神境存在,他哪會不明白,就在剛才那一劍之下,那些太上教強者便已經被徹底抹殺了?
  并且自始至終,他們連抵抗掙扎的余地都沒有!否則斷不可能連一絲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
  這家伙……簡直太心狠手辣了!
  夜澤心中震撼。
  不等他回過神,陳汐就像剛才沒有發生任何事情般,帶著他繼續朝前方掠去。
  那輕松平靜,從容自若的模樣,看得夜澤又是一陣恍惚,這家伙究竟是誰?
  他的修為究竟又有多強大?
  這也不怪夜澤有眼無珠,而是陳汐將禁道秘紋的力量彌漫全身之后,別說是他,就連道主境親自前來,恐怕都難以查探到他的真實力量了。
  不管如何,夜澤心中震撼歸震撼,可一想到這太蒼神礦中還有一尊九星域主坐鎮,心中又不禁患得患失起來。
  他深呼吸一口氣,莊肅道:“前輩,這些家伙對您而言,只是小魚小蝦,談不上什么,您此刻若停手,或許還有一絲挽留的余地,我們可以重新商議,制訂出一個詳細穩妥的逃跑計劃,否則萬一碰上那些厲害角色……”
  唰!
  不等夜澤說完,他就被陳汐突然加速,整個人都帶飛了起來,劇烈的空氣灌入他口中,嗆得他咳嗽不止,眼淚差點流出來,連話也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