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81 神皮秘聞

很快,陳汐就發現了這太蒼神礦的獨特之處。
  它類似于一塊無垠大陸,被密集而森嚴的天道秩序封閉,這也就意味著,想要從這里脫身,就必須找到出口。
  可是,出口在哪里
  路上,陳汐也問了夜澤,后者則用一種絕望般的口吻告訴陳汐,太蒼神礦的出口應該有不少,但據他所知,唯一確定可以安全離開的出口,被設置在那一位太上教九星域主凜冬的修行之地
  當得知這個消息,陳汐毫不猶豫就決定,就從那里殺出去
  而當得知陳汐這個決定時,夜澤整個人都差點崩潰。
  那可是一位九星域主修行之地啊更是這太蒼神礦的核心要塞,布置了不知多少重的力量把守,從那里殺出去那跟羊入虎口有什么區別
  可很顯然,夜澤無法改變陳汐的決定,故而他在接下來的路途上,幾乎是呈現出一副放棄掙扎,徹底認命的絕望模樣,不再哀求,不再患得患失
  這反倒是讓陳汐感覺清靜不少,他可沒想到夜澤這家伙看似沉穩,可表現得卻會如此膽小。
  這倒也錯怪了夜澤,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處在夜澤的境地,恐怕也都會如此。
  畢竟,太上教勢大力強,且有九星域主境紅袍祭祀坐鎮,單單是這一點,都足以讓絕大多數人絕望。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卻執意要從那里殺出一條血路,這的確很難讓其他人理解了。
  前行沒多久,一隊太上教強者再次出現。
  這里明顯是一片礦區,可以看到不少衣衫襤褸的修道者宛如苦力般在其穿梭。
  當看見陳汐和夜澤突兀從遠處飛遁而來,頓時引起了那一隊太上教強者的注意。
  遺憾的是,陳汐根本就沒有給他們任何問詢的機會,就抬手一劍橫掃過去。
  一時之間,血雨滂沱,時空碎裂,那一隊太上教強者同樣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陳汐輕易抹殺。
  做完這一切,陳汐度不減,帶著夜澤繼續朝前方掠去,真真是有一種“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凌厲剽悍氣魄。
  “老天”
  “那家伙是誰,竟敢屠殺太上教祭祀,他不要命了嗎”
  “多少年了,終于有出現一個敢于反抗太上教的狂人,走,快跟著一起去看看。”
  “還用看嗎以前那些敢于和太上教對抗的家伙,哪個最終不是被鎮殺當場,含恨而亡了”
  “唉,說的也對,一旦被抓入這太蒼神礦,命運早已被注定,任何掙扎也都是徒勞。”
  “不管如何,這終究是近些年來又發生的一場新鮮事,哪怕沒什么希望,咱們還是去看一看結果會如何了。”
  礦區,隨著那一隊太上教強者被屠戮當場,頓時引起了那些修道者們的嘩然。
  他們和夜澤的那些同伴一樣,也都追隨了上去,要看一看陳汐究竟能鬧出多大的動靜,最后又是否也會和從前那些家伙一樣,被鎮殺當場。
  一個時辰后。
  陳汐都記不清楚一路上殺了多少太上教門徒,反正只要被他碰到,注定是被無情抹殺的下場。
  這一刻的他,就像一柄鋒利的尖錐,一路勢如破竹,無可匹敵,掀起一路的血雨腥風和無數嘩然。
  對于太上教,陳汐已恨到了骨子里,根本就不必再找任何理由,也根本不必再多思量,不將太上教徹底鏟除,他都無法原諒自己。
  畢竟,這些年他都不知道被太上教算計了多少次,迫害了多少次
  不將其血洗,其心難安
  隨著陳汐不斷前行,整個太蒼神礦的平靜徹底被打破,開始變得動蕩糟亂起來。
  那些駐守在此地的太上教強者都已清楚,時隔多年,又有人欲要打破枷鎖,進行反抗了。
  只不過和往年不同的是,這一次鬧出的動靜似乎格外的大,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之久,那一名狂徒竟是還沒有被制服。
  這就有些不正常了。
  “快去稟告凜冬大人”
  “另外,召集分布各大礦區的所有力量,全部匯聚古來”
  “警告那些苦力,誰敢在這等時候在暗推波助瀾,興風作浪,立殺無赦”
  “快快快,立刻行動”
  像這樣的命令,開始頻繁地出現在太蒼神礦的每一個區域,那些分布其的太上教強者,都猶如嗅到血腥的鯊魚般,傾巢出動,從不同區域朝同一個地方匯聚過去。
  與此同時,那些被抓捕到這太蒼神礦充當苦力的修道者們,也都是陸續得知了這個消息,一時皆都嘩然不已,有人嘆息,有人不以為然,有人嘖嘖稱奇。
  歷史上,太蒼神礦不止一次地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可每一次都被迅地鎮壓下來,沒有一個人能成功活著離開的。
  這一次的結果會否變得不同
  沒有人敢確定,甚至大多數人都對此不抱任何期望。
  不過,出于一種好奇和看熱鬧的心態,礦區的許多修道者還都是紛紛趕了過去,要去看一看鬧出這一場動靜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最終這家伙又是否會重蹈覆轍。
  若是從天穹俯瞰,就能夠清楚看見,整個太蒼神礦,許許多多的神光從不同區域升騰而起,猶如潮水般朝最央的一處位置匯聚而去。
  那些是太上教駐扎于此的力量,原本分散在各個區域,可因為這一場變故則開始匯聚動作起來。
  而反觀陳汐所前行的那一條路,就猶如一道筆直的血線,從極遠處的區域殺出,開始不斷朝太蒼神礦的央區域沖去
  若是再不阻攔,相信用不了多久,這一條血線就會沖入那央區域,到那時,情況可就嚴重多了。
  太蒼神礦,核心地帶。
  這里地勢空曠,只有一座恢弘古老的宮殿屹立其,顯得很是醒目。
  這里就是太上教紅袍大祭祀,九星域主凜冬盤踞修行的地方。
  自從當年太蒼神礦被發現,凜冬便被派遣到這里坐鎮,掌控著整個太蒼神礦的運轉。
  無數年來,在凜冬的掌控下,只要被抓入這太蒼神礦充當苦力的修道者,從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
  從沒有
  這鐵一般的事實無疑從側面證明,凜冬這一位九星域主的手段和實力是何等之強大。
  此刻,在那恢弘古老的宮殿,凜冬一手負背,一手執筆,正在一塊細膩瑩白的紙卷上書寫著什么。
  筆鋒飽蘸墨水,墨色殷紅如血,不,那是真正的神血,是從那些敢于反抗的修道者苦力身軀汲取而來。
  瑩白的紙卷細膩柔順,用的則是神皮,所謂神皮,自然也是從那些修道者身軀上剝下來的皮膜
  神血為墨、神皮為紙,顯得滲人無比。可凜冬卻神色從容,似早已習慣并且很享受做這種事情。
  他面容白皙俊秀,劍眉星目,唇紅齒白,長發烏黑濃密,雖穿著一襲血袍,可渾身上下卻有一股古韻儒雅的書卷氣息。
  這就是凜冬,若不認識他的,只怕會以為這是一位飽讀詩書,滿腹經綸的雅儒士。
  可真正了解凜冬的卻知道,這位絕對是一個冷血、無情,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沙沙沙
  隨著凜冬筆鋒揮動,那一卷由神皮煉制而成的白紙上,浮現出一行殷紅的字跡
  “昨夜午時,天穹忽降劫雷,實屬罕見,屬下來報,言稱應是有絕世之寶誕生”
  寫到這,筆鋒一頓,凜冬的眉頭皺起,應是有寶物誕生難道這件事還沒有查探清楚
  凜冬不喜歡模糊的答案,無論事情大小,他要的是精準而確定的結果,而不是一種揣測
  正是這種嚴謹的態度,讓凜冬才會感受到一種絕對的掌控感,他無法容忍任何一個不確定的事情發生。
  哪怕這事情顯得很微不足道
  “看來,本座對這些屬下還是太寬容了”
  凜冬丟下手的筆,輕嘆一聲,轉身來到一側,這里擺著一個書架,書架上滿滿都是一卷卷被寫好的神皮。
  神皮上的內容很簡單,就是紀錄太蒼神礦的天道秩序變化,任何變化都要被紀錄。
  這是太上教主的要求,從凜冬被派到這太蒼神礦的那一天開始,他就一直在做這件事。
  他不清楚教主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他不敢違逆教主的意志,所以這無數年來,他就只能一直做這件事,哪怕這件事顯得如此之枯燥和無聊。
  “明天就要把這天道秩序最新的變化情況傳達給教主了,這件事今天必須得查清楚”
  凜冬喃喃了一聲,從書架上收回目光。
  也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宮殿外響起,與此同時,一道透著焦急的聲音傳達進來
  “啟稟大人,礦區再次出現一名違逆規則,欲要逃跑的狂徒”
  聞言,凜冬眉頭一皺,慢條斯理道:“看來,本座果然是對你們太過寬容了,連這點小事都要通報過來,著實讓本座失望”
  聲音溫和平靜,可卻有一股直抵人心的冷酷之意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