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083 戰爭

嗖~
  時空波動,陳汐已緊逼而來。
  夜澤渾身發寒,已禁不住閉上眼睛,心哀嚎:“要死了,要死了,這次真的要死了……”
  被陳汐以如此無視,令得一名太上教紅袍祭祀再也按捺不住,猛地厲聲冰冷道:“孽障!還停下……”
  噗!
  話還沒說完,一道劍氣憑空浮現,猶如奪盡世間鉛華的一抹光,縹緲不可捉摸。
  那名紅袍祭祀的咽喉直接被洞穿出一個血窟窿,眼珠凸起,渾身生機被齏粉,暴斃當場!
  這樣一位帝君境存在,竟是在剎那之間被斬殺!
  哪怕這樣的事情陳汐一路上已經不止做了一次,可當汐在這等局勢下,依舊以一種堅狠凌厲的姿態,冷酷利落的手段抹殺掉對方一名紅袍祭祀時,依舊令得那后方一眾修道者倒吸一口涼氣,瞠目結舌。
  這家伙,殺人未免也太干脆了,連一個招呼都不打……
  那些太上教紅袍祭祀也心一驚,下意識運轉全部修為,祭出各自神寶。
  陳汐動手太快,令他們剛才也是措不及防,沒能來得及阻止這一切,這讓他們皆都驚怒不已。
  又一名紅袍祭祀暴怒出聲:“大膽狂徒,事到如今,竟還執迷不……”
  噗!
  又是一道劍氣閃現,如電如露如夢幻如泡影,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旋即,那名紅袍祭祀同樣在話音還沒落下時,被一劍切斷脖頸,頭顱拋空,血灑如瀑,橫尸當場。
  太可怖了!
  一劍斬一人,劍劍不留情!
  這一切也是刺激得那些太上教紅袍祭祀目眥欲裂,殺機暴涌,哪還會再廢話,他們立刻全部動手。
  轟!
  各種無上道法沖霄,蒸騰神輝,斑斕熾盛,照亮九萬里山河。
  帝君境存在出手,彈指之間,便可焚山煮海,摧星殺月,威勢無窮,更何況現在不止是一位帝君境存在出手,而是一群!
  那等情景,明顯要更恐怖十倍,若是擱在外界,非引發一場滔天災難不可。
  尤為重要的是,那些太上教紅袍祭祀,可不僅僅擁有帝君境存在,還有域主境強者分布其!
  而今他們一起動手,施展各種無上道法,祭出各種神兵道寶,所造成的威力之大,在剎那間,就將這片天地都覆蓋似欲要崩滅塌陷,徹底消亡!
  “不好!”
  “快退!”
  后方,一眾尾隨而來的修道者們目睹這樣驚世駭俗的一幕,頓時都是亡魂大冒,忙不迭朝遠處躲避而去,倉惶到了極致。
  畢竟,這可是三十多位太上教紅袍祭祀一起出手,一旦被那些戰斗余波卷入,絕對是身隕道消暴斃而亡的下場!
  可很顯然,他們的擔心明顯多余了,因為就在他們退避的那一剎那,在那戰場,猛地響起一陣激昂清越的劍吟,振聾發聵,響徹九天十地。
  伴隨聲音,更有一陣沉悶如鼓點的噗噗聲響起。
  旋即,一眾修道者就駭然陳汐縱身敵群,長劍飛舞,潑灑出億萬道劍氣。
  那一剎那,就仿佛天降一場暴烈的劍雨,覆蓋那片天地!
  能夠清楚一種種無上道法被破滅,一件件神兵寶物被斬碎,一個個紅袍祭祀都來不及閃避,就被那如瀑般的劍雨洞穿身軀!
  那劍雨如此之凌厲,又如此之可怖,宛如無堅不摧!
  一串又一串的血花猶如點燃的爆竹般噗噗迸濺,猩紅凄美,綻放在虛空,像一朵朵璀璨的血色煙花。
  這場景還過滲人!
  那可是三十余個紅袍大祭祀,每一個都擁有帝君之威能,甚至不乏域主層次的存在。
  可如今,在陳汐的劍芒覆蓋下,他們卻顯得如此之不堪,如此之無力,猶如紙糊的稻草人,分崩離析,毫無任何掙扎之力!
  血雨滂沱。
  慘叫連綿。
  尸骸不斷倒下。
  這一剎,那里宛如化作一片血腥無比的煉獄,而手執劍箓的陳汐則像一位無情冷酷的修羅王,正在屠戮生機,收割亡魂!
  那些修道者全都渾身僵硬,心涌動出一股莫可名狀的寒流,涌遍全身,讓得他們禁不住渾身哆嗦起來,眼瞳也隨之擴張。
  無法想象!
  他們在這一路上早已見識過多次陳汐的殺人手段,可當在滅殺那些紅袍大祭祀時,依舊如此干脆利落游刃有余時,他們已很難找到任何詞匯來形容此刻內心的震撼。
  他究竟是誰?
  戰斗力又究竟強橫到了何等地步?
  這一刻的陳汐在那些修道者眼,形象一下子變得神秘威嚴冷酷而滲人起來。
  僅僅片刻,劍吟驟停,場已再無一個紅袍祭祀!
  那地上,盡是滲透染紅的血土,堆積的盡是殘肢和白骨,散落的盡是破損而暗淡的神寶。
  唯有陳汐,手持長劍,孑然一人立在其,青山獵獵,長發飛揚,他一只手還兀自抓住夜澤的衣襟。
  渾然不染血,敵人已伏誅!
  場一片寂靜,一眾修道者立在遠處,呆滯無語,似猶自無法相信所這一切。
  而被陳汐拎在手的夜澤,已是被震懾得臉色煞白,腦袋一片空白,嗅著空氣那嗆鼻的濃稠血腥,他忽然生出一股強烈的嘔吐**,臉色變得愈發難。
  他的確是被嚇壞了,陳汐的殺人手段太凌厲,太霸道,群敵人像野草般被無情收割,那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力,讓得夜澤都難以控制自己的心智。
  誰能想到?
  誰能想到陳汐居然能夠如此生猛地滅殺這么多紅袍大祭祀?
  不,這不是滅殺,這是屠殺!
  一種單方面的絕對壓制,絕對碾壓!
  轟~~
  也就在這死一般的寂靜氣氛,極遠處天地,猛地涌來一片烏黑如鉛色的雷云。
  雷云蒸騰,閃爍著可怖的毀滅氣息,瞬息彌漫整個天地,令得空氣都充斥上一股幾欲令人窒息的壓迫之力。
  一剎那,遠處一眾修道者臉色驟變。
  陳汐抬頭,黑眸凝視遠處,沉靜淡漠的清俊面龐上,依舊一如從前那般波瀾不驚。
  轟~~
  雷霆洶洶,隆隆而響,震蕩天地間,聲勢愈發駭人,宛如上蒼在發怒,震爍乾坤。
  在那極遠處的天際,浮現出一道刺目若烈日般的電芒,仔細一襲可以道偉岸的身影正從其逐漸走來。
  他渾身沐浴雷芒電弧,踱步虛空,一步跨出,必有萬千雷霆相隨,時空無法阻擋,經緯亦俯首稱臣,顯得如此之神圣和威嚴。
  他面相俊美,氣度儒雅,雖身披一襲血袍,可舉手投足之間,卻有一種出塵之氣,很是超然。
  “凜冬!”
  所有修道者渾身一震,心涌上出一股大恐怖,凜冬,寥寥兩個字,所代表的,卻是一個冷酷無情的魔鬼。
  一個擁有九星域主修為,坐鎮太蒼神礦不知多少歲月的主宰!
  在他的掌控下,至今未曾有一名被抓來的修道者能夠活著逃離此地,從沒有!
  而今,當冬橫空出現,挾萬千雷霆而至,一眾修道者甚至都有一種抱頭而逃的強烈沖動!
  這就是凜冬的威勢,一種屬于九星域主的威嚴!
  面對凜冬,那家伙又是否能活下來?
  沒有人敢確定。
  這一刻,夜澤更是心如死灰,目光充滿絕望無助,凜冬來了,便意味著死亡!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轉瞬之間便完成,當眾人心生恐懼時,那凜冬已是沐浴雷霆而至。
  “是本座錯怪了他們,不是他們太憊懶,而是這太蒼神礦,多出了一個心狠手辣的異數。”
  凜冬眼眸泛著駭人冷芒,掃視全場,一瞬就判斷出,他的那些屬下都已慘死當場。
  這讓他那儒雅溫潤的俊美臉龐上不禁涌上一抹寒意,目光若鋒利的刃般鎖定在陳汐身上。
  一剎那,無窮殺機從凜冬身上暴涌而出,天地哀嚎,驚擾八方風云!
  “孽障,報上名……”
  凜冬淡漠開口,像在下達旨意的至高帝王。
  可還不等他說完,原本屹立不動的陳汐忽然劈手斬出一劍。
  唰!
  劍氣簡約輕淡,充盈著原始自然的神韻,其簡單,渾然沒有任何威勢。
  可當這一劍斬出,天地宛如靜止,陷入凍結,唯有一縷清越的劍吟在回蕩。
  “嗯?”
  凜冬眼眸一縮。
  他抬起一只修長瑩白的手掌,似欲要將此劍氣攥住。
  “咦!”
  可僅僅一剎,他眼瞳又是一縮,似意識到了什么兇險,掌指間猛地浮現出一道金燦燦的精致青銅盾。
  “不對!”
  眼見那一抹劍氣就要斬來,凜冬臉色又是微微一變,仿佛又意識到了什么不妥。
  他毫不遲疑,下意識地朝一側避開。
  可就在同時,那一抹劈殺而至的劍氣猛地發出一聲劍嘯,度陡然加快,一閃而逝。
  唰!
  刺目之極的劍芒乍現,令凜冬眼瞳也不禁瞇了瞇,心生一股莫名的悸動。
  他感到有些不對勁,可卻說不出哪里不對勁。
  這種細微之極的變數,讓凜冬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不舒服,就像絕對掌控的局面,掀起了一圈不確定的漣漪。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自己小覷了對手?
  這一剎,凜冬心各種念頭如電光石火般閃現。
  噗!
  旋即,他感到一股熱流噴在自己臉上,血腥滾燙,他猛地低頭,這才發現,一具無頭身軀正在墜落……
  一瞬,凜冬徹底色變!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