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084 那些師兄師姐們

那一具無頭尸體……竟是自己的?
  當凜冬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只覺腦袋嗡的一聲似要炸開,無比的劇痛猶如潮水般,折磨得他的意識都寸寸崩潰。
  他發出怒吼:“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聲音中,透著無比的憤恨、惘然和不甘。
  凜冬著實無法想象,這才剛開戰,對手僅僅只劈出一道劍氣而已,自己怎會就這樣被斬掉頭顱了?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位九星域主!只差一步就足以踏足道主之境!卻居然連一道攻擊都抵擋不住?
  這怎么可能?
  難道對方是一尊真正的道主境存在?
  不!
  凜冬在出動之前,曾仔細感知查探過對手的氣息,雖然深淺,但他絕對敢保證,對方肯定不是道主!
  可既然不是道主,對手戰斗力怎會如此可怖?
  放眼整個上古神域的九星域主強者,又有誰強大到讓自己連一招都無法抵擋?
  凜冬想不明白,他因驚恐而惘然,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這件事,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凜冬修行至今都不知有多少歲月了,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等詭秘而駭人的事情。
  并且很顯然,這也注定是凜冬最后一次歷經這樣的事情。
  因為……
  就在他發出那一聲怒吼之后,腦海僅存的一絲意識已經崩潰,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所有知覺!
  ……
  血雨紛紛,無頭尸骸早已墜地,凜冬那一顆頭顱則被陳汐拎在手。
  凜冬那面龐上,兀自殘留著臨死前的驚恐和惘然,眼瞳擴張,面頰扭曲,顯得滲人無比。
  凜冬死了!
  死在了陳汐一劍之下!
  之前,他橫空出現,挾萬千雷霆而至,熾盛浩瀚,神圣無量,宛如天地之主宰。
  那等神威,那等掌控一切的姿態,令全場所有修道者都感到驚恐,甚至恨不能抱頭而逃。
  可如今,卻在陳汐一劍之下,一瞬之間,他已尸首兩分,橫死當場,甚至臨死時,都沒能察覺到自己是如何被殺死的……
  這一切,都顯得如此之不可思議,如此之駭人聽聞!
  場氣氛死寂,鴉雀無聲,空氣兀自氤氳著濃稠的血腥氣息,仿似在訴說著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并非幻覺。
  可眾人依舊很難在短時間內接受這一切,他們神色怔怔,同樣因震驚而感到惘然。
  原本在他們潛意識里,陳汐想要從這太蒼神礦離開,幾乎是沒有任何希望,因為以往發生的許多例子皆都證明,任何試圖逃跑的,最后都會被無情鎮殺,無一例外。
  可出于一種的心態,或者說來自內心深處的一絲念想,讓得這些修道者都想要,這次欲要從太蒼神礦逃出去的家伙究竟是誰,又有多大的能耐。
  他最后……又能堅持多久才會被鎮殺?
  于是,他們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追在陳汐身后。
  隨著一路前行,他們這才發現,陳汐比以往那些家伙都要厲害一些,也更強勢霸道!
  他幾乎是一路堂堂正正前行,勢如破竹地沖殺,從沒躲避,也從沒有猶豫一次。
  就像一道射出去的箭矢,鋒利凌厲,無堅不摧!
  一路上,那些修道者也都被這一幕幕所震驚,逐漸開始改變對陳汐的甚至有不少人已開始生出一絲希望,不再對陳汐此次行動那么悲觀……
  然而,這一切改變,在那三十余名太上教紅袍祭祀出現之后就戛然而止。
  因為那可是三十多位帝君境以上的存在!單憑陳汐一人,如何能與之抗衡?
  可結果卻是出乎他們所有人意料,那三十多位紅袍祭祀竟猶如紙糊一般,被陳汐獨自一人無情屠戮!片甲不留!
  這一切,給那些修道者造成了無比的震撼,甚至都已忍不住開始幻想,這一次,陳汐或許真的可以從這太蒼神礦殺出去?
  不過,現實卻給那些修道者澆了一盆冷水,凜冬出現了!這位無情冷酷的九星域主,儼然如同一場夢魘,給那些修道者心留下了太多陰影和恐怖。
  凜冬的出現,讓他們徹底感到惶恐,感到絕望,下意識里認為,哪怕陳汐戰斗力再強橫,也勢必會被凜冬無情鎮壓!
  可結果……
  他們預想的激烈戰斗沒有出現,預想陳汐被鎮壓的場景也沒有出現,甚至,他們都來不及去一切,凜冬便被斬斷了頭顱!
  太快了!
  一劍,一剎那,一位威勢滔天的九星域主就身首異地,橫死當場,那等一幕,簡直震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直至此時,那些修道者都沒能從這一幕所造成的強烈沖擊清醒過來。
  ……
  “凜冬……真的死了!”
  許久之后,才有人喃喃出聲,打破了沉寂。
  “死了,這魔鬼終于死了,多少年了,我都以為這輩子注定無法從這魔鬼的陰影逃脫,誰曾想,他就這樣死了……”
  有人激動,幾欲喜極而泣。
  “一劍,了斷一位九星域主的命!那位前輩的修為究竟已經恐怖到了何等地步?”
  也有人驚嘆,目光盡是崇慕。
  “凜冬一死,我們也自由了!哈哈哈哈哈。”
  許多人都大笑,大聲宣泄著心積壓許久的怨氣和苦悶,他們皆都是被太上教抓捕而來,充當苦力的生活令他們簡直生不如死,而今終于線逃生的曙光,心焉可能不激動了。
  “嗯?那位前輩呢?”
  忽然,一道聲音引起了所有人注意,他們這才發現,不知何時起場早沒了那位前輩的身影。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一名修道者唏噓,“只是可惜,我們都不曾知曉這位前輩的來歷,著實遺憾。”
  “別愣著了,快趁此時機逃吧,發生這等大事,勢必會驚動太上教,萬一被他們的援兵趕來,咱們誰也別想離開了!”
  一語驚醒夢人,那些修道者們登時都顧不得唏噓感慨,一窩蜂般朝遠處逃竄而去。
  只是在他們心,恐怕這輩子都忘不了陳汐斬殺凜冬的那一劍……
  那一劍,堪稱無雙!
  ……
  太蒼神礦核心區域,那一座古老而恢弘的宮殿依舊屹立在那里,只不過其主人卻已不在人世。
  宮殿,陳汐佇足在一個書架前,那堆積滿滿的一張張神皮卷軸。
  嘩啦啦~
  一張張神皮卷軸被打開,映現出神血書寫的一行行字,上邊所記載的,皆都是這些年來太蒼神礦的天道秩序變化。
  陳汐這才終于確定,這太蒼神礦的確是距離源界最近的地方,而那“封神天”的力量也的確是一直在監視源界!
  并且很顯然,太上教主恐怕也早已知道了源界的存在,否則斷不可能派遣凜冬這樣一位九星域主坐鎮這里,卻僅僅只是為了紀錄和觀察這里的天道秩序變化。
  宮殿另一側,夜澤臉色蠟白,蹲坐在地上,一副心有余悸,怔怔不語的模樣。
  這家伙殺了凜冬!
  這家伙殺了凜冬!
  心,不斷重復著這一句話,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減輕他心所遭受的震撼沖擊力。
  或者說,夜澤從沒想過,陳汐居然真的成功了,居然真的從千軍萬馬殺出一條血路,摘掉了敵酋之首級!
  這一切都宛如一場血腥而不可思議的夢,讓夜澤至今都無法徹底清醒過來。
  “嗯?”
  這時候,陳汐忽然皺眉出聲,令夜澤渾身都禁不住打了一個激靈,下意識道:“怎么了?”
  “沒事。”
  陳汐頭也不回隨口道,他正在翻開一張神皮卷,上邊赫然寫著,在三年多前,太蒼神礦的天道秩序曾發生了一場驚世異變,猶如被什么東西激怒,降下可怖的威壓。
  也就在那時,太上教圣祭祀虛陀道主駕臨,命令凜冬將這一切消息封鎖,旋即便匆匆而去。
  若陳汐沒有記錯,三年多以前,正是自己被這虛陀道主追殺,從而誤入到源界的時候。
  換而言之,當時他和冥進入源界時,曾引起了這“太蒼神礦”的天道秩序的異變!
  “虛陀道主已經清楚了這件事,甚至這封神天也察覺到了自己和冥進入到了那源界……”
  陳汐眼眸瞇了瞇,他不清楚這個結果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影響,但絕對談不上好了。
  旋即,陳汐又發現,在那一張神皮卷最后一處位置上,標注著一行殷紅刺眼的字跡——
  “這天下,要亂了!”
  寥寥六個字,陳汐心莫名其妙地一緊,想起之前從夜澤口得知的消息,說如今的上古神域,已是兵荒馬亂,烽煙四起,連帝域五極這等超然勢力都無法置身事外,被卷入其……
  “這一切,該不會和自己進入源界有關吧?”
  意識到這一點,連陳汐自己都感到有些荒謬,上古神域的禍亂和自己有關?
  這哪能不荒謬!
  陳汐下意識地就想要否認這個推測,可心去是有著一絲無法揮去的陰影。
  “我們……何時離開?”
  這時候,夜澤忽然出聲,打斷了陳汐的沉思。
  “現在。”
  陳汐深吸一口氣,袖袍一揮,一片神火涌現,將那一個堆滿神皮卷軸的書架焚化一空。
  必須得立刻離開這里了!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