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85 見色忘義

臨走前,陳汐在這一處宮殿查探了一圈,果然就搜羅到了堪稱海量的寶物。
  那些寶物堆積如山,幾乎都是罕見珍稀之極的神材,擱在外界,這寶物的每一件都可以賣出一個天價!
  想想也是,凜冬身為一名九星域主,又坐鎮在這太蒼神礦多年,所搜羅到的寶物自然多不勝數。
  而能夠被他這等人物的寶物,也根本不可能有一件普通貨色了。
  當然,相較于這些寶物,陳汐最,無疑是從凜冬尸骸上搜刮到的三件先天靈寶。
  一件銅鐘。
  一條青藤鞭。
  一柄雷芒流竄的電錘。
  皆都是屬于先天神寶的珍品,用來孕養和提升劍箓的品質再適合不過了。
  如今的劍箓威力,已堪稱是強大之極,尋常先天靈寶根本無法與之相比,可對如今已晉級為八星域主的陳汐而言,劍箓的威力依舊需要再提升一些,才能夠把自己的戰斗力徹底發揮出來。
  “喏,這是給你的一些補償。”
  陳汐澤臉色蒼白,兀自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不禁啞然,隨手就拿出一些寶物,丟給了對方。
  “這是?”
  夜澤一愣,一頭霧水。
  “精神補償。”
  陳汐拍了拍他肩膀,“畢竟,這一路上讓你擔驚受怕的,也是我有些欠考慮了。”
  夜澤臉色登時變得精彩起來,心悲憤莫名,這補償可真夠羞辱人的!自己什么時候擔驚受怕了?嗯?
  心雖不忿,但夜澤還是乖乖把那些寶物都收起來,在陳汐這個殺人如麻的屠夫面前,他可不敢去表達自己的不滿。
  “你又要做什么?”
  夜澤猛地陳汐又像拎小雞似的把自己拎起來,不禁驚叫道。
  “自然是離開。”
  陳汐隨口道,他們已經來到了大殿央,這里地面有一處晦澀的圖案,代表著這是一座挪移神陣。
  “可是你能不能先把我放……”
  夜澤著急道,他可是受夠了被人拎著而無法掙扎的感覺了。
  嗡~
  可不等他聲音落下,挪移神陣已經被陳汐開啟,伴隨著一陣奇異轟鳴,瞬間將他們兩人挪移離開,消失不見。
  “又是這樣——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些!?”
  大殿,響起夜澤那充滿不甘的哀嚎,旋即就沉寂下來。
  ……
  大地上,空寂冷清,凜冬那一具無頭尸骸躺在地上,一股股血水流淌而出,染透地面。
  嗡!
  突然,一縷血光從凜冬尸骸沖出,直上九霄,顯得詭秘而神秘。
  轟!
  僅僅一剎那,整個天穹都劇烈翻滾起來,可怖的天道秩序化為一道道灰色的神鏈,不斷在天地間狂舞。
  山岳開始傾塌大地開始龜裂時空為之紊亂經緯為之破滅,可怖的浩劫天災,像一道怒嗥的颶風,開始在整個太蒼神礦肆虐。
  慶幸的是,那被抓來充當苦力的修道者們早已提前逃之夭夭,否則若還留在這里的話,注定會被這一場可怖的天災滅殺了。
  轟隆隆~~
  最終,這一片仿若無垠,被天道秩序完全籠罩的太蒼神礦,在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徹底崩滅,化為一片虛無。
  誰也沒有注意到,就在太蒼神礦消失之前,那異象叢生的天幕上,有著一道漠然無情冷酷的眸,一閃而逝。
  ……
  幾乎是同時,太上教。
  太上無量天,響起一道充斥無上威嚴的聲音——
  “太蒼神礦覆滅了,那個陳汐已經獲得了源界之心,從源界重返回來!”
  “吩咐下去,不必對此子動手,本座要讓他能夠活著參與到那一場即將在數百年展開的‘護道之戰’!”
  ……
  星空璀璨,熠熠生輝,神秘而美麗。
  當熟悉的景象,熟悉的氣息,陳汐忍不住長長松了口氣,終于回來了……
  從混沌母巢離開,到被追殺,進入源界,再到太蒼神礦輾轉,最終返回到這熟悉的星空,一晃已是數十年過去。
  這點時間對修道者而言,暫得不值一曬,可對陳汐而言,卻已經是歷經了諸多變遷。
  他被虛陀道主追殺得差點殞命,也在源界見識了諸多秘辛,最為重要的是,他終于明白,原來自己以往所修行的地方,蒼穹上覆蓋著的是一種名為“封神天”的天道秩序!
  “這是哪里?”
  好半響,陳汐才開口問道,這一刻,他已經松開了拎著夜澤衣襟的手。
  “等我”
  夜澤飛快拿出一個宛如羅盤似的黃銅色寶物,略一查探,就驚道:“東極域!這可是上古神域最東邊的一處域境,從這里前往帝域若不借助域界傳送陣,起碼得需要三年之久。”
  “若是我帶你趕路又需要多久?”
  陳汐沉吟道。
  夜澤這才猛地意識到,身邊這位可是一個一劍劈殺了一位九星域主的家伙,而自己剛才估算的時間,則是依照自己的修為來衡量的……
  “呃,應該需要幾個月吧?”
  夜澤不確定道。
  “幾個月?這可有些慢了,罷了,抓緊時間趕路就是了。”
  陳汐皺了皺眉,當即決定立刻全趕路,爭取在最短時間內返回神衍山宗門。
  他消失數十年之久,如今上古神域又發生驚變,烽火連天,都不知道神衍山如今的狀況究竟如何了。
  “等等。”
  夜澤忽然道。
  “怎么了?”
  陳汐瞥了他一眼。
  “前輩,您……能不能告訴我您的來歷?”
  夜澤猶豫道。
  “你還擔心我把你綁架了?”
  陳汐一眼就這家伙似乎對自己有些不放心。
  夜澤訕訕:“前輩別誤會,我只是想要牢記您的大恩大德,待來日有機會好好報答一番。”
  陳汐揮手道:“報答就不必了,你只需帶我前往帝域就足矣。”
  頓了頓,陳汐道:“我名陳汐,來自神衍山。”
  “原來是陳汐前輩……”
  夜澤正說著,猛地尖叫道:“等等,你說什么?你叫陳汐?來自神衍山?老天!你居然就是那個陳汐?”
  聲音透著無比的驚訝和激動,似難以置信。
  “趕緊走吧。”
  陳汐目光不經意掃了一眼后方星空,就已再次抓住夜澤,渾身暴涌出一片紫金神輝,轟然挪移時空而去。
  “你真的是那個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不可能,我聽聞你前些年才從混亂遺地返回,那時候的你才剛踏足域主境吧?怎么現在都變得如此強大,連九星域主凜冬都不是你的對手?”
  “你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你倒是說話啊……”
  一路上,盡是夜澤那吃驚的叫聲,他似乎太激動了,也似乎無法相信這一切,未免就有些話嘮。
  ……
  “陳汐!”
  “原來那位前輩,居然就是那位名震天下的神衍山親傳弟子!”
  “可是……他戰斗力何時竟變得如此逆天?當年和他一起進入混亂遺地的孔悠然石禹夜辰雨九岳等人,如今才不過擁有二星域主境左右的修為,而他……居然已經可以在一劍之間滅殺一位九星域主了!這怎么可能?”
  “像這等人物,若是要隱瞞,根本不必假冒他人的身份,換而言之,那人必然是陳汐無疑了!”
  “可是,他究竟獲得了怎樣的曠世機緣,才能夠讓修為在如此短時間內臻至這般駭人的地步?”
  “陳汐……陳汐……沒想到,救出咱們所有人的,竟是來自神衍山的親傳弟子。”
  就在陳汐剛帶著夜澤離開不久,在他們原先所在的那片星空,嘩啦一下,出現了許許多多的身影。
  他們赫然就是同樣從太蒼神礦逃出的那些修道者!
  并且很顯然,之前陳汐和夜澤的對話,也被他們聽入耳,故而才會發生一陣陣驚嘆聲。
  沒多久,他們便紛紛散去。
  相信隨著這些修道者們返回上古神域各大域界,有關太蒼神礦發生的一切也都會被傳播開來。
  到時候,有關陳汐的一切又不知要引起何等大的轟動和波瀾了。
  ……
  半個月時間匆匆而過。
  在夜澤的指引下,陳汐已經穿梭過了足足數十個浩瀚廣袤之極的域界,橫跨了一重重宙宇星空。
  一路上,陳汐幾乎是從未曾歇息過,不過即便如此,他也保持著極為巔峰的體力狀態。
  一切都源于他那八星域主地步的渾厚修為,且還不是其他尋常八星域主能夠媲美的。
  畢竟,這世上又有哪個八星域主能夠像陳汐那般,一劍劈殺一位成名已久的九星域主的?
  “你不是說,如今上古神域正爆發禍亂,到處都是兵荒馬亂烽火連天的場景嗎?”
  這一天,陳汐忽然皺眉開口,一路挪移至今,他倒也見了不少廝殺和戰斗,可都是一些小打小鬧,規模并不大。
  “或許,戰火還沒有蔓延到這邊,畢竟咱們可是從上古神域最東邊的區域返回的。”
  夜澤想了想,飛快答道。
  他如今已經徹底確認了陳汐身份,一路上對陳汐再無任何戒備,相反還極為尊重,不止是因為陳汐曾將他從那太蒼神礦救出來,還因為他的堂兄夜辰和陳汐的確是莫逆之交的好友。
  陳汐哦了一聲,便繼續朝前挪移而去。
  不過很快,他就再次佇足,眼眸如電般,霍然望向遙遠處星空,好半響才喃喃道:“還真是說什么來什么,果然是一場大禍亂……”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