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86 喪心病狂的念頭

極遠處的地方,是一片浩瀚星系,形似芭蕉葉,點綴著億萬星辰。
  依照夜澤所指點的路徑,那一片星域名“黑風”,是連通“墨斗域境”的唯一通道。
  而他們想要在最短時間內抵達帝域,就必須進入墨斗星域,而很顯然,想要進入墨斗星域,就勢必要橫渡這一片黑風星系。
  擱在以往,黑風星系極為熱鬧鼎盛,匯聚著無數生靈于此,可如今,那里卻化為了一片戰場!
  一場覆蓋了整個黑風星系的戰爭,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
  轟隆隆~~
  無數的神寶猶如隕落的流星,呼嘯沖撞在那黑風星系中。
  一種種無上道法釋放,熾盛若炸開的烈日,不斷在那里盛放。
  密密麻麻的修道者,猶如黑壓壓的烏云,吶喊著在那里沖鋒陷陣,掀起一片腥風血雨。
  這絕對是一場浩大無比的戰爭!
  血腥。
  殘忍。
  參與戰爭的雙方,皆都是擁有毀天滅地之威能的神境強者!
  他們數目龐大,宛如兩支軍隊,廝殺不斷、上演著生與死的交替,血與火的交鋒。
  他們以整個黑風星系為戰場,以自身滔天神威掀起漫天血腥!
  殺!
  那里時空塌陷、星辰爆碎、狂暴的氣流肆虐,令天地都為之色變。
  殺!
  一具具尸骸隕落,血雨滂沱,慘叫連天,這一刻,眾生如螻蟻,生死不由己。
  殺!
  那里宛如化作修羅場,血腥彌漫、煞霧滾滾、慘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就是戰爭,屬于神境存在的戰爭!
  以一座浩瀚星系為戰場,上演的是一幅幅宛如煉獄的血腥場景,這一刻,生命如草芥!
  ……
  陳汐以往經歷了不知多少的戰斗,也見識了不知多少的血腥畫面,可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一場浩大的戰爭場面。
  一方星系,匯聚萬千修行星球,其中不知盤踞了多少的修行門派,更不知棲居了多少億萬的生靈。
  而如今,這樣一片星系卻淪為一片戰爭之地,在這等情況下,不知會有多少無辜生靈被卷入其中,淪為戰爭中的一縷亡魂!
  擱在以往的上古神域中,像這等規模的戰爭絕對不會發生了,因為一旦爆發這等規模的大戰,都不知會給多少生靈帶來覆滅性的打擊,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誰也無法承擔其責任。
  可如今,這樣的事情就在眼前發生了!
  上古神域果然開始亂了……
  陳汐心中喃喃了一聲,說不出是悲是怒,只感覺心里憋得慌,像被塊壘堵住了胸腔。
  陳汐不是悲天憫人之輩,可當目睹這一場一場無情戰爭,一想到在這等時候,不知有多少生靈在倉惶絕望中殞命,他心中極為不是滋味。
  這一切,究竟是誰之錯?
  為何又會發生這等規模的戰爭?
  “看到了吧,這就是戰爭,早在數年前,上古神域便已經開始動蕩,再不復以往的平靜,并且……無論是誰,恐怕都已難以阻止這一切發生,或許用不了多久,整個天下都會陷入戰火中,兵荒馬亂,生靈涂炭!”
  一側的夜澤唏噓不已。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的神色已是變得淡漠,一對如淵黑眸中更是涌動著一抹駭人之極的冷冽光澤。
  鏘!
  一縷劍吟響起。
  夜澤渾身一顫,霍然抬頭,就看見陳汐不知何時已騰空而起,渾身彌漫著一縷縷熾烈耀眼之極的紫金神輝。
  他長發飛揚,手執漆黑古樸的劍箓,周身紫金氣氤氳,峻拔的身姿被一股神圣偉岸氣息所覆蓋。
  “你……”
  夜澤正欲開口,就看見一抹粗大通天的劍氣,被陳汐一斬而出!
  唰!
  劍氣璀璨、若盛大無量的光,速度并不快,但卻有一種足可以令億萬眾生敬畏的無量氣勢,磅礴而浩瀚。
  此劍之威勢,簡直宛如一抹沖破黑暗的光,橫跨星河,碾壓時空,以一種滔天之勢,朝那極遠處的黑風星系斬下。
  轟~~
  天地爆鳴,可怖的劍氣遙遙而去,驚動這片星空!
  一剎那,正在黑風星系各個區域中激烈廝殺的的無數修道者,皆都齊齊悚然一驚,停下手中動作,霍然抬頭。
  然后,他們就看見一道橫亙星空而至的無量劍氣,正自天穹斬殺而下!
  那等威勢,似可以把他們所有人輕易撕碎!
  幾乎下意識地,交戰雙方無論敵我,皆都駭得亡魂大冒,倉惶朝遠處閃避而去。
  “逃啊!”
  “該死!難道是道主境存在出手了?”
  “好恐怖!”
  驚恐的尖叫聲從黑風星系中不斷響起,能夠清楚看見,那一場激烈無比的浩大戰爭,竟是被這一劍之威所震懾,令得那些浴血廝殺的修道者皆都閃避不已。
  這是何等驚世的一劍?
  一方星系,廣袤無垠,一場戰爭,匯聚無數修道者,可在這一刻,竟皆都被這一劍之力所震懾!
  戰爭,不得不中斷。
  修道者們,倉惶閃避。
  偌大一方黑風星系中央,那一抹劍氣緩緩而降,劈出一道筆直無比的星空道途來!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所有參與戰爭的修道者都已呆住,感受到一種大恐怖,剛才這一劍若是落在自己身上……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就在這死寂一般的氣氛中,陳汐周身彌漫紫金神輝,踱步而至。
  他行走在那一條被開辟出來的筆直星空道途上,神色漠然而沉靜,周身彌漫神圣氣,顯得偉岸而懾人。
  當看見他的身影,那分布在附近的一眾修道者皆都愈發驚懼,宛如看見一位至高主宰駕臨,心中敬畏到了極致。
  他是誰?
  為何要插手這一場戰爭?
  沒有人清楚,也沒有人敢問詢,甚至都不敢心生一絲的不滿!
  就在這種死寂的氣氛中,陳汐身影在其中一處區域佇足,抬手一抓,一艘足有十多丈長的寶船被抓攝過來。
  陳汐目光看去,就看見那寶船狹小的空間中,足足擁擠了數百人!
  他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修為都極為低弱,甚至還有一部分孩童根本還未曾開始修煉。
  但他們的臉上卻寫著同樣一種表情,那就是驚恐、惘然、無奈和一絲對求生的渴望!
  不用猜,陳汐也清楚,這定然是一艘逃生用的寶船,這些擁擠在寶船中的人們,必然是為了逃開這一場戰爭,可惜最終依舊不免卷入進來。
  一場原本不屬于他們的戰爭,卻毀了他們生存的地方和希望,他們……何其無辜?
  “叔叔,能不能不殺我們?”
  一名稚童忽然弱弱開口,小臉上寫滿了希冀。
  “閉嘴,你不要命了!”
  一名中年驚慌,一把捂住小孩的嘴,似唯恐陳汐動怒,滅殺了他們。
  “我送你們一程。”
  陳汐見此,心中愈發堵得慌,他沒有遲疑,袖袍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著這一艘寶船,轟然劃破時空,朝極遠處的星空中挪移而去,轉瞬就消失不見。
  “你剛才出手,該不會就僅僅是為了救他們吧?”
  一側的夜澤怔怔道。
  何止是他,附近一眾修道者也都感到荒謬,這可是戰爭,哪能不死人的?
  “有何不可?”
  陳汐皺了皺眉。
  夜澤苦笑道:“你可知道像他們這樣遭受戰亂的生靈有多少個?數以億計!單憑你一個人,又能救得了幾個?”
  “既然被我碰上了,那就得救,救一個也是救!”
  陳汐平靜道。
  “那你可知道,你這時候能救得了他們的命,可當你離開了,他們依舊不免會繼續遭受戰亂波及!”
  夜澤硬著頭皮說道,“直白點說,你所做的都是沒有意義的事情,除非你能把整個上古神域的戰亂結束了。”
  話中意思很明顯,憑你的力量是無法阻止這一切的,所以就別再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了。
  “哦,是么。”
  陳汐對此不置可否,他目光冷冽,掃視十方,從那無數修道者身上掃過,最終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滾!”
  寥寥一個字,宛如驚雷,激蕩覆蓋整個黑風星系!
  所有參與戰爭的修道者皆都渾身一哆嗦,旋即如蒙大赫般,倉惶朝四面八方逃竄而去。
  剛才陳汐那一劍,徹底碾碎了他們心中斗志,驚恐不安之極,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哪還不趕緊逃命了。
  “說一句你不愛聽的話,我敢保證,當咱們離開之后,那些家伙便會再次卷土重來,哪怕他們不來,也會換做其他人前來。”
  夜澤飛快說了一句。
  “你相信不相信,這一場禍亂遲早會結束的?”
  陳汐沉默片刻,忽然道。
  夜澤一愣,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我相信。”
  陳汐自己作答,言辭平靜,卻透著一抹決然。
  說罷,他便帶著夜澤繼續朝前方挪移而去。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陳汐他們一路上遇到了一場又一場規模浩大的戰爭,甚至有的戰爭浩大到讓一方宙宇都陷入戰亂。
  這一切血淋淋的事實無不證明,如今的上古神域的確亂成了一團,風雨飄搖。
  這一路下來,陳汐心境也是越來越沉重,越來越沉默寡言,誰也不知道他心中究竟在想著什么。
  ——
  PS:今天一更,思路亂糟糟的,牽扯到完本最后階段的一個大劇情,不知從何下手了,很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