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88 光陰如梭

今天的神衍山顯得格外熱鬧。
  就在一眾師兄弟抵達之后,陸續有其他的身影也紛紛趕來,或者稱呼陳汐為小師叔祖,或者稱呼陳汐是小師叔,或者也稱呼為小師弟。
  顯然,這些都是來自神衍山三祖師聞道真一脈的傳人。
  原本陳汐還以為如今上古神域動蕩,神衍山也不可避免被卷入其中,宗門中的師兄弟只怕大多數都早已被派出外界,誰曾想,當自己返回之后,竟遇到了這樣一番熱鬧的場景。
  這是怎么了?
  陳汐心中有些疑惑,最讓他留意的是,大師兄巫雪禪、以及唐閑并沒有在人群中。
  他們……又去哪里了?
  ……
  熱鬧的時光總是容易流逝,在確定陳汐的確是安然返回山門之后,沒多久,神衍山一眾傳人相繼散去。
  離央帶著陳汐前往山巔一處殿宇中走去。
  “大師兄呢?”
  路上,陳汐忍不住問道。
  “正在和太上教斗法。”
  離央隨口道,“你回來的路上想必已經了解到,如今的上古神域已經是動蕩一片,禍亂不斷,由于這一場浩劫牽扯極大,連咱們神衍山也無法置身事外。”
  頓了頓,她繼續道,“在這等情況下,巫雪禪、唐閑兩位師兄早在前些年便已經被帝舜祖師和聞道真祖師召喚過去,開始了一場和太上教的無聲較量。”
  陳汐皺眉道:“這一切究竟是因為什么?”
  離央佇足,負手凝視天穹,半響才說道:“這次禍亂的原因并非人力所引起,而是這天道!”
  “天道?”
  陳汐心中一震。
  “不錯,就是它。”
  離央那明凈靈秀的玉容上泛起一抹嚴肅之色,“就在數年前,整個上古神域中的天道秩序發生異變,不再像以往那般平靜,甚至帶著一絲狂暴的味道,時常會降下一些可怖天災。”
  “在這短短幾年中,起碼有數十萬修道者在破境晉級時,遭遇到意外的天譴而殞命,更有分布在上古神域內的數百座宙宇中爆發浩劫,徹底覆滅一空。”
  “這在以往,可是從未曾發生過的異變!”
  說到這,離央星眸中泛起一絲奇怪之色,“帝舜和聞道真兩位祖師曾親自推演過這一場異變,最終卻只能確定一件事。”
  陳汐忍不住問道:“什么事?”
  “上古神域有史以來最莫測的一場劫數要徹底爆發了!”
  離央一字一頓,聲音中透著一抹沉重。
  “劫數?有史以來最莫測?徹底爆發?”
  陳汐心中也不免有些驚疑,“這一場劫數究竟是因何事引起?”
  “不清楚。”
  離央搖頭,“這上古神域數年前還是一派平靜,可如今已到處是災禍不斷,風雨飄搖,著實令人費解。”
  聽到這,陳汐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自己在太蒼神礦中的一些揣測,想起了“源始天”和“封神天”之間的恩怨,想起了自己體內的“源界之心”……
  這一切異變,該不會真的和自己進入源界有關吧?
  陳汐怔怔,一時竟是出神了。
  “小師弟?”
  見陳汐久久不言,離央不禁疑惑掃了他一眼。
  “哦,我沒事。”
  陳汐猛地從紛雜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一場異變而已,你不必太過在意。”
  離央溫聲笑道,“不過話說回來,如今太上教借助這一場禍亂又開始興風作浪,甚至把觸手伸到了咱們神衍山、女媧宮、道院等勢力中,不過有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在,短時間內,咱們神衍山倒是不至于會被這禍亂影響了。”
  “可以后呢?”
  陳汐忍不住道,“太上教乃天道門前一走狗,如今天道異變,必然會讓太上教的一切行動如虎添翼,若任由這一場禍亂持續爆發下去,那后果可不堪設想。”
  離央怔了怔,凝視陳汐許久,笑嘆道:“小師弟,你的確變了,以前的你,可從會考慮這些事情的。”
  陳汐啞然,心中也是感觸良多,當年的自己,哪知道什么是天道,什么又是天道異變。
  而如今,自己已經是八星域主,進入過末法之門,見識過混沌母巢,也闖蕩過源界,正因為經歷太多,故而看問題的高度也變得不一樣了。
  “小師弟,我只能告訴你,這一場劫數誰也不知道會在什么時候結束,但若是如此持續下去,我們神衍山……的確有可能會出現覆滅的危險。”
  離央深吸一口氣,神色罕見地變得復雜,喃喃道,“天道之下,眾生為螻蟻,想要阻止這一切,何其渺茫啊。”
  當聽到神衍山最終也極有可能會在這一場劫數中覆滅這句話,陳汐心中猶如被重錘狠狠砸了一記,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他沉默許久,才說道:“小是姐你放心,我保證神衍山不會覆滅的!”
  聲音平靜中透著一股堅定。
  “你保證?”
  離央莞爾,哪怕知道陳汐是在安慰自己,她心中也是頗為受用,笑道,“小師弟,我已經聽大師兄說過了你在混沌母巢中的事情,如今你既然已經安全返回,就專心開始修煉,提前為參與那‘護道之戰’做準備吧。”
  頓了頓,她繼續道:“至于外界的風風雨雨,咱們神衍山只要還屹立不倒,你就完全不必理會。”
  陳汐皺眉道:“難道參加那護道之戰還能比捍衛神衍山的安危還重要?小師姐,我如今已是八星域主,完全有能力為宗門分憂了。”
  離央踮起腳尖,拍了拍陳汐肩膀,笑道:“好了,我承認小師弟你現在修為厲害行了吧,比我都高出好幾頭呢,可真了不起。可你如今還不是道主,當我們神衍山真正出現危難時,能夠擁有一戰之力的,可只有擁有道主境修為才行。”
  “可是……”
  陳汐皺眉,不等他說完,就被離央打斷,“這是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和巫雪禪、唐閑兩位師兄一起做出的決定,小師弟,你莫非以為他們做出的決定是錯的?”
  陳汐連忙搖頭。
  “其實你應該清楚,他們既然要你靜心修煉,為護道之戰做準備,必然是認為這件事比其他事情都要更重要。”
  離央認真幫陳汐分析了一番,“所以,小師弟你還是把心思放在此事上才是最重要的。”
  陳汐沉思許久,最終無奈苦笑不已。
  談話時,兩人已來到山巔那一處古老殿宇前,來到這里,離央便止步,說道:“小師弟,從今日起,你便在此地修行吧,若無緊要之事,沒有誰會來叨擾你的。”
  陳汐點了點頭,在這等情況下,他還能多說什么?也只能接受這一切安排了。
  離央忽然伸開雙臂,從抱住了陳汐,柔聲道:“小師弟,你不必為此糾結,當以后咱們神衍山真的出現危機時,我希望,你會是力挽狂瀾的那個人!”
  柔軟的嬌軀貼體,一縷幽香沁入鼻端,暈化在心底,這一刻陳汐心中各種雜念消褪,變得平靜,變得前所未有的堅定。
  他沒有出聲,只是在心中默默道:“我一定會的……”
  半響后,離央松開抱住陳汐的雙手,抬頭凝視著陳汐那清雋而堅毅的面龐,笑道:“快去吧,大殿中可還有不少人在等你。”
  陳汐登時一怔,該不會是葉琰、老白、阿涼他們吧?
  就在他一愣神之際,離央已是悄然而去,空氣中兀自有著一縷幽香飄渺,逐漸變淡,化為虛無。
  ……
  吱呀~
  古老的殿宇大門被推開,當陳汐踏步進入其中,果然就看見葉琰、老白、阿涼早已等候在那。
  只不過大殿中還多出了一個讓陳汐意料不到的人,當看見她時,陳汐心中不禁涌出一抹驚喜。
  只見那人一襲黑裙,鵝頸修長雪白,烏黑濃密的長發被一支木簪隨意斜插了個髻,盤墜腦后,露出一張清麗脫俗,恬靜純美的面龐。
  她隨意坐在那里,就宛如一抹流云般自然,渾身散發著一股令人舒適自得的恬適氣息。
  當殿門被推開,當看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出現時,她也不禁抬頭,旋即一對皎月似的眸子一亮,霍然起身。
  “流晴你……醒了?”
  陳汐驚喜出聲,跨步而至,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讓自己惦念擔憂了多年的女子。
  這女子自然就是甄流晴。
  當初她遭受“黑巫神蠱”陷入昏迷中,宛如活死人般,久久無法蘇醒過來,也是幾經波折,才被陳汐以“巫之印”中的傳承之力將那“黑巫神蠱”的力量驅除。
  只不過當時陳汐因為要前往混沌母巢,并未曾得知甄流晴能夠何時醒來。
  而今看見她就這樣俏生生地出現在自己面前,陳汐哪能不振奮喜悅了。
  “嗯。”
  甄流晴也是驚喜莫名,唇角暈染笑意,可是被陳汐那灼熱的目光盯上時,她反而有些吃不消,禁不住低下螓首,聲音細若蚊蚋似的嗯了一聲。
  陳汐見此,也不禁笑起來。
  “哼,老祖之前怎么說來著?這小子一看到美人,就肯定會忘了咱們的存在,這就叫見色忘義,你們說呢?”
  一側的老白很不悅地嘀咕了一聲。
  阿涼一下子飛到陳汐耳廓邊緣坐下,這才脆聲道:“胡說,公子才不是見色忘義。”
  至于葉琰,只是聳了聳肩,道:“別問我,我可不想摻合進來。”
  ——
  PS:一點麻煩事提前解決了,不必再熬夜凌晨更新了,這感覺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