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90 且慢

聞言,陳汐眼瞳不禁一縮,一個只有踏足終極道途的修道者方才有資格進入的神秘區域?
  這又是哪里?
  縱觀整個上古神域,還有這等神秘的所在嗎?
  甄流晴溫婉清麗的白皙面龐上泛起一絲復雜:“正是因為我師尊發現了這一處神秘所在的具體位置,才招來了這一場殺身之禍,可惜他老人家至死都沒能親眼去看一看那一片神秘區域內究竟是什么樣子。”
  陳汐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
  甄流晴看了一眼陳汐,忽然道:“你可知道你師尊去了哪里?”
  我師尊?
  陳汐心一震,這自然代表的是神衍山之主伏羲!
  早在很久之前,陳汐還在三界修行時,他就已經知道神衍山之主伏羲因為某個不可說的緣故,飄然離開神衍山,至今未曾歸來。
  陳汐偶爾也會好奇,自己這位一直未曾謀面的師尊究竟去了哪里?為何直至如今也未曾有他的一點消息?
  而今,當聽到甄流晴的話,讓得陳汐幾乎是脫口而出道:“該不會是去了你所言的那一處神秘之地吧?”
  甄流晴點了點頭:“應該如此,不止是神衍山之主伏羲,包括女媧宮主道院院長神院院長太上教主乃至于一些和他們地位相當的恐怖存在,都進入到了那一片神秘之地。”
  陳汐心又不禁一震,那處神秘地方究竟藏著什么,竟會吸引如此多通天巨擘進入其?
  該不會也和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有關吧?
  不對!
  肯定不會如此簡單了。
  陳汐仔細一想,混亂遺地同樣也和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有關,但卻沒能吸引這么多大人物前往,兩相對比,便可以神秘之地是何等之不凡了。
  “那神秘之地究竟在哪里?”
  一想到這,陳汐已是禁不住問出聲來。
  “三界。”
  甄流晴并未隱瞞,直言道,“當初我師尊之所以一直隱居在那玄寰域的不可知之地,便是為了查探這一處神秘所在,否則以他老人家的修為,早已可以進入這上古神域修行了。”
  “三界……”
  當聽到這個熟悉無比的地方,陳汐不禁一陣恍惚。
  在從前,他一直都沒有感覺到三界有什么獨特之處,甚至在剛進入上古神域時,還聽到許多修道者不屑地將三界稱呼為低等位面,宛如垃圾廢墟般的存在。
  可當他修為一步步精進,了解了更多的事情之后,這才發現,三界和自己以往所了解的完全不同,也更不是其他修道者口的低等位面!
  太初觀那位神秘的娘娘曾言,放眼天下,唯有三界才存在輪回之所,故而像卿秀衣像五師兄李扶搖像石禹他們在輪回轉世時,也只能進入三界進行。
  換而言之,這上古神域都找不出輪回之所在!
  直至后來進入末法之門,在了解了前八個紀元的更迭變遷之后,陳汐這才明白,這世上能夠歷經整整八個紀元的興替,而延存到如今的,除了河圖,還有三界!
  換而言之,無論是上古神域無論是那前八個紀元,皆都誕生于三界混沌!
  這一系列事實,也都進一步證明了三界存在的獨特之處。
  同樣,當年大師兄巫雪禪也曾和陳汐說起過,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之所以都會在三界延存著一股道統,同樣也是因為三界擁有著許多獨特的東西。
  哪怕是掰指頭算一算整個天下曾誕生過的通天巨擘,也都能界是何等之超然。
  像蒼梧神樹螞蟻至尊混沌神蓮第三任幽冥大帝伏羲女媧太上教主等等存在,可皆都是誕生于三界!
  最關鍵的一點就在于,無論是現如今的“封神天”,還是那“源始天”,可同樣也都誕生于三界混沌!
  這一切,已經足夠證明三界有多么的古老,又是多么的神秘和不可思議。
  而今當聽到甄流晴說出那一個神秘之地就位于三界,陳汐在震驚之余,想一想也就理解了,這本來就是情理之的事情。
  “可那一處神秘地方究竟在三界哪里?”
  陳汐深吸一口氣,壓制下心紛亂的思緒問道。
  “不可知之地。”
  甄流晴將一塊玉簡隨手遞給陳汐,“這上邊有我師尊所留下的一些有關那一塊神秘之地的線索。”
  陳汐接過玉簡,喃喃道:“不可知之地……果然是不可知的所在……”
  不可知之地,被玄寰域一眾修士譽為人間界的“小仙界”,分布著許多神秘而古老的道統。
  像羽化凈土像大禪林寺像白鹿書院像道缺真人和甄流晴所在的一元宗……但更多的,卻是一些無門無派的古老道統。
  那些道統多的有數位傳人,少的甚至只有一個人!
  可無論是一人,還是數人,所掌握的皆都是一種完全不同的修行力量,可想而知有多神秘。
  像道缺真人所在的一元宗,在混沌初開之際,可是能夠和女媧宮抗衡的存在!
  這些都是陳汐在玄寰域修行時所知道的有關“不可知之地”的消息和傳聞。
  如今仔細一想,陳汐這才發現,自己還是小覷了“不可知之地”的一切!
  這讓他平生一種感慨,以往是山,水,而如今則是是山,是水。
  山和水其實沒變,變得只不過是自己對那山水的理解罷了。
  甚至,這一刻陳汐還想起,當年自己父親陳靈鈞同樣也是借助“不可知之地”羽化凈土的力量,方才能夠悄無聲息地偷偷潛入到仙界!
  那時候,父親陳靈鈞恐怕早已恢復了屬于輪回轉世前的記憶,而前世的他可是混沌母巢陳氏宗族的領袖,是一位曾參與過“護道之戰”的道主境存在!
  或許,當初父親陳靈鈞也知道那“不可知之地”的不凡之處,故而才會以這種方式進入仙界?
  越想,陳汐越感覺以往許多不了解的東西,都被很快捋清楚,梳理出了許許多多有價值的線索。
  同樣,以往有些片面的了解也被打碎推翻,產生出了一些新的想法和認知。
  “不過,現如今的你哪怕擁有這塊玉簡,恐怕很難再重返三界了。”
  甄流晴嘆息道。
  “這是為何?”
  陳汐挑眉道。
  “三界的天道秩序不允許,或者說,對三界天道秩序而言,整個上古神域任何一位神境強者所擁有的力量,都已超出了三界承載力的極限,故而自古至今,能夠從這上古神域重返三界的也是屈指可數。”
  甄流晴輕聲解釋了一番,“你仔細想想就會明白的,若是可以隨意往來三界,三界恐怕早已被上古神域融合吞并了。”
  “這倒的確是。”
  陳汐若有所思道,“不過既然當初大師兄巫雪禪他們可以返回三界,秀衣和石禹能夠在三界轉世重修,我師尊太上教主女媧宮主他們能夠進入你所說的神秘之地……這一切都說明,想要重返三界也并非是沒有辦法的。”
  話音還沒落下,大殿外突然響起一道溫和的聲音:“正是如此。”
  旋即,大殿門戶被推開,走進來一個滿頭雪發,面容清奇,神態溫和如玉的男子。
  他赫然是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
  “大師兄!”
  陳汐起身,驚喜道,他聽離央說如今大師兄巫雪禪和唐閑師兄都被召喚,和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一起在和太上教斗法,還以為短時間內無法再得見巫雪禪,沒曾想,巫雪禪竟是在這一刻出現了。
  “大先生。”
  甄流晴也起身,躬身行禮。
  巫雪禪走進來之后,笑著示意兩人不必客氣,調侃道:“我原本早早已抵達,可一見到你們倆相談甚歡,也不忍打擾,故而就留在了外邊,于是就不小心聽到了你們的話,你們可不要怪我品行不端。”
  陳汐擺手道:“哪會,師弟我對大師兄的到來正求之不得呢。”
  巫雪禪笑了笑,略一沉吟,就說道:“小師弟,如今天道異變,天道秩序規則狂暴之極,變數頻發,現在可不是重返三界的時候。”
  陳汐忍不住道:“那究竟什么時候才是重返三界的最佳時機?”
  巫雪禪想了想,道:“或許等你從‘護道之戰’返回的時候吧。”
  “那大師兄可知道不可知之地的那一處神秘之地?”
  陳汐繼續問道。
  “知道,那里是三界混沌誕生的地方,號稱‘萬道母地’,埋藏著一些三界混沌的本源秘密,只是那里太過兇險,連我也沒有把握能夠在其存活下來,故而一直未曾踏足其。”
  巫雪禪坦言道,毫不避諱地說出連他也不敢貿然進入那里。
  這讓陳汐不心凜然,清楚那有著“萬道母地”之稱的神秘之地比自己所了解的要更為可怖!
  “那師尊他們進入其,又究竟是為了尋找什么?”
  這一刻,陳汐想起了已經飄然離去多年的師尊伏羲,想起了同樣進入那萬道母地的女媧宮主太上教主等通天大人物。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