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91 巧遇

巫雪禪想了想,道:“這件事我也沒法回答你,或許等你擁有進入那萬道母地的力量時,便可以了解其中的緣由了。”
  陳汐無奈聳肩:“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巫雪禪略一沉吟,道:“小師弟,我聽小師妹說你此次從混沌母巢返回時,曾進入過那源界?”
  陳汐點了點頭,這并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巫雪禪眼眸一亮,帶著一絲期待道:“那你在其中可有什么獨特的際遇?”
  際遇?
  陳汐有些怔然,但還是耐心道:“大師兄,若說際遇的話,我感覺整個源界中的一切都顯得頗為獨特。”
  說著,他便把在源界中的一切見聞一一和盤托出,毫無隱瞞,對于大師兄巫雪禪,他也根本沒有隱瞞的必要。
  聽完這一切,巫雪禪神色變得微微有些奇怪,沉默思忖了許久,這才說道:“果然,源始天的秩序規則至今也未曾從沉寂中恢復過來。”
  陳汐訝然道:“大師兄也知道源始天?”
  話一出口,陳汐就知道自己這個問題有些多余,大師兄巫雪禪既然能說出這一番話來,必然是早已清楚了那源界的存在。
  巫雪禪笑了笑,沒有再對這個話題多說什么,只是叮囑陳汐:“小師弟,既然古源王將那源界之心交給了你,你可務必要好好保管此物,說不定……”
  話沒說完,陳汐便說道:“說不定有朝一日,可以用來當做對付封神天的殺手锏?”
  巫雪禪明顯怔了怔,眼眸中罕見地泛起一抹復雜,有驚訝,但更多的是欣慰,同樣還有一絲隱隱的擔憂。
  好半響,他才說道:“小師弟,再沒有完全準備之前,莫要再跟任何人談及此事。”
  原本陳汐說出那一番話,就是為了試探一下大師兄巫雪禪的反應,如今聽到這一番回答,正中了他的心懷。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大師兄放心便是。”
  巫雪禪笑著點了點頭,旋即便長身而起,道:“小師弟,那你就安心修煉吧,告辭。”
  陳汐連忙起身相送。
  ……
  “大先生的確是一位君子般的人物,待人寬厚,胸襟廣博,了不起的很。”
  見陳汐送走巫雪禪返回來,甄流晴禁不住感慨了一聲。
  她蘇醒過來的這些年一直呆在神衍山中,也對虧了巫雪禪的悉心照拂,讓她不至于產生什么疏離之感,反而愈發喜歡上了神衍山這個宛如世間凈土般的地方。
  “是啊,這些年我雖闖出了不少名堂,可我很清楚,若沒有大師兄的照拂,我恐怕很難走到今天這一步。”
  陳汐聞言,也不禁想起了這些年發生的一些事情。
  “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報答大先生。”
  甄流晴認真道。
  陳汐頓時莞爾,道:“說報答就太客氣了,不過我很期待有朝一日能夠幫得上大師兄的忙,甚至……”
  “甚至什么?”
  甄流晴好奇道。
  “甚至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像他如今這般,去照顧他。”
  陳汐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當然,也包括神衍山所有的同門。”
  “你一定可以的。”
  甄流晴星眸盈盈,柔聲道,她尤其喜歡陳汐這種重情重義的秉性,但讓她偶爾苦惱的也是這一點。
  至于為什么,問一問和陳汐有著許多羈絆的那些女人就知道了……
  ……
  從那天起,陳汐開始閉關修煉。
  外界的動蕩和禍亂,都仿佛再和他無關。
  距離護道之戰開始尚有四百余年時間,對陳汐沖擊九星域主而言,時間顯得頗為充裕。
  畢竟,因為擁有諸多紀元烙印的緣故,已讓他在域主境中完全沒有了晉級上的壁障。
  換而言之,陳汐只需按部就班地參悟和煉化掉那一塊塊紀元烙印,足可以讓自己修為在短時間內輕松晉級至九星域主地步。
  不過陳汐卻不敢有絲毫懈怠。
  護道之戰,是一場發生在封神之山上的曠世之決,所參與的修道者也皆都是來自混沌母巢中最為強大的先天神祗!且每一個都擁有著不弱于九星域主的威能!
  先天神祗,原本就在先天底蘊上碾壓其他修道者一頭,再加上參與護道之戰的皆都是來自混沌母巢中各大部族中的最頂尖的強者,可想而知屆時護道之戰開啟時,競爭會變得何等殘酷。
  最重要的是,這一場盛會是在封神之山上拉開帷幕的!
  封神之山,距離天道最近的地方,傳聞那神秘無上的“封神之榜”便橫亙于其上。
  亙古至今,能夠踏足其上目睹其真正面容,起碼得是道主境存在!
  而對陳汐而言,封神之山無疑是一個兇險之極的地方,那里是距離“封神天”最近的地方,更是整個護道神族所捍衛的一片禁區。
  在這等情況下,擁有河圖和源界之心的陳汐,明顯要承擔著更多不可預測的壓力。
  甚至一旦他身上的秘密被暴露出來,那恐怕根本就無法從封神之山上活著回來了!
  這才是陳汐最為忌憚的地方。
  不過忌憚歸忌憚,無論是為了破境晉級道主境,或者是為了完成和陳氏老祖陳太沖的約定,陳汐還是必須得去。
  甚至在陳汐看來,這一次前往封神之山,若是順利的話,說不定還能夠讓自己窺伺到有關“封神之山”的更多秘密!
  而這同樣也是令陳汐心甘情愿參與護道之戰的原因之一。
  ……
  十年后。
  陳汐煉化“魂之印”,徹底掌控屬于魂之紀元的文明傳承之力,自身實力也是隨之水漲船高,突破晉級至九星域主地步!
  十年,上古神域災禍頻發,局勢愈發動蕩,到處杜氏天災**,生靈涂炭的場景,許許多多古老之極的宗族、門派都遭受波及,徹底湮滅。
  這一切,陳汐渾然不知。
  在晉級九星域主地步后,他一邊繼續錘煉穩固修為,一邊將心思轉移在了修煉道心、參悟劍道境界上。
  也是抵達九星域主境之后,讓陳汐憑生一種前所未有的感悟——想要晉級道主之境,單憑外力已很難辦到!
  換而言之,無論是那些還未被煉化的紀元烙印,還是其他一些天地瑰寶,都只能起到輔助作用,而無法對陳汐沖擊道主境有任何實質性的突破作用。
  這一切都讓陳汐意識到,想要盡快晉級道主境,顯然必須要把握住參加護道之戰這一場無上機緣。
  道主,已是傲立在上古神域金字塔尖峰的存在,放眼天下都堪稱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擱在帝域中,擁有一位道主境老古董坐鎮的宗族,都已經可以跨入頂尖勢力的行列中,有此便可想而知道主境是何其之超然。
  即便是在神衍山這等帝域五極勢力中,道主境強者的數目也只不過是一小撮罷了。
  物以稀為貴,人同樣如此,能夠踏足這等超然至高地步的,億萬生靈中恐怕都找不出一個出來!
  如今天道異變,天下大亂,災禍頻發,眼見一場浩劫席卷整個上古神域,能夠留給陳汐靜心修煉的時間顯然已經變得愈發緊湊起來。
  更殘酷點說,說非有神衍山的庇護,如今的陳汐都根本不可能像眼下這般能夠靜心修煉,而不必理會外界的風風雨雨了。
  陳汐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哪怕已晉級九星域主地步,哪怕已擁有了參與護道之戰的資格,也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松懈。
  現如今的他,擁有九星域主修為之后,短時間內已很難再有所突破,但這不代表著他的戰斗力無法再進一步提升。
  例如提升劍箓品質、淬煉道心修為、參悟劍道修為……皆都可以從不同方面令他的戰斗力不斷提升。
  ……
  在閉關靜修的第一百年。
  陳汐道心修為從《原始心經》的第六鍛地步突破至第七鍛,盤踞在道心中的那一道身影已從一名稚童蛻變成為了青年模樣,和陳汐樣貌完全如出一轍。
  這道身影,就是道心的力量,代表著心之秘力,對于陳汐持久戰斗有著不可估量的益處。
  同時,大師兄巫雪禪傳來消息,上古神域中的禍亂已經徹底爆發在每一塊區域中,幾乎每天都會有無數性命消失在天災**中。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場禍亂的力量終究是不可避免地燒在了帝域那些頂尖勢力以及永恒世家身上,一時之間,整個帝域也徹底亂成一片,掀起諸多腥風血雨!
  ……
  在陳汐閉關第二百年。
  陳汐的劍道修為突破至劍皇六重境,戰斗力再次得以蛻變。
  上古神域中依舊是征戰不斷,災禍連連,許多古老道統、頂尖勢力為了生存,不得不開始選擇陣營,以此尋求庇護。
  而身為帝域五極的神衍山、女媧宮、道院、神院、太上教無疑成為了諸多勢力最為心儀的投靠對象。
  一時之間,整個帝域中風云色變,原本固有的格局徹底被打破,諸多勢力劃分陣營,逐漸開始形成新的格局和秩序。
  其中,以“替天行道”自居的太上教無疑是在這一場禍亂中獲益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