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93 格局

古老殿宇中,陳汐長身而起。
  咔嚓!
  已經如綢布般拖延在地上的烏黑長發被陳汐隨手一抹,便斬斷了大半,而后隨意在齊肩的頭發在腦后一盤,束成一個馬尾,露出一張清俊堅毅的面龐。
  這張面龐上眼眸幽邃若淵,浩瀚似星空,仿若有無窮宙宇、萬千大道運轉于其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一抹令人心悸的威嚴。
  他隨意立在那,峻拔的身影若一株青松盤踞崖岸,挺秀卓然,巍峨不可撼動,似已超然于天地萬物。
  這便是閉關四百余年之后,晉級九星域主地步,劍道修為臻至劍皇七重境,道心修為臻至《原始心經》第八鍛層次的陳汐!
  擱在如今的上古神域中,也足可以稱得上是一位霸主巨擘,威勢無量!
  “你這些斷落的頭發可是難得無比的稀罕神材,若是遺落外界,恐怕非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不可。”
  大殿中響起冥那清淡如水的聲音,帶著一絲調侃的味道。
  陳汐轉過頭,就看見冥坐在一側,正抬著螓首,用一對純凈漆黑的瞳在打量自己,弧線美麗的瑩潤唇角泛著一抹笑意。
  陳汐不禁啞然,冥的話倒是不假,這些斷發看似細微,可都是從他身上生長出來,每一根發絲中都蘊藏著驚人的氣血之力,以及一縷縷若有若無的大道神韻!
  僅僅一根頭發的韌度,都堪比是神兵利刃!
  這么一大捧斷發加在一起,擱在其他修道者眼中的確和一些曠世神材沒什么區別。
  “打算要出發了?”
  冥也起身,伸展了一下那修長綽約的腰肢,她面龐有一種古典精致的圣潔之美,眉如青黛,眸似寶石,配上此刻她那慵懶的模樣,展現出一種驚心動魄的美。
  早在陳汐閉關的第十個年頭,冥便已經徹底修復了體內傷勢,從靜修中恢復了過來。
  原本在得知陳汐已帶她返回神衍山時,冥還微微有些不自在,她獨自一個人在無垠歲月中漂泊了太久,早已習慣了孑然一人獨來獨往。
  之前之所以能夠接受陳汐的存在,并且和陳汐一路結伴而行,也大抵是出于一種尋覓終極道途的心思,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她已經逐漸接受了身邊有一個陳汐的事實。
  可這并不代表冥可以和其他人相處了。
  她那孤傲超然的性情,以及一個人漂泊多年的經歷,注定她不可能會擁有很多朋友。
  甚至,她感覺自己能夠接納陳汐這一點,都堪稱是一個美麗的意外。
  至于以后,冥可不打算再接納除陳汐之外的第二個……“朋友”了。
  嗯,應該是朋友吧?
  冥有時候也搞不清楚自己和陳汐的關系,但她已經懶得多想這些,只要她并不抗拒陳汐在身邊就足夠了。
  幸好,這數百年時間中陳汐一直在閉關,也并未跟冥引薦神衍山上的其他同門,這讓冥才打消了心中的抗拒,一直呆在了這座宮殿中。
  看似有些無聊,可冥并不這么感覺,她和陳汐一樣,同樣很享受這種無人打擾的安靜時光。
  “如今距離那護道之戰開啟僅僅剩下數十年時間,單單是此去混沌母巢中的路途上,都需要耗費多年歲月,也是時候出發了。”
  陳汐說到這,忍不住問冥,“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我可不敢保證這次行動會否出現一些兇險和意外。”
  在他看來,冥若是能夠留在神衍山上自然是最好的,有師門照拂,自不會出現什么風險。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冥幾乎是毫不猶豫答道,神情平靜,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這讓陳汐不禁怔了怔,好半響才笑道:“也好。”
  冥看了看陳汐,猶豫許久,最終還是低聲道:“我不是故意糾纏著你,只是習慣了一個人獨處,無法長時間留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若你離開了,我……就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了。”
  聲音越來越低微,冥那圣潔美麗的面龐上罕見地流露出了一絲惘然和傷感。
  這讓陳汐心中不禁一緊,微微有些心疼。
  這個孑然孤峭的女子,從上個紀元的覆滅中開始獨自漂泊,橫跨無垠星系,越過重重黑暗,一路追尋那縹緲之極的終極道途。
  如今,她終于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一絲希望,若這時候突然讓她留守在一片陌生的環境中,的確會很難適從了。
  陳汐很理解這種感覺,年少時候他被整個松煙城譏笑為掃把星,讓得他性情不知覺中變得沉默而木訥,有時候同樣也會很抗拒和陌生人接觸。
  “別多想,我答應過幫你一起找到終極之路,在這之前自不會丟下你一人。”
  陳汐笑著拍了拍冥的肩膀,這種安撫人的親密的舉動,卻是令得冥渾身微微一僵,旋即就放松下來,一對漆黑純凈的眸子深處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歡喜,一閃即逝。
  ……
  冥不愿見陌生人,陳汐也不勉強,獨自離開了大殿。
  “已準備妥當了?”
  一處洞府中,當看見前來拜訪的陳汐時,巫雪禪似已知曉來意,笑著問道。
  “嗯,差不多了。”
  陳汐點點頭。
  “那便出發吧。”
  巫雪禪顯得頗為灑脫,沒有任何耽擱,便帶著陳汐走出了洞府,臨離開前,自然要和神衍山上的一眾同門一一辭別。
  只是唯獨令陳汐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前往混沌母巢參加護道之戰,只有大師兄巫雪禪會陪著他一同前往。
  “唐閑師兄呢?”
  路上,陳汐忍不住問道。
  “他正在陪同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一起對抗太上教。”
  巫雪禪隨口道,“當然,他此次不和我們一起前往,也是為了避嫌,畢竟他出身混沌母巢中的唐氏部族,而你則要代表陳氏宗族出戰,和我們在一起的話,終究不免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陳汐道:“原來如此。”
  說到這,巫雪禪卻似是想起什么,神色變得有些奇怪,嚴肅中帶著一絲遲疑,半響才說道:“小師弟,你應該清楚你和那些護道神族不一樣,他們從誕生的那一刻起,便是為了捍衛天道威嚴,若非他們從不摻合上古神域中的事情,其實他們和充當天道走狗的太上教也沒什么區別。”
  陳汐挑眉道:“大師兄,你的意思是?”
  巫雪禪笑了笑,那一對淡然的眸子深處卻是泛起一抹冷冽肅殺之色:“我只想告訴你,若在護道之戰中遇到什么不測,完全不必顧忌太多,當殺則殺!”
  陳汐心中一震,意識到這一次護道之戰似乎比自己預想中還要復雜一些。
  “對了,你唐閑師兄還讓我帶給你一句話。”
  巫雪禪說道。
  “還請師兄明示。”
  陳汐好奇道。
  “若是在護道之戰中碰到來自唐氏部族高手的侵犯,也完全不必客氣,寧殺不赦,他是不會怪責于你的。”
  巫雪禪笑道。
  陳汐眼眸瞇了瞇,道:“那唐氏部族的強者若知道我和唐閑師兄的關系,理應不會故意找我麻煩吧?”
  巫雪禪搖頭:“你唐閑師兄當年可是負氣逃出了唐氏部族,時至如今,那唐氏部族中也有不少人記恨著此事。”
  頓了頓,他認真看著陳汐,道:“既然這句話是你唐閑師兄所言,你就不必再拘泥這些,無論是誰,若和你作對,就把他當做敵人來對待,萬萬不可猶疑不決。”
  陳汐想了想,最終點頭應承下來,至于他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耗費了足足一炷香時間,陳汐才和神衍山中的一眾同門一一辭別完畢,當然,也少不了和老白、阿涼、葉琰他們辭別。
  對于陳汐這次離開,眾人自是頗為不舍,最終還是在巫雪禪的干預下,方才在眾人的不舍中把陳汐給帶走了。
  嗡~
  一座挪移神陣泛起晦澀而奇異的波動,億萬符文閃爍其中,猶如一片光雨在飄曳,甚至絢麗。
  挪移神陣前,巫雪禪、陳汐、冥已等候在那里。
  對于冥的存在,陳汐早已告之了巫雪禪,巫雪禪也并不奇怪,只是當得知冥是來自上個紀元的時候,巫雪禪這才忍不住多留意了冥一眼。
  “這女子即便是在上個紀元中,來歷也定然不簡單,小師弟你可要心中有數才行。”
  這就是巫雪禪對冥的評價。
  陳汐自然也清楚這一點,能夠駕馭著屬于上個紀元的氣運爐鼎,橫跨無垠歲月而延存至今,這本身就足以證明冥的來歷很不可思議。
  不過陳汐相信冥,并非是因為對方曾救過他一命,而是因為通過這么長時間的接觸,讓他很清楚冥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陳汐也相信,自己是斷然不會看錯冥的。
  而在巫雪禪面前,冥一直保持著沉默,神色雖平靜,可陳汐還是能夠感覺到冥有些不自在,似乎很難融入這種氛圍。
  這讓陳汐也沒辦法,只能找一些話題和冥聊天,試圖稍稍緩解一下她心中的情緒。
  “走吧。”
  眼見挪移神陣已徹底被啟動,巫雪禪當即笑著朝其中行去。
  “且慢。”
  就在此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從遠處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