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094 了然于心

陳汐扭頭就見一道清麗的倩影出現在不遠處。
  那人一襲白裙飄逸出塵,膚如凝脂,肩若刀削,一頭烏黑柔順的長發垂落腰際,她星眸燦然,櫻唇紅潤,額頭光潔而瑩白,玉容清麗無匹。
  望著她,就猶如位從畫走來的仙子,如夢似幻,那份傾國傾城的美麗,簡直不似世間能夠擁有。
  這女子實在太美麗,美得令這片天地都暗淡無光,驚艷歲月,令世間都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陳汐目光一下子睜大,似有些難以置信。
  就連正準備進入挪移神陣的巫雪禪一幕時,也不禁微微一怔,旋即就若有所思地汐一眼,神色變得有些奇怪。
  “小師姐?”
  好半響,陳汐才回過神來,吃驚出聲。
  那女子挑起精致白皙的下巴,驕傲地嗯了一聲,旋即就惡狠狠瞪了陳汐一眼:“見過我么?再這對眼珠摳出來!”
  陳汐神色一滯,有些訕訕,他剛才的確被驚到了,哪會想到慣常喜歡女扮男裝的小師姐離央,居然會恢復女子打扮?
  尤其是,當離央穿上一襲圣潔白裙,將一頭秀發披散下來時,那美麗的模樣,簡直可以造物主的完美杰作來形容!實在是美的找不出一絲的瑕疵,讓人面對她時,都禁不住會生出自慚形穢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這還是陳汐第一次見到小師姐離央如此打扮,的確是太過驚艷了。
  汐這般模樣,離央似微微有些得意,可當汐身邊的冥時,她頓時秀眉一皺,踱步來到了冥身邊。
  在離央抵達時,冥僅僅只是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她不喜歡和陌生人接觸。
  不過即便如此,當央那清麗無匹,飄然出塵的模樣時,心也不禁有一絲微微的訝然,似沒想到這神衍山上竟會有這等集美麗靈秀智慧于一體的女子了。
  而當聽到陳汐稱呼對方為“小師姐”時,冥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家伙的師姐,怪不得這么漂亮。
  旋即,冥就不再多想,她本就是那種孤峭孑然的性情,這世上能夠吸引她的東西可不多。
  尤其是,她同樣是女人,對這種美麗的抵抗力明顯要強于陳汐。
  只是令她意外的是,陳汐這位“小師姐”竟是主動來到了她面前,以一種審視般的目光在打量著她。
  這讓冥心微微有些排斥,一對如墨黛眉也不禁微微皺起,一對漆黑純凈的眸子里已帶上一絲冷意。
  一一幕,陳汐頓時心一驚,他不清楚小師姐這時候來此要做什么,可當央居然找上冥時,還是讓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擔心。
  巫雪禪似乎一些什么名堂,唇角已是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雙手抱臂,玩味似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似乎感覺很有趣。
  “我是離央,陳汐的師姐。”
  就在氣氛有些沉寂,甚至有著一絲絲緊張的時候,離央忽然微微一笑,星眸明媚,貝齒瑩白,竟是主動介紹了一下自己。
  冥明顯也有些意外,但最終還是從唇輕輕吐出一個字:“冥。”
  言簡意賅,沒有一個字的廢話。
  “冥?”
  離央清眸泛起一抹虛幻的光,燦然若星,“我記住了,你可一定也要記住我的名字。”
  聲音清靈悅耳。
  說著,她就已轉過身,面向有些發怔的陳汐,沒好氣道:“小師弟,還愣著做什么,趕緊走吧!”
  “呃。”
  陳汐猛地清醒過來,逃也似的竄進了挪移神陣,他也說不出為何會如此緊張,甚至有些莫名的心虛……
  “小師妹,告辭。”
  巫雪禪笑了笑,跟離央示意了一下,也隨之進入了那挪移神陣。
  而就在冥正欲跟隨著進入時,耳畔忽然傳來一道清悅的聲音,“記住了,以后你若想和小師弟湊在一起,可要先問一問我同意不同意。”
  冥渾身不易察覺地僵了一下,便加快腳步進入到了挪移神陣,不用回頭她也知道,這話是來自離央之口。
  只是讓她疑惑的是,為何陳汐的小師姐會和自己說這樣一番話?
  “大師兄,小師弟,冥,你們保重~”
  離央笑吟吟立在挪移神陣外,揮著白皙的手和他們辭別。
  嗡~
  一陣晦澀奇異的波動驟然從挪移神陣轟鳴而起,陳汐他們的身影也是隨之消失不見。
  只是,當那挪移神陣運轉的那一剎那,一道傳音也是涌入離央耳:“小師姐,別多想哈。”
  登時之間,原本正自笑吟吟揮手的離央神色猛地一滯,一張清麗無匹的玉容上泛起一抹惱羞之色。
  “這該死的臭小子!竟敢偷聽我說話!等下次回來一定要讓他好哼!”
  好半響,離央狠狠揮了揮拳頭,咬牙切齒嘀咕了一陣,有些悻悻地負手在背,轉身而去。
  “唔,得回去換衣服了,不能被其他人這般打扮,否則非羞死人不可……”
  “呃,不對,這次還被大師兄……完了完了,這下他一定誤會了,可惡!都怪小師弟,走便走了,為何要帶一個女人,害得我鬧出這等笑話出來,還被大師兄給知道了……”
  滿懷心事的離央渾然沒有發現,一路上早已有不少目光這一切,一時不知驚掉了不知多少下巴。
  整個神衍山上,誰見過離央恢復女子打扮?
  沒有!
  ……
  ……
  和上次離開神衍山前往混沌母巢一樣,幾乎是幾個呼吸之間,陳汐他們便被挪移傳送到了一片浩瀚星域。
  “走吧,據我所知,距離護道之戰開始已剩下不足三十年,我們得提前趕往陳氏宗族。”
  巫雪禪目光一掃四周,便正要帶著陳汐和冥一起全趕路,也就在此時,他眼瞳驟然微微一瞇,朝一側星空
  嗡~
  幾乎是同時,那一片星空泛起一陣轟鳴,衍化出一道時空隧道,旋即從走出數道身影來。
  那為首的身影佝僂,面龐上皺紋密布,顯得蒼老無比,赫然竟是太上教圣祭祀虛陀!
  當人時,陳汐和冥的眼眸齊齊變得淡漠冰冷起來,想起了上次從混沌母巢返回時,被這老東西追殺的慘痛經歷。
  但很快,陳汐的注意力就被虛陀身邊的那名男子吸引過去。
  在虛陀道主身邊,分別有著一男一女,那女子則一襲彩裙,肌膚勝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搖曳多姿,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萬種風情,不過陳汐并不認識。
  讓陳汐意外的是那名男子!他一襲黑衣,面容英俊冷酷,渾身上下盡是冰冷肅殺之氣,居然是冷星魂!
  當年在帝域五極所舉辦的論道大比上,這冷星魂被譽為是最有希望奪得第一名的人選,但最終敗在了陳汐手。
  只是讓陳汐心驚疑的是,他可是清楚記得,當年在混亂遺地的時候,是他親手殺死了冷星魂,為何現在這家伙又出現了?
  難道冷星魂沒有徹底死去?
  不可能!
  陳汐還記得他殺死冷星魂時,動用的可是終結之力!不止是齏粉了對方的神魂,更是將對方尸骸也徹底毀去,絕無一絲還生的可能!
  可為何他現在又出現了?
  仔細一汐心又是一凜,因為眼前這冷星魂竟已擁有了九星域主的威能!
  且觀息,竟是隱隱有境界圓滿之征兆!
  這是怎么回事?
  自己晉級度如此之快,完全得益于紀元烙印和源界之力幫助,可這冷星魂呢?
  他明明早已被抹殺,如今不止死后重生,甚至連修為都一下子突破至九星域主地步,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一剎那間,陳汐心念頭叢生,幽邃若淵的黑眸也不禁微微瞇了起來。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轉瞬之間便完成,當那虛陀道主帶著冷星魂和那一名彩衣女子出現之后,便把目光齊齊來。
  “沒想到,竟在這里能夠碰到大先生,可真是巧啊。”
  虛陀道主皮笑肉不笑道,他那渾濁的眸子不經意一掃巫雪禪,就落在了陳汐身上。
  一剎那間,他目光一抹精芒涌現,吞吐不定:“還有這小家伙,咱們可又見面了!”
  “虛陀,我聽說上次我那小師弟從混沌母巢返回時,差點糟了你的毒手?”
  巫雪禪不著痕跡地擋在了陳汐和冥身前,神色淡然開口,那一對古井不波的淡然眸子里已是涌上一抹冷冽。
  “唉,年齡大了,就越來越糊涂了,有些事可真記不清楚了。”
  虛陀道主的嘆息聲沙啞而低沉,令人心寒。
  “哦?那要不要我幫你回憶回憶?”
  巫雪禪神色愈發淡然,眼眸星云閃現,宙宇幻滅,懾人之極,那滿頭如雪白發無風自動,與此同時一股令這片星空都幾欲崩滅的恐怖氣息悄然彌漫而開。
  “大先生稍安勿躁。”
  虛陀道主揮手,慢條斯理道,“若是你我打起來,哪還有功夫帶這些后生晚輩前往那混沌母巢參加護道之戰?”
  此話一出,讓陳汐他們皆都心一震,太上教也要去參加這一場護道之戰?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