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097 決斷

天地無垠,沉沉若灰。
  一道身影負手而立,周身流溢億萬秩序規則神鏈,渺渺冥冥,無上無量。
  另一道身影盤膝坐地,低矮瘦削,平淡無奇,可卻擁有無限巍峨之氣息。
  前者,便是太上教主。
  后者,便是道院院長柳神機。
  這兩位,可都是堪稱是通天無上的巨擘,在古今歲月不知留下多少傳奇的大人物!
  “柳匹夫,你明知道即便毀了你這具意志之軀,也無法對你產生多大影響,又何必在此時談論生死?”
  太上教的聲音縹緲低沉不含一絲感情波動,充斥無上威嚴。
  “起碼此時殺了柳某人,足可以令道院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柳神機淡然一笑,平平無奇的瘦削面容上古井不波,“只是可惜,你眼下還很難辦到這一步。”
  哧啦哧啦~
  兩人交談時,一縷縷天道秩序神鏈化為光影,從天而降,若奔雷似的落在柳神機身上,卻僅僅只能迸濺起一連串的光雨火花。
  柳神機似渾然沒有注意這一切,自顧自說道:“或者,你可以選擇和紀星棠一起聯手,或許可以在十年之內辦到這一步,只是依照柳某人推斷,你們同樣不敢如此冒險,畢竟,神衍山和女媧宮還在虎視眈眈。”
  太上教主一直靜靜聽著,并未打斷,直至柳神機說完,他這才淡漠道:“你說的不錯。”
  柳神機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嘲諷:“你此次該不會是為閑談而來吧?”
  太上教主不答,他踱步上前,隨意坐在一處虛空,在他眸子里,無窮天道秩序宛如繁密的星空在循環,泛著神秘的光。
  沉默許久,太上教主才開口道:“在咱們這些老家伙,就屬你柳匹夫最平庸,也最頑固,偏偏卻能夠修煉到這等地步,著實讓本座意外。”
  柳神機笑了笑道:“承蒙夸獎。”
  就在此時,太上教主忽然道:“你莫非真以為此次可以安然脫身?”
  柳神機波瀾不驚,道:“起碼可以堅持個一百年時間。”
  “一百年轉瞬即逝,你的堅持注定是徒勞罷了。”
  太上教主聲音淡漠,像一位主宰在宣判生死。
  “轉瞬之間,何嘗不會出現轉機?”
  柳神機笑了笑。
  “不可能了。”
  太上教主起身,負手踱步,遙望遠處灰色天穹,“護道之戰只要開啟,一切的變數都將被徹底抹殺。”
  言辭平靜,像在陳述一個事實。
  “哦?”
  柳神機笑而不言。
  “莫非你和神衍山那些家伙一樣,以為把希望寄托在一個不堪一擊的小家伙身上,就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
  太上教主忽然道。
  話雖未曾提及那個“小家伙”是誰,可柳神機卻像一下子明白過來,禁不住啞然失笑道:“此話怎講?”
  太上教主眼眸深邃,若一對宙宇在演繹天地造化,他淡漠道:“柳匹夫,莫非你以為本座一直未曾注意過此子?”
  不等柳神機說話,太上教主便繼續道:“你們都錯了,從此子誕生那一刻開始,他的一切行動都被本座一清二楚地。”
  “畢竟,這世上只有他一人獲得了河圖,獲得了幽冥錄和誅邪筆,也只有他一人可以闖入末法之門而不死,這樣一個異數,本座可從來都不曾忽略過。”
  柳神機也不知心如何作想的,只是點頭道:“陳汐這小家伙的確很不凡。”
  而太上教主對此竟是深以為然,罕見地感慨道:“他當然很不凡,從誕生那一刻就已擁有了一塊早已被天道煉化為一個‘道’字的河圖碎片,這等無上機緣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
  這一剎,柳神機眼瞳不易察覺地瞇了一下,道:“既然你當年就知道這一切,為何不早早結束了這一切?”
  太上教主搖頭:“這樣的話,可著實無趣的很。”
  柳神機嘿然冷笑道:“我另有圖謀吧。”
  太上教主對此不置可否,淡漠道:“總而言之,此子雖然身具諸般異數,但用不了多久,也只會被從這世上徹底抹除,他死了,所有異數就徹底消失了,不是么?”
  柳神機沉默片刻,道:“你前來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
  太上教主搖頭:“本座只是想告訴你,現在若歸順還來得及,若是等到本座從萬道母地走出時,一切可就晚了。”
  柳神機仿佛沒有聽出話的含義,笑了笑道:“那就等到你從萬道母地走出的時候再說?”
  太上教主凝視柳神機許久,嘆息道:“果然是冥頑不化。”
  說罷,他轉身而去。
  “慢著。”
  遠處,柳神機忽然開口。
  “想明白了?”
  太上教主佇足,并未回頭。
  “不,我只是告訴你,我若是那最平庸頑固之輩,也總比你一條天道腳下的狗活得自在。”
  柳神機大笑,聲震云霄,回蕩十方。
  太上教主佇足原地沉默起來,竟是對此并無任何惱怒和反駁。
  許久,他才嘆了口氣,聲音竟是說不出的蕭索和落寞:“雖然本座和你們這些家伙斗了這么多年,可時至如今,能夠真正座心思的,卻是并無一人,著實可嘆。”
  聲音渺渺冥冥,而他整個人已是消失不見。
  聽了這一番話,柳神機臉上的笑容逐漸斂去,眉頭則逐漸皺起,許久才喃喃道:“難道這老東西還有其他的籌謀不成?”
  ……
  五年后。
  仿若屹立在萬古央,擁有無限巍峨高大的封神之山,出現在了陳汐他們視野。
  此山依舊如亙古永恒般的古老神秘而威嚴,充盈著令億萬生靈敬畏的天道氣息。
  只是和以往不同,如今的封神之山表面,竟涌動著一股股翻滾不停的灰色劫云。
  那些劫云濃厚陰沉,不時閃爍出一道道駭人的電光,纏繞在封神之山上下,竟將那里映襯得宛如萬劫降臨之源頭!
  “那一場禍及整個天下數百年歲月的天道異變,該不會就是從這里產生的吧?”
  當陳汐一幕時,眼瞳不禁一縮,他能夠清楚感受到“封神天”的秩序規則在震動,宛如狂暴的洪流,在封神之山上下不斷蒸騰。
  甚至這一剎,連他識海陷入沉寂的河圖碎片似也警覺到兇險般,分出一股奇異晦澀的力量將陳汐全身上下覆蓋。
  “應該如此了。”
  巫雪禪凝視遠處那封神之山許久,這才說道,“那里是天道秩序的樞核心之地,自然也就是異變爆發之源頭。”
  “這么說,若是能夠進入那封神之山,說不定就可以找到天道異變爆發的真正原因了?”
  陳汐若有所思。
  “最好不要去。”
  巫雪禪皺眉道,“這天道異變之力太過可怖,冒然進入其必然是有死無生。”
  陳汐怔然道:“可用不了多久,那護道之戰就會在封神之山上開啟,到時候不去也得去。”
  巫雪禪明顯一怔,旋即說道:“護道之戰開啟時,或許那封神之山上的情況會變得有所不同吧。”
  說著,他們繼續朝前方挪移飛馳而去,沒多久,就那巨大無比懸浮在星空的混沌母巢。
  嗖~
  這一次陳汐熟練地祭出一道令牌,化為一道流光沖入到了那混沌母巢表面的一個時空甬道深處,消失不見。
  這令牌是上次離開陳氏宗族時,陳氏老祖陳太沖所賜,只需祭出,便可以順利通往陳氏宗族所在的“九靈世界”。
  很快,那時空甬道入口附近的灰色霧靄悄然褪去,將整個甬道完整露出來。
  “走!”
  巫雪禪袖袍一揮,帶著陳汐和冥倏然沖入到了那時空甬道,消失不見。
  片刻后,陳汐他們原先所在的這片虛空一陣波動,映現出虛陀道主冷星魂和那一名彩衣女子的身影來。
  “果然,他們是安排那小東西代替陳氏宗族出戰了……”
  虛陀道主那渾濁的眸子里泛起一抹精芒,旋即身影一閃,也是帶著冷星魂和那彩衣女子沖入到了混沌母巢表面另一個時空甬道。
  ……
  天空碧藍,白云如絮,濃郁純厚的混沌之氣彌漫天地間。
  再一次抵達九靈世界,陳汐感覺已經是和從前完全不同,心多了一絲期待。
  不是期待陳氏宗族能夠改變對待他的態度,而是期待再一次和父母重逢!
  最重要的是,只要能夠在這次護道之戰全身而退,按照他和陳太沖的約定,就可以帶著父母從這陳氏宗族離開了。
  “哈哈哈,果然是大先生和陳汐小友。”
  一陣爽朗大笑從極遠處地方傳達而來,聲音剛響起,陳太沖的身影已是憑空而現。
  當汐和巫雪禪時,他那清癯面容上的笑意也是掩蓋不住,似很欣慰陳汐他們能夠如約而來。
  “走,快請。”
  彼此見禮之后,陳太沖已是帶著陳汐他們朝遠處挪移而去。
  路上,陳太沖已是按捺不住,說道:“如今有關護道之戰一切都已準備就緒,待會老夫便會把此次參與護道之戰的名單拿出來,請諸位一一過目,然后好好商議一番具體參戰的事宜。”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