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098 道愆罪源

混沌母巢。
  燧火世界。
  這是一片屬于護道一脈上等部族燧人氏的領地。
  嗡~
  天穹上,一道赤色的神輝氤氳,勾勒出一道蒼勁頎長的身影,甫一出現,威壓蓋天穹,似欲要擠破時空般。
  此人便是當今燧人氏族長,一位擁有通天道主境修為的至強存在——燧人靖海!
  他膚色瑩潤,泛著縷縷燦然神焰,雙眸若漩渦,迸射的盡是沸騰火焰,直似要焚化蒼穹。
  這一刻,燧人靖海端立天穹上,眺望遠處一片浩瀚星空,那片星空一片瀲滟,星辰如火,奔騰如海,洶洶一片,仿似一片火之星空。
  凝視片刻,燧人靖海沉聲開口:“狂瀾,是時候出關了!”
  聲音清越,鏗鏘若刀劍之鳴,響徹星空四方。
  可聲音落下許久,竟是一片沉寂,無人應答。
  燧人靖海眉頭一皺,一對漩渦似的眸子里火浪翻滾,似燃燒的兩輪烈日,有一種滔天威勢。
  “上一次護道之戰,你說時機不夠,欲要再閉關修煉,尋求圓滿無上之境,這一次護道之戰已即將來臨,莫非時機還不夠?”
  燧人靖海再次沉聲出口。
  可直至許久,依舊是無人應答。
  這讓燧人靖海不禁一聲冷哼,似已有些慍怒,半響才說道:“部族已做出決斷,只要你參與到此次護道之戰,便可賜你順位第一繼承人的資格!”
  此話還未落下,那一片火海似的星空陡然響起一聲大笑聲,若一頭太古兇獸沉寂無垠歲月后的第一聲咆哮,隆隆而響,震蕩十方!
  旋即,那一片火海星空倏然翻滾起來,一顆顆璀璨火星匯聚在一處,逐漸勾勒出一道龐大無比的身影來!
  那身影實在太過龐大,覆蓋星空,吸納萬千星辰于一身,通體上下火光流溢,雷芒閃現,簡直猶如一座星空火山從死寂復蘇過來!
  他身上的火焰不斷蒸騰,變得無比燦爛熾盛,而隨著這一切,他那覆蓋星空的龐大身軀也是不斷收縮,不斷變小……
  最終,化為一道一丈多高,通體覆蓋赤色神甲,宛如從神焰走出的一位雄偉男子!
  他赤發飛揚,膚色細膩光滑,雙眸若火淵,眉心烙印一道“山”字形神焰圖騰刺青,隨意立在那,就有一種吞吐八荒,焚燃天下的狂霸肆意之氣。
  讓人一眼,腦海就不禁產生出火神!火之霸主!火之君主等等贊美詞匯。
  當此男子出現,那一片火海星空則化為一片灰燼,空蕩蕩一片。
  此人,便是燧人狂瀾!
  一位誕生于先天混沌之火的曠世人物,更是這燧人氏部族的一位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
  即便是擱在這混沌母巢五大上等部族的域主境強者里,也都是一等一的耀眼人物。
  人狂瀾終于現身,遠處的燧人靖海眸子里不可自已地泛起一抹略帶驚訝的贊賞之色,感慨道:“狂瀾,你又變強了,真不知道你在這九星域主境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連當年的我也不如你太多。”
  “哼,莫廢話,光是一個順位第一繼承人的名額,可遠遠不足以讓我出關參戰。”
  燧人狂瀾冷哼,哪怕面對的是燧人氏部族的首領,一位真正的道主境大人物,他也是顯得毫不客氣。
  燧人靖海眼皮跳了跳,但似乎并未生氣,道:“此次護道之戰堪稱是亙古未有,意義重大,憑你之威能,足可以從掘取到一場無上機緣,屆時成就道主之境也是易如反掌之事。”
  燧人狂瀾神色微冷,似渾不領情,直言道:“說條件。”
  燧人靖海登時苦笑一聲,喃喃道:“你還是這樣,也罷,這一柄始祖權杖你拿去吧!”
  說著,他掌心一翻,一截三尺長,通體漆黑,約莫二指粗細,宛如焦木般的木杖浮現,而后倏然化為一道火線,飛向了燧人狂瀾。
  轟!
  燧人狂瀾一把拿過,掌指發力,原本那貌不起眼的漆黑火杖表面陡然泛起一股古老蒼茫的氣息,旋即,億萬火星一點點飛舞而起,衍化出無窮妙相,驚擾十方。
  一剎那,燧人狂瀾眸子一亮,道:“這便是我族始祖所留下的至寶么?好!”
  燧人靖海見此,笑道:“現在,你可答應參與此次護道之戰了?”
  燧人狂瀾唇角泛起一抹肆意笑容,忽然道:“釋楚歌此次可參戰了?”
  燧人靖海似早已預料到會有這一問,不假思索道:“釋楚歌早在去年便已應允下此事。”
  釋楚歌,一位釋氏部族的風云人物,自出生時便被“釋氏古槍”選為繼承人,時至如今,已堪稱是釋氏部族的九星域主境第一人!
  而眾所周知,釋氏,可同樣也是護道一脈五大上等部族之一,這釋楚歌能夠穩居域主境第一人之位,可想而知實力何其強大。
  這等了不得的人物,燧人靖海哪能不清楚了。
  “唔,這不問世事,一心求道的瘋子居然也答應了?”
  燧人狂瀾眸子里火光洶洶,明亮若昊日,煌煌不可逼視,“也好,有這樣一個對手在,不愁太過無聊。”
  這時候,燧人靖海忽然道:“不止是釋楚歌,北冥氏的北冥滄海,夏氏的夏若淵,唐氏的唐小小,都已決定參戰!”
  聽到這一串名字,燧人狂瀾明顯有所觸動,好半響才猛地仰天長笑,道:“好!”
  寥寥一個好字,竟帶上一股磅礴睥睨傲視八荒之意蘊,震蕩九天十地!
  人狂瀾被激發出戰意,燧人靖海也是頗為欣慰,道:“我這里還有一份來自等部族和下等部族的一些高手名單,你要不要過目?”
  “哼,那些不成氣候的部族能培養出什么任務,不過是一些土雞瓦狗耳,不!”
  燧人狂瀾面露不屑,冷笑拒絕。
  “不,不過你此次參戰卻必須答應我去殺一個人。”
  燧人靖海眸光深邃,靜靜人狂瀾。
  “誰?”
  燧人狂瀾皺眉。
  “陳汐。”
  燧人靖海神色淡漠,唇輕輕吐出一個名字。
  ……
  釋氏部族。
  染血古道,此地乃是釋氏部族的一處禁地,專門供擁有“釋氏古槍”傳承的釋楚歌一人修煉所用。
  此刻,釋楚歌一絲不茍地擦拭著手一桿血色長槍,眼神溫柔若春水,更有一抹發自內心的寵溺。
  就像在對待自己最疼愛的子嗣后裔般。
  釋楚歌身姿瘦弱,一襲白衣,即便隨意坐在那里,也給人一種龍章鳳姿,昳麗挺秀之氣。
  他整個人宛如一片名山秀水,涵蓋天地之靈,纖塵不染,超然無雙。
  他掌指穩而修長,白皙若玉,可他手一桿長槍卻顯得粗獷渾厚血腥。
  此槍長一丈三尺四寸,粗如兒臂,槍桿殷紅瀲滟,若浸染了無數血液磨礪而成,槍鋒之賤,更有一抹妖艷般刺目的血色,若一只血瞳般,似要飽飲鮮血!
  這便是“釋氏古槍”,一柄曾幫助釋氏始祖在混沌本源滅殺無數強敵的染血殺兵!
  此槍,還有一個更為人所熟知的名字——“烽火血穹”!
  一個人,一柄槍,一片修煉之地。
  釋楚歌早已習慣了這種一個人殺戮,一個人修煉,一個人擦拭槍身之血的日子。
  在他心,這也正是他所追求的。
  除此之外,他對其他任何一切都漠不關心。
  然而今天,釋楚歌卻不得不等候在這里,因為他已經答應,要參加那一場即將在不久拉開帷幕的護道之戰!
  “希望,不會讓我太過失望吧……”
  釋楚歌收起凝視“血穹烽火”的目光,喃喃了一聲。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從遠處傳來,釋楚歌低下眼眸,繼續開始擦拭掌的“血穹烽火”。
  “楚歌,事情已經確定了,族長要你參戰時所殺的便是此人。”
  一名威嚴不凡的紫衣年抵達,他明顯同樣是一位九星域主,可當面對正在專心擦拭血穹烽火的釋楚歌時,神色不可自抑地流出出一抹發自內心的敬畏和拘謹。
  在他手,還托著一副卷軸。
  釋楚歌頭也不回,那一副卷軸卻像受到召喚般,憑空而起,唰地一聲打開。
  上邊只寥寥寫著一行古字——“等部族陳氏后裔陳汐!”
  能夠明顯釋楚歌眉頭皺了皺,似有些不解,但最終并未多說什么。
  “楚歌,這陳汐雖來自等部族,可卻是一個異類,此次不止是咱們釋氏,其他四大上等部族的參戰者,也同樣會一起出手對付此人。”
  紫衣年低聲解釋了一句,似唯恐驚擾到對方。
  “我知道了。”
  釋楚歌隨口道,從談話開始到現在,他一直未曾把自己的目光從烽火血穹上挪移開。
  紫衣年明顯怔了怔,暗忖難道他就不奇怪,為何要對付這樣一個等部族的后裔?
  心雖如此想著,紫衣年卻是不敢再逗留,朝釋楚歌無聲拱了拱手,便悄然轉身而去。
  這就是釋楚歌,一個專心于自己的世界,對其他一切從不關心的曠世人物。
  同樣,他對陳汐究竟是誰,為何會被五大上等部族一起敵視同樣也不關心。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