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2099 十三道仆

九靈世界。
  云光閣,此地乃是陳氏老祖陳太沖潛居修行之地。
  當接到陳汐一行人之后,陳太沖沒有驚動任何族人,直接帶著眾人來到了這里。
  待陳汐他們分別落座,陳太沖這才拿出一塊宛如水晶般的光球,拋到了半空中。
  嗡~
  一縷縷柔和的蔚藍色光澤從光球表面暈染而開,旋即就衍化出一副畫面。
  那是一片漆黑無垠的海,天穹茫茫,海水無涯,唯獨只有一道頎長身影端立在海面之上。
  此人有著一頭深暗柔順的藍色長發,眉宇疏闊,面部輪廓似刀鑿斧刻般剛毅,一對眼瞳宛如可以映照諸天,冷冽的可怕。
  他立在茫茫大海上,看似渺小不起眼,可當人望過去時,卻感覺那畫面的汪洋、天穹都宛如點綴,而他的身影則成了最為耀眼的一抹光。
  “這是上等部族北冥氏的北冥滄海,早在數萬年前便已成名,擁有祖傳神器滄海之珠,可以源源不斷為他提供神力,若無法在戰斗力上徹底壓制他,根本無法將其擊敗,同樣,他也是此次參與護道之戰最頂尖的強者之一。”
  陳太沖開口解釋了一句。
  “北冥氏的傳承的確不容小覷,此子風骨錚錚,隱然已有踏破壁障,登臨道主之氣概,的確算得上是九星域主境的超然人物。”
  巫雪禪隨口點評了一句。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訝然,單從一副畫面上就能看出這么多東西,有此可見巫雪禪的眼力是何等驚人。
  “北冥滄海這名字倒是大氣磅礴。”
  陳汐瞇著眼眸打量了一番,并無什么多大反應,但出于謹慎,他還是牢牢將對方的面容記住。
  “此人看起來很危險。”
  冥在一側突然傳音給陳汐。
  “好像是吧。”
  陳汐聳了聳肩,看似頗為平靜,實則他哪會不清楚,這來自上等部族北冥氏的域主境第一高手,哪可能會是尋常之流了。
  嗡~
  光球流轉,畫面驟然一變,浮現出一座雄峻插天的山峰,山峰之上,一輪冰月高懸。
  山峰之顛,一道嬌小的身影佇足崖岸之畔,仰望天穹。
  她身穿一襲如夢幻似的青色廣袖霓裳,一頭烏黑長發盤成了一條辮子,垂落腰際,露出一張清稚、恬靜、無邪的美麗面孔。
  尤其是那一對眸子,漆黑明亮、干凈得像一泓清水,可倒映出世間萬物,人生百態。
  這是一個讓任何人一眼看見,就禁不住心生疼愛的少女,如此嬌小,如此明凈無邪。
  可在她的左手,卻拎著一把足以令任何人都心寒的巨大彎刀。
  那彎刀比她的身軀都要高兩倍,通體覆蓋著一層冰藍瀲滟的神輝,宛如一道從天上采擷下來的彎月,神秘、璀璨、泛著冰冷懾人的鋒芒。
  嬌小無邪的清稚少女,一襲夢幻似的廣袖青色霓裳,迎風傲立山巔,頭頂皎潔圓月,掌握冰藍巨大彎刀
  這是一副極為震撼人心的畫面,當看見這一幕時,巫雪禪竟是率先啞然出聲:“殤之冰輪竟是這小丫頭。”
  陳汐怔然:“大師兄認得她”
  巫雪禪笑得意味深長:“這丫頭名叫唐小小,是上等部族唐氏的后裔,同樣也是你唐閑師兄這一脈的嫡系,按輩分來算,她可是你唐閑師兄的侄孫女。”
  說到這,巫雪禪不禁慨然:“這小丫頭可是很了不起,膽大包天,橫行無忌,當初不顧宗族反對,私自逃出了這混沌母巢,前往神衍山要隨從你唐閑師兄修行,但最終還是被你唐閑師兄攆走,親自把她送回了家。只是沒想到,她如今竟已擁有了這般實力,著實讓我有些意外。”
  聽聞這一切,陳汐這才恍然,原來這唐小小竟是唐閑師兄的侄孫女,那若是按照禮節算來,豈不也是自己的晚輩了
  而此時,一側的陳太沖心也是頗為不平靜,他當然也清楚唐小小,甚至清楚當年這小丫頭為了逃出唐氏宗族,不惜鬧出了天大的動靜,連續擊敗了唐氏十九位域主境強者。
  而要知道,那時候的唐小小才僅僅擁有祖神巔峰境的修為,連域主都不是
  這般戰斗力,何其逆天
  也正是這一切,才讓整個混沌母巢所有護道神族全部知道了唐小小這個名字,也知道了這個看似純凈無邪的嬌小少女,體內實則擁有著極為恐怖強悍的戰斗力。
  只是讓陳太沖沒想到的是,當年唐小小執意逃出唐氏宗族,竟是為了前往神衍山追隨唐閑修行
  這未免可有些離經叛道的味道了。
  眾所周知,當年因為唐閑不顧反對離開宗族,前往神衍山拜師求道這件事,已經是觸怒了唐氏宗族的許多大人物,也是直至如今唐閑在神衍山地位崇高,這才稍稍讓唐氏宗族內的一部分大人物改善了對待他的態度。
  但這并不意味著就徹底原諒了唐閑當年的行為。
  而唐小小卻同樣效仿唐閑這等行為,可想而知會讓唐氏宗族何其動怒。
  這也很好解釋了為何陳太沖至今才了解到這件事的原委,或許在唐氏宗族看來,當年唐小小這等行徑也算得上是一種家丑不可外揚的行徑吧。
  嗡~
  那虛空的光球繼續流轉,再次閃現出一副畫卷來。
  那是一名冷峻若一座雪山的男子,有著一頭齊耳銀發,面容俊美妖艷,簡直可以令大多數美麗女子也黯然失色。
  這男子佇足在一片戰場,頭頂烏云密布,雷霆閃爍,腳下橫尸遍野,血流漂櫓,一桿猩紅如血的圖騰戰旗在風獵獵作響,映襯得這銀發男子冷峻更多出一股鐵血、睥睨的味道。
  “這人是誰”
  陳汐眼眸微瞇。
  “他是上等部族夏氏的后裔夏若淵,此子是這無垠歲月以來唯一一個能夠繼承其先祖鐵血戰王衣缽的蓋世人物,性情剽悍,戰力已至強至猛,宛如戰王重生,很是了不得。”
  陳太沖有些感慨,這就是上等部族的底蘊,也只有上等部族才能培養出這等人物出來。
  像他們陳氏宗族,雖然那陳道元也可稱作是杰出耀眼,可是和這夏若淵、唐小小、北冥滄海這等人物一比,就要顯得遜色不少。
  不過令陳太沖慶幸的是,此次護道之戰,有陳汐這等逆天妖孽代替他們陳氏宗族出征,或許也可以和夏若淵等人物爭鳴一下。
  “夏氏崇尚古風,最重戰功,其宗族后裔無不驍勇善戰,擁有鐵血殺伐之強橫手腕,這夏若淵要是能夠晉級道主境地步,或許有朝一日很有可能超越其先祖鐵血戰王。”
  巫雪禪淡然點評了一下。
  聞言,陳汐這一刻終于被激發出一股難得的熱血,他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蓋因為在這些年,他已經很難在同等境界尋覓到一個堪稱對手的存在。
  而眼下,無論是北冥滄海、唐小小,還是這夏若淵,皆都是曠世難得的九星域主境存在。
  他們的出現,也是讓得陳汐終于感受到一種許久未曾有過的戰意。
  接下來,光球再次閃現,分別映現出了上等部族燧人氏后裔燧人狂瀾,上等部族釋氏后裔釋楚歌的身影。
  對于燧人狂瀾,巫雪禪只有八字評價“狂而不妄,勇而不莽”。
  也是從巫雪禪口陳汐才了解到,原來當初在三界時被他所殺的燧人廷,雖師承太上教,實則也是來自這燧人氏部族。
  這讓陳汐猛地想起,虛陀道主帶著冷星魂和那名彩衣女子前來,會否也是要借助燧人氏之力,令冷星魂和那名彩衣女子參與到這一場護道之戰
  而對于釋楚歌的評價,巫雪禪罕見地沉吟片刻,用了一個“道途無量”四字。
  但旋即,巫雪禪又搖了搖頭,嘆息道:“因道而生,故癡于道,這般性情最可怕也最可悲。”
  陳汐見巫雪禪竟作出如此奇特評價,忍不住問道:“這是為何”
  巫雪禪淡然道:“此子之道,一步若錯,便會因道而死,所謂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此子所求,便是一條破死求生之道,當初其先祖釋天帝雖傲視天下,無可攖其鋒芒,可最終也是因道而死,這般大道,怎不可悲”
  陳汐這才了解一切,心不禁凜然,他清楚,越是這等曠世兇險之道,所擁有的威力越是可怖,而這釋楚歌修行至今,也并未走錯一步道途,可見其天賦是何等驚世。
  而面對這等對手,也最兇險和棘手
  至此,混沌母巢五大上等部族的參戰名單已是一目了然,分別是釋楚歌、燧人狂瀾、北冥滄海、唐小小和夏若淵。
  五個人,代表著混沌母巢先天神祗最頂尖,也最強大的五位九星域主,而他們也將一起參與到此次護道之戰,這讓陳汐也不禁感到一絲壓力,不得不認真對待。
  就在這時,陳太沖抬手止住那一顆不斷變幻的光球,猶豫許久,卻又欲言又止,一副舉棋不定的模樣。
  這種反常的神態,登時引起了陳汐他們注意。
  ps:補的一章可能在凌晨以后了,等不及的小伙伴明天再看哈。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