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01 秘道

白雪皚皚,天地銀裝素裹。
  虬勁古樹下,陳靈鈞和左丘雪并肩而坐,身前案牘上備著三杯熱茶,芬香渺渺,云霧氤氳。
  案牘對面,陳汐正在將自己這些年的經歷娓娓道來,他雖言簡意賅,可陳靈鈞夫婦卻聽得很認真。
  直至陳汐說完,陳靈鈞這才喟然一嘆:“天道異變,這可是一場亙古未有之浩劫,在這等情況下,已可用神圣若草芥來形容。”
  左丘雪瞪了他一眼,道:“都什么時候了,還長吁短嘆?”
  陳靈鈞啞然,這才開始說起正事,道:“我已經聽陳太沖說了,這一次護道之戰和以往皆都不同,五大上等部族和太上教既然已達成一致,欲要對你動手,必然會全力以赴,徹底將你斬殺在封神之山上。”
  還不等說完,左丘雪已禁不住擔憂道:“若真如此,能不參加嗎?”
  陳靈鈞抿嘴不言,目光卻是陳汐。
  陳汐笑道:“我已經決定如此了,再無退縮余地。”
  左丘雪禁不住又是一陣擔憂,可最終卻是沒再說什么,兒子終究長大,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追求和意志,她自不會過多干預,只是一想到這一場護道之戰如此兇險,哪能不替陳汐擔心了。
  陳靈鈞略一思忖,道:“其實,局勢也不見得會太過惡劣了,這護道之戰的開啟,可不是為了讓護道神族一脈自相殘殺。”
  陳汐神色頓時變得認真,知道陳靈鈞接下來要說的東西,將會對自己參與護道之戰很重要。
  “護道之戰,守護的自然是這天道秩序,世人皆以為天道無上,無可撼動,可卻鮮少有人清楚,有一些特殊的力量也是會對天道秩序造成破壞和重創。”
  陳靈鈞眼眸流露出一抹追憶之色,徐徐說道,“所以說,這護道之戰開啟的最大目的,實則便是幫助天道秩序,去摧毀那些特殊力量。”
  “那五大上等部族和太上教的強者參與到這一場護道之戰,也必然要去做這些事情。”
  聽到這,陳汐忍不住道:“父親,那些特殊力量究竟是什么?”
  “也是這天道秩序。”
  陳靈鈞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嘲弄,“只不過這些特殊力量是誕生于天道秩序的污濁罪愆之力。”
  “天地有清濁,萬物分陰陽,這天道秩序可不像世人想象那般完美和神圣。”
  “換而言之,天道原本就是一種秩序,一種規則,同樣也存在著好與壞的區別。”
  “那些特殊力量,就代表著天道秩序‘壞’的一面,誕生于封神之山上的‘道愆罪源’!”
  “簡單點說,你可以把那‘道愆罪源’當做天道秩序的邪惡一面,是一種流淌著罪愆污濁骯臟的秩序力量。”
  “在‘道愆罪源’誕生的特殊力量,便被叫做異端!他們和這混沌母巢的護道神族一樣,擁有先天底蘊,掌控諸般邪惡秘法,力量之強,勢力之大,完全不在護道神族之下。”
  “這些異端,又被叫做‘逆道罪徒’。當然,這是護道神族對他們的稱呼,他們可是自稱‘天之圣裔’的,上天所創造的神圣后裔?聽起來是不是很可笑?”
  說到這,陳靈鈞唇角已是笑意盎然,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譏嘲味道。
  陳汐笑不出來,聽聞了這一切之后,他心也不免泛起一陣波瀾,有些吃驚。
  依照陳靈鈞所言,他心已清晰地劃分出了兩個陣營。
  一個陣營是護道神族,棲居于混沌母巢,擁有先天底蘊,以捍衛天道秩序為使命。
  另一個陣營則是自詡為天之圣裔的“逆道罪徒”,棲居于道愆罪源,代表著天道秩序最陰暗邪惡污濁的一面。
  兩大陣營從天道秩序存在時便一直存在,彼此對峙,勢如水火,從亙古至今,已不知爆發過多少場戰斗。
  而這等兩大陣營之間的對決延續至今,就變成了每隔萬年才開啟一次的“護道之戰”。
  讓陳汐實在無法想象的是,這“逆道罪徒”的勢力之強,竟是渾然不弱于“護道神族”,這可有駭人聽聞。
  兩大完全對峙的陣營,卻皆都來自一方天道秩序下,就宛如黑暗和光明共存于天地之間般,這才是“封神天”的真正面目?
  ……
  陳靈鈞停頓了片刻,繼續道:“確切而言,參與護道之戰的最終目的,便是去清除那些逆道罪徒后裔,所以若你能夠好好利用這種獨特的環境,或許能夠讓自己處境改善一些。”
  陳汐怔了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旋即他就皺眉道:“那為何只有九星域主方才能參與到這一場對決?”
  陳靈鈞隨口道:“道主不能去,這等境界已開始參悟命運,擁有齊天之力,一旦涉足其,則會引發天道反噬,畢竟那可是封神之山,是距離天道秩序最近的地方。”
  頓了頓,他繼續道:“同樣,弱小的修道者也根本沒有能耐踏足其,那封神之山的力量,可不是誰都能化解的。”
  陳汐道:“如此那逆道罪徒一方也同樣會派出相當于九星域主境這等層次的強者了?”
  陳靈鈞點了點頭,旋即又搖頭道:“護道之戰開啟區域,便位于那道愆罪源,那里乃是逆道罪徒的大本營,你們所要面臨的對手可絕對不會少了。”
  陳汐頓時一驚:“若真如此的話,這一場護道之戰可就愈發兇險了。”
  陳靈鈞道:“也正因如此,想要掘取到一股踏足道主境的曠世機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當年我參與護道之戰時,共計有三百余位九星域主殺入道愆罪源,可最終能夠活著回來,并且最終晉級道主境地步的,也不過區區十余人罷了。”
  這讓陳汐愈發意識到了這護道之戰的殘酷和兇險,一時心也是感到有些沉重。
  倒并非是畏懼,而是一種對危險的警惕。
  這時候,陳靈鈞忽然嘆了口氣,道:“現在你可明白,此次參加護道之戰,你不止要防備那來自五大上等部族和太上教的敵視,還要提防小心不喪命在道愆罪源,最重要的是,有余你身份特殊,恐怕還要更多的小心和警惕來自天道秩序的威脅。”
  這一番話說出來,讓得一側的左丘雪不禁微微色變,清眸的擔憂之色愈發濃郁。
  “呵呵,恐怕那些等下等部族的參戰者,也會有不少會敵對我才對。”
  陳汐忽然笑了笑,幽邃若淵的黑眸里盡波瀾不驚,“不過,越是這樣反倒越是讓我期待了,我不怕敵人太多,就怕敵人不夠強,那可就太無聊了……”
  說到最后,聲音已帶上一股睥睨之氣。
  這讓陳靈鈞眼眸不禁一亮,道:“好!不愧是我陳靈鈞的種,萬般險阻,此心不畏,足夠了!”
  陳汐微微一笑。
  旁邊的左丘雪見這對父子這般模樣,登時一陣無語,突然有些后悔當初讓陳汐參加這護道之戰了。
  接下來,陳靈鈞又跟陳汐介紹了一些有關護道之戰的其他瑣屑之事,以及當初他參與護道之戰時,所積累的一些經驗和感悟。
  也正如陳太沖所言,想要了解護道之戰,陳靈鈞無疑是最好的一個人選。
  一番交談下來,也是讓陳汐收獲頗多。
  從這天開始,陳汐便留在了父母身邊,修煉之余,也和父母在一起聊聊天,過得很是平靜。
  不知不覺,已是數年過去。
  這種平靜的生活被前來造訪的陳太沖打破,因為護道之戰開啟的時間已經悄然來臨了。
  ……
  辭別父母,陳汐和陳太沖一起返回云光閣,和大師兄巫雪禪冥見了一面之后,當即便踏上了征途。
  此次前往封神之山參加護道之戰,少則十余年,多則數十年,就局勢如何了。
  這點時間,巫雪禪和冥還是等待得起,故而便留下來,欲要等待陳汐安然返回時一起離開。
  唰!
  陳太沖帶著陳汐化作一道光,倏然消失在陳氏宗族,沖出了那混沌母巢。
  陳汐再次那一座屹立在萬古央,不知有多高的封神之山。
  嗚嗚嗚~~~
  一陣蒼茫沉渾的道音,猶如來自亙古以前的戰鼓,從那遠處的封神之山上擴散而開,響徹這片寰宇,令人神魂激蕩,熱血賁張。
  不知何時起,那封神之山上的景象又是一變,億萬道璀璨熾盛耀眼泛著清色的秩序神鏈,將整個封神之山覆蓋,若潮汐般起伏不定。
  一眼望去,恍惚之間猶如目睹真正的天道面容,給人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強烈震撼。
  那的確是天道秩序神鏈,是屬于“封神天”的力量,只不過不再像以往那般虛無縹緲,令人無法揣度。
  雖然僅僅只是屬于“封神天”的一小部分力量,可那等宏大輝煌的場景,也足可以令世間眾生震駭敬畏了。
  這是真正的“上蒼之力”!
  是造物主維系天下運轉的秩序規則!
  即便是陳汐樣一幕時,也不禁一陣晃神,想起了自己曾在源界之心的屬于“源界”的秩序規則力量。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