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02 密談

沉默片刻,陳太沖帶著陳汐徑直朝那遠處的封神之山掠去。
  越是靠近,就能愈發清楚感受到那來自封神之山的天道秩序何其可怖,宛如秩序天幕,籠罩那里,充斥無上威嚴。
  即便是有陳太沖這等道主境存在帶著,陳汐依舊感受到一種莫大的壓力,令他渾身氣機都變得微微滯澀起來。
  直至后來,這一股威壓愈發可怖,仿佛能浸透到靈魂深處,幾欲令人窒息。
  陳汐不得不運轉周身修為,方才化解了這一股恐怖的威懾之力,再望向那封神之山時,目光已帶上一抹忌憚。
  沒多久,兩人抵達封神之山腳下,這里一片璀璨、神霧彌漫,縷縷天道秩序流竄其,根本就看不清楚虛實。
  陳太沖將一塊令牌遞給陳汐,然后指著前方霧靄,道:“待會只需激發令牌的力量,便可腳踏大道金光進入其,進去之后,則會有道仆大人召見于你,屆時一切聽道仆大人安排就行了。”
  陳汐看了看手令牌,只見那深青色的令牌表面篆刻著一個遒勁有力的古老陳字。
  陳太沖囑咐道:“陳汐,切記一切小心,莫要貪功冒進。”
  陳汐點了點頭,就將一股神力涌入令牌,嗡的一聲,遠處璀璨神霧,倏然泛起一股漣漪波動,而開一道筆直的金色神虹從霧靄深處貫穿而出,出現在陳汐腳下。
  “前輩,告辭。”
  陳汐深吸一口氣,朝陳太沖拱了拱手,便腳踏那一道金虹,轉瞬身影已消失在那霧靄深處。
  “陳氏興亡,便在此一舉了,小家伙,可一定要活著回來”
  陳太沖佇足原地凝視許久,最終轉身而去。
  此次護道之戰,除了參戰強者之外,其他人是斷無法進入封神之山一步的。
  霧靄盡頭,出現一片空曠的山坳,天穹無垠高遠。
  在百丈之高以上,虛空充斥的盡是一道道神秘、璀璨、可怖的秩序神鏈,猶如天般,覆蓋交織在那里,釋放出令人幾欲跪地膜拜的至高無上之威。
  僅僅是所逸散出的一股氣息,都讓陳汐有一種如劍抵喉的極度危險感,渾身一陣毛骨悚然。
  完全不必懷疑,若在這里飛遁高空,或者試圖挪移時空,那簡直就跟送死沒什么區別。
  此刻,在那山坳一側,安靜停放著一艘暗金色寶船,約莫十丈長,通體如梭,表面覆蓋著一層繁密奇異的秘紋。
  在寶船之前,則負手立著一道黑袍身影,這是一名膚色白皙,神色淡漠的年。
  唰
  當陳汐的身影出現,這黑袍年霍然轉身,目光如一道冷電,劃破時空,鎖定在陳汐身上。
  那一剎那,陳汐視野只能看見一片烈光,無限磅礴,讓他憑生一股渺小之意,刺激得他渾身血液都宛如凍結。
  河圖悄然運轉起來,分出一縷晦澀奇異的波動掠過陳汐周身,于是,這一切異象登時消失不見。
  當陳汐視野恢復,就看見那黑袍年早已收回目光,一對深陷的眸子里平淡無奇。
  可陳汐卻清楚,自己剛才所看見的異象,以及內心所遭受的沖擊,皆都是來自這黑袍年。
  而如果他沒猜錯,這黑袍年便是這封神之山上的一位道仆
  傳聞封神之山從混沌誕生時,便有十三位先天靈體守衛于其上,他們以命運為誓,以畢生為代價,坐鎮封神之山上。
  這十三位先天靈體便被稱為“十三道仆”,每一位都擁有通天蓋地之威能,神秘強大之極。
  即便是混沌母巢的大人物們,在這“十三道仆”面前也不敢有任何不敬。
  因為“十三道仆”可是和混沌母巢許多部族的先祖是屬于同一輩的存在
  對面那黑袍年顯然便是“十三道仆”之一了。
  “上船。”
  看見陳汐抵達,黑袍年唇輕輕吐出兩個字,便再沒有了任何動靜,仿佛這世上已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夠再引起他的注意。
  陳汐見此,也不遲疑,徑直走上那一艘暗金色寶船。
  寶船別有洞天,空間頗大,當陳汐抵達時,就看見已經有十余人坐在其。
  陳汐一眼掃過,僅從氣息上就可以看出,他們都和陳汐一樣,是要參與到這一次護道之戰的九星域主強者。
  不過其并沒有五大上等部族的那些人,顯然,這十余人應該是來自其他等和下等部族。
  當陳汐身影出現時,數道目光同時落在他身上,其有探詢,又觀察,也有挑釁和示威,甚至還有一道目光帶著一縷殺氣。
  陳汐微微皺眉,毫不客氣回望過去,看見那寶船一角的陰影坐著一名面容陰冷,膚色漆白透明,眼瞳碧綠的瘦削男子。
  此人相貌平平,最引人注意到的是他那一雙碧綠眼瞳,如同螣蛇之眸,居然是詭異的豎瞳。
  看到陳汐望來,他似乎有些意外,旋即唇角勾起一抹冷峭弧度,沖著陳汐做了一個無聲斬首的手勢。
  陳汐眼眸一瞇,在他那龐大可怖的意念下,那碧瞳男子的一切氣息無所遁形,被陳汐瞬息洞察。
  此人九星域主巔峰境修為,氣息陰冷晦澀,但卻比一般的九星巔峰域主要更強一些,這一切皆都來自于他那得天獨厚的先天底蘊,也難怪他敢如此倨傲。
  但陳汐并不清楚這家伙究竟是誰,也無法猜到這家伙為何甫一見面就對自己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殺意。
  那男子被陳汐目光盯著,陡然感覺全身上下猶如被剝光了一般一陣毛骨悚然,登時冷厲尖叫:“放肆看什么看”
  陳汐曬然,沒想到這家伙如此沉不住氣,或者說,這家伙太過狂傲,渾然沒把自己放在眼。
  但無論是哪一種,在陳汐看來都顯得很蠢,搖了搖頭,他徑直找了一處地方,盤膝坐下,自始至終都懶得再看對方一眼。
  只不過在心,陳汐已經給這名男子判了死刑,如今馬上就將開始護道之戰,陳汐很清楚自己的處境有多么的兇險和糟糕,自不會再像從前那般心慈手軟。
  換而言之,從這一刻開始,任何對他生出敵意的對手,都會成為他滅殺名單上的對象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