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0 搶奪

瀚海沙漠深處,是一片未知的世界,神秘、兇險、廣袤無垠,誰也不知道其有多大,又有多深邃。
  有沙漠就有綠洲,不過眼前這處綠洲,卻像一片古老蓊郁的森林,肥沃的黑土,直插云霄的大樹,粗如水桶的蔓藤蜿蜒攀爬在樹梢上,像一條條懸掛著的巨蟒大蛇。
  與尋常森林不同,這里的植物,大多呈現灰褐色,傘狀,就像一朵盛開的大蘑菇,枝葉上星星點點,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這里的空氣很濕熱,處處氤氳著如煙似霧的瘴氣,霉氣,毒霧,彩色繽紛,美麗中透著致命的危險。
  如果有人翻來地上的黑色泥土,打碎其兩尺深的巖層,就會發現豐富之極的礦藏,墨晶、紫銀石,赤陽鋼,碧潮晶,斑斕精金,雨虹冷鐵……等等外界罕見的天材地寶,這些都是煉制飛劍、法寶的絕佳材料,甚至可以輔助修煉。
  不過,這片綠洲森林,好像與世隔絕一樣,罕有人的足跡再次出現,并且這生長著古怪植被的森林中,還游走著各式各樣的毒獸、妖獸,密布著毒霧瘴氣,只怕有人進來,也必將尸骨無存。
  噗通!
  然而今天,卻有人打破了這片森林的寧謐,一條黑影從天而降,徑直墜落在那濕熱柔軟的黑土上,濺起一灘碎泥。
  此人看起來極為狼狽,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的,他有著一張雋秀的臉頰,堅毅的輪廓,不過此時他的臉色卻是蒼白如紙,雙眸緊閉。
  嗖!
  一個三寸高的白衣小人飛了出來,左右環顧之后,發現沒有危險,這才把目光投在地上的青年身上,略一查探,發現并無危險,只是氣息有點紊亂,暗自松了口氣。
  “被一尊大人物的意念掌控身體,后遺癥可大的很,傳說體質稍差的修士,甚至可能重創神魂,破壞道基,幸好陳汐煉體修為極為強悍,或許過上一段時間就能醒來吧……”靈白想了想,盤膝坐在陳汐身前,眸光警惕地掃視四周,開始為陳汐護法。
  陳汐的狀態的確很糟糕,身軀一會冰寒刺骨,如墜冰窟,一會熾熱如燃,如在火爐之中,意識也變得破碎而紊亂。
  他感覺自己漫步在一片赤紅如血的花海中,周圍的世界一片血紅,一朵朵透著妖艷、災難、分離的彼岸花,仿似在齊齊吟唱,在招引自己的魂魄。
  “花開花落,千年循環,花葉不想見,情緣兩分別,引魂渡厄,幽冥彼岸……這是火照之路,為天地生靈招魂安靈,輪回彼岸,安定六道。”陳汐心頭升起一絲明悟,頓時就感覺,一股磅礴的意念涌入識海中,無數有關彼岸道意的知識,在心靈中生根發芽……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開始在如燃如燒的彼岸花海中行走,所過之處,萬花搖曳,似臣子在虔誠朝拜心中至高無上的圣皇。
  轟隆隆!
  濁浪排空,驚濤拍雪,一片渺無崖岸的渾濁大海映現眼前,海水滔滔,蘊含著無與倫比的鎮壓之力。
  “苦海無邊,若種罪業,回頭也無岸,沉淪罪惡,鎮壓惡靈,管他是諸天神佛,犯下惡果,也當埋葬苦海,洗涮罪愆,乾定六道之無上秩序。這是沉淪道意,苦海無涯!”陳汐立在苦海之上,衣衫獵獵,長發飛舞,雙眸開闔,仿似已化身為六道秩序的掌控者,乘風破浪,遨游八極。
  眼前景色再次一變,是一片日暮黃昏,諸神在廝殺,諸魔在征伐,血染天下,威震宙宇,但卻無一能逃離黃昏之光的降臨,一個個就像那落日一樣,無力回天,含恨沉寂于黑暗來臨之前。
  “黃昏?終結?”陳汐正待細細咀嚼領會其中之道韻,耳畔猛地炸響一道蒼涼悲愴的聲音,“此道,逆天而行,不容于天地諸神,遭諸天萬界之詆毀,小家伙,以你如今之實力,暫時還是莫要參悟為好,切記,切記。”
  “大夢數萬載,得見故友傳人,甚感欣慰,經此一事,我亦可泯然天地矣,哈哈哈……”蒼涼悲愴的笑聲中,仿似蘊含著對諸天萬界的無限憤恨、悲慨,但在最后一刻,卻仿似得到解脫一樣,淡然如水,歸于恬靜之永恒,永久沉寂。
  陳汐霍然一驚,再次睜開眼睛時,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處森林中,濕熱中透著草木清香的空氣涌入鼻端,令他紊亂不堪的神智獲得一絲清明,然而還不等他有所反應,只覺劇痛如潮水般涌遍全身。
  痛!
  整個身軀就像被絞刀狠狠地剮,痛不欲生,渾身的經脈穴竅都像被億萬只微小的蟲子在啃噬,帶給陳汐如千刀萬剮般的痛苦折磨。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在那蒼老聲音的意念掌控自己身軀的同時,其所帶來的磅礴力量,也給自己的身軀帶來了不能承受之損壞,而現在就是后遺癥在發作。
  陳汐努力保持神智的一絲清明,這才發現,自己紫府內的真元枯竭一空,周身經脈破損如絮,血肉骨骼內的巫力更像被榨干了一樣,暗淡無光,干癟一片,仿似整個身軀的生機都遭到了極大重創。
  連陳汐自己看到這一幕,都是一陣心悸不已。
  “這要修復到什么時候,才能恢復到全盛狀態?”陳汐要緊牙關,努力抵御著周身不斷奔涌的痛苦,想要站起身子,卻發現連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了。
  “陳汐,你醒了?”靈白這時候也注意到陳汐醒來,驚喜叫出聲。
  “嗯,這是哪里?”沙啞如刀鋸木頭的聲音從陳汐嘴中傳出,聲音之難聽,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不知道,應該是瀚海沙漠中的一片綠洲森林吧。”靈白目光一掃四周,搖了搖頭,“先不管這些,你的傷勢如何?要多久才能恢復過來?”
  “應該需要很長時間。”陳汐細細感知著身體的損傷程度,皺眉說道。“起碼十天半月內,我無法再動手了,甚至比一個普通人還不如。”
  靈白一驚,就在他準備說話的時候,在那森林上空,一道飄渺恬淡的聲音悠悠傳來,“果然不出我所料,如今的你,已不再擁有那尊大人物的意志烙印,成了廢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