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03 道無雙

見陳汐不吭不響地坐下,那碧瞳男子明顯怔了怔,旋即便不屑道:“就這點膽量也敢跑來參加護道之戰?廢物!”
  一個廢物,讓得陳汐眼底閃過凜冽殺機,目光冷冷掃視過去,在他這家伙哪怕比一般意義上的九星巔峰域主強大,也沒什么可怕的。
  眼見沖突一觸即發,整個暗金寶船猛地搖動了一下,旋即便傳來那黑袍男子的一聲冷哼。
  轟!
  陳汐只覺雙耳如遭錘擊,腦袋嗡的一聲發昏,難受的差點吐血。
  那碧瞳男子更是不堪,渾身一陣顫粟,發出一聲低沉的悶哼,眼瞳一下子擴張,吃了一個不小的暗虧。
  這讓原本冷眼旁觀這一切的其他人皆都心一跳,神色泛起一絲忌憚。
  “若要內斗,現在就離開!”
  黑袍男子的聲音透著一股漠然,更有一種壓迫靈魂的威嚴,此話一出,暗金寶船內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陳汐瞇了瞇眼眸,最終沉默不言,在他所得資料了解到,這封神之山上的“十三道仆”并不會偏袒任何一方護道宗族,他們坐鎮封神之山,威嚴無上,一切以捍衛天道秩序為己任,所以在這一次護道之戰,陳汐也不必擔心“十三道仆”會暗對他不利。
  那碧瞳男子深吸一口氣,陰冷的眸子深深汐一眼,毫不掩飾自己那冰冷的殺機。
  旋即,他便收回目光,渾身流溢出一片慘綠的神輝,將他整個人籠罩,再無一絲動靜。
  在陳汐左手邊,盤膝坐著一名嬌艷明媚的女子,一襲戎裝,長發盤髻,身段性感惹火,面龐嫵媚之極,但是身上那濃濃的血腥殺氣卻時刻提醒著周圍的人,她很不好惹。
  此時,這女子秋水眼瞳眨了眨,汐片刻,忽然道:“如果我沒有你就是來自等部族陳氏的陳汐吧?”
  不僅是這女子的目光在陳汐身上逡巡,附近不少人聽到他名字也齊刷刷,眼神全都有些微妙。
  混沌母巢的上等部族有五個,等部族有十六個,陳氏宗族也算頗為出名了,但在等部族的排名卻很靠后。
  若僅僅只是一名來自陳氏宗族的九星域主,自不會引起這么多微妙的反應。
  關鍵就在于這名陳氏族人叫陳汐。
  此次能夠參與護道之戰的九星域主,皆都是來自混沌母巢各個部族的頂尖人物。
  在他們前來參展之前,也和陳汐一樣,研究過此次參與到護道之戰的強者名單。
  陳汐這個名字在其并不算出眾,但絕對稱得上是特別。
  因為現如今整個混沌母巢的各大部族都知道,這陳汐乃是陳靈鈞的后裔,更是一位紀元應劫者!
  紀元應劫者,這可是一個異數,獨一無二。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有關五大上等部族針對陳汐的決策,在混沌母巢早已不再是秘密。
  一想到一個來自等部族陳氏的家伙,居然會惹得五大上等部族一起做出這等決策,在座不少人心就不禁有些異樣之感。
  僅僅從眾人反應,陳汐就登時明白,自己的身份早已不再是秘密,甚至有關自己的一切,恐怕也早已被其他人了然于心。
  陳汐瞥了那嫵媚火辣的女子一眼,神態自若地聳聳肩:“不錯。”
  “我叫索影芙,來自等部族索影氏。”
  嫵媚女子顯得頗為落落大方,自我介紹一番,便說道,“聽說許多參戰強者已將你的名字劃入了獵殺名單,你可要當心一些。”
  陳汐深深個名叫索影芙的女人一眼,道:“多謝提醒。”
  索影芙微微一笑,性感的紅唇勾出一抹野性飽滿的弧度,旋即陳汐耳畔便響起一道傳音。
  “剛才那家伙來自等部族蒼云氏,名叫蒼云野,據我所知,蒼云氏和燧人氏的關系一直很不錯。”
  陳汐哦了一聲,卻話鋒一轉,同樣傳音道:“那你可知道剛才那位道仆大人的來歷?”
  見陳汐轉移話題,并未過多關注蒼云野,索影芙明顯有些意外,旋即就笑著傳音道:“那位是第七道仆大人,稱號‘荊棘道主’。”
  原來是他。
  陳汐恍然,他也了解過,十三道仆并無名諱,被世人以排行來劃分,這第七道仆“荊棘道主”便是其之一,至于其他消息,卻是無可得知,就連巫雪禪陳太沖也只知其人,不知其事。
  這時候,暗金寶船再次進入一些身影,皆都擁有著九星域主境修為,顯然和陳汐他們一樣,都是參加此次護道之戰的強者。
  沒多久,黑袍男子也就是第七道仆走入了暗金寶船。
  嗖!
  當第七道仆甫一抵達,整個暗金寶船倏然啟動,化為一道璀璨的金芒,朝高空沖去。
  百丈高空之上,密布著繁密而可怖的天道秩序,猶如神鏈天般覆蓋,任誰也不敢在其挪移飛遁了。
  然而此時,這暗金寶船在第七道仆的驅動下,卻是沖霄而去,所過之處,竟是未曾受到任何阻礙,簡直如同魚游于水般自如。
  這讓陳汐不禁若有所思,他若沒猜錯,這暗金寶船定然不凡,說不定其就蘊含著某種天道規則。
  在第七道仆進入暗金寶船之后,所有人都停止交談,正襟危坐,望向第七道仆的目光皆都帶著一抹敬畏和忌憚。
  他一襲黑袍,容顏尋常,可隨意佇足在那里,就讓人有種神山從天上壓迫而下的窒息感覺。
  嘩啦~
  不知何時起,河圖悄然運轉起來,涌出一縷縷晦澀的力量,覆蓋體內,仿佛在隱藏著什么,或者說在防御著某種查探。
  陳汐早已見怪不怪,他在想另一件事。
  此次參與護道之戰的強者,上等部族五個,等部族十六個,下等部族則足有七十八個,加起來共計九十九人。
  不過,這九十九位參戰強者在進入封神之山時,皆都被打散,分成了十三批,每一批皆都由一位道仆帶領著,否則別說參戰,就是進入封神之山都不可能。
  屆時每一批的參戰者會在十三道仆的指引下,跨過封神之山的重重神秘區域,最終會從十三個秘道進入“道愆罪源”。
  此時陳汐他們便是在前往“道愆罪源”的路途,由于是乘坐暗金寶船,讓得陳汐根本無法窺伺到屬于封神之山內部的真正景象。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小小遺憾,但陳汐很快就拋之腦后,開始思忖起此次護道之戰的行動。
  這一艘暗金寶船上的參戰強者共有十六人,其有五人是來自混沌母巢內的等部族,其自然包括陳汐索影芙和那個蒼云野。
  剩下十一人則來自下等部族。
  單從氣息上觀察,陳汐并未發現什么特別危險的家伙,像索影芙蒼云野在其已經算得上是佼佼者。
  不過,這僅僅只是從外表氣息上觀察到的結果,只能當做推測,而不能當做事實,說不定某些強者為了某種目的故意施展了秘法,足可以遮擋一部分實力。
  像其兩人,陳汐就有些吃不準,那兩人一個名叫泰睿,體型魁梧,面容剛毅,沉穩如山,另一個名叫飛靈雪,是一名氣質柔弱,膚色略顯蒼白的靜女子。
  這兩人分別來自“泰氏”和“飛靈氏”兩個等部族,氣息其他人沒什么區別,可卻給陳汐一種難以捉摸的味道,讓得他也不禁多留意了一些。
  但不管如何,他們這一支由第七道仆所帶領的隊伍,并沒有那五大上等部族的強者,這讓陳汐有些慶幸,也有些惋惜。
  慶幸的是,暫時不必和敵人謀面,惋惜的是錯過這一次能夠“和平相處”的機會,下次見面時,必然會是在戰場上,或者某種廝殺!
  三個時辰后,正在飛遁的暗金寶船猛地震動了一下,旋即便倏然停止下來。
  “到了。”
  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言的第七道仆就像從沉寂蘇醒過來,面無表情地掃視了眾人一眼,便徑直朝寶船外邊行去。
  陳汐一行十六人緊隨著魚貫而出。
  一片血色天地映現在視野,天地皆染血,風聲嗚咽,蒼茫一片,透著一股寂寥悲壯的氣息。
  地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血色沙礫,仿若由殷紅的血水浸泡而成,歷經無垠歲月風蝕,依舊凄美鮮紅。
  嗡~~
  當陳汐他們甫一走下,就感覺一股恐怖的血腥殺伐氣息撲面而來,耳畔似響起金戈鐵馬戰鼓激昂的聲音,似從亙古傳來,眼前恍惚似尸山血海白骨累累的慘烈畫面。
  一時之間,包括陳汐在內心皆都震動,感受到一股難以形容的悸動和寒意,神色不禁皆都微微一變。
  當他們恢復清醒時,就吃驚不知何時起,那血色天地已矗立著一座巨大之極的黑色堡壘,占地萬畝,雄渾古老,許多地方還能駁血漬。
  第七道仆此刻便立在黑色堡壘前,只不過此刻的他,雙手負背,眼眸眺望天穹,渾身釋放出宛如山崩海嘯般的通天氣息,簡直若一尊無上神祗在顯露威嚴。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宛如混沌初開的聲音,血色天穹上,竟被硬生生撕開一道裂縫!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