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104 罪徒營地

此地乃封神之山中的一片禁區,更是距離天道秩序最近的區域。
  而今,僅憑周身氣息,那第七道仆便硬生生將天穹撕開一道裂縫,可想而知這等場景何其駭人。
  黑袍獵獵,第七道仆淡漠普通的面容上如鍍上一層燦然神輝,刺目之極,令人無法逼視。
  好半響,他這才收攏全身氣息,重新恢復以往那波瀾不驚的模樣,而在那天穹之上的裂縫中,則涌現出一道門戶。
  門戶如山,開辟虛空中,四周纏繞著狂暴的天道秩序神鏈,無形的威壓充斥其中,映現出無窮異象。
  這,便是通往“道愆罪源”的秘道之一。
  第七道仆抬起目光,掃視在陳汐等十六位不同部族的九星域主強者身上,淡然平靜,可卻令他們渾身一僵,仿佛內心最深處的秘密也都被窺伺到,當場就讓不少人臉色微微一變。
  幸好,這目光緊緊只停留一瞬,便被收回,第七道仆指著背后那古老恢弘的黑色堡壘,道:“這里是營地,進入道愆罪源之后,每隔三個月你們可以重返回來一次,交接戰功,洗滌周身罪愆。”
  說著,他又指著天穹上那一道如山門戶,道:“這一道門戶的位置會烙印在你們自身攜帶的參戰令牌中,《三個月可以開啟一次,可以安全讓你們返回營地中。”
  頓了頓,第七道仆聲音變得有些縹緲,“當然,如果你們死在其中,也沒人會去替你們收尸。”
  聞言,陳汐等人神色如常,這一切早在他們前來時便已經了解過。
  所謂營地,便是代表著護道神族一方休整駐扎之地,第七道仆會坐鎮其中,等待他們每三個月返回,直至這一場戰爭結束。
  而戰功則是代表殺死“逆道罪徒”所取得的成績,戰功越高,所獲得的獎勵就越多,不僅僅是個人的,對他們背后部族也有極大好處。
  當然,這戰功中并不包括沖擊道主境的機緣。
  所謂機緣,就是要參戰者自己在“道愆罪源”中去尋覓,可遇不可求,也根本不可能拿來充當獎勵。
  唯一令陳汐注意的是第七道仆口中所言的“洗滌周身罪愆”。
  按照陳汐父親陳靈鈞的說法,“道愆罪源”乃是代表邪惡、污濁一面的天道秩序。
  非“逆道罪徒”,進入其中就會受這種天道秩序影響,令周身內外遭受到這種邪惡、污濁之力的浸染。
  若不能及時洗滌掉,甚至會影響心智,喪失原有意志,淪為“逆道罪徒”的一員,終生受其奴役!
  最關鍵的是,殺的“逆道罪徒”越多,所受到的負面影響更大。所以每隔三個月,無論戰斗力再強大的參戰者,都會選擇返回營地中休整一番,一是交接戰功,二也是為了洗滌周身罪愆。
  “現在,你們便可以展開行動了。”
  第七道仆隨口撂下這句話,便轉身走入到了那黑色堡壘中,再無一點動靜。
  那血色天地中,只剩下陳汐等十六位參戰者。
  見第七道仆離開,一些參戰強者已經開始交頭接耳,彼此商議著一些什么,不知覺間,已經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
  唯獨只剩下了陳汐一人。
  他倒也清楚,那“道愆罪源”中極其兇險,九死一生,進入其中就等于進入到了逆道罪徒的大本營。
  按照以往護道之戰所傳下來的經驗,參戰者結伴聯盟在一起行動,無疑是相對安全的一種方式。
  而單獨行動則無疑是最危險的。
  看眼前的局面,顯然在場其他參戰強者沒多少意愿要和陳汐結盟在一起行動,大概是皆都清楚他和五大上等部族之間的敵對所導致。
  不過陳汐對此也無所謂,他本來就沒打算和其他人聯手,那樣反而會讓他自己感到危險。
  因為陳汐可是很清楚,太上教既然能鼓動五大上等部族一起針對自己,那就同樣可以鼓動其他部族的參戰強者針對自己。
  像那個曾挑釁自己的蒼云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
  換而言之,對陳汐如今的處境而言,單獨在“道愆罪源”中行動雖然危險,可也比和其他不清楚身份的參戰強者結盟要安全一些。
  沒有遲疑,在那些參戰者商議著結盟事宜的時候,陳汐已準備出,可就在此時,后面傳來一聲呼喚:“等等。”
  陳汐回頭,就看見那中等部族的索影芙匆匆朝自己走來。
  索影芙飛快說道:“怎么樣,要不要一起行動?我覺得你和我們在一起,行動會更安全一些。”
  此話一出,登時引起許多人側目,皆都一副驚詫模樣,似沒想到索影芙竟會邀請陳汐。
  尤其是原本已經和索影芙結盟的幾人更是臉色一變,有些不愉。
  對于此,陳汐想也不想,直言道:“謝了,我喜歡一個人行動。”
  索影芙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遠處的蒼云野,道:“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或許你應該需要一個同伴幫你看著背后。”
  這句話明顯意有所指。
  陳汐笑了笑:“我背后可容不下陰影,試圖從背后接近我的,大多變成了尸骸。”
  索影芙皺了皺眉,深深看了一眼陳汐,不再堅持:“那祝你好運,路上可要小心一些。”
  陳汐忽然道:“我倒是覺得你需要小心一下此人,你打算和我結盟,明顯已經得罪了他。”
  雖沒說誰,可索影芙還是聽出了陳汐所指正是蒼云野,性感的唇角不由泛起一抹冷笑:“我可不怕他。”
  陳汐點了點頭,不再多說,縱身沖向了天穹上的門戶內,轉瞬已是消失不見。
  等他的身影消失,遠處的蒼云野忽然抬頭掃了一眼陳汐離開的方向,目光中滿是陰冷和殺機。
  “兩位,之前在寶船中的挑釁你們也看到了,此性情陰沉并不上當,看來也是個狠角色,不過他既然被燧人狂瀾公視作必殺對象,那也就是我們共同對手,還希望這一路上兩位可莫要再留手。”
  蒼云野神色忽然變得平靜,目光淡然地掃了一眼旁邊立著的兩人,神色從容自若。
  若是陳汐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這兩人正是被他曾留意過的泰睿和飛靈雪!
  對于蒼云野的話,兩人也不知聽到沒有,一個報臂遠眺天穹,一個眼眸低垂看著腳尖。
  這讓蒼云野皺了皺眉,但并未多說什么,他很清楚這倆家伙手段有多可怖,起碼連他也不敢輕易得罪。
  ……
  此次護道之戰共有十三處營地,分別被十三位道仆坐鎮,陳汐他們所在的“血煞營地”僅僅是其中之一。
  在陳汐進入秘道門戶的同時,另一處冰雪覆蓋的“寒霜營地”中,同樣有著七八個參戰者已經抵達。
  其中兩人顯得異常醒目,分別是一男一女。
  男赤飛揚,雙眸若火淵,眉心烙印著一道“山”字形神焰圖騰刺青,傲然端立那里,有一種氣吞八荒,焚化天下的狂霸肆意之氣,附近的虛空扭曲,被燒成一圈黑洞。
  另一個女則身姿嬌小,身穿一襲青色廣袖霓裳,柔順濃密的烏黑長盤成了一條辮垂落腰際。
  她面龐純凈、清稚、無邪,像一個仙國小公主似的,如夢似幻,縹緲如煙。
  附近其他參戰者根本就不敢靠近兩人,遠遠立在一側,看向兩人的目光中皆都帶著深深的忌憚。
  因為這兩人,一個便是上等部族燧人氏的驕燧人狂瀾,另一個則是上等部族唐氏的唐小小!
  “小小,我聽說那陳汐可是你叔祖唐閑的師弟,不知道到時候見了那小時,你是否下得了手?”
  燧人狂瀾很狂,不是一般的狂,連燧人氏族長他都不放在眼中,可面對唐小小時,他神色卻有些奇特,但態度已經算得上是平和了。
  “你要管我的事么?”
  唐小小甜甜一笑,純凈清稚的面容上一片無邪,眼瞳漆黑而清澈,像是在撒嬌。
  燧人狂瀾眉毛卻是不易察覺地跳了跳,旋即就哈哈大笑道:“我只是想告訴你,你若下不了手,我幫你!不就是一個神衍山傳人嗎?等捏死這只螻蟻后,我再和你較量一下,誰最先踏足道主境!”
  說罷,他渾身猛地涌出一道通天火柱,幻化為一道圖騰火紋,整個人已倏然沖入天穹中的門戶中。
  “連我的事都不敢管,還要和我較量,這人好無聊。”
  唐小小皺了皺鼻,就雙手負背,一蹦一跳地朝遠處走去,青色的廣袖霓裳在風中搖曳,像一朵青蓮托著她在風中嬉戲。
  可走著走著,她整個人卻逐漸消失,倏然就再也看不見了。
  直至燧人狂瀾和唐小小離開,其他參戰強者這才皆都暗松一口氣,內心所承受的壓力也消失不見,神色卻是變得頗為復雜。
  “真不知道那陳汐究竟怎么得罪了五大上等部族,竟惹得燧人狂瀾、唐小小這等人物也把他視作鏟除目標。”
  “不止如此,釋楚歌、北冥滄海、夏若淵也同樣會在行動的時候鏟除掉陳汐。”
  “應劫者……難道就如此遭忌?”
  “恐怕不簡單,聽說此次護道之戰和以往都不同,連太上教也破天荒地橫插一腳,派了兩名傳人參與了進來。”
  “不管如何,這次可一定要小心一些。”
  議論聲逐漸消失,那些參戰強者也紛紛展開行動,進入到了那通往“道愆罪源”的秘道門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