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105 迷霧敵蹤

黑牙營地。
  許多參戰者早已展開行動,進入到那通往“道愆罪源”的秘道中。
  只有釋楚歌一人盤膝坐地,動作輕柔地擦拭著掌中的“烽火血穹”,一丈三尺四寸的古老長槍,宛如浸泡神血,泛著殷紅瀲滟的光澤,槍鋒一點猩紅,似一只渴望飽飲鮮血的瞳。
  釋楚歌身姿瘦弱,卻自有一股龍章鳳姿,昳麗挺秀之氣,宛如一片名山秀水,涵蓋天地之靈,纖塵不染,超然無雙。
  只不過和以往不同,他那一對眼眸中卻有著一種罕見的忖度之色。
  他厭惡這種感覺,因為他早已習慣了一人修煉,一人殺戮,一人擦拭槍身之血的日子。
  除此之外,他對其他任何一切都漠不關心。
  可現在,他卻不得不去忖度。
  “在想什么?”
  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被稱作“營地”的黑色堡壘門前,不知何時多出一道高大老人。
  老人眉目慈祥,面龐清癯,渾身散發著干凈純厚的氣息,就像一束光,明亮、熾盛,將天地照亮,但卻并不刺目,反而有一種溫和、包容、博大的力量。
  不用回頭,釋楚歌就知道那是稱號為“光明道主”的第三道仆。
  “殺人,或者晉級。”
  釋楚歌平靜道,他從來不會說一句廢話,也更不會隱瞞自己的心境,性情就如同他手中的“烽火血穹”那般直來直往,一往無前。
  不過這句話卻顯得有些莫名其妙,可偏偏地那第三道仆卻像聽懂了,溫和笑道:“這的確是個兩難的問題。”
  釋楚歌抿嘴不言,好半響才長身而起,手中的“烽火血穹”被他斜插背后。
  “要出發了?”
  第三道仆笑容依舊溫和。
  “嗯。”
  釋楚歌點了點頭。
  “可做出決斷?”
  “沒有。”
  “或許,本座可以給你一個指點。”
  第三道仆笑道,這句話若是被其他參戰者聽到,非嫉妒的眼紅不可,這可是三道道仆中排名第三的“光明道主”,坐鎮封神之山已不知多少歲月,擁有著難以想象的智慧和力量。
  若是能夠這樣一位通天存在的指點,可想而知這是何等之榮幸。
  可偏偏地,釋楚歌幾乎是沒有想,就拒絕道:“不必,我的道,我自己走。”
  說罷,他抬頭一看天穹上的那一個秘道門戶,身影倏然化為一道筆直的光,消失于秘道之中。
  “此子若能活下來,又是一個釋天帝,那個應劫者若碰到他……呵呵,真是有趣。”
  第三道仆凝視釋楚歌離去的地方許久,便笑了笑,轉身消失在了那黑色堡壘中。
  ……
  聆山營地。
  一聲長嘯,若碧海卷蒼穹,一眾參戰者紛紛臉色變幻,閃避退后。
  旋即,就看見一名有著一頭柔順深暗藍色長發,眉宇疏闊,面部輪廓似刀鑿斧刻的男子,腳踏一道狂暴漩渦,倏然沖霄而去。
  他看似渺小,可氣勢若山海,巍峨浩瀚,給人以無法撼動之感。
  當他消失在那一道秘道之后,那天地間的震動才歸回平靜,一眾參戰者卻兀自有些心悸。
  “好一個北冥滄海!”
  唯獨在那營地堡壘前,有著一道蒼老身影發出一聲贊嘆,他眼眸渾濁,面容皺紋密布,竟是太上教圣祭祀虛陀!
  “滄海之珠乃是當年混沌中鎮壓邪惡秩序的一道基石,此子能夠獲得滄海之珠的認可,可見其天賦何其卓絕。”
  不知何時,有一道灰袍老者出現在堡壘門前,他眼窩塌陷,瘦削的面龐看似光滑干凈,可卻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滄桑氣息。
  這便是有著“時光道主”稱號的第二道仆!
  “事情如何?”
  當察覺到第二道仆出現,虛陀道主便收回目光,漫不經心道。
  “那應劫者出現在老七的營地中,而你應該清楚,老七眼中只有封神之山。”
  第二道仆淡然道,幽邃的瞳中盡是時光幻滅的力量。
  “哼!老夫可從沒想過,你們十三位封神之仆中,竟也有陣營之分,且關系如此之復雜。”
  虛陀道主皺眉哼了一聲。
  這時候,一眾參戰者已陸續朝天穹上的秘道中掠去。
  望著他們離開,第二道仆聲音忽然變得淡漠:“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所以,你的態度最好能夠更謙和一些,畢竟你不是太上教主。”
  虛陀道主明顯微微一滯,旋即就深吸一口氣,將一對渾濁的眼眸望向一側的第二道仆,點頭道:“剛才的確是老夫過激了。”
  第二道仆微微一笑:“還好,我并不介意這些細節,若是換做‘雷霆道主’,可就不一定了。”
  雷霆道主,便是第四道仆的稱號,殺伐果斷,性情無常,虛陀道主當然知道這一點,故而臉色明顯變得有些陰郁。
  好半響,虛陀道主這才說道:“老夫現在只想知道,時至如今究竟有多少位道仆站在了咱們這邊,你也應該清楚,教主如今雖在萬道母地中,可最關心的便是此事。”
  提及太上教主,第二道仆神色變得端正不少,沉吟道:“確定的有七個,還有兩個和第七道主一樣,對此事并不感興趣。”
  聞言,虛陀道主渾濁的瞳孔中驀地閃過一抹冷芒:“還有剩下三個呢?”
  第二道仆面無表情道:“那可就得你們教主親自出面去問一問他們的心意了。”
  一句話,就讓虛陀道主徹底明白,剩下的三名道仆是拒絕和他們太上教合作的!
  “七個咱們這邊的,三個中立的,三個拒絕的,這局勢可有些微妙,若教主知道了,恐怕會很不滿意。”
  虛陀道主聲音平靜,可已帶上一絲若有若無的不悅,“天罰道主對此難道沒有看法?”
  天罰道主!
  便是十三道仆中排名第一的存在,也是現如今封神之山上最神秘古老的一位人物。
  “他在重錘營地坐鎮,或許你可以親自去問一問。”
  第二道仆隨口道。
  虛陀道主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一道偉岸得宛如史詩,輝煌而無量的龐大身影,禁不住心中一顫,最終放棄了親自去拜訪第一道仆的想法。
  但旋即,他就話鋒一轉:“且不談此事,當下最關鍵的就是此次護道之戰,你可確定憑借如今的安排,是否能夠讓那小東西再無法活著返回?”
  說到“小東西”三個字時,聲音中已不可抑制帶上一抹恨意。
  這讓第二道仆敏銳地捕捉到,不禁瞥了虛陀道主一眼,道:“你不是還安排了兩個引道者進入道愆罪源中專門對付此子?”
  虛陀道主面無表情道:“老夫自不擔心他們兩人,老夫所擔心的是那五大上等部族的參戰者。”
  第二道仆若有所思道:“每一個引道者都是由太上教主親自所錘煉,如今派了兩名引道者,你卻兀自有些擔憂,莫非那個應劫者已經厲害到足以對抗引道者的地步了?”
  虛陀道主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竟是嘆息道:“此子的確是個無法以常理推斷的異數,老夫當年親自出手追殺于他,最終卻被他僥幸逃脫。”
  第二道仆終于有些微微動容,點頭道:“的確不尋常。”
  虛陀道主冷哼道:“豈止是不尋常那么簡單,此子身懷河圖、輪回,又是亙古至今從末法之門內走出的第一人,你覺得他還是尋常的應劫者嗎?連當年的莽荒之主玄,神衍山之主伏羲,恐怕都沒有此子身懷這么多禁忌秘密了!”
  第二道仆似乎早已知曉此事,反倒顯得很平靜,道:“在這封神之山上,可由不得他一個異數繼續胡鬧下去。”
  一個“胡鬧”就可以看出這第二道仆對陳汐的態度是何等蔑視。
  這讓虛陀道主莫名地感到有些不舒服,陳汐如果這么不堪,那容得他如此親自跑來封神之山一趟?
  忽然,虛陀道主心中一動,道:“忘了告訴你,他父親是陳靈鈞。”
  一個陳靈鈞,讓第二道仆臉色不易察覺地閃過一道陰霾,雖很快就恢復平靜,可還是被虛陀道主敏銳捕捉在眼中,禁不住嘿然一陣冷笑。
  他可是很清楚,當年陳靈鈞參加護道之戰時,根本談不上有多厲害,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家伙,卻奪走了封神之山上的一件重寶,引起了天道震怒,降下可怖天罰。
  重寶被盜,鬧得那十三道仆也是感動頗為難堪,可惜不等他們展開報復,陳靈鈞早已輪回轉身重修了,且還是輪回在三界中,那可是他們也無法染指的地方。
  這件事也就成了十三道仆心中一塊無法抹去的傷疤。如今被虛陀道主一語點破,令得第二道仆自然感到一陣不舒服。
  好半響,第二道仆才沉聲道:“看來,這次必然不能讓這小家伙活著返回了。”
  虛陀道主頓時笑了,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旋即,他就似想起什么,皺眉重復剛才的話題道:“你還沒有告訴我,那五大上等部族的參戰者究竟是否可靠?”
  第二道仆皺眉道:“五大上等部族的事情,不是由你自己去聯系的,難道你自己也無法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