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07 道厄異變

一座只有拇指蓋大小,由繁密精致的秘紋構建而成的秘道門戶圖案悄然浮現在了令牌表面。
  陳汐認出來,這應該便是第七營地的秘道門戶坐標,只不過現在坐標暗淡無光,想來只有在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被啟動一次。
  除了這一枚傳送坐標之外,令牌一側還有一道凹陷筆直的槽口,閃爍著如血光澤,意念探入其中就會發現,槽口內側浮現著兩個混沌秘紋——戰功。
  顯然,這是記錄參戰強者獵殺逆道罪徒之后,所獲得戰功數目大小的地方。
  戰功可以兌換獎勵,戰功越大,獎勵就越多。這些獎勵皆都會由十三道仆發放,必然不會是尋常之物了。
  對于此,陳汐并未多在意,他此來道愆罪源無非是為了三件事,一是沖擊道主境,二是完成陳氏宗族的愿望,從而順利接回父母,三,則是為了進一步窺探屬于封神天的秩序奧秘。
  將令牌收起,陳汐重新調意念,以達到最佳戰斗狀態,隨后他云起禁道秘紋力量,覆蓋全身,漸漸與四周景象融為一體,然后耐心向前搜索前進。
  道愆罪源的世界秩序極為獨特,千丈之上覆蓋著可怖的污濁秩序氣息,根本不宜飛遁挪移。
  且由于意念受到限制,以陳汐那龐大超然的意念之力也僅僅只能查探到三千丈范圍內的景象。
  這一切都注定,在道愆罪源行動,只能步步為營,若冒然突進,兇險則會隨之攀升。
  幸好,有禁道秘紋力量之助,讓陳汐得以在這重重迷霧清楚判斷出四周局勢,任何景象都逃不開他的觀察,纖毫畢現地映現心。
  且禁道秘紋另一種作用則可以讓陳汐完全隱匿氣息行蹤,不至于被窺伺到。
  ……
  沒前行多久,陳汐突然聽到了類似樹枝斷裂的聲音,這在這一片宛如茫茫無垠的迷霧森林可非同尋常。
  森林古老、荒寂,極為神秘詭異,地面乃是一種說不出特質的淡紫色土壤,走上上面幾乎沒有聲音。
  而且這一片古老森林的樹木千奇百怪,甚至透著一股猙獰的味道,將天穹都遮蔽,行走其,無疑于行走黑暗。
  而剛才那一道聲音,只有可能是什么生靈在森林移動,不小心踩到了些什么。
  陳汐當即悄然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移動。
  半響后,他在距離聲音發出之地三千丈的距離止步,不再靠近,身影一閃,掠到了樹冠頂部,透過重重枝葉,朝遠處查探。
  也不怪陳汐謹慎,這聲音極有可能是個陷阱,向他如今身在道愆罪源,堪稱是八方皆敵,孤立無援,不止要和逆道罪徒廝殺,更要警惕防備來自其他參戰者的威脅和偷襲。
  陳汐啟動禁道秘紋,幽邃的黑瞳泛著內斂奇異的光澤,視野的一切景象開始浮光掠影閃現,逐漸變得清晰,轉瞬間就鎖定在了三千丈之外的一處區域。
  那里有著一座臨時搭建的營地,形似帳篷,占地數十丈范圍,帳篷通體漆黑黯淡,表面烙印著奇異扭曲的紋理,和四周濃濃的灰色霧靄融合在一起。
  尤為神異的是,那帳篷有著一股晦澀的力量,單純用意念去查探,只能看見一片空白霧靄,而根本無法察覺到那帳篷的存在。
  這讓陳汐眼瞳瞇了瞇,他很確定,這不是護道一脈的手段,換而言之,這一處帳篷營地只會是來自逆道罪徒的。
  想了想,陳汐不著痕跡地掠下大樹,繼續朝前靠近,足足在距離兩千丈時才停步,然后藏身在了一側樹木之上。
  這個距離,讓陳汐立刻清楚看見,帳篷一側,竟還有著一塊開辟出的空地,此刻正有十余道在那空地四周巡弋。
  仔細看去,那些身影竟赫然是一群“獄靈”和“罪血裁決”的混編隊伍!
  獄靈,一種誕生于罪愆的生靈,形似巨犬,生著三顆頭顱,性情暴戾嗜血,傳聞乃是守衛“逆道罪徒”家園的忠誠仆役。
  罪血裁決,則是一種戰斗力極為強大的生靈,形容已經和人類沒什么區別,每一個罪血裁決皆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精銳,號稱“死亡指引者”。
  和混沌母巢的各個部族一樣,道愆罪源的勢力也有著極為森嚴的等級劃分。
  例如獄靈部族就屬于下等勢力,罪血裁決部族則屬于等勢力。
  這些資料,在陳汐前來參戰時,就已經從父親陳靈鈞那里有了一種全面了解,他甚至清楚若是和獄靈、罪血裁決對戰,應該采取何等戰術,才能夠一舉抓住對方致命弱點,給與其致命打擊。
  遠處那營地外的地帶上有著七個獄靈和三個罪血裁決在巡弋,這讓陳汐一下判斷出,那坐鎮帳篷的必然是某個,或者某幾個厲害角色。
  這一支混編隊伍顯然已經駐守這里許久,其一些秉性暴烈的獄靈顯得未免有些暴躁,剛才就是其一個獄靈壓抑不住躁動,用腳掌碾碎了地上的一截樹干。
  一側的一名罪血裁決厲聲呵斥,才讓獄靈安靜下來。
  這時候,帳篷走出一名身披華袍的老者走出來,和一名罪血裁決交談了幾句,就不禁皺眉,冷冷掃了一眼剛才因為躁動而發出聲響的獄靈。
  顯然,這華袍老者也被剛才的聲響所驚動。
  “此次前來開啟戰爭的,都是來自混沌母巢最頂尖的異端,誰若敢再大意,導致此次行動受阻,立殺無赦!”
  華袍老者哼了一聲,轉身就要重返帳篷,就在此時,他臉色猛地一沉,目光霍然望向遠處。
  也就在他抬頭的一剎那,頭顱就爆成了一團血霧!
  緊接著,一陣刺耳之極的尖嘯傳出,時空如紙糊,一道道恐怖之極的凌厲氣息從遠方傳來。
  剎那之間,所逆道罪徒大驚,獄靈們有的迅撲向異動傳來的方向,有的靈活地沖上半空,試圖居高臨下尋覓敵人蹤跡。
  而那三名罪血裁決則渾身冒出一股烏黑血光,化為三道流虹,朝陳汐藏身這邊暴沖而去。
  可他們反應再快,也根本沒有陳汐的劍氣快,就在他們有所反應時,一道道悄無聲息的劍氣,泛著迷離虛幻的光,交錯縱橫而至。
  噗!噗!噗!
  一團又一團血霧在不同地方炸開,若一連串的爆竹響起,盛開起一朵朵猩紅血色焰火。
  一眨眼間,七個獄靈連同三名罪血裁決,皆都暴斃橫尸當場!
  這一切,都發生的極快,電光火石之間,生死已判。
  仔細看去,那些獄靈和罪血裁決的死法卻是不同。
  獄靈形似巨犬的三顆頭顱上,間一顆頭顱的眉心之地皆都被洞穿出一個血窟窿。
  這是獄靈匯聚力量之地,和陳汐他們這些域主境的體內星域一樣重要,一旦破開,必死無疑。
  而如果試圖斬殺獄靈的三顆頭顱,就會發現,獄靈的頭顱是可以不斷重生的!
  至于罪血裁決,則都被剖開了胸膛核心之地,那里是他們靈魂和祖血盤踞之地,之必死。
  當然,說來看似輕巧,實則若非陳汐戰斗力穩穩碾壓他們太多,也斷然不可能如此輕巧地辦到這一步。
  因為無論是那七個獄靈,還是三個罪血裁決,戰斗力都僅僅在一星域主和三星域主之間徘徊。
  對付這等角色,對如今的陳汐而言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就連那剛才的華服老者,也才不過是一名五星域主層次的存在,擱在外界,或許已算得上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可在陳汐眼也不過是土雞瓦狗般的存在。
  這就是實力上的巨大差距。
  血腥彌漫,那營地帳篷內卻是再無一絲動靜,等待許久,陳汐的身影這才從兩千丈外的一株大樹上飄然落下,信步朝這邊行來。
  可僅僅走出不到十丈距離,他猛地止步,略帶驚疑地看了一眼遠處那營地帳篷,旋即就毫不遲疑倏然化為一道縹緲的影子,朝遠處掠去。
  轟!
  幾乎是同時,那原本沉寂無聲的營地帳篷陡然炸開,沖出一道通天血柱。
  與此同時,一座奇異的黑色祭壇出現在帳篷原先所在的地方。
  那祭壇只有十丈范圍,通體漆黑,隱隱浸染著一股暗色血光,古老彌漫著滄桑氣息的祭壇表面雕刻著繁密扭曲的秘紋。
  此刻,那一道通天血柱正是從祭壇央釋放而出。
  嗡~
  很快,一道偉岸耀眼的血色身影出現,他身高三丈,俊美優雅的面容透明蒼白得毫無血色,眼瞳若一對血鉆般殷紅,通體肌膚泛著瑩潤柔和的血光。
  他身披一襲血色披風,立在那里,宛如從萬古血池誕生出的一尊帝皇,渾身氣息可怖滔天。
  緊跟著他,一道道身影從祭壇央的血光魚貫而出,密密麻麻,仿似潮水般無窮無盡。
  若陳汐還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那不斷從祭壇涌出的身影不止有獄靈、罪血裁決,還有蛛魔、啼魂者、惡道夫、血食衛……等等等來自道愆罪源勢力的強大勢力后裔。
  尤其是那為首的一名血光流竄,氣焰滔天的俊美男子,赫然是一位上位血靈族后裔!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