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108 摘顱

血靈族,在整個道愆罪源中也算得上一等勢力,地位大概和混沌母巢中的五大上等部族相當。
  這名來自血靈族的俊美男子名熾青應,擁有著近乎完美的九星域主級戰斗力。
  同時,熾青應也是此次剿殺護道一脈聯軍中的一位卓絕人物,乃是圣裔座下巔峰圣者者之一。
  所謂巔峰圣者,便是指代踏足九星域主境,但還差一線未曾踏足道主境的存在。
  熾青應甫一出現,一對如血眼瞳就落在了營地四周的那些尸骸上,蒼白透明的面容上一片漠然。
  仿似無動于衷,又像在思忖什么。
  片刻后,那一座古老祭壇的血光逐漸消失,再無任何身影走出。
  而此時,在熾青應身后,早已匯聚了數千逆道罪徒一脈的強者,只不過修為境界各有不同,弱小的才堪堪有祖神境修為,而強大的則都在域主境層次以上。
  數千強者,這可是一支極為龐大的力量!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一片,各種氣息彌漫蒸騰,驚擾天地。
  可在熾青應身邊,他們卻無一人敢喧鬧,皆都沉默而立,映襯得那熾青應愈發不同尋常。
  “我們的人剛死不久,看來敵人已經闖入我們的地盤。”
  熾青應撫摸著白皙尖尖的下巴,神色優雅帶著一股上位者的高貴和淡漠。
  “亢允。”
  “屬下在。”
  一個巨大的犬狀三頭獄靈越眾而出,沉聲應答,他渾身氣息凝練,有著一股精悍機警的氣質。
  “你帶著獄靈部族的隊伍,去搜尋那兇手留下的蹤跡。”
  “是。”
  亢允領命,當即帶著一眾獄靈強者化為一道道黑色洪流,朝這一片迷霧森林蔓延而去。
  獄靈,本身戰斗力不強,可卻有著無與倫比的追蹤偵查天賦。
  “其他部族分開行動,緊隨獄靈部隊伍后方,一旦發現兇手,立殺無赦。”
  熾青應再次吩咐了一聲,旋即那數千的道愆罪源強者轟然啟動,分散而去。
  很快,就只剩下熾青應和旁邊兩名老者。
  那兩名老者一個身穿白袍,一個身穿黑袍,但面容竟是一模一樣,膚色呈現出古銅之色,眉眼粗糲,指節粗大,渾身彌漫著一股生殺予奪的血腥之氣。
  他們是銅魔部族的后裔,精通祭祀、銘、篆經、刻符等等秘法。
  熾青應踱步走上那古老祭壇,旋即盤膝坐下,以手撐著下巴,俊美蒼白的面容上盡是優雅從容之色。
  “兩位,此祭壇需要多久才能再次祭用?”
  熾青應目光掃視那兩名老者。
  “十天。”
  身穿黑袍的老者來到祭壇旁邊,仔細打量片刻,這才道。
  “十天?太久了。”
  熾青應皺了皺眉,拿出一塊白色的手帕擦拭了一下手掌,沉吟道:“五天,五天之后,我要用此祭壇挪移到‘弒逆高地’。”
  “五天?這不可能!”
  黑袍老者皺眉搖頭,他很清楚,祭壇的力量屬于天道秩序,若非此次開啟護道之戰,以他的力量也很難御用,更別說十天之內再次啟動此祭壇了。
  “哦?”
  熾青應緩緩抬頭,一對血鉆似的瞳望向那名老者,一股無形的可怖威壓也隨之蔓延而開,這片虛空宛如化為血海,映現出瀕臨沉淪的異象。
  黑袍老者猛地臉色一變,從口鼻噴出一片血漬,身影搖搖欲墜。
  另一側的白袍老者連忙道:“大人請息怒,五天已足夠了!”
  熾青應收起目光,唇角泛起一抹迷人的微笑,盡顯優雅高貴:“好,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白袍老者登時暗松一口氣,旋即就遲疑道:“大人,若要五天內啟動祭壇,尚須一個條件。”
  “說。”
  熾青應隨口道。
  “只要您能夠把那名闖入這迷霧森林的異端之首級拿來,以祭壇之力祭祀,便足可以啟動祭壇挪移之力。”
  白袍老者連忙道。
  “這很簡單,我答應你,不過,你確定只需要一顆異端首級?”
  熾青應淡然問道。
  “難道這迷霧森林不止有一個異端?”
  白袍老者一怔。
  “不錯,起碼有七個左右。”
  熾青應隨口道,“好了,你們開始行動吧,我已經將自身一縷血印留在你們身上,保證你們在這里不會發生意外。而我……這就去摘幾顆首級。”
  說著,他長身而起,背后血色披風飛揚,轉身之間,已是消失在迷霧森林深處。
  見此,白袍老者和黑袍老者對視一眼,皆都不再多言,開始圍繞著那祭壇行動起來。
  ……
  一片霧靄重重的區域,陳汐腳尖踩在纏繞在一株古老大樹上的藤蔓上,修長的指尖不斷勾勒。
  每一次勾勒,都有一道不含一絲煙火氣息的劍氣,悄無聲息地劃破重重時空消失。
  噗!噗!噗!
  極遠處的森林,不斷響起沉悶的血花迸射之音,這意味著一個個逆道罪徒在猝不及防之極,便已倒下。
  旋即,一陣憤怒的大吼不斷從四面八方傳來,其還伴隨著一陣凄厲的慘叫。
  顯然,那些逆道罪徒也發現了陳汐的存在,開始朝這邊匯聚而來,只不過每當他們靠近距離陳汐三千丈之地時,就會被一道道劍氣無情屠戮。
  那些劍氣宛如長了眼睛,又像早已等候在那里,每一次擊出,必然會收割一縷亡魂。
  僅僅片刻,以陳汐為心,方圓三千丈之地,已經倒下了二十多具尸骸。
  這一刻的陳汐,雖藏匿在那里一動不動,可卻像一位黑暗的王者,無情殺戮著敢于沖過來的敵人性命。
  他身上的令牌微微有些發熱,那代表著“戰功”的混沌秘紋處,不斷有一粒粒宛如星沙般的光點涌現,大致分作了三種顏色。
  青色光點,代表著殺死一名祖神境逆道罪徒。
  紅色光點,代表著殺死一名帝君境逆道罪徒。
  金色光點,代表著殺死一名域主境逆道罪徒。
  如今,陳汐令牌戰功處的青色光點已經有十九粒,紅色光點六個,金色光點四個。
  這些顏色不一的光點還依舊顏色的濃淡分作了不同品階,顏色越深,代表殺死的域主境逆道罪徒的修為越高,反之亦然。
  對于這一切,陳汐僅僅只是掃了一眼,就不再多關注,雖然這些戰功拿到外界,皆都可以兌換獎勵。
  真正讓陳汐此刻警惕的是,每殺死一名逆道罪徒,在他體內就會有一縷邪祟陰暗的氣息,雖然斌不影響他戰斗力,可陳汐清楚,這意味著自己已經開始遭受天道秩序的邪惡氣息侵蝕。
  當這種氣息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必須返回營地進行洗滌,否則就會產生不可預估的后患。
  這點倒算不上什么,陳汐早在參戰時就已清楚,讓他警惕的是,這些邪祟陰暗氣息出現的太過突兀,讓他根本都沒有察覺,究竟是如何進入自己體內的!
  “看來,一旦進入在這道愆罪源的天地,已經開始不知不覺遭受這天道秩序的影響了……”
  思忖許久,陳汐心已大致有了推斷。
  雖然如此想著,他手的動作卻并未停下,一道道劍氣沖出,必然抹殺一條性命。
  只是令陳汐意外的是,此次出現的敵人竟是像殺不完一樣,不止有獄靈、罪血裁決,也有蛛魔、啼魂者、惡道夫、血食衛……等等等來自道愆罪源勢力的強大勢力后裔。
  顯然,剛才那一處營地的祭壇,乃是一道傳送陣,可以源源不斷地把逆道罪徒挪移而來。
  這讓陳汐眉頭一皺,大致判斷出,對方必然不會就這么點炮灰角色了,真正的強者或許還沒出動,但遲早也會出現。
  分布在迷霧森林,正視圖朝陳汐那邊圍攏的逆道罪徒們皆都有心悸,敵人太可怖了,每一次出手,必然奪走他們這邊一條性命,可時至如今,哪怕只能判斷出敵人就在那片區域,可卻根本無法鎖定對方的位置,同樣也根本無法靠近過去!
  這無疑證明,他們此次的對手有著極為強大的戰斗力,且擁有著超乎想象的潛行匿蹤手段。
  在他們的印象,哪怕是最強大九星域主強者,在這迷霧森林的感知之力也僅僅只有兩千多丈的范圍。
  可是這次的敵人的感知力量明顯超出了這個范圍,那些劍氣從遠處重重迷霧殺來,無論他們如何小心閃避,去每一道劍氣過去還是會有一名同伴倒下。
  這兇險詭秘的局勢,讓得那些逆道罪徒也感到了一絲恐懼,行動開始變得更為小心,甚至許多人已開始發出信號,進行求援,或者直接轉身逃竄,不再靠近。
  再次殺了七八個逆道罪徒之后,見遲遲再未曾有一個敵人靠近過來,這讓陳汐心隱隱升起一絲危險,他當即不再遲疑,轉身離開了原本藏匿的地方,選擇了一處地方,縱身而去。
  敵人太多,虛實不清,他可不會為了賺取更多的戰功就不顧一切去殺戮。
  陳汐如一縷灰色的煙般,在迷霧森林穿行,奔行盞茶時間后,他忽然看到前方一株大樹底下倒著一個惡道夫,一動不動。
  這讓陳汐眼眸登時一瞇,這家伙不是他殺的,換而言之這迷霧森林還有其他來自護道神族的參戰者!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