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110 破神之刺

此次熾青應前來迷霧森林,帶領了數千逆道罪徒大軍,但真正稱得上是九星域主境中頂尖強者的,卻只有他一人。
  這種安排,本來就顯得很奇特。
  作為和護道一脈征戰了無垠歲月的逆道罪徒一脈,極為清楚每一次護道之戰開啟時,護道一脈陣營所派出的無不是每一個部族中最強大的一位就行域主強者。
  換而言之,在這一場兩大陣營的戰爭中,護道一脈中根本找不出一個九星域主以下的人物。
  可就在這等情況下,熾青應這支龐大隊伍中,卻找不出第二個九星域主出來,這也很容易那些進入迷途森林中的護道強者對逆道罪徒一脈的真正力量感到質疑和不屑。
  逆道罪徒一脈究竟要做什么
  難道以為憑借一個熾青應和一眾不堪一擊的隊伍就能殺死他們這些九星域主
  沒有人關注這些,甚至一些在迷霧森林中行動的參戰者至今還不清楚熾青應的存在。
  嗖
  霧靄重重的森林中,陳汐確定附近并無那一種詭異古樹之后,就縱身來到一株樹冠上,收斂氣息隱匿起來。
  然后拿出那一個碩大“詭異蜂巢”仔細審視許久,陷入到了沉思中。
  片刻后,陳汐似作出什么決斷,揮手解除掉封印,用劍箓小心刺入詭異蜂巢一個孔洞中。
  嗤~
  這孔洞中同樣有著一個濃稠若漿的胚胎,甫一被劍箓戳破,就發出一聲奇異的聲音,宛如痛苦的尖叫般。
  一縷灰色的污濁之力蔓延,涌上了劍箓表面。
  陳汐沒有阻止,而是靜靜觀察著,和之前偷襲他的那一道污濁之力不同,這一道污濁之力明顯衰弱之極,只能緩緩在劍身上蔓延。
  它雖然只有一縷,可卻散發出撲面而來的猙獰血腥氣息,其中更有一股罪愆邪惡力量,甫一蔓延在劍箓表面,就不斷蠕動,釋放出一種驚人無比的腐蝕力量。
  即便以劍箓如今完全壓制大多數珍貴先天靈寶一頭的寶物,竟也產生了一絲顫抖嗡鳴。
  陳汐見此,不再遲疑,掌指縈繞著璀璨熾烈的紫金神輝,將這一道污濁之力攝在了書中;
  它開始劇烈掙扎,甚至發出一聲聲尖利猙獰的嘶鳴,竟宛如有生命和智慧一般。
  嘭
  掌指猛地用力,這一道污濁之力被捏碎,可卻化為數百道更為細小的光,不斷朝四面八方沖撞,試圖逃脫陳汐手掌。
  可最終卻是徒勞無力,很快就被磨滅一空。
  雖然看見這污濁之力的確是可以被抹殺的,但陳汐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他已經判斷出,此物乃是一種奇異的生靈,并且尚在幼體階段,可生命力卻極為兇悍頑強。
  陳汐剛才測試了一下,用了足以輕松滅殺六星域主的力量,才僅僅只能將這一縷處在幼體狀態的小東西給殺死,可想而知一旦等它成長起來,會有多可怖。
  想了想,陳汐又開始拿這一個“詭異蜂巢”中的神秘胚胎測試,每一次測試,都用上了一種不同手段。
  例如用神魂之力、用煉體之力、用符紋之力,甚至還用上了不同的神道之力。
  可直至殺了那“詭異蜂巢”中的大半胚胎生命,卻根本沒有發現一種足以輕易致命的手段。
  不過隨著測試,陳汐愈發堅定了一件事,這小東西的確是有生命的,只不過卻處于幼體期,體內缺乏足以蛻變的力量。
  而孕育它們的,便是這生長于暗紅色古樹底部的“詭異蜂巢”。
  像陳汐手中這個,足足孕育了一百三十六個胚胎生命
  而放眼整個迷霧森林中,像這樣的暗紅色古樹可是有很多,這也就意味著“詭異蜂巢”的數目也會越來越多,“詭異蜂巢”一旦多起來,所孕育的胚胎生命更是呈百倍的增加。
  如此推算,這注定會是一個令人心顫的數字。
  唯一慶幸的是,這些胚胎生命想要蛻變而出,需要極大的力量,從而限制了它們成千上百出現的可能;
  像之前陳汐被偷襲的那一道蛻變自胚胎生命內的污濁之光,就是汲取了那一具惡道夫的尸骸之后,才得以蛻變成功。
  不對
  很快,陳汐就意識到一絲不妙,他這一路上殺了數十個逆道罪徒,其中更有數位域主境存在。
  這些尸骸若是遺落在迷霧森林中,注定也會被“詭異蜂巢”的力量汲取了
  而這樣一來,就會出現更多蛻變成功的胚胎生命。
  一想到這,陳汐心中又閃過一抹陰影。
  之前他在輕易殺死一眾逆道罪徒之后,也一度懷疑為何這逆道一脈的戰斗力如此不堪。
  可此時想來,卻有了一種別樣的體會。
  那些逆道一脈的家伙,極有可能僅僅是一堆炮灰,而他們被派來迷霧森林的根本目的,并非是殺敵,而是為那些胚胎生命提供足以蛻變的力量
  只要胚胎生命蛻變出來,就會變得異常猙獰和強大,且戰斗手段詭異狠辣,極難被殺死
  “這逆道罪徒倒是狠心,幾乎以犧牲的方式來換取更強大的戰斗助力,這一次護道戰爭果然不像想象中那般簡單”
  陳汐甚至想到,或許在這迷霧森林之外,同樣也存在著類似胚胎生命的詭異存在,若是用來對付他們這些參戰者,注定是一場不堪想象的災難。
  當然,陳汐可沒有心思理會別人的死活了,他眼下所做的這一切,無不是為了更快地適應,從而降低所處環境的兇險性。
  最重要的是,通過對這些詭異事物的認知,也能夠讓他更直觀地人認知道愆罪源中的一切,窺伺到其中天道秩序的真諦。
  畢竟,道愆罪源中的天道秩序雖然邪惡黑暗無比,可畢竟也是“封神天”的一部分。
  去了解它,對陳汐而言絕對有益無害;
  心中念頭叢生,陳汐手中的動作卻沒閑著,詭異蜂巢中的胚胎生命還有十余個,而他還有一些神寶沒有去試探過是否能對胚胎生命造成致命打擊。
  大羅天網不行。
  幽冥錄沒反應。
  誅邪筆沒反應。
  鏘
  試探許久,當一柄如血古劍出現在陳汐手中時,頓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渴望透過劍身,涌上陳汐心頭。
  噗
  這一股渴望如此之強烈,又如此之,宛如來自亙古的執著吶喊,一時之間,血劍表面亮澤一閃,僅剩下六個胚胎生命剎那間消失,像憑空蒸發一般。
  這一切,都讓陳汐有些猝不及防,不禁暗自吃驚,將目光挪移在了掌中血色古劍上。
  此劍長四尺,通體鮮亮赤紅,殷紅如血,而在劍身內部,則烙印著一朵朵古樸盎然的蓮花,每一朵蓮花中都有著一縷縷混沌氣在飄蕩,倏爾化為高冠古服的老者吟哦誦經,倏爾化作妙齡少女翩躚起舞,千姿百態。
  可當仔細看去時,就會看見一片浩大的血腥戰場,諸神怒吼,神圣悲呼,蒼穹瓢潑血雨,大地堆滿神尸白骨
  道厄之劍
  傳承自混沌神蓮之手的一件秘寶,后來傳入玄寰域九華劍派,被道蓮和邪蓮共同執掌。
  因為一次機會,成為了陳汐之物。
  此劍并無品階之分,若用來正面和敵人對戰,威力甚至遠遠不如一件尋常神寶,充其量也和一件仙器差不多。
  這些年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此劍被陳汐雪藏了起來,未曾再祭用過。
  但陳汐可是很清楚,此劍在對付太上教傳人時,卻擁有著超乎想象的壓制作用;
  就宛如克星般,任何災厄之氣都會被此劍輕易滅殺汲取,化為自身的力量。
  傳聞中當年混沌神蓮踏足大道之巔,欲要求索終極之盡時,所遭受到的來自太上教的暗算,很大部分原因正是此劍所引起。
  只是令陳汐沒想到的是,道厄之劍竟會在此刻產生異動了
  若他沒看錯,剛才剩余的六個胚胎生命,正是被此劍力量所攝取,消失不見。
  事實也正如陳汐所見,此刻道厄之劍發出一陣陣輕吟,似乎極為享受在歡呼,劍身血光流溢,若漣漪起伏,鮮紅透亮,攝魂奪魄。
  顯然,它汲取了那六個胚胎生命的力量
  嘭
  失去了所有胚胎生命,那“詭異蜂巢”就像失去了性命般,頓時化為齏粉。
  可陳汐已顧不得關注這些,他的心思全部集中在了手中的道厄之劍傷,可以清楚感受到,此劍傳達出的那種濃烈的渴望、無比的歡喜。
  即便是在對付太上教的災厄之氣時,這道厄之劍都沒有如此大的反應
  難道,那些詭異的胚胎生命正是此劍所迫切需要的力量之源
  陳汐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心中卻是愈發感覺到了混沌神蓮所留下的這件寶物的神秘之處。
  和伏羲、玄、蒼梧神樹、螞蟻至尊、第一、二、三任幽冥大帝一樣,混沌神蓮同樣也是這一紀元中的應劫者。
  它誕生于三界混沌中,擁有通天無上威能,這樣一位傳奇人物留下的秘寶,又怎可能會尋常了
  它的確很不尋常,起碼威力不大,甚至無法和神器相比,可它卻有一種獨特的力量,可以克制太上教傳承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