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2111 時光之印

思忖許久,陳汐最終將劍箓收起來,換上了四尺長,通體鮮紅透亮的道厄之劍。
  嗖!
  霧靄深處,一道黑影悄無聲息地朝這邊掠來。
  這是一個血食衛后裔,有著最引人注目的深青色嘴唇,一對鋒利的血色牙齒若彎鉤般從唇角兩側凸出,細密玄黑色鱗片覆蓋的身軀頎長矯健。
  只要戰斗,血食衛周身上下的鱗片就會化為無數血洞,能夠產生出可怖的吞噬之力,將敵人的一身精血在剎那間吸干。
  這是血食衛的獨特天賦,名叫“血之掠奪”。
  這一個血食衛后裔有著不俗實力,渾身氣息內斂,顯然精通著一種強大的潛行匿蹤秘法。
  他行走在森林迷霧中,周身和灰色煙霧融合,一般的意念之力根本就查探不到他的存在。
  可對擁有禁道秘紋之力的陳汐而言,這家伙的一切都已無所遁形,徹底暴露在他的查探下。
  很快,這名血食衛來到了陳汐藏匿的古樹之下,一對琥珀色的眼瞳四下眺望,旋即就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就在剛才,他清楚感知到一絲低沉的劍吟聲從這邊響起,可現在這一切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甚至,連氣味都未曾留下。
  他搖了搖頭,轉身就待離去,就在這時,一道血色鋒芒乍現!
  噗!
  這名血食衛眉心被洞穿出一個血窟窿,轟然倒地。
  臨死前,他只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出現,手執一柄血色流溢的四尺古劍。
  那劍……就像神血澆筑而成,鮮紅如燃。
  再然后,這名血食衛徹底死去。
  正當陳汐欲要拔劍而去時,敏銳注意到血食衛尸體中有著一縷縷晦澀的神道法則氣息正被道厄之劍源源不斷被汲取。
  幾個呼吸之間,血食衛的尸體明顯變得干癟,暗淡毫無一絲力量。
  呼~
  一陣風吹來,血食衛尸體化為一片灰燼,被吹散一地。
  而此時,道厄之劍愈發殷紅,泛著一絲瑰麗的色彩,劍身內透著無比的歡喜和渴望。
  這一幕讓陳汐又確定一件事,道厄之劍的力量不禁對那些胚胎生命有著致命壓制,且對這些棲居在道愆罪源中的逆道罪徒竟也有著一股恐怖的殺傷力。
  甚至,此劍還可以抽取對方尸體中的神道法則力量!
  像此刻在道厄之劍中,已多出了一個極其微弱的血珠,血珠中蘊含的正是一種純凈無比的神道法則。
  血食衛的神道法則中原本充斥著極為濃厚的邪祟罪愆之力,可當被道厄之劍抽取之后,這些邪惡的氣息反而像一種補品般,被道厄之間徹底煉化汲取,然后就剩下了這一個蘊含著純凈神道法則的血珠。
  陳汐嘗試著想要把這一個血珠拿出,可就在此時,道厄之劍中產生出一種強烈的抵觸抗拒波動,讓得陳汐登時一怔,放棄了這種做法。
  他明顯感覺到那一滴蘊含純凈神道秩序的血珠對道厄之劍已經沒有什么作用,可既然對方反對,陳汐倒也不再繼續,就此罷手。
  只不過在心中卻是暗自驚異不已,道厄之劍的反應愈發活躍了,就宛如已擁有智慧般。
  這在以往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沒有再逗留,陳汐閃身消失在迷霧森林中。
  在這詭秘而兇險的道愆罪源中,在一個地方稍呆久一些,就可能意味著殺機和災難。
  ……
  一天過去,陳汐一路在迷霧森林中穿梭,陸續又斬殺七個獄靈、九個罪血裁決者、十三個惡道夫和四名血食者。
  在令牌戰功目錄上,則再次多出了與之相應的戰功,唯一遺憾的是,其中并沒有超過五星域主境的強者,故而這等戰功也只能算是普通。
  與此同時,陳汐在路途上陸續看見三十余顆暗紅色古樹,其中大半的“詭異”蜂巢早已消失,剩余一小部分則都孕育著諸多的胚胎生命。
  陳汐毫不客氣,用道厄之劍將這些胚胎生命全部抽取,隨著汲取的胚胎生命增多,道厄之劍中那一滴蘊含著純凈神道法則的血珠產生了變化。
  它的體積已變成嬰兒拳頭大小,通體剔透晶瑩,泛著夢幻般瑰麗的光澤,那其中蘊含的,盡是一縷縷精純神道法則。
  夜幕降臨,陳汐不再行動,藏身在一株古樹之冠,開始仔細感知體內的狀況。
  其實以他如今的道心修為,再輔助以蒼梧神樹所提供的神力,即便是持續戰斗一個月,也根本不會感到疲憊。
  不過陳汐停下來并非是為了休整,而是為了感知體內所浸染的一縷縷邪惡罪愆氣息。
  在這道愆罪源的天地中,處處皆都縈繞著屬于天道秩序中邪惡一面的力量,它們融于天地萬物、融于時空光影,在其中行動時,根本就不可避免地會被沾染到。
  但這還遠遠不足以威脅到像陳汐這等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真正能夠對他們造成威脅的,反而是戰斗時所殺死的逆道罪徒。
  每殺死一個逆道罪徒,體內就會多出一縷邪惡罪愆,根本無法消除,以陳汐如今的能耐,也對此無計可施。
  這邪惡罪愆是一種奇特的力量,類似因果,來自道愆罪源的天道秩序中,除非踏足道主境開始參悟命運大道,或者離開這片天地,或許才能化解掉這種力量所帶來的影響。
  如今,在陳汐體內已經匯聚了數十道邪惡罪愆之力,它們無形無質,可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當然,對眼下的陳汐而言,這點邪惡氣息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計,但是當它們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就會產生足以致命的威脅!
  “道主境……這一場無上機緣又藏在哪里?是戰斗中?亦或者是某處地方?”
  陳汐陷入沉思,他如今已臻至九星域主境中的圓滿地步,只要能夠抓住一場晉級機緣,絕對可以一步跨過去。
  可關鍵就在于,機緣在哪里?
  這是護道之戰,是逆道罪徒所盤踞的老巢,是屬于天道秩序中邪惡一面所覆蓋的兇險之地。
  他們這些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前來,根本目的也都在尋覓破境晉級道主境的契機了。
  而想要尋覓到,顯然不可能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起碼現在陳汐一點頭緒也沒有。
  還好,護道之戰才剛開啟一天時間,這讓陳汐有足夠的時間去查探和尋覓,前提是……不能死。
  ……
  夜色如墨,迷霧森林中氣氛愈發詭異,重重霧靄猶如化不開,將這里的天地全部遮掩。
  呼~呼~
  森林深處一片區域中,一名男子正在急劇**,他名叫厲煥,來自護道一脈下等部族中的厲氏宗族,本身更是其宗族中最強大的一位九星域主。
  他此來參加護道之戰,唯一的念頭就是晉級道主境!
  只要晉級道主境,他們厲氏宗族就可以獲取一場崛起的機緣,就能夠在混沌母巢中打下一片屬于自己的世界領地,而完全不必再和其他下等部族同居在一塊位面上。
  然而此時的厲煥狀態卻很不好,他衣衫染血,臉色蒼白難看,裹身的戰甲上被撕裂開一個大洞,渾身盡是數不清的血淋淋傷痕。
  他大口**著,想起剛才所碰到的那三道猶如灰色閃電般的影子,就禁不住一陣心悸。
  太可怕了!
  那鬼東西也不知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兇狠詭譎,生命力頑強無比,在它們的夾擊下,甚至差點要了厲煥的命!
  即便如今厲煥成功殺死對方,可已經是遭受了嚴重的傷勢,處境已經是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這一刻厲煥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不該單獨行動,而是應該和其他人合作一起行動。
  就在此時,一股難以言喻的刺骨危險感從心底升起,刺激得厲煥渾身一僵,呼吸都快要停頓。
  那是殺機!
  濃烈森然無比的一縷殺機,牢牢鎖定在他身上,那可怖無比的威壓讓厲煥甚至嗅到了一股瀕臨死亡的味道。
  沒有任何遲疑,厲煥猛地一聲長嘯,轟然朝后方暴退而去。
  可他的嘯音還沒發出,他的身影還沒挪移時,他整個人就僵硬在那里,猶如被禁錮的傀儡,再無法動彈一絲。
  旋即,一道修長的血色身影出現在厲煥視野中,血鉆似的雙瞳、俊美蒼白的面龐、優雅高貴的氣度、以及一個猩紅如血的披風。
  上位血族后裔熾青應!
  厲煥看見他一步步走來,神色愈發驚恐,他死命掙扎,卻竟是無法動彈一下,甚至連聲音也發不出。
  這讓他眼瞳中流露出極度的不甘和絕望。
  “朋友,不必緊張,我只是借你頭顱一用。”
  低沉而淡漠的話語響起,熾青應像一位注重修養彬彬有禮的貴族,唇角掛著一抹迷人優雅的笑意。
  然后,他伸出修長白皙的手,輕輕摘下了厲煥的頭顱,動作依舊優雅而賞心悅目,就像摘一片葉子那般隨意。
  “好好休息一下,獵食者會帶你進入永恒的睡眠。”
  熾青應轉身而去,消失在重重迷霧中,一抹猩紅的披風像灼燒人心的火,若隱若現。
  噗!
  厲煥那無頭尸體上噴出一道血泉,轟然倒地。
  沒多久,三道污濁的灰色之光掠來,沖入厲煥的尸骸中。
  眨眼之間,厲煥的尸體和血水統統不見,宛如蒸發了般,再找不到一點痕跡,就仿佛剛才的一切沒有發生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