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12 報復

嗤!
  迷霧中,一道閃電似的污濁灰光竄出,劃破時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狠狠沖向陳汐。
  陳汐頭也不回,血色劍鋒一轉,掀起一片瑰麗瀲滟的光,能夠清楚看見這一道被逆道罪徒稱作“獵食者”的污濁之光陡然一僵,旋即就像雪溶于水般,被那一抹瀲滟劍影吞吸一空。
  最后,道厄之劍發出一聲歡愉的劍吟。
  一切都如此輕描淡寫,不費吹灰之力,而在這一天之前,陳汐還在為這種誕生于“詭異蜂巢”中的胚胎生命而驚疑。
  這都歸功于手中的道厄之劍,天然克制這種詭秘生靈的力量。
  若非如此,以陳汐的戰斗力,想要殺死這樣一只“獵食者”恐怕也得費上一番功夫了。
  陳汐繼續向前掠去。
  這已經是他進入這一片迷霧森林的第三天,路途上所遇到的逆道罪徒愈發少了,但隨之遇到的“獵食者”數目則愈發多了起來。
  經過一番查探,陳汐終于確信,這一片迷霧森林中最兇險的地方就是那些“詭異蜂巢”中所孕育的胚胎生命。
  除此之外,這迷霧森林中再無其他原始生靈。
  或許對其他參戰者而言,這些“獵食者”就宛如一個個陰險譎詐、狠戾兇惡的域主境強者那般難以對付,可對于擁有道厄之劍的陳汐而言,卻已經談不上什么威脅。
  判斷出這一點,陳汐已不打算在這一片迷霧森林中多逗留,最重要的是,這里并沒有陳汐迫切需要的晉級機緣。
  嗯?
  陳汐那不斷前行的身影忽然一頓,若淵黑眸中閃過一抹異色。
  在他意念堪堪可以覆蓋到的三千丈區域邊緣,此刻正有一場激烈的戰斗爆發。
  戰斗聲驚天動地,令那片天地都色變。
  由于這道愆罪源天道秩序的獨特限制,這一場戰斗波動被壓制在了一個極小范圍內,若非陳汐意念足夠強大,恐怕也察覺不到這一切。
  想了想,陳汐繼續朝前行去,只不過渾身氣息愈發內斂,整個人宛如化為一片虛無。
  距離近了,眼前景象豁然開朗,一片空曠地帶出現,地上盡是燃盡的古樹灰燼。
  而在那空白地帶上,此刻正有一場戰斗爆發。
  交戰雙方乃是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并且陳汐還都認識,他們一方是以索影芙為首的四名強者。
  另一方則是蒼云野、泰睿、飛靈雪三人。
  顯然,這一場對決是四對三的格局,只不過人數多的索影芙一方卻竟完全被壓制住!
  甚至其中一名金衣男子已是負了重傷,處境岌岌可危。
  同樣,索影芙等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里,戰斗力被蒼云野他們完全壓制,顯得狼狽不堪。
  “蒼云野,你為了奪取戰功,竟敢在這護道之戰中偷襲同一陣營的我們,你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
  索影芙嬌媚性感的玉容上此刻卻是陰沉冰冷,一對杏眼蘊含著無盡的怒火和仇恨。
  “呵呵,別天真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往年護道之戰的規矩,搶奪戰功這種事可是經常發生,時至如今這種行為早已成為一種潛規則,即便是傳回護道一脈又怎樣?”
  蒼云野笑得很陰冷,“更何況,這一次你們都死了,這世上可沒人會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
  “為什么是我們?”
  索影芙咬牙低沉道。
  “因為……”
  蒼云野說到這,碧綠的瞳孔中猛地泛起一抹狠色,掌中飛起一輪幽暗的綠色光影,神紋流竄,釋放出恐怖的神道法則之力。
  暗夜幽輪!
  蒼云氏天賦道法,蘊含十六種大道法則,御用在身為九星域主境巔峰層次的蒼云野手中,已具備了破天殺敵,吞化永夜的恐怖威能。
  嘭的一聲,這一道暗夜幽輪炸開,時空紊亂,方圓百丈內的一切全部齏粉,徹底化為真空。
  索影芙發出慘叫,身影狠狠倒飛出去,跌落在百丈之外,口中已是咳血連連。
  “因為你不該和陳汐這個該死的應劫者靠的太近!”
  蒼云野緊逼而來,聲音陰冷若刺骨寒風,流露出無窮殺機。
  這時候,索影芙其他三名同伴也是岌岌可危,被泰睿和飛靈雪聯手死死壓制住,快要支撐不住,也根本不可能再來救助。
  “原來如此……”
  索影芙嫵媚明艷的面龐上已是一片慘白,可神色中卻有一種決然狠意,“看來,你是擔心陳汐和我們結盟了,你這家伙的膽子可真小。”
  “膽子小的話,敢殺你么?”
  蒼云野輕輕一笑,目光火熱地在索影芙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軀上略一逡巡,就森然說道,“當然,在你臨死之前,我不介意好好享受一下你的身體。”
  “你敢!”
  索影芙劇烈咳了一口血,咬牙試圖起身,但最終卻頹然倒地。
  “我什么不敢?聽說你們索影氏的女人天生內媚,血液里流淌著熔漿般火熱的野性,若是能馴服你,也是一樁美事。”
  蒼云野發出一聲猙獰貪婪的笑聲,碧綠的瞳孔中已盡是蒸騰的**之火。
  他朝索影芙走來。
  眼見就只差數丈距離就要得逞,忽然一抹劍氣憑空而現,若一輪刺目的光撕裂黑暗,如此之璀璨。
  蒼云野猛地臉色一變,身影暴退,竟是憑借老辣無比的戰斗經驗避開了這突如其來的一擊。
  旋即,他就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出現在索影芙身前,他面龐清俊,眼瞳幽邃若淵,一襲青衫飄曳,有一種超然出塵之氣,正是陳汐。
  “陳汐!”
  蒼云野眼瞳一瞇,旋即就流露出一抹陰冷笑意,“我已經尋找你很久,沒想到你自己主動出現了,還真是讓我驚喜啊。”
  這時候,原本正在遠處廝殺的雙方人馬竟都紛紛停手,目光朝這邊望來。
  尤其是索影芙那些同伴趁機連忙沖到這邊,扶起了地上的索影芙。
  奇怪的是,泰睿和飛靈雪兩人對此竟是沒有任何阻攔,反倒是不疾不徐來到蒼云野身邊,紛紛把意念鎖定在了陳汐身上。
  這兩人,當初陳汐曾多留意過一些,只是沒想到他們竟和蒼云野結為了同盟。
  “既然是要殺我,為何要牽連其他人呢?”
  陳汐淡然道,聲音平靜,卻透著一抹殺機,并不濃烈,但卻牢牢鎖定住蒼云野三人。
  “很簡單,任何想要和你合作的人,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都將被抹除在這片戰場!”
  蒼云野神色愈發陰冷,碧綠的瞳孔中更有著一抹難以言喻的亢奮,仿佛獵人終于等到了心儀的獵物。
  “是太上教讓你們這么做的?”
  陳汐神色愈發平靜。
  “太上教?”
  蒼云野明顯一怔,旋即搖頭,“不,你可是應劫者,是異端,是和這些逆道罪徒一樣的孽障,身為護道一脈的后裔,我怎能袖手旁觀?”
  一句話,就讓陳汐笑了:“看來,你的層次還太低,不夠資格讓太上教親自命令你,若我猜測不錯,你這么做無非也是為了巴結一下那五大上等部族中的一個吧?”
  蒼云野臉色登時一沉,還不等開口,陳汐就將目光掃視在泰睿和飛靈雪身上,繼續道:“你們也要和他一樣這么做?”
  泰睿點了點頭,他體格健碩,眉目剛毅沉凝,不動如山,同樣也是一位中等部族中走出來的九星巔峰強者。
  旁邊的飛靈雪和他相比,顯得格外纖弱清秀,像一朵野地中生出的小白花。
  只是她此刻看向陳汐的目光卻顯得極為平靜,毫無一絲情緒波動,低聲道:“不得不如此,還請陳汐公子理解。”
  “讓我理解你們殺我的動機?”
  陳汐禁不住又笑了笑,眼眸中卻已是一片淡漠,他早已想過會和其他參戰者中的一些潛在人物發生沖突,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才進入護道之戰三天而已。
  不過既然敵人已經找上門來,陳汐可不打算再任由他們成為身邊的隱患了。
  一縷縷宛如實質般的殺機從陳汐身上彌漫而開,像風雨欲來前的寧靜,有一種壓迫般的窒息感。
  “動手!”
  蒼云野碧瞳中泛起一抹詭異的光,厲聲長嘯,竟是搶先發動攻擊。
  一道暗夜幽輪在他掌中匯聚、蒸騰,倏爾碾碎時空,裹挾著一股可怖的毀滅氣息,朝陳汐當頭鎮殺而下。
  幾乎是同時,泰睿和飛靈雪身影一閃,從兩側展開攻勢。
  泰睿手持一柄足有三丈長的寬厚長刀,刀鋒纏繞妖異赤色雷電,一剎那宛如化身執掌雷霆的戰神。
  另一側,飛靈雪口中一聲清吟,萬千雪白晶瑩剔透的冰火冉冉升起,化為一座神秘的冰火圖騰,覆蓋這片天地。
  一剎那,三位來自護道一脈的九星巔峰域主齊齊出動,矛頭直至陳汐一人而去!
  與此同時,陳汐也動手了,不知何時起他收起了道厄之劍,雙手空蕩蕩的,若一道不含煙火氣的清風,飄然朝前方的蒼云野沖去。
  在他眼中,殺死這些家伙還不足以讓他祭用自己的劍。
  可就在他剛動手那一剎那,就感覺身后有人靠了過來,同時呼喚道:“陳汐……”
  這是一道陌生的聲音,仿佛帶著某種韻律,讓人心平氣和,平和得想要放下一切情緒。
  可這一道聲音卻讓陳汐心中猛地一跳,涌出一抹強烈不安的危險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