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113 陰魂不散

噗!
  就在陳汐察覺危險那一剎那,只覺一柄鋒刃從背后刺入自己肋部,貫穿而入,狠狠朝自己體內星域插去。
  鋒刃蘊含著可怖暴虐無比的焚灼力量,將血肉白骨經絡徹底摧垮,勢不可擋。
  這一擊何止是可怕,簡直已可以稱作不可思議!
  像陳汐如今這等九星域主圓滿境界,即便是遭受突如其來的刺殺,身體的本能也會運轉強大的力量進行防御,哪怕是同境界的強者刺殺,也極有可能破不開陳汐身軀的防線。
  而如果是換做弱一些的強者,還未靠近陳汐就會被屬于陳汐的神威狠狠震飛出去,根本無法進行刺殺。
  這就是域主境的強悍,哪怕不是煉體者,可自身所掌控的道法氣血神力都已堪比一方域境之力,豈是想刺殺就刺殺的?
  可現在,這一抹鋒刃卻近乎是摧枯拉朽,近乎沒有任何阻礙地破開陳汐身體防線,狠狠鑿進了其體內,并且勢不可擋地朝陳汐體內星域插去。
  若體內星域被破開,那陳汐就等于徹底被廢除大道根基,別說保住修為,連保命都難!
  而眼前形勢最為要命的是,伴隨著這一抹突然從背后發生的刺殺,前方蒼云野泰睿飛靈雪三者的聯手攻擊也已迫在眉睫!
  一前一后,形成一場完美的狙殺格局!
  完美得沒有任何破綻,明顯是早有預謀的嚴密行動,若換做其他任何一名九星域主強者,在這等狙殺之下恐怕也會飲恨當場。
  但陳汐不是其他九星域主,在遭受刺殺這一剎,歷經無數血與火的殺伐所磨礪出的戰斗本能徹底發揮作用,讓陳汐在遭受突襲那一剎那,背脊若一條大龍般狠狠一拱。
  轟!
  他竟是將自己身軀主動送向背后的敵人,朝后猛地暴退,背脊上暴涌出紫金神輝,宛如一片由法則交織的天塹之墻,迅猛剛勁,有一種橫推天下的氣概。
  幾乎是同時,劍箓發出一聲清吟,劍鋒倒轉,衍化出一道渾圓剔透,耀眼熾盛的劍幕。
  背后的刺客似渾然沒想到陳汐竟會這么做,動作不禁出現一絲滯澀,幾乎是同時,刺客就感覺渾身一陣,猶如被十萬神山狠狠撞在身上,禁不住發出一聲痛苦驚呼,身影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
  轟隆隆~~
  也就在同一時刻,蒼云野泰睿飛靈雪三人的攻擊鎮殺而至,和陳汐施展出的那一輪劍之光幕碰撞在一起。
  一時之間,神輝席卷,時空紊亂,方圓百里之地的森林瞬間齏粉,化為一片廢墟焦土。
  這等動靜實在太大,甚至驚動天穹上覆蓋的天道秩序,產生出雷電風云之亂象。
  這幸好是在這道愆罪源,若是發生在外界,單單是這一場交鋒,都足以引發一場毀滅星域的恐怖災難!
  神輝流竄,煙霧蒸騰,這迷霧森林的規則秩序極為獨特,讓得這些九星域主的感知范圍也被極大地限制。
  短暫的平靜之后,煙霧深處忽然想起蒼云野那陰冷的聲音:“那小子被殺死沒有?”
  一陣咳嗽聲從另一側煙霧響起:“不清楚。”
  “不清楚?那為何意念再無法鎖定對方?”
  蒼云野聲音有些驚疑。
  “或許已經死了。”
  這是飛靈雪的聲音,柔和婉約。
  嘩啦~
  一陣狂風呼嘯,瞬息將天地間的亂流煙霧光霞全部驅散一空,景象變得清晰起來。
  首先映現的是蒼云野泰睿飛靈雪三人的身影,三人明顯警惕十足,做好了反擊準備,呈現出一種一觸即發的戰斗狀態。
  另一側,之前被蒼云野擊敗,令得身受重傷的索影芙依舊躺在地上,她的那些同伴卻是分散開來,立在不同位置,皆都和蒼云野他們一樣警惕十足。
  只不過他們這種警惕,竟不是針對蒼云野等人而去,顯得有些奇怪。
  “那小子若是死了,可尸體呢?”
  蒼云野陰冷的目光掃視全場,當早已化為一片瘡痍之地的區域根本找不到陳汐的蹤跡時,臉色頓時一沉。
  “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令人吃驚的一幕發生了,回答蒼云野的竟赫然是那躺在地上的索影芙!
  只見她劇烈咳嗽著慢慢爬起身軀,原本嬌艷的面容上已是蒼白一片,似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你不知道?此次行動最關鍵的就是你和你手的詛咒神器‘破神之刺’,如今那該死的小東西卻不見了,你居然說你不知道?”
  蒼云冷臉色陰沉走上前,碧綠的瞳死死盯著索影芙,“你……該不會手下留情了吧?”
  “你在質疑我?”
  索影芙目光閃過一抹慍怒。
  “好了,不要吵了,那陳汐應該還沒死,這也就意味著我們的行動還沒有結束,我可不希望現在就爆發內斗。”
  旁邊的飛靈雪柔聲說道,“這若是被燧人氏知道了,你們應該會明白后果有多嚴重。”
  提及燧人氏,無論是蒼云野,還是索影芙皆都眼眸一凝,陷入沉默。
  “我們剛才的計劃堪稱完美,毫無一絲破綻,憑借我們七個九星域主的聯手,足可以殺死任何一名同境界存在了,可最終卻被這陳汐逃走了,那么這就意味著此子的戰斗力比我們預估的還要強大。”
  一直沉默不言的泰睿沉聲道。
  “哼!或許只是某個人沒有動用全力。”
  蒼云野陰測測地影芙一眼,“這次計劃開始前,我們便被安排在了這第七營地,更是獲得了來自太上教的所贈予的‘破神之刺’之助……等等!”
  說到這,蒼云野臉色驟然一變:“你手的破神之刺呢?”
  一句話,令索影芙一怔,旋即失聲道:“不好,這件神器還插在那陳汐體內!”
  “該死!”
  蒼云野再忍不住咒罵了一句,其他人的臉色也顯得有些陰沉。
  “此物干系重大,不容有失,當務之急,是我們必須盡快找到此子下落,將其徹底斬殺,奪回破神之刺。”
  飛靈雪聲音依舊輕柔婉約,可話內容卻是殺意十足。
  “不錯,我很確定哪怕沒有殺死他,可他已經被破神之刺擊成重傷,其的詛咒之力可根本不是他能夠化解的,這也就意味著他的傷勢只會越來越嚴重,直至要了他的性命!”
  索影芙也恢復冷靜,飛快說道。
  “那就立刻開始行動,我可不希望這小東西被那些逆道罪徒抓走了。”
  蒼云野冷冷道。
  ……
  在他們議論時,渾然沒有注意到距離三千丈之外的地方,正有著一道身影漠然注視著這一切。
  他青衫染血,面色蒼白之極,背脊肋部有著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神血從汩汩流淌而出。
  尤為滲人的是,這一道猙獰可怖的傷口處,竟插著一柄漆黑細長猶如尖錐般的利刃。
  利刃明顯有一大半插在他的體內,只剩下一小部分露出在外邊,一縷縷若有若無的黑色煙霧從利刃上彌漫,不斷在腐蝕那傷口四周的血肉。
  這一道身影,自然就是陳汐,可他卻仿佛對自己身上的傷勢和痛苦毫無感覺,只是漠然地處。
  他這才終于知道,原來從自己踏上那一艘暗金色寶船前往參加這一場護道之戰時,就已經進入到了敵人的算計。
  而很顯然,這索影芙就是最關鍵的一環!
  佇足沉默片刻,陳汐最終轉身而去,消失在重重迷霧,就像一匹受傷的孤狼,以最大的堅韌和沉默冷靜地控制著自己的怒火,等待著傷好之后的復仇時機!
  ……
  “還真是有意思,居然拿出了破神之刺,這可是傳承于混沌之的詛咒七神器之一。”
  當蒼云野一行人離開不久,一道血色修長身影出現在這空曠無人的瘡痍之地上。
  他雙手負背,一步步走在戰場,似乎在感知這瘡痍之地上所留下的戰斗氣息。
  “可惜啊,你們手有重寶,卻用來對付自己陣營的同伴,呵呵,難道這就是護道一脈至今無法強大起來的原因?”
  熾青應唇角又露出了那一抹迷人而優雅的笑容,他目光望向天穹,旋即就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還有兩天時間,你們若再不死,就只能由我來親自動手了,唔,摘了你們的頭顱,應該可以安全挪移到‘弒逆高地’吧?”
  ……
  劇烈蝕骨的痛苦猶如萬蟻噬心,不斷沖擊著陳汐早已被折磨不堪的心神,沸騰的精氣神運轉到極致方才能抵擋住不斷惡化的傷勢,可卻無法阻擋那一縷縷由破神之刺上彌漫出的詛咒之氣。
  陳汐暫時沒有拔出體內破神之刺的打算,因為一旦拔出,他體內的傷勢就會失去平衡,轟然爆發,那樣的后果連陳汐也根本無法承受。
  此刻他正藏身在一株古樹的根部之下,全身都被禁道秘紋遮掩起來,而在體內,無窮的神力正在不斷運轉,試圖煉化和驅逐那一股詛咒的力量……
  陳汐的狀態很糟糕,負傷太嚴重,索影芙這一次的偷襲甚至差點要了他的命。
  只是相較于體內的傷勢,陳汐心更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失落,這是一種被騙的滋味。
  ——
  ps:今天和明天都是一更,完本前的一種惶恐綜合癥,狀態很糟糕,壓力也很大,需要休整一下。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