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114 神威對峙

陳汐對索影芙的確有著一絲好感,但卻并不是因為對方那明媚略帶野性般的美麗。
  這一絲好感僅僅只是因為在前來參加護道之戰時,索影芙曾頗為坦誠地告訴了陳汐一些想要了解的消息。
  同樣,在即將出發前來這道愆罪源時,索影芙也曾毫不避諱地邀請他加入她的隊伍中。
  當然,這一絲好感很不牢靠,在前來參加護道之戰時,陳汐就已意識到了自己處境的兇險,更清楚他的敵人不止有逆道罪徒,還有來自同一陣營參戰者的威脅。
  所以對于索影芙除了一絲好感之外,陳汐同樣也存在著戒備和警惕。
  可是唯一讓陳汐沒想到的是,對方這一場布局會如此嚴密和完美。
  陳汐很確定,在索影芙和蒼云野對決時,明顯是真的受了傷,那顯然是一場真實的陷阱。
  但這一切對陳汐而言,同樣不算什么,導致他如今遭受重創的,其實不是索影芙的手段有多厲害,而是她手中這一柄破神之刺!
  這是一柄詛咒神器,完全無視一切防御和神威,輕松就破開了陳汐的身軀防線,給他造成了嚴重的打擊。
  若沒有這一柄詛咒神器之助,陳汐完全有信心化險為夷,而不至于淪落到這般地步。
  當然,事情已經發生,再說一切也都晚了,唯一令陳汐想不明白的是,對方是如何知道自己會從那里路過的?
  索影芙和蒼云野的那一場對決本身就是一個誘餌,可只要陳汐不出現在那里,所謂誘餌也就無從談起。
  可偏偏地,他們卻像早已料到陳汐回來,戰斗時也毫無弄虛作假的味道,完全是真刀真·槍地硬拼。
  這可有些不正常,陳汐對自己潛行匿蹤的手段很有信心,也很確定自己一路上并未被追蹤。
  可這樣不正常的事情卻發生了,顯然,這其中必然藏著某種原因。
  意識到這個問題,讓陳汐敏銳察覺到,若不把這個謎團解開,或許自己無論如何閃避,都可能躲不過對方的耳目!
  沒有遲疑,強忍著體內傷勢所造成的劇痛,陳汐開始仔細查探自己通體內外的狀況。
  細密的意念猶如漣漪般,在禁道秘力力量的配合下仔細搜尋著身軀通體上下每一寸地方。
  直至最后,陳汐依舊一無所獲。
  這讓他不禁皺了皺眉,愈發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自己身上沒有對方留下的烙印,那么他們又是如何感知到自己的蹤跡的?
  不經意地,陳汐的意念所過了手中劍箓,這讓他腦海中猛地閃過一個模糊想法,既然不在自己身上,會否出現在身外之物上?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陳汐的意念就鎖定在了那一塊記錄著戰功和營地坐標的令牌上!
  無論是劍箓、道厄之劍都是他自身所擁有,絕對不可能會被敵人做手腳了,唯獨這一塊篆刻著一個古老陳字的令牌,則是由陳太沖所贈。
  而據陳汐所知,這令牌本身乃是一道進入護道之戰的憑證,是由盤踞在封神之山上的十三道仆親自發放出來,不止陳汐擁有,只要參與護道之戰的強者,皆都擁有一塊。
  十三道仆……
  陳汐眼眸瞇了瞇,開始仔細感知這一塊令牌,并且動用上了禁道秘紋的力量。
  片刻后,陳汐眸子中閃過一抹駭人光澤,果然,這塊令牌被人動了手腳!
  一縷細不可察的神秘烙印,融合在了令牌內部,毫無波動,若非禁道秘紋極為神異,甚至都無法察覺到這一絲神秘烙印的存在。
  一剎那,陳汐都有一種這一絲神秘烙印毀去的強烈沖動,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不能毀,毀去就會令對方第一時間察覺到這一切,這無疑等于告訴對方,他已經察覺到了令牌中的陰謀。
  若僅僅只是被其他參戰者知道,那也無妨,可最讓陳汐忌憚的是那十三道仆!
  此令牌是由他們所發出,不用想就知道,其中的一絲神秘烙印必然也是由他們所布下,而這么做的一切,明顯是幫助那些敵對勢力滅殺自己!
  如今十三道仆坐鎮護道之戰外,乃是封神之山上最強大的十三位通天人物,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不敢讓對方得知這一切,萬一對方老羞成怒,即便不親自動手,只需把陳汐留在這道愆罪源中,都足以讓陳汐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看來陳太沖也說錯了,這十三道仆可不見是什么公正無私之輩,他們恐怕已和太上教勾結在了一起……”
  陳汐心中有些沉重,十三道仆所展現出的態度讓他愈發意識到了自身處境的兇險。
  可同樣地,這一切陰謀讓陳汐也被激出一股狠性,“那就看一看誰能笑到最后吧!”
  ……
  接下來,陳汐將一縷禁道秘紋遮掩在了令牌表面,而后身影一閃,就從古樹底部竄出,消失在迷霧森林中。
  嗯?
  距離陳汐不足百里的區域中,忽然響起一聲驚疑聲。
  頓時,為首的蒼云野止步,其余人的目光也都齊刷刷望向對付中央的一名同伴。
  這是一名身影單薄的灰衣男子,他此刻神色有些變幻莫測,似在努力感知什么,半響才吃驚道:“不好,我已經感知不到那家伙的氣息,這只有兩種可能,要么他已經死去,要么他已經察覺到了‘時光之印’。”
  什么?
  蒼云野等人眼瞳齊齊一縮。
  “他沒死,我可以感知到破神之刺還在他身上。”
  就在這時,一側的索影芙開口,眸子里神光變幻。
  “那你能否具體感知到他的位置?”
  蒼云野追問道。
  “只能感知到一個模糊的范圍。”
  “這就足夠了!”
  蒼云野眼眸一亮,揮手道,“接下來由你帶路,全速追擊此子!”
  當下,一種身影挪移,瞬息消失原地不見。
  ……
  腰際肋部的傷口兀自淌血,時間久了必然會逐漸影響到陳汐的體力,但最重要的是,血液的流淌,讓陳汐根本無法再隱瞞自己的蹤跡。
  他很清楚,哪怕不借助令牌中的那一絲神秘烙印,只要循著自己一路上所留下的血氣,就足以讓敵人在最短時間內追上自己。
  陳汐不斷在迷霧森林中穿梭,這一刻的他面色雖蒼白,可神色已是沉靜淡漠之極,仿佛忘卻了在他體內,破神之刺的詛咒之力仍舊在不斷侵蝕他的傷勢,令其原本就嚴重的糟糕的狀態愈發惡化。
  嗖嗖嗖~~
  忽然,一道道猶如灰色閃電般的污濁之光從前方暴掠而出,仿似預謀許久般,狠狠朝陳汐暴殺而至。
  該死!
  陳汐臉色一沉,他如今處境已經嚴重之極,沒曾想在路途上又出現“獵食者”的襲擊,無疑是雪上加霜。
  鏘!
  陳汐祭出道厄之劍,拼著僅剩不足四成的戰斗力在幾個呼吸之間,就將那六個“獵食者”殺死,其尸骸也被道厄之劍汲取。
  不過,正當陳汐欲要收起道厄之劍時,猛地注意到,在那鮮紅透亮的劍身上,悄無聲息地釋放出一股晦澀氣息,正自汲取一縷縷黑色詛咒之力。
  難道道厄之劍對詛咒之力還有克制作用?
  陳汐心中一動,將道厄之劍的劍鋒輕輕貼向了傷口處露出的破神之刺上。
  轟!
  當兩者甫一碰觸那剎那,就宛如兩種完全不同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轟然產生一股可怖劇烈的震動,撕扯著陳汐的傷口,疼得他禁不住悶哼一聲,身影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最為要命的是,這一切并未結束,道厄之劍此刻猶如嗅到血腥的鯊魚般,發出歡愉興奮的清吟,劍身血光流溢,不斷和破神之刺所釋放出的黑色詛咒之力廝殺。
  陳汐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傷口正在不斷惡化,一股股毀滅般的力量猶如風暴般沿著破神之刺沖向自己體內,摧殘著原本就已破壞嚴重的經脈穴竅。
  噗!
  陳汐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哪會想到竟會發生這等異變了,這時候他連收手已是來不及,因為道厄之劍死死纏著那破神之刺,竟讓他都難以再駕馭。
  這讓陳汐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之極,又是痛苦又是憤怒,這時候若是出現一個敵人,那后果根本不必多想,必死無疑!
  幸好,沒過多久這一切異變就結束,甚至連陳汐所感受到的那一股錐心劇痛竟也隨之消失不見。
  陳汐低頭看去,就看見道厄之劍那鮮紅若血般的劍身上,燃燒著一股澎湃之極的血色神輝。
  神輝內部,裹挾著一柄漆黑纖長若尖錐般的寶物,那赫然正是破神之錐,只不過此刻它被濃濃血色劍輝裹挾,正在被一點點吞噬!
  陳汐怔然片刻,就顧不得這些,看向自己傷口,卻見傷口中的黑色詛咒之力已被清除一空,只剩下那觸目驚心的裂縫傷口,兀自在滴血。
  而在體內,同樣也已感知不到任何破壞力量,那原本嚴重無比的傷勢正在被神力一點點修復。
  這讓陳汐心中猛地一振,只要驅除掉來自破神之刺的侵蝕,再嚴重的傷勢也難不住陳汐絲毫!
  最為重要的是,他的戰斗力也將不再被影響!
  也就在這時候,遠處忽然響起一陣細微幾欲不可聞的破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