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115 形勢詭譎

破空聲極其細微,但卻逃不過陳汐禁道秘紋力量的查探,幾乎一瞬間,陳汐腦海中就浮現出了一行人的身影。
  那為首的赫然竟是索影芙,在她后方還分別有蒼云野、泰睿、飛靈雪等六人。
  此刻,他們一行人已距離陳汐不足兩千丈距離!
  陳汐那一對幽邃如淵的眸底深處閃過一抹冷冽殺機,旋即整個人就倏然消失在原地。
  宛如憑空蒸發,一點氣息也沒留下。
  僅僅幾個呼吸,索影芙一行人就來到了陳汐原先所駐足的位置。
  “小心!我能清楚感知到,破神之刺的氣息剛才就在這里出現過,可現在……”
  索影芙明麗的玉容上泛起一絲驚疑,“我竟是再無法感知到了!”
  蒼云野眼眸一冷:“什么意思?難道破神之刺會憑空消失不成?”
  “我并未撒謊!”
  索影芙皺眉不悅道。
  旁邊的泰睿在附近仔細掃視一圈,最終沉聲道:“剛才這里曾發生過戰斗,似乎是那些獵食者對那小子發動的襲擊,可奇怪的是現場并沒有獵食者所留下的尸骸。”
  此話一出,其他人皆都眼眸一凝。
  他們很確定,陳汐遭受破神之刺的狙殺之后,早已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渾身被詛咒之力侵蝕,在這等情況下,這家伙竟還能堅持到現在,甚至是和獵食者也開戰過,這可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他人呢?
  受到如此重傷,又能逃到哪里去?
  為何破神之刺的氣息消失不見,再無法被感知到了?
  眾人敏銳察覺到,情況似乎變得有些叵測起來,這讓他們心皆都不禁閃過一抹陰影。
  “雖然我極為看不起此子,但不得不說,他身為應劫者的確顯得有些棘手,若非如此,恐怕五大上等部族的參戰者也不會達成協議,將矛頭齊齊指向此子。”
  蒼云野深吸一口氣,陰冷的眸子里閃爍不定,“不過,此子再強大,如今遭受重創也難以堅持多久,我們只需抓住此時機,趁起未恢復前找到他,必可以將其徹底抹除!”
  說到這,蒼云野神色已用上一抹濃烈殺機,低聲喝道:“別忘了,咱們可是足足七位九星域主!若再奈何不了一個身負重傷的小東西,那可就太說不過去了!”
  其他人神色皆都不禁流露出一抹狠色,是啊,整整七個九星域主,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受到重創的陳汐?
  眾人心的驚疑被一掃而空,斗志煥然一新。
  嘭!嘭!嘭!
  然而就在此時,附近虛空猶如一塊塊易碎的琉璃,轟然崩碎,幾乎是同時,萬千道凌厲無匹的紫金色劍芒從四面八方破殺而至。
  一剎那,這片天地被染成紫金色,熾盛耀眼,劍氣如狂潮,如暴雨,裹挾著滔天的鋒芒,釋放出幾欲破殺乾坤的駭人氣息。
  這一切都發生的如此突兀,令蒼云野一行人當場色變,下意識便運轉全部修為,紛紛大喝著與之對抗。
  轟隆隆~~
  一時之間,場盡是神輝碰撞的爆音,席卷十方。
  蒼云野等七人乃是九星域主,且無不是身經百戰,否則也不可能被派來參加這次護道之戰。
  面對這等突兀而至的狂暴襲擊,雖然出乎他們意料,可憑借多年戰斗的豐富經驗,還是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應對。
  可還不到他們松口氣,就猛地發現此次的攻擊竟是可怖無比,每一道劍氣都宛如匯聚天地之勢,囊括無上大道法則,所釋放出的威力,當場就讓他們的不少人渾身顫粟,踉蹌倒退,差點抵御不住。
  這讓蒼云野他們又不禁色變,厲聲大喝著施展出了渾身解數,再不敢有任何一絲大意。
  噗!
  可很顯然,他們低估了這一場劍氣襲擊的可怕,其一名被震退的九星域主強者還未站穩身影,一顆頭顱就被直接劈飛出去,一蓬殷紅血水染紅虛空。
  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含恨當場!
  “連蟄!”
  索影芙大叫,驚怒交加。
  這死去的強者名叫連蟄,乃是護道一脈下等部族連氏一族域主境強者的第一人,更是他此次參加護道之戰最可靠的同伴之一,可如今竟是在瞬間就被劈斷頭顱,暴斃當場,這讓索影芙如何不驚怒!
  “該死的混蛋!我要殺了你——!”
  索影芙長發飛揚,嫵媚而性感的玉容上盡是怒火和殺機,聲音猶若宣戰,震蕩天地。
  何止是她,當看見連蟄在猝然之間就倒地不起,驚得蒼云野等人也是心一顫,臉色變幻不定。
  他們手的動作愈發強盛,可那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紫金劍氣卻仿似沒有盡頭般,轟隆隆碾壓而至,若天海颶風、若迅疾奔雷、有一種摧山裂海,破殺十方、無堅不摧的凌厲殺伐之氣。
  在這等情況下,竟是逼得蒼云野他們難以破局,只能不斷被動與之對抗!
  噗!
  猛地,又是一道沉悶爆音響起,索影芙只看見一片猩紅血水迎面噴來,驚得她猛地一個閃身避開,這才看清楚,在自己身邊的又一名同伴的身軀狠狠倒飛出去,咽喉出多了一個觸目驚心的血窟窿!
  丘麟!
  護道一脈下等部族丘氏的第一域主境強者,被譽為丘氏最有希望晉級道主境的一位耀眼人物,而今則在護道之戰開啟的第三天,便身隕道消。
  這噩耗若傳回丘氏宗族,必定會給其宗族帶來無法承受的沉重打擊。
  “可惡!該死的東西,你給我滾出來!暗地里偷襲算什么本事?”
  索影芙徹底怒了,一頭烏發飛揚,目眥欲裂,玉容鐵青,泛著無窮殺機和慍怒。
  戰斗依舊在持續,沒有人回應索影芙,只不過那漫天席卷而來的紫金劍氣則愈發密集和狂暴。
  劍出如雨,覆蓋天地。
  紫金為勢,破殺九霄!
  那劍氣,仿似不屬于世間能夠擁有,就如同大道法則,秩序之刃,有著極為可怖的洞穿殺伐力。
  在這等情況下,索影芙的尖叫和怒吼很快就被劇烈無比的碰撞聲所淹沒,場一片混亂。
  若仔細看去,不難發現隨著戰斗持續,蒼云野等人已緊緊抱團在一起,防御得滴水不漏,隱隱和那四面八方襲殺而至的紫金劍氣抗衡得難解難分。
  但很快,這一種局面就被打破。
  仿佛是一剎之間,原本勢如驚雷暴雨的漫天紫金劍氣全部消失不見,那突然起來的靜止畫面,讓得蒼云野等人差點都沒反應過來,神色也是隨之驚疑不定起來。
  煙塵彌漫,空氣兀自充斥著紊亂的時空碎流,方圓百里內草木皆成灰燼,大地龜裂,裸露出無數巨大裂縫,滿目瘡痍,觸目驚心。
  一切,都仿佛在訴說著剛才那一次恐怖襲擊的可怕。
  然而此時,攻擊卻一瞬消失,自始至終連對手的蹤跡都未曾被鎖定和察覺,這讓蒼云野等人的臉色都是變得奇差無比。
  一場意外的遭襲,讓他們猝然損失兩位同盟戰友,可卻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這對蒼云野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毋庸置疑,肯定是陳汐那雜碎!”
  蒼云野咬牙切齒,聲音像從胸腔擠出,透著無比的恨意。
  “可是他不是已經遭受重創,為何還能夠發揮出如此逆天的戰斗力,要知道,我們可是七個人!”
  索影芙臉色陰沉難看,鐵青一片。
  七個人,七位九星域主!放眼天下,都堪稱是一股足以令任何人心顫的力量,如今遭受一場襲擊,非但沒能突圍,卻被對方陸續殺死了兩名同伴,這簡直就讓人無法接受。
  “看來,他的戰斗力比我們想象還要強大許多。”
  慣常沉穩凝練的泰睿嘆了口氣,眉頭鎖成了一個川字,通過這一戰,讓他隱隱嗅到了一絲不安的氣息。
  “對方是在報復我們,他肯定沒有離去多遠,或許現在正在暗在窺探我們。”
  飛靈雪聲音柔和婉約,可神色卻是冷若冰霜,弱纖細的身姿也如同化為一抹鋒刃,有一股逼人的肅殺之意。
  一句話,令其他人皆都心一顫,報復?是在報復他們之前用破神之刺偷襲他嗎?
  一時之間,氣氛不禁有些死寂。
  “此地不宜久留,先離開這里,再商議接下來的行動。”
  最終,泰睿沉聲開口。
  其他人也清楚局勢已變得有些復雜兇險,當下便在蒼云野帶領下匆匆離開了這片區域。
  只不過在他們心頭上兀自縈繞著一絲不安,那陳汐現在是否正在暗悄然跟蹤著他們?
  ……
  嘩啦~
  就在蒼云野一行人離開沒多久,一道血色身影悄然浮現在那一片戰場。
  旋即,又一頭三頭獄靈出現在血色身影身邊。
  “大人,那家伙原來就是這一紀元的第九任應劫者,若能抓到他,我們圣裔一脈的混沌始祖必可以從沉睡蘇醒過來!”
  三頭獄靈聲音低沉透著一股無法掩蓋的興奮,
  “這可是一件天大的功勞,說不準大人便可憑借此功勞,一舉踏入道主之地步,塑成真正的不滅血靈祖身!”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