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17 弒逆高地

伴隨聲音,一道修長身影從重重迷霧中走出。
  俊美略顯蒼白的容顏,剔透若血鉆般的眸,弧度分明的唇角噙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優雅而從容。
  這人正是逆道一脈巔峰圣裔之一,出身于上位血族的熾青應!
  伴隨他出現,蒼云野等人只覺心中一顫,仿若看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宛一片從星空中垂落而下的血海,億萬血光沖霄,演繹為一片血色世界,朝他們撲面而來。
  轟!
  蒼云野等人渾身一僵,氣血翻滾,猶如遭受可怖的雷擊,靈魂都為之顫粟。
  他們臉上驟變,無不心生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同為九星域主,可很顯然,和熾青應這等人物一比,明顯分出了極大的差距。
  這就是天賦、實力、大勢的差距,在同一境界中,足可以產生出不同的層次來。
  或許,也只有像釋楚歌、燧人狂瀾、唐小小、北冥滄海、夏若淵這等曠世人物能夠和熾青應對抗,而換做蒼云野他們,卻顯得太過黯然失色。
  就宛如星辰無法和日月爭輝!
  這一刻的熾青應,就宛如一輪昊天大日,輝煌無,在他的威勢下,蒼云野等人的光芒完全被遮蓋住。
  逃不掉了!
  蒼云野等人的心神已緊繃到了極致,感受到一股濃烈而血腥的可怖殺機鎖定在他們身上,這一刻他們在氣勢上只要稍稍有一絲松懈,注定遭受致命般的雷霆一擊!
  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嚴陣以待,每個人的臉色都凝重而陰沉,哪會想到沒有把陳汐逼出來,反倒引出來一個來自逆道罪徒一脈中的恐怖角色。
  或者說,原本在他們潛意識以為的追蹤者并非是陳汐,而是這家伙?
  蒼云野等人不敢多想,甚至不敢再分心,熾青應帶給他們的壓力太大,每個人都嗅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脅。
  也就在這一刻,他們才忽然發現,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是九星域主境中的頂尖人物,可是和熾青應一比,卻顯得如此之平庸。
  這的確并非是境界上的差距,而是力量、天賦、大勢、意志上所造成的距離!
  熾青應一步步走來,舉止從容而優雅,唇角的笑意完美得無可挑剔,就仿佛一位貴族在赴宴般。
  可每當他靠近一步,蒼云野他們的心便不可抑制地抽搐一下,渾身所承受的壓力就增加一分。
  若再如此下去,他們甚至懷疑會徹底崩潰,忍不住去動手!
  可理智卻告訴他們,這時候任何一人動手,都會像一個導·火索,遭受到來自熾青應的最強攻擊。
  天地寂靜,萬物失聲,時空凝滯猶如凍結,令人直喘不過氣來,在這宛如靜止的畫面中,熾青應依舊不疾不徐朝蒼云野他們靠近。
  終于,在距離蒼云野他們只有十丈距離時,熾青應頓足不前,一對血瞳在他們臉上一一掠過,就好像在審視自己的獵物般,有著一種淡漠而睥睨的氣勢。
  “考慮如何?獻出頭顱,本座帶你們去見那個應劫者。”
  熾青應慢條斯理說道。
  他立在那里,就猶如一片欲要擇人而噬的血海,掌控天地十方,令人心生絕望。
  蒼云野等人的臉上又難看了一分,心中憋屈中又有無盡驚懼之意,他們這邊整整五位九星域主,卻完全被對方的氣勢壓制,這種感覺他們以往可從未曾體會過。
  沒人開口,開口便意味著有可能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這讓熾青應不禁有些意興索然,搖頭道:“那些老家伙說得對,你們護道一脈的參戰者中,除了寥寥幾個人之外,其他人都只會讓本座失望。”
  鏘!
  索影芙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柄云霧流溢的鐵槍,這一刻發出一聲吟鳴,似已按捺不住憤怒的吶喊。
  這一道槍吟如此清越,在這死寂直欲令人窒息的氣氛中更顯得極為刺耳,令得蒼云野等人都是心中咯噔一聲,暗叫一聲不好。
  就連索影芙似乎也意識到不妥,俏臉驟然煞白。
  也就在這一刻,熾青應那一對血色眸子落在了索影芙身上,目光猶如通往血獄的通道,泛著駭人的光。
  旋即,熾青應就點頭道:“不屈是勇者立身之基石,但也是勇者殞命之毒藥,擱在本座宗族中,少不得會給你一些賞賜,但現在,奉上你的頭顱便是本座能夠給予你的最后榮耀。”
  說著,也不見他動作,就見一只略顯蒼白透明的頎長手掌伸出,以一種輕描淡寫的方式朝虛空中“摘”去。
  就好像要摘掉一片落葉,動作有一種說不出的自然而然味道。
  可這一幕落入蒼云野等人眼中,卻令他們渾身血液都幾欲凍僵,感受到一種大恐怖。
  這一擊的確很平淡,但卻有一種志在必得的勢,其中蘊含的恐怖大道之意,讓他們都難以去抗拒!
  而索影芙此刻則宛如渾然不覺般,眸子里依舊警惕戒備之極,可卻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擊的可怖之處。
  危險!
  蒼云野等人心都懸動了嗓子眼,清楚只要這只手落下,索影芙必將在劫難逃!
  然而就在這等時刻,熾青應忽然眉頭一皺,探出去的掌指驟然在半途中收回,而后猛地轉身,負手朝遠處重重迷霧中望去,一對血鉆般的眸子里已不復平靜,帶上一抹罕見的冷冽慍怒。
  轟!
  幾乎在熾青應收手的那一剎那,數千丈外的森林中,一道紫金神光直沖天穹,煌煌浩大,光明無量。
  無窮的紫金光澤猶如實質,衍化出億萬神秘符文圖案,不斷在那里蒸騰翻滾。
  與此同時,一片血光從熾青應身上席卷而出,化為漫天血色星辰,懸掛在天穹之上,璀璨鮮紅,瑰麗無方,隱隱和遠處那一片紫金神輝產生出對抗的大勢。
  ……
  蒼云野等人頓時感覺渾身一陣輕松,被濃烈殺機鎖定的感覺倏然不見,讓得他們禁不住安松一口氣,這才感覺渾身衣襟已經被冷汗浸透。
  旋即,他們就顧不得這些,目光看了看十丈外背著他們的熾青應,又看了看數千丈外的那一道通天紫光,心中禁不住翻滾不休,臉色變幻不定。
  他們很清楚,剛才正是那遠處的家伙釋放出氣息,讓熾青應感應到了威脅,故而放棄了滅殺索影芙的行動。
  同樣,也正因如此,熾青應才會收起鎖定他們的殺機,把一切注意力都放在了遠處那家伙身上。
  根本不必猜,那家伙必然是陳汐!
  可是他為何要在這時候現身,甚至在關鍵時刻還救了索影芙一次?難道這家伙已忘記了之前的仇恨?
  蒼云野等人想不明白,心中也感到有些怪異,若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經歷了和陳汐一樣的遭遇,恐怕都會坐視他們被熾青應殺死,可偏偏地,這家伙卻反常地出現,且救了索影芙一次,這簡直讓蒼云野他們都感到有些荒謬和不可思議。
  不過即便如此,蒼云野等人可決不會因此而感激陳汐了,甚至在脫離了暫時的危險之后,他們的心思頓時活泛起來,巴不得熾青應和陳汐展開一場廝殺,那么他們這些人便可以坐收漁利了。
  一想到若是能通過這種方式既殺死陳汐,又殺死一位逆道罪徒中的巔峰圣裔,蒼云野等人已忍不住有些激動和期盼起來。
  而此刻索影芙這才清醒過來,明白了自己剛才所經歷的一場差點身隕的劫難,禁不住渾身發寒,如墜冰窟。
  至于救助她的陳汐,她同樣感到有些荒謬,甚至有些惘然,這家伙為什么要這么做?
  “為什么?”
  熾青應平靜開口,依舊優雅從容。
  “他們是我的獵物。”
  數千丈外,響起陳汐那沉靜淡漠的聲音。
  獵物?
  蒼云野等人臉色驟變,眸子力閃過陰狠之色,原來這家伙之所以阻止熾青應,居然是把他們視作了專屬獵物!
  索影芙也微微怔了怔,死死咬緊了牙關。
  “真是一個腦袋不開竅的家伙,本座殺了他們,豈不是等于幫你除去了一大禍患?即便你想要插手,只需本座殺了他們之后,你再動手也不遲,或許那時候還能撿一個大便宜,畢竟本座殺了他們之后,也有可能會受傷,或者消耗一些體力,不是嗎?”
  熾青應不疾不徐說道,他渾身血光翻滾,天穹上懸掛的億萬血色星辰愈發璀璨,涌動著可怖的血腥。
  可即便如此,遠處那通天紫金神光依舊不曾動搖,反而也變得愈發熾盛、浩瀚不可逼視。
  這讓熾青應眸子瞇了瞇,清楚對方這是執意要插手了。
  “我不需要別人幫我解決禍患。”
  果然,陳汐的回答毫不猶豫,聲音雖平靜,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熾青應禁不住輕笑起來,血鉆似的瞳中盡是流溢的血潮,他禁不住嘆息道:“那你可知道,你現在若是和本座廝殺一場,最終恐怕會被你的這些仇人撿一個大便宜。”
  說著,他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身后的蒼云野等人,令得他們臉上禁不住微微一變,戒備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