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18 命運之氣

短暫的沉默后,陳汐的聲音再次響起:“你說的不錯,但我很清楚,若你我開戰,他們肯定不會坐收漁利,而是會選擇和我一起對付你。”
  “為什么?”
  熾青應挑眉。
  “因為他們不止是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最重要的是他們很清楚我受到的傷勢有多嚴重。”
  陳汐回答的云淡風輕,“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寧可幫我一起殺了你,也不會和你一起來對付我。”
  這一番話落入蒼云野等人耳中,令他們臉色又是一變,因為他們剛才也正是如此想的,只是沒料到陳汐這一刻竟會如此坦然地說出,更毫不避諱自己身負重傷的事實。
  熾青應罕見地沉默了片刻,唇角的笑意卻是愈發濃烈了,甚至帶上一抹欣賞贊嘆的味道:“來自血脈流淌的預知天賦告訴本座,你是又一個值得本座認真對待的一名對手。”
  “可是……”
  熾青應血色瞳孔里悄然泛起一抹殺機,抬手一揮。
  轟!
  遠處的通天紫金神輝似察覺到什么,驟然橫跨時空,朝這邊呼嘯而至,數千丈的距離,也不過一剎的功夫。
  可就是這一剎,對熾青應這等層次的存在而言,卻已經等于是慢了一拍。
  嘩啦~
  滾滾血河憑空浮現,以一種不可匹敵的方式將蒼云野他們一行人的身影全部淹沒!
  “你敢!”
  也就在此時,紫金神輝轟然奔襲而至,撕碎時空,狠狠轟在熾青應身上。
  嘭~
  熾青應雖抵擋,可身影卻是被震得踉蹌倒退出七八丈。
  只不過這一擊非但沒讓他有任何挫敗感,反而流露出一種如釋重負般的笑意。
  “這世上可沒有本座不敢的事情!”
  熾青應輕笑一聲,掌指在虛空一拎,竟是拎起一顆血淋淋的頭顱,那赫然是蒼云野一行人的一名九星域主強者的首級!
  “陳汐,本座希望在弒逆高地見到你,你可得活著,否則這一次護道之戰可是會少很多樂趣!”
  大笑聲,熾青應整個人猶如一抹血影,一個閃爍就憑空消失,再尋覓不到一絲蹤跡。
  這一切都發生的極快,從熾青應出手,以血河覆蓋蒼云野一行人,再到陳汐阻止,直至后來熾青應手拎一顆頭顱而走,幾乎在短短瞬間就完成,快得不可思議。
  換做尋常人在此,只怕非感覺是眼花了不可。
  “該死!”
  “可惡!”
  一陣驚怒大喝聲響起,那一片血河轟然爆碎,露出蒼云野一行人的身影,只不過他們的臉色卻是鐵青一片,眸子里更有著一抹難以揮去的驚悸。
  而在地上,則橫躺著一具無頭尸體!
  那是他們的同伴,一名來自護道一脈下等部族的九星域主強者,可卻在轉眼之間,便喪命當場!
  而一想到剛才熾青應出手時,他們竟是躲無可躲,避無可避,直接被一片血河覆蓋,蒼云野等人心就禁不住憑生一股大恐怖。
  那來自逆道罪徒一脈的巔峰圣裔究竟該強大到何等程度,才能夠輕松辦到這一步?
  但是很快,他們就顧不得多想,因為在他們視野,一道峻拔的身影已從遠處霧靄走來。
  依舊是那熟悉的清俊面龐,若淵黑眸,以及那除塵超然的氣質,唯一不同的是,這一刻的陳汐,神色淡漠得毫無情緒波動。
  他一手拎劍,步伐堅定而從容,并無驚世之神威,可每一個被他目光掃的人,都禁不住眼睛刺痛,如被最鋒利的刃切割。
  蒼云野等人此刻已很難再形容自己的心境,憤怒憋屈驚悸惘然……復雜之極。
  他們的臉色變得異常陰沉難青應的強大他們已經見識過了,而陳汐能夠在剛才和熾青應進行威勢上抗衡,甚至最后逼得熾青應不得不暫避鋒芒,轉身而去,由此便可見陳汐即便負傷,也比他們想象還要強大一些。
  最為重要的是,他們如今已經很確定這一點,因為就在前不久,他們的兩名同伴就喪命在來自陳汐的一場襲擊!
  唯獨令蒼云野他們疑惑的是,為何陳汐遭到了破神之刺的襲擊,身受重傷之后,卻依舊能夠堅持到現在?并且還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戰斗力?
  那破神之刺可是七大詛咒神物之一!
  別說是一名域主,就是道主境遭受那詛咒之力的侵蝕,命運也會遭受詛咒的破壞,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恢復過來!
  可如今,陳汐卻依舊好好的,這未免就太不可思議了。
  他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蒼云野他們猜不出,可這一系列的異常皆都讓他們清醒認知到,他們這次要對付的對象為何會引起五大上等部族和太上教的注意和重視了。
  而一想到他們要對付的竟是這樣一個近乎變態般的應劫者,蒼云野他們甚至都有些后悔當初為何會答應下此事。
  可很顯然,這時候后悔已經晚了。
  ……
  沓!沓!
  隨著陳汐踱步而至,明明他的腳步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可在蒼云野他們耳,卻產生出若驚雷般的震蕩,心神都為之顫抖。
  與此同時,一股幾欲令人窒息的殺機撲面而至,蒼云野他們渾身竟有一種被鋒芒刺痛的感覺。
  泰睿猛地沉聲道:“陳汐,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誤會,我等皆都來自護道一脈,在這道愆罪源,自當一致對外,去鏟除那些逆道罪徒,而不是自相殘殺,這只會便宜了那些逆道罪徒。”
  誤會?
  陳汐淡漠不言,這種說辭何其可笑,又是多么的老套。
  他繼續前行。
  見陳汐無動于衷,泰睿禁不住深吸一口氣,繼續道:“我承認,我們之前都犯了一個錯誤,就是不該妄自聽從來自燧人氏和太上教的安排,還希望你不要計較這些錯誤,等從護道之戰返回后,我們會為這次犯下的錯誤付出相應的代價,盡數補償于你,如何?”
  頓了頓,他繼續道:“并且從今以后,我們發誓再不會做出任何不利于你的事情,我相信這世界上沒有解不開的仇怨,就的代價是否足夠了。”
  這的確是一個誘人的建議,換做任何一人只怕都會慎重考慮一番,但陳汐沒有。
  他依舊保持著恒定的步伐,猶如對一切置若罔聞。
  這讓蒼云野等人臉色都是變得愈發難恨不得什么都不顧就和陳汐拼了,但理智告訴他們,若這么做的話,后果只會更糟。
  “我們這便已經損失了三名同伴,這等代價已經夠多了,難道你還不滿意?”
  終于,索影芙忍不住開口,聲音帶著一抹憤怒。
  唰!
  這一刻,陳汐終于止步,目光平靜地望著索影芙,那毫無情緒波動的眸子影芙渾身一陣不自在,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們的死,正是因你們而起,而自從被你騙走了那么一點好感之后,我已經不愿再相信你們的任何一人。”
  陳汐淡漠開口。
  一句話,令索影芙臉色徹底暗淡下去。
  “那你可知道,若是我們一起拼命,恐怕還說不準最終誰輸誰贏,哪怕退一萬步說,即便我們全部不是你的對手,你也必定會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蒼云野陰冷開口,“在這詭異兇險的迷霧森林,你難道就不擔心剛才那個家伙再殺回來,趁機要了你的命?”
  “試一試就知道了。”
  陳汐回答的很簡單,重新邁開步伐,朝蒼云野他們靠近過去。
  之前的熾青應在決定對付蒼云野他們一行人時,同樣也如此,步伐不疾不徐,似乎并不著急動手。
  可只要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熾青應之所以這么做,完全是因為他很清楚暗還有一個陳汐存在。
  而如今,陳汐同樣不疾不徐靠近蒼云野一行人,又是為了什么?難道是在提防有可能殺回來的熾青應?
  這一刻的蒼云野他們只剩下四人,根本已考慮不了這么多,隨著陳汐的靠近,他們身上的壓力驟增,已經不得不集全部精力與之對峙。
  同時,他們已經放棄了任何試圖化解這一場沖突的想法,因為從陳汐身上,他們已件事再無回旋余地。
  他們蓄勢待發,每個人都運轉全部力量,猶如緊繃的弓弦,等待一觸即發的時刻來臨。
  哪怕死,他們也會拖著陳汐一起死!
  可同樣,就在陳汐距離他們十丈時,也倏然佇足,目光朝一側的重重迷霧望去。
  “我已經忍你很長時間了,你確定要一直等在那里?”
  聲音平淡,卻清清楚楚地傳達到了遠處。
  一剎那,蒼云野等人齊齊一愕,目光不自覺朝那邊望去,卻只能片霧靄,其他的什么也,也感知不到任何存在。
  這要么證明那里沒人,要么證明那里存在著一位完全不是他們能夠窺伺的強大存在!
  “放了他們,我可以給你一個和我公平決斗的機會。”
  一道比陳汐的聲音更平靜也更漠然的聲音從遠處重重霧靄響起,仿似這天下沒有什么事情值得他關心,故而情緒都不會產生一絲波動般。
  同樣,這也絕對不是熾青應的聲音!
  ——
  ps:明天3更如何?只要月票多,必定如諸君所愿!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