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19 金云生

不知何時,遠處重重迷霧猶如被一只無形大手撥開,景象變得清晰起來。
  千丈之外,立著一道瘦弱身影,他一襲白衣,背負一桿丈三血槍,槍尖刺空,槍鋒烙印一抹殷紅如鮮亮的血色,宛如一只血瞳,欲要飽餐鮮血!
  他隨意立在那,就有一種龍章鳳姿,昳麗挺秀之氣,宛如一片名山秀水,涵蓋天地之靈,纖塵不染,超然無雙。
  當看見此人身影,蒼云野等人竟是不由自主地齊齊渾身一僵,面露一抹驚色。
  釋楚歌!
  怎么會是他?
  這可是上等部族釋氏的風云人物,從出生那一刻起便被釋氏古槍“烽火血穹”選為繼承人,也成為無垠歲月以來唯一一個獲得“烽火血穹”認可的釋氏后裔!
  時至如今,這釋楚歌儼然已成為釋氏宗族的域主境第一人!一身戰斗力之強,擱在五大上等部族的域主境強者,也只有像燧人狂瀾、北冥滄海、唐小小等寥寥幾人才能和他比肩!
  可是和其他耀眼人物不同的是,釋楚歌極為低調,幾乎是隱居不出,鮮少出現在世人視野。
  他一個人,一桿槍,在一片專屬于釋氏宗族所開辟的“染血古道”征戰殺伐,根本無人清楚他如今的戰斗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最為令人震驚的是,釋楚歌癡心修煉,在他心除了自己的大道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漠不關心。
  可如今,他不止破關而出,參加了此次護道之戰,此時居然還出現在了這迷霧森林,將矛頭直指陳汐而去,讓得蒼云野等人都幾乎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若說這一次是釋楚歌現身,欲要從陳汐手救助他們一次,恐怕傳回混沌母巢,沒有一個人會相信了!
  畢竟,眾所周知這釋楚歌可是一個只專心于自己的世界,對其他一切都從不關心的曠世人物。
  但很快,蒼云野等人就心生狂喜,他們可是很清楚,早在護道之戰開啟之前,五大上等部族便已聯袂一起做出了同一個決定——鏟除陳汐!
  如今,來自五大上等部族之一釋氏的參戰者釋楚歌現身于此,自然是為斬殺陳汐而來!
  如此一來,也就等于間接地幫助他們化解了來自陳汐的致命威脅。
  這讓蒼云野他們如何不狂喜興奮?
  可現在他們也只能忍住這種狂喜,因為此刻陳汐只距離他們十丈,釋楚歌還未曾動手,他們可不敢在這等時刻做出任何不利于自己的舉動。
  ……
  釋楚歌!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認出了來者,只不過在他眼,釋楚歌卻顯得很不相同。
  這個一襲白袍,龍章鳳姿,昳麗挺秀的男子,看似瘦弱得有些弱不禁風,可在其體內,卻蟄伏著一股如淵如獄、沸騰如海的恐怖氣息。
  那是堅定而執著的戰斗意志,是一種超然無雙的天賦和心性,就宛如一口風暴之眼,看似平靜,實則一旦發怒,便會爆發出吞噬天地,碾碎十分的毀滅力量!
  很強大的一位對手!
  陳汐眼眸瞇了瞇,發現若是和那熾青應對比,似乎這釋楚歌更有一絲讓自己也忌憚的氣息。
  不過陳汐清楚,熾青應和這釋楚歌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性格,也走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道途,也只有通過真正的較量才能分出高低來,其他的一切判斷,都當不得真。
  “你要和我公平決斗?”
  短暫的沉默后,陳汐平靜問道。
  “放了他們,我便給你這次機會。”
  釋楚歌目光望過來,一股沛然通天的氣勢從其身上涌出,凝練而肅殺,牢牢鎖定陳汐。
  寥寥一句話,就可以看出釋楚歌雖不關心一切,癡心專注于自己的大道上,可并不意味著他不通世故和言辭交鋒的智慧。
  想一想也是,能夠修煉到這般地步的,哪一個會是尋常之輩了?
  聽到這句話,也讓蒼云野他們懸著的心徹底放下,之前無論是面對熾青應,還是面對眼下的陳汐,都讓他們有一種如坐針氈,如芒在背的驚悸感,而此時則因為釋楚歌言辭所流露出的決然態度,讓他們終于感到一種久違的安全感。
  這就是釋楚歌的魅力,強大到某種超然程度時,一言一行都足可以產生無法預估的影響力。
  可對于此,陳汐卻是毫不猶豫道:“我若不答應呢?”
  釋楚歌白衣飄曳,抬手輕輕將滿頭長發扎了起來,整個人的氣勢驟然變得凌厲,目光似寒冰神刃,直欲撕裂長空。
  “那我也不介意現在就殺了你。”
  無形的殺機和戰意猶如漣漪般,悄然彌漫這片天地,一時之間萬物俯首,乾坤易變。
  面對這一切,陳汐掌指的劍箓發出一聲低沉清吟,可最終又歸于沉寂。
  “其實,你大可以和這些人一起上,這樣或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做法。”
  陳汐皺眉道,似乎有些不解。
  蒼云野等人皆都怔然,他們剛才也正是如此想的,只要釋楚歌出手,他們也必然不會袖手旁觀了,那樣的話,絕對可以令陳汐再無任何一絲逃生余地。
  “你剛才沒有坐視那名逆道罪徒殺死他們,我同樣不會在這等時刻對你用強。”
  釋楚歌言辭直接,直抒胸臆,似都懶得遮掩,“這便是我的底線。”
  陳汐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等下次相見時,我會給你一個保有尊嚴的死法。”
  說罷,他轉身而去,竟是不再理會蒼云野他們,同樣也再沒有看過那釋楚歌一眼。
  就這樣走了,平靜從容。
  直至陳汐的身影消失在遠處霧靄,釋楚歌這才抬手將自己那束縛的長發解開,渾身氣質又變得超然而平淡起來。
  “為什么不趁機殺死他?”
  “是啊,那家伙早已受了嚴重傷勢,這時候足可以徹底消除這個應劫者!”
  蒼云野等人有些不甘心就這么眼睜睜看著陳汐離開,忍不住出聲問道。
  釋楚歌僅僅掃了他們一眼,然后所有的聲音齊齊消失,每個人心皆都產生一股寒流,臉色微變。
  旋即,釋楚歌同樣轉身而去。
  “你們欠我一個人情,若你們死在這護道之戰,這個人情就記在你們宗族上。”
  聲音漠然平靜,不含一絲感情波動,伴隨著釋楚歌的身影逐漸消失。
  一下子,蒼云野等人臉色又是一陣變幻,他們看不透釋楚歌心怎么想的,甚至有些不滿他這種做法,可他們也只能忍著。
  誰讓這家伙是釋楚歌?
  “不管如何,這一次終究還是活下來了。”
  索影芙自嘲一笑。
  “接下來該怎么辦?”
  泰睿卻是皺眉道。
  “放棄針對陳汐的行動,你們也看到了,我們……根本不是那家伙的對手。”
  蒼云野深呼吸一口氣,聲音有些苦澀,“或許,我們這次的確不該摻合到這等事情。”
  其他人皆都默然。
  他們想起這一路上的兇險和血腥,想起陳汐遭受重傷之后依舊強大到令人心顫的戰斗力,心也不禁挫敗頹然不已。
  這樣一個家伙,或許也只有像釋楚歌這等人物才能將其鎮殺吧?
  好半響,飛靈雪蹙眉嘆息道:“但是,護道之戰并沒有結束,我們雖放棄了計劃,但并不意味著陳汐會就此放棄報復我們。”
  蒼云野等人臉色頓時一沉,心亂如麻。
  ……
  迷霧森林深處,陳汐小心將身影藏匿起來,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眉宇之間流露出一抹陰郁。
  之前和熾青應對抗,卻被對方猝不及防之下摘走一顆頭顱,從容而去。
  然后又和釋楚歌對抗,卻不得不放棄殺死蒼云野的行動,轉身離開。
  看似一切都有驚無險,看似一切都以一種平靜的方式解決,可陳汐清楚,若自己擁有巔峰時期的戰斗力,根本不必如此隱忍了!
  誠然,熾青應很強大,釋楚歌也很強大,甚至這兩人皆都可以算得上是九星域主境卓然出群的蓋世人物,可對陳汐而言,卻談不上有多么值得忌憚了。
  這是來自他對自己戰斗力的信心!
  沒有人知道,在神衍山閉關的那數百年歲月,陳汐已經走到了九星域主境的圓滿極境,也沒有人清楚,他的道心修為、劍道修為都已臻至一種空前的高度!
  而要知道,當年還是一位六星域主時,就已經擊敗了陳氏宗族的九星域主境第一人陳道元!
  只是遺憾的是,陳汐很不幸地在剛剛進入迷霧森林的第二天,就遭受偷襲,一舉被破神之刺重創,哪怕他戰斗力逆天,也對他之前的處境沒有多少幫助。
  很快,陳汐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如今破神之刺已經被道厄之劍吞噬,他體內的詛咒之力也被驅除得一干二凈,傷勢雖猶在,可用不了多久,必然可以徹底恢復過來。
  到那時,陳汐倒要看看,熾青應、釋楚歌這等人物還敢不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
  嗡~
  同一時刻,迷霧森林深處,神秘而奇異的祭壇央猛地涌出一道沖霄血光,熾青應扭頭看了看遠處,輕笑道:“應劫者,本座在弒逆高地等你,可一定要來……”
  說著,他踏步走入血光,驟然消失不見。
  這一座古老祭壇,重新歸于沉寂。
  ——
  PS:第2更10點左右,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繼續求月票~~小伙伴們,金魚需要你們的鼓勵~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