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120 秩序天幕

霧靄重重,陳汐只身一人行走其中。
  嘭!
  忽然一道由獵食者所化的污濁灰光從暗中沖出,可還未靠近,就被一抹瀲滟鮮紅的劍鋒絞碎為光雨,然后被劍鋒上覆蓋的血光汲取。
  陳汐頭也不回,繼續朝前行去。
  從上次遇到釋楚歌之后,已經過去了七天時間。
  在這七天時間中,陳汐一直在這一片迷霧森林中穿梭,一邊戰斗,一邊修復傷勢。
  這片迷霧森林中的獵食者有很多,數不勝數,它們譎詐狠辣,神出鬼沒,擁有著不遜色于五星域主境的威能。
  可在陳汐的劍鋒之下,卻顯得猶如紙糊般不堪一擊。
  能夠辦到這一步,道厄之劍起到了重要作用,它天然克制這種污濁、邪惡的罪愆力量,再配合陳汐的戰斗力,殺死它們自然是易如反掌。
  并且每殺死一頭獵食者,道厄之劍就會汲取和煉化一部分的罪愆之力,然后將一縷純凈的神道法則留存劍身之內。
  如今,道厄之劍內那一滴晶瑩剔透的血珠,在汲取了眾多獵食者力量之后,已變得燦然明亮,泛起一層柔和神圣的金色光澤。
  它的體積并未變大,但其蘊含的神道法則卻是愈發純凈和凝練,尤其是在前些日子吞噬了詛咒神器“破神之刺”后,這一滴血珠明顯產生了蛻變,表面隱約可以看見無數細若發絲的金色神道法則在循環,顯得神異非常。
  并且隨著陳汐殺死越來越多的獵食者,道厄之劍汲取了越來越多的力量之后,這一滴血珠依舊在以一種緩慢的勢頭不斷蛻變著。
  這讓陳汐也不禁期待,這神秘的血珠到最后究竟會蛻變成什么樣子。
  血珠的確很神秘,是道厄之劍煉化了諸多罪愆、邪惡之力后,所留下的一股股純凈的神道法則所融合而成。
  可這種純凈的神道法則完全是陳汐以前從未見過的,并且它們極其破碎,像碎裂無數片的琉璃,很難辨認出它究竟有什么神異之處,又屬于哪一種神道法則了。
  經過多次查探,陳汐也只能判斷出,這神秘血珠乃是純凈的神道法則碎片構成,想要了解其本質,或許也只能等到其蛻變到最后一步時才能辦到了。
  陳汐給它起了一個名字:“法則之珠”。
  陳汐曾試過自己親手去殺死一頭獵食者,用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將其尸骸的罪惡、污濁力量驅除,可最終卻根本無法汲取到其的純凈神道法則力量。
  這也讓陳汐判斷出,法則之珠只能由道厄之劍殺死那些蘊含著邪惡、罪愆、污濁之力的生靈時,才能不斷進行蛻變。
  而這也從側面證明,這一柄當年由混沌神蓮所遺留,被太上教用盡辦法試圖毀去的道厄之劍,的確擁有著不可思議的神異之處。
  ……
  又過了數天,陳汐的傷勢徹底恢復,戰斗力也隨之恢復到了全盛時期的巔峰狀態。
  這一路上,他在迷霧深林起碼穿梭了數萬里地,陸續殺死了不知多少獵食者,可反常的是,他卻再未曾看見一個逆道罪徒,也未曾再見到一個來自同一陣營的參戰者。
  就連那蒼云野等人都仿若憑空消失了一般。
  依照陳汐推測,恐怕現如今無論是逆道罪徒,還是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皆都已經朝“弒逆高地”趕去。
  因為對參戰者而言,只有去那里才能賺取到更為豐厚的戰功,也可以獲取到意想不到的各種寶物以及晉級的機緣。
  而對那些逆道罪徒而言,同樣也可以在那里獵殺到更多的護道一脈參戰者。
  陳汐算了算時間,這已經是他進入道愆罪源的第十六天,也是時候前往那位于第一重戰線央之區域的“弒逆高地”了。
  一天后。
  陳汐的身影出現在他曾經遠遠見過的那一片帳篷營地前,只不過那一片帳篷營地早已不在,只剩下了一座奇異而古老的祭壇。
  祭壇表面篆刻著無數繁密而精致的圖案,皆都是由混沌秘紋構建而成。
  當初涌入這迷霧森林的逆道罪徒大軍,正是從這一處祭壇挪移而來。
  若陳汐猜測不錯,熾青應或許便是通過這一座祭壇挪移到了那弒逆高地。
  走上前打量了一番,陳汐登時眉毛一挑,看見祭壇一側竟是浮現著一行字跡,當看見那字跡的一剎那,陳汐耳畔仿若響起了熾青應那優雅而從容的聲音:“應劫者,本座在弒逆高地等你!”
  陳汐袖袍一揮,這一行字跡頓時被抹去,旋即他便仔細審視起祭壇表面上所篆刻的那些繁密混沌秘紋。
  一盞茶時間后。
  陳汐抬腳走入祭壇央,手道厄之劍發出一聲激昂清吟,劍鋒狠狠摜入祭壇。
  轟!
  祭壇震動,泛起無窮蘊含著可怖罪愆邪惡之氣的漣漪神輝,朝陳汐席卷而來。
  可還未靠近,就被道厄之劍釋放出的血光全部抽取。
  喀嚓!
  最終,這祭壇竟是裂開無數裂縫,轟然爆碎。
  幾乎是同時,一股沛然的挪移之力從道厄之劍傷涌出,裹挾著陳汐倏然消失在原地。
  當這一切歸于沉寂,陳汐和那奇異的古老祭壇皆都消失不見。
  ……
  嗚嗚嗚~~~
  驚天的戰鼓聲激蕩,響徹九天十地,無數廝殺吶喊聲像一道道驚雷,滾蕩四野。
  像亙古歲月的諸神戰場,回蕩的盡是神魔吶喊、大道崩殂的哀鳴、諸圣憤怒的長嘯。
  天地動蕩,血雨滂沱,無窮雷霆神焰流竄,億萬神輝迸濺肆虐,秩序在這里混亂,經緯在這里坍塌,時空在這里猶如一副被揉碎的畫卷,露出一片又一片密密麻麻的裂縫和黑洞。
  當陳汐憑空出現的一剎那,就看見了這樣一副充斥著血腥、混亂、慘烈的戰爭之地。
  就如同來到了亙古的諸神戰場,那滂沱的血雨、激射的神輝、混亂的天地,讓陳汐心也不禁一凜,渾身一下子緊繃起來。
  可還不到他有所反應,轟隆隆一陣巨響,十余道耀眼可怖的攻擊從遠處呼嘯而來,那可怖的力量攪亂時空,直似要將這里的一切都毀滅掉。
  嗖!
  陳汐身影一閃,倏然消失原地,躲避在一側,然而不等他穩住身影,看清楚對手是誰,耳畔就響起一道雷鳴般的咆哮。
  “又來一個異端!給本座死去吧!”
  轟!
  一把若磨盤般巨大的血色神斧破天而下,狠狠朝陳汐頭顱砸去,神斧四周,裹挾著濃厚的神道法則,彌漫著撲面而至的罪愆邪惡氣息。
  噗!
  陳汐掌道厄之劍一閃,握著血色神斧的手腕就被斬斷,鮮血猶如瀑布般傾瀉而出。
  與此同時,不遠外一名足有三丈高大的“石面魔”發出一聲痛吼,面部都猙獰起來。
  石面魔,罪愆道源的一種強大部族后裔,周身肌膚猶若混沌鐵石筑就,一張面龐呈現出石質般的兇煞之氣,他們力大無窮,嗜血如狂,戰斗起來最是剽悍狂暴。
  眼前這頭石面魔明顯是一位強大的九星域主強者,在他身邊,還追隨著一眾石面魔后裔,密密麻麻,足有數千人之多,將這一片區域都覆蓋。
  不過相較而言,那些隨從數目雖眾,可實力卻是沒有一個躋身九星域主層次。
  “上!一起上!給本座殺了這異端!”
  石面魔九星域主猙獰咆哮,斷掉的腕部神輝一閃,竟重新長出一只大手,拎著一柄血斧就再次沖來。
  在他身后,一眾石面魔后裔發出震天吶喊,如潮水般涌來,氣勢狂暴,悍不畏死。
  唰!
  面對此,陳汐黑眸冷芒一閃,道厄之劍裹挾瀲滟刺目的血光,橫掃而去。
  轟隆隆~~
  劍氣所過,猶如橫推般,首當其沖的石面魔九星域主都來不及躲閃,身軀被攔腰斬斷,上半身橫飛出去,嘴兀自吶喊著,可已再無復生的可能。
  隨即,那猶如潮水般密密麻麻的石面魔隨從也猶如稻草般,被劍氣狠狠橫切過去,留下一地的殘肢斷臂!
  若從天穹俯瞰,就能清楚看見隨著一抹足有千丈范圍的瀲滟的血色劍氣橫掃,這一片區域的石面魔大軍皆都轟然倒地,竟無一個逃過此劫!
  戰場,出現了一片偌大的空白區域,地上堆積的盡是石面魔尸骸和血水,滲人無比。
  但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從四面八方就沖來一道道身影,很快就這片區域填滿,有惡道夫、三頭獄靈、血食衛后裔,也有罪血裁決、蛛魔、血靈族等逆道一脈的后裔。
  再往遠處看見,就看見那天地間到處都是戰斗、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身影,仿若無垠般。
  陳汐終于確定,這里必然就是位于第一戰線央區域的“弒逆高地”了!
  這里的戰場太過浩大,宛如一方浩瀚大世界,天上、地上到處都是滾滾的戰爭殺伐之氣,到處都是吶喊廝殺的身影。
  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和逆道一脈的后裔在這里拉開了一場宛如只存在于傳說的諸神之戰!
  這的確是諸神之戰,所參與的強者最弱都擁有著祖神層次的實力,最強大的則擁有九星域主層次的戰斗力。
  呼~
  望著那神血飄灑的天地、漫天飛來的敵人,聽著那蒼涼的戰鼓聲和廝殺吶喊聲猶如驚雷般震蕩天地,這一刻陳汐心也禁不住涌上一抹久違的激昂戰意。
  熱血如燃。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