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121 營地挑釁

若非身臨其境,斷然無法想象,這樣一場諸神之戰的壯闊和慘烈。
  血與火在這里交織,生與死在這里演繹,無盡的怒火和仇恨在這里得以宣泄。
  戰爭,便是殺戮,容不下任何一絲的猶豫和悲憫。
  殺!
  天地仿似在顫粟,在悲鳴,無窮盡的法寶閃爍著繽紛璀璨的光,呼嘯在天地之間,如潮水般的諸般妙法傾瀉十方,用血腥煉獄都不足以形容這一場諸神戰爭的殘酷和慘烈。
  殺!
  來自逆道罪徒一脈的大軍猶如滾滾狼煙,橫沖在弒逆高地的每一寸區域,金戈鐵馬,錚錚而伐。
  護道一脈的強者攏共不過百多人,在這浩大戰場顯得如此之微不足道。
  可仔細他們每一位都擁有蓋世之力,鎮壓一方,在洶洶敵人大軍沖鋒陷陣,神威滔天。
  并且伴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逆道罪徒大軍從四面八方涌來,加入弒逆高地的廝殺。
  同樣,被挪移到第一戰線不同區域的護道一脈參戰者,也陸續殺了過來。
  像陳汐這樣甫一抵達戰場,就遭受到四面八方圍殺的場景并不罕見。
  殺!
  在斬殺了一支來自石面魔一脈的強者之后,陳汐沒有任何遲疑,便化為一抹虛無的影子,展開了最冷酷果斷的殺伐。
  敵人太多,多得數不勝數,鋪天蓋地,甚至讓陳汐都難以分辨出弒逆高地的陣營布局。
  換而言之,陳汐都不清楚自己現如今處于這一場浩大戰爭的哪一個區域。
  但局勢已經險峻得容不得陳汐去多想,當他的身影甫一出現,就引來了這一片區域所有逆道罪徒的注意和攻擊。
  噗!噗!噗!
  鮮紅如血,熾烈如燃的道厄之劍不斷劈出,每一擊斬出,必然掀起一片猩紅而凄美的血花。
  旋即,一具又一具尸骸轟然倒地,化為無人問津的白骨和血水,徹底永眠在這無情戰場上。
  殺!
  這一刻的陳汐周身彌漫紫金神輝,每一寸肌膚都涌動著猶如實質的璀璨道輝,他衣衫獵獵,濃密烏黑的長發飛揚,一對幽邃若淵的黑眸涌動的盡是冷冽肅殺之氣。
  掌,道厄之劍清吟不斷,仿佛在歡呼,在渴望飲血,給陳汐平添一股睥睨鐵血的氣勢。
  殺!
  在陳汐那圓滿極境的九星域主境實力下,如潮水般涌來的敵人,皆都潰然倒地,橫死當場。
  他不斷前沖,仿若一抹血色的尖錐,一路所向披靡,無可匹敵!
  這是一種絕對的碾壓!
  可敵人實在太多,密密麻麻仿若殺之不盡,死了一群,就會在片刻又沖來一群。
  換做任何一名九星域主強者,面對這等兇險戰況恐怕都會選擇突圍。
  陳汐也例外,只不過他的突圍方式卻很簡單,就是用絕對的戰斗力,硬生生橫推出一條由尸骸和血水堆積而成的道路來!
  轟隆隆~~
  血雨滂沱。
  尸骸如山。
  無窮的吶喊和慘叫猶如一曲悲壯的歌,訴說著諸神之戰的殘酷。
  這就是弒逆高地,一片屬于第一重戰線央區域的征戰之地,亙古至今無垠歲月以來,這里已倒下了不知多少的神尸,埋藏了不知多少的英靈。
  這里的大地天穹甚至是空氣都染上沉甸甸的血腥和動蕩!
  ……
  一炷香時間,陳汐一路沖殺三千里!
  這一路上究竟殺了多少敵人,連陳汐都無法估算,令牌上記錄戰功的地方,如今依舊在瘋狂閃爍,冒出密密麻麻的各色光點。
  陳汐不在乎戰功,但卻不得不承認,在這弒逆高地上廝殺,的確更容易賺取戰功,只要戰斗力足夠強大,那么戰功就會源源不斷地滾滾而來。
  相反,戰斗力不足,則只會淪為敵人手的一枚戰功。
  唯一令陳汐皺眉的是,這一路上他竟未曾遇到一個九星域主境的對手,那逆道罪徒大軍雖多,可在陳汐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群殺之不盡的炮灰角色罷了。
  這也不怪陳汐如此想,以他如今這等戰斗力,對付九星域主以下的存在的確是根本沒有任何挑戰難度,哪怕數目再龐大,都難以給陳汐造成實質性的打擊。
  很快,陳汐就顧不得這些,在這兇險的戰場,可容不得一絲一毫的分心。
  他繼續朝前沖殺。
  隨著時間推移,掌道厄之劍愈發熾烈鮮紅,四尺長的古老劍身上猶如在滴血般,釋放出可怖的血腥殺伐氣。
  而隨著殺的敵人越多,道厄之劍所收取到的罪愆邪惡之力就越多,不斷被煉化,留下純凈的神道法則,然后被“法則之珠”融合,成為“法則之珠”逐漸蛻變的力量源泉。
  這一場沖殺雖進行了才不過一炷香時間,可卻給“法則之珠”帶來了一種快蛻變,直至此刻,整個血珠雖依舊只有指甲蓋大小,可表面覆蓋的神道法則則越來越繁密和清晰,光澤也變得愈來明亮,金燦燦若一個小太陽般。
  那是一種趨于圓滿的狀態,甚至用不了多久,就會產生最終蛻變!
  到那時,也不知這“法則之珠”會衍化出何等一幕了。
  咔嚓!
  忽然,一抹銀色閃電破空劈來,曲折如弧,鋒利如刃,快得不可思議,即便陳汐已下意識閃避,鬢角的一縷長發卻被斬斷,險些就劈在其頭顱上。
  高手終于出現了!
  這讓陳汐眼眸一瞇,霍然抬頭,就處半空,浮現出一個鳥頭人身,穿著圖騰獸皮的健碩身影,古銅色的肌膚上刺著繁密的道紋刺青,透著一股詭異的力量感。
  他雙手握著一柄銀燦燦,通體流溢滾滾雷芒的巨錘,氣勢暴烈陽剛,簡直若雷之帝君駕臨人間般。
  湮雷族后裔!
  湮雷族,一種來自道愆罪源的上等部族,和血靈族一樣,都佇足在逆道一脈的金字塔尖。
  這鳥頭人身的家伙,顯然是一位來自湮雷族的九星域主!
  “咦,竟能避開我的一擊,倒是有些能耐。”
  那湮雷族后裔訝然出聲,旋即就轟隆一聲,一腳踹破時空,掌一柄銀燦燦的雷錘狠狠砸向陳汐。
  “再接我一擊試試!”
  這一柄雷錘表面流竄著繁密的圖騰秘咒,古老透著一股懾人的邪惡殺伐之氣,顯然是一件了不起的至寶,甫一出現,就化為漫天黑色湮雷劈殺而下,將這一片區域都覆蓋。
  陳汐神色淡漠而沉靜,掌道厄之劍斜刺天穹,這寥寥一個簡單的動作,卻仿若有無窮偉力般,一剎那,那漫天黑色湮雷就被抹去。
  與此同時,道厄之劍那鮮紅如燃的劍尖竟是精準地刺那一柄呼嘯而至的雷錘。
  嘭!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股恐怖的毀滅力量擴散而開,方圓百里之內的一眾逆道罪徒大軍都沒來得及反應,身軀就齊齊轟然爆碎,消失在時空亂流。
  這就是兩位九星域主強者之間交鋒時所產生的毀滅力量,一旦被波及,注定后果凄慘。
  嗡~
  旋即,那一柄雷錘發出一聲哀鳴,令得那湮雷族后裔臉色猛地一變,發出尖叫,欲要收回雷錘。
  可顯然已經來不及,就見一片瀲滟血光從道厄之劍上涌出,倏然覆蓋在了那雷錘之上。
  一瞬間,那湮雷族后裔就察覺到,自己竟和自己的寶物之間失去了所有聯系!
  “不——!”
  他發出一聲震天怒吼,透著不甘,口猛地噴出一股烏黑的湮雷之光,席卷陳汐。
  陳汐袖袍一揮,轟隆一聲,不止輕易破開這一擊,更是將那湮雷族后裔狠狠震飛出去。
  至此,道厄之劍猛地大放光明,如血燃燒,光輝一閃,竟是將那一柄雷錘吞噬一空,徹底消失不見。
  “可惡——!竟敢毀掉我祖傳之寶,異端,我記住你了,我哥哥湮虛不日就將抵達這弒逆高地,那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遠處的湮雷族后裔遭受反噬,猛地咳出一口血,怨毒無比地掃了一眼陳汐,就倏然轉身而逃了。
  顯然,這家伙也意識到自己不是陳汐的對手,不敢再多留片刻。
  湮虛?
  陳汐可不認識這家伙是誰,旋即他就懶得理會這些,繼續朝前沖殺而去。
  他沒有追攆湮虛,萬一被對方帶入什么陷阱,那后果可有些不妙。
  最重要的是,此刻道厄之劍在吞噬了那一柄蘊含著澎湃罪愆邪惡之氣的奇異雷錘之后,劍身內部的那一個“法則之珠”終于產生了一場全新的蛻變!
  它表面的金芒消失,徹底沒有了顏色,宛如透明,但卻是愈發璀璨熾盛起來,竟有一種讓人不敢逼視的威嚴氣息。
  那哪里是一團光,分明就是一團刺目的純凈法則力量!
  只不過這一股法則力量和陳汐以往所見皆不同,雖然只有指甲蓋大小,可卻充盈著一股渺渺冥冥至高無上的命運味道。
  讓陳汐甫一感知到這一絲氣息的時候,也禁不住心一震,腦海倏然浮現出一道浩蕩無垠的命運長河!
  此河,橫亙過去和未來之間,跨越亙古混沌與紀元始末,貫穿了歲月與經緯,超出了一切既有大道的范疇!
  ——
  ps:第三更送上,呼喚月票~~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