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122 無聲交鋒

命運長河!
  傳聞,只有窺伺到一絲命運長河的九星域主境強者,便已等于觸摸到了道主境的門檻,是世所公認最有希望晉級道主境的標準之一!
  而今,因為“法則之珠”的最終蛻變,令陳汐一瞬在腦海窺伺到一條浩瀚命運長河,讓得他心也震撼不已。
  那一條命運長河著實太過波瀾壯闊,浩浩蕩蕩,仿似從亙古以前涌來,流向那茫茫渺渺的未來。
  它每一朵浪花,都猶如至高無上的法則,烙印著命運的真諦,自古至今,也只有寥寥一小撮人方才能夠此宏大輝煌的一幕。
  因為這是命運的源地,是超脫諸天萬道范疇之上的秩序,能夠得見命運真諦的,皆都是擁有著晉級道主境潛力的存在,其他人根本就沒有機會得見命運!
  參悟它,就等若掌控了命運,脫離了尋常意義上的強大,真正可以擁有“通天”之手段。
  上與天通,命由己控,超脫于世,并駕于道!
  這寥寥四句話,便直接道破了道主境的本質!
  ……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一剎那發生,當陳汐欲要去進一步窺伺命運長河的真諦時,腦海的畫面已是驟然消失不見。
  視野重新恢復正常,讓陳汐不禁有些悵然若失,若是能夠將那命運長河時時映照于識海,破境晉級道主境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
  不過陳汐也清楚,這等機緣渺茫不可捉摸,自己能夠有幸窺見一次,便已經是曠世難覓的機運。
  殺!
  戰爭依舊在持續,烽火連天,流血漂櫓,敵人依舊如黑壓壓蝗蟲般呼嘯而來。
  陳汐不敢再遲疑,手執道厄之劍,繼續朝前沖殺。
  只不過在他的心神,早已不在戰場,而是集在了手的道厄之劍傷上。
  歷經重重屠戮,飽飲了無數血腥和亡魂的道厄之劍變得愈發熾盛,殷紅如血的劍身流淌著耀眼鮮紅的光,一如從血海浸泡而出的曠古兇兵。
  可唯有陳汐清楚,這柄劍是在屠戮罪愆,煉化邪惡!
  尤為神異的是,隨著煉化的罪愆邪惡之力越多,劍內所凝聚的純凈法則秩序就越多。
  如今的“法則之珠”已變得晶瑩剔透,呈現出透明琉璃般的神圣無上之感,其蘊含的法則之力純凈濃郁得不可思議,并且隱隱有著一絲的命運氣息!
  雖不清楚道厄之劍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又是如何凝練出這等能夠蘊含一絲命運氣息的神道法則,可這一切皆都有力地證明,道厄之劍絕非尋常之物可比。
  畢竟,放眼整個天下,又有那一柄曠世神寶能夠像道厄之劍這般,還能夠采擷到一絲命運之氣息的?
  起碼陳汐至今都未曾聽說過。
  此時,道厄之劍有多出了一顆鮮紅的血珠,這是一顆剛凝聚出的“法則之珠”雛形。
  這讓陳汐心振奮,他很清楚,只要道厄之劍斬殺的罪愆邪惡之力越來越多,這第二顆“法則之珠”便會由雛形不斷蛻變,直至最終蛻變出一絲命運氣息!
  “剛才僅僅只是煉化了一柄湮雷族祖傳至寶,就讓法則之珠一舉蛻變,若能煉化更多的類似寶物,法則之珠的蛻變一定可以變快許多……”
  一邊勢如破竹般筆直在敵人大軍前進,陳汐一邊在心飛快推演,“不過想要辦到這一步,恐怕有點難了,能夠掌控這等寶物的,起碼也得是逆道罪徒的九星域主境大人物,在這弒逆高地的浩大戰場相對就不容易碰到了。”
  “罷了,隨心而行便足矣。”
  思來想去,陳汐放棄了專門去尋找九星域主境對手戰斗的想法,這樣太過冒進,也很不安全。
  畢竟,他的敵人不止是這片戰場的逆道罪徒,還有來自同一陣營參戰者的威脅。
  ……
  兩個時辰后。
  持續的戰斗的讓陳汐意識已空前專注,除了殺敵,再無任何雜念。
  憑借《原始心經》第八鍛地步的道心修為和蒼梧神樹源源不斷提供的神力,足可以支撐陳汐持續戰斗,而不會感到任何的疲憊和不適。
  而隨著適應整個戰場的戰斗局勢之后,陳汐的戰斗節奏變得愈發強勢凌厲!
  他的動作簡單干凈,沒有任何一絲多余的浪費,可所造成的毀滅力卻呈現出翻倍的效果。
  這一切除了來自陳汐那千錘百煉的戰斗手段之外,還要歸功于早已晉級至劍皇七重境的劍道修為。
  當初為了突破劍皇七重境,陳汐甚至和施展出兩成戰斗力的大師兄巫雪禪切磋了一番。
  當時巫雪禪對陳汐戰斗力的評價就是,擁有九星域主修為的陳汐在劍道修為上突破劍皇七重境之后,已經具備了和尋常道主境強者角逐的能耐,哪怕打不過對方,也足可以擁有極大的希望保全自己的性命。
  當然,想要殺死一名道主境存在的希望依舊很渺茫,畢竟道主境這等層次太過超然,已經開始掌控命運大道,根本不是一名域主強者能夠殺死的。
  不過基本如此,陳汐所具備的戰斗力已經堪稱逆天!
  縱觀古今,放眼全天下,又有哪個九星域主能夠像陳汐這般,能夠擁有和尋常道主境角逐的力量?
  而如今,配上道厄之劍那可怖驚人的殺伐力,讓得陳汐戰斗力變得愈發強盛起來。
  這時候若是從整個戰場上觀會發現陳汐所在的這一片區域,隨著陳汐前進的步伐,在他周圍千丈范圍內的敵人都來不及靠近,就被陳汐手道厄之劍釋放出的氣息全部鎮殺當場!
  無論數目多少,皆都如浮萍草芥般不悉數屠戮,無一幸免!
  那等干脆利落簡單直接的殺戮方式,簡直是無可匹敵,所向披靡,有一種徹骨入髓的震撼力。
  只不過這種震撼人心的血腥畫面放在整個浩大戰場,反而并未顯得多驚世駭俗了。
  畢竟,這戰場的確太過浩大,寥寥一個弒逆高地,卻宛如一方大世界般,天上地下到處都是征戰殺伐的浩大景象,如潮水般的寶物呼嘯天地,璀璨熾盛的道法縱橫交錯,在這等慘烈曠世的戰爭畫面前,陳汐所做的一切也很難引起太多注意。
  不過這正陳汐下懷,他可不希望表現得太過惹眼,這樣的話不止會被逆道罪徒的頂尖人物注意到,也會被同一陣營的參戰者注意到,這樣的后果只會對陳汐不利。
  忽然,遠處響起一聲怒吼,旋即一道身影猶如隕落的流星般,全朝這邊沖來,透著一股氣急敗壞,窮途末路的味道。
  這是一名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一襲金甲破裂,渾然染血,面龐蒼白,唇角兀自淌著一道止不住的血流,明顯已遭受重創。
  在這名金甲男子背后,兀自緊緊綴著一眾逆道罪徒強者,尤其是為首的竟是一位擁有九星域主境實力的蛛魔!
  此蛛魔龐大的身軀猶如山岳般巍峨,通體宛如黃金澆筑而成,釋放出璀璨刺目的金芒。
  蛛魔那八只巨爪拎著不同的神寶,破天殺地,氣勢兇悍,所過之處,連一些逆道罪徒都遭受波及,喪命于其步伐之下。
  可很顯然,蛛魔根本就不在乎和它同一陣營的這些逆道罪徒,它死死追著那一名瘋狂逃竄的金甲男子不放。
  “金靈族的后裔,你逃不掉了!當年你家老祖參加護道之戰時,殺了我蛛魔一脈的先輩,若讓你逃了,本座還有何顏面去見族人?”
  那蛛魔猙獰冷笑,將一塊通體烏黑的古印狠狠砸了出去,撞碎時空,嘭的一聲,硬生生將那金甲男子砸得身影踉蹌,朝地面墜落而去。
  “可惡!”
  那金甲男子大吼,似欲要孤注一擲和那蛛魔拼了,可目光不經意一瞥,遠處的陳汐,登時就叫道:“道友救我!”
  “死吧!”
  那頭蛛魔毫不留情,又將手一桿血色長矛狠狠拋出,劃出一道狠辣凌厲的時空裂縫,直指那金甲男子而去。
  嘭!
  就在這緊要關頭,一柄血劍倏然出現,將那一桿血色長矛擋住,而后劍鋒一絞,咔嚓一聲,竟是將這血色長矛劈斷。
  那金甲男子死里逃生,驚出了一身冷汗,飛快道:“多謝道友搭救,在下金靈族金云生,等返回宗族,必當報答道友救命之……”
  不等說完,就被陳汐打斷:“不想死就躲我后邊,閉上嘴巴!”
  金甲男子神色一滯,但還是連忙躲了過去,他受傷嚴重,更清楚這時候根本不適合交談,故而乖乖閉上了嘴,只是望向陳汐的目光卻有些怔然,似乎猛地意識到了什么,但最終還是忍住。
  “混賬!”
  見自己的獵物被人救走,還折損了自己一件神寶,那蛛魔登時氣得暴跳如雷,大吼著朝陳汐沖來。
  那龐大如巍峨之山的身軀遮天蔽日,投下一道陰影,而在其手,七八件神寶閃爍著可怖懾人的光,破殺而下。
  轟隆隆~~
  這一擊的力量狂暴無匹,將時空轟碎,裂開無數道縫隙,地面數千丈范圍的一眾逆道罪徒猝不及防,竟是紛紛被當場震死!
  ——
  ps:現在月票56張,今天凌晨12點前月票破百的話,依舊三更!手機請訪問:
  ...